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41、花径蓬门为君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67514.html
    等白浩南开车找到急雨堂的时候,实在是有些诧异这餐厅还是会所的存在,蜷在副驾驶的伊莎已经是笑眯眯神情,跟昨天判若两人:“我想在江州玩几天?”

    白浩南皱紧眉头肯定不是针对姑娘:“随便你玩多久,想搬到江州来都行,但我不一定会在江州一直待下去,卧槽,这特么地方没有导航谁能找来,还做屁的生意啊。”

    伊莎不会觉得他粗鄙不堪:“晚上好好给我讲下你的故事?”

    白浩南伸手**她的下巴:“还是你给我讲吧……”就是顺着山间公路边有个不起眼的一车宽水泥缺口,车头拐进去的时候,有瞬间是根本看不到路的,然后就整个车头压下去,以白浩南这样的老司机都得小心翼翼的驾驶才能保证不会朝另一边的山崖滚下去,主要是太不显眼太简陋。

    然后红色牧马人穿过茂密的竹林,几乎是从两大丛顶部已经又交错在一起的竹林中间穿过,还经过几处又脏又破烂的农村民房,再穿过几重竹林,在两三百米外白浩南甚至错过了个更不容易发现的岔路口,往前走了一段不对劲又倒回来拐进去,才豁然开朗!

    眼前就是在一处巨大的山崖边,虽然不至于陡峭垂直,但一层层如梯田般的山体地形一直延伸下去,远远的就是江州北部市区,就像足球公园的街区靠近城区边缘新建一样,这座就在旁边的山脉上实际上只有十来分钟的车程,但已经完全是山野风趣了。

    一排茅草搭建的棚屋挡住了前面去路,看着比之前的破烂民房也没好到哪里去,白浩南这种不会欣赏设计雅趣的都在怀疑是不是又走错了路,正准备打电话,就看见一身黑色OL裙装的宋娜探头出来对这边招手,还推开了斑驳的木门,结果改装后的牧马人居然因为车身太高进不去,只好停在门口,伊莎这会儿能聚精会神的观察各种表情动态了,从白浩南下车的神态就判断这不是个简单的餐厅领班经理,竟然对还没关车门的白浩南说自己换身衣裳。

    白浩南纳闷了,刚才掀了裙子那啥之后为嘛不换,现在才换?

    但看看伊莎的表情神态,他也知道这白脸狐狸起码没有怨气,笑着先跟宋娜进去了,宋娜还对这边做了双手合十才跟上:“那……也是你太太?”门口其实有迎宾,穿着溙式筒裙的女服务员也在双手合十,漂亮是漂亮却没有宋娜做出来那种柔美的味道,但比较机灵的表示自己会等外面的贵宾进来。

    白浩南不要脸:“朋友,我没太太,结婚是多恐怖的事情?好聚好散才是最符合大家的正常状态,你来过?怎么搞这么个农家乐?”

    其实走进来就感觉有点不一样了,左手是停车场,七八辆车是没问题的,地面砖铺得古朴文雅,连落地氛围灯都是石雕宫灯的样式,还有悠扬的音乐在回荡,但声音很小,往外面看是茅草房,里面是青砖白墙木格栅装饰,面前一堵招牌式的独立影壁上,书写急雨堂三个书法字样,白浩南艰难的认出来了:“这里雨很大?!”

    宋娜浅笑:“金莲花是溙国最为尊崇的花朵,又叫金急雨,漫天盛开的时候……”她的短发现在只能说是比寸头长点,但梳成分头大背,竟然有种出人意料的中性美,白浩南都忍不住伸手搂着亲一下,宋娜还赶紧左右看,但笑得是真美丽,还得把白浩南顺势从腰间滑到裙后的手给拉开。

    白浩南这没文化的哦:“想起来了,天龙寺外面也有,一片片树上跟吵架似的闹哄哄满是黄色,看着就着急!”但手掌离开前还是张开重重的捏一把往上提,手感上佳!

    宋娜眼角都在笑,强忍保持职业状态:“李老板想凸显溙国文化,毕竟阿威从溙国请了几位地道的师傅过来,所以商量取了这个名字,你不喜欢也可以换啊。”

    白浩南哪想这么多,背着手跟宋娜走在这大多是竹林覆盖的树荫下,正午暑日的燥热都去了不少,看着这满是石片铺就的草坪竹林间也不是多大,靠进入这边有栋两层的木楼,看着里面摆上两三张桌子,但好几条小路若隐若现得更显清幽:“不错,地方不错……要是球场也能在这样的竹林中间,这热起来就没那么恼火了,现在球场上简直踩上去都是烫脚的,我不在他们几个居然都不能动动脑筋改进下这个事情。”

    宋娜自责:“这是我该注意到的事情,这几天一直在办公室那边忙碌,一定马上调整!”表情是真有点不好意思,但带着白浩南穿过一小片竹林来到这边小路上的终点,居然就是个茅草搭建的竹庐,起码外面看起来很多竹子构成了墙壁,但走进去却发现是内外两间,外面是接待传菜的两三个服务员正在忙碌,略显生疏,可无论会客闲聊的两张太师椅,还是老式五斗柜,墙面挂着的溙式装饰品,中式书法国画,就当得起精致二字了!

    从外面走来的山野随性,到室内忽然变得高雅整洁,细致到一个墙角门框都是做工精良的感觉,顿时有强烈的反差,连白浩南这从来不在乎装修的审美外行都注意到了,忍不住伸手摸摸那画轴,想确认是真的还是只是做个装饰,里面桌边已经坐着的几人都在回头笑着看他,李海峰已经夹着雪茄冲出来热情介绍:“启功的字!十几年前我求的,终于能用上了……”

    可惜还是媚眼做给了瞎子看,白浩南自然不知道这位国内书画泰斗自从几年前去世以后,字画价格几十倍的翻,完全不能明白这种高级东西挂在这里的含义,只哦一下就进去了。

    但李海峰可能觉得他就应该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不放在眼里,更加崇拜的跟在旁边,雪茄都没敢点上:“威少很懂行,很细致,有非常高的鉴赏造诣,品位也非常高,于小姐就更有国内的人脉了……”

    一走进来才发现有两面墙都是落地玻璃窗,而且是分成细长一条条的,带着雕花装饰的窗扇现在自然全都打开,外面的山风和山崖远眺美景,跟头顶上耷拉下来的茂密竹枝叶丛一起扑面而来,白浩南都忍不住赞了声:“好开阔的视野!”

    阿威笑眯眯的把手臂搭在落地窗户外的木栏上,好像得了这个赞赏,辛苦就没有白费,脸上表情更云淡风轻的骄傲,感觉跟此情此景契合得不得了,乔莹娜本来靠坐在旁边一张罗汉床上的,都忽然跳起来趿上自己的鞋子:“哈哈,好看,等我拍个照片,阿威不要动……”本来也在窗边的李琳和小婉连忙让开点免得干扰画面,但她们也在相互拍照。

    手机咔嚓声中,宽敞的竹庐内其实摆满了各种绿色植物,阿达挣扎着从里面跳出来扑白浩南脚下,然后阿依才笑眯眯的也探头,她这会儿的短发没修饰,就那么乱糟糟的顶着,可还是掩不住精灵般的大眼睛,探头看白浩南身后:“不是说还有位么?”

    连于嘉理都摸出手机来拍照,还感叹:“景好看,人好看,随便怎么拍都跟画儿一样,阿达滚开点,就你最讨厌!”

    阿达才不怕嫌弃呢,亦步亦趋的缠着白浩南脚下动,白浩南确实觉得心旷神怡,正长出一口气,准备低身把狗子抱起来亲热下,就听见门口那边有叮叮当当的声音,已经热烈碰头聚在一起观察手机拍摄照片的阿威和乔莹娜都抬头了,都看见伊莎走进来,好像换了个人!

    不过几分钟没见,这姑娘已经换了条裙子,其实是极为简单的紧身连衣裙,上半身跟背心差不多,下面比包臀裙稍微长点,但也在膝盖之上,侧面是旗袍式的缺口,黑色,其实很平常,唯一能说得上独特的就是胸口有个亮黄色的符印,道士鬼画桃符的那种黄底红笔迹的符!

    然后仿佛跟这件带了符印的性*感紧身短裙呼应,这才能看见伊莎的右手上臂纹满了黑色的妖魔刺青,甚至顺着被胸口撑得圆鼓鼓的吊带延展到锁骨之下!

    最后她还把之前的中长发挽起来在头顶两侧扎了俩抓髻,搭配浓密的额前刘海,妖异美艳!

    哦,脖子上还系了条黑色的皮带,既有西式风格的Choker味道,又有项圈那种禁忌暧昧的妖娆。

    她本来就白,黑色刺青、黑色裙子跟浓密的黑发衬托出来就更白,带点天真气息的抓髻和刘海,跟服装还有皮带隐约表现出来的欲望气息对比,混杂着青涩和魅惑的复杂气质,让白浩南都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好像不久前这手还在那胸口流连忘返,怎么就没发现居然还有这么多刺青,那啥检查减震的时候来点这些刺激不更带劲?

    不过说起来两人这见面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光里虽然都检查了两回减震,但都是在车上忙碌,一直穿着中长袖连身裙的伊莎还真藏着掖着自己的美丽呢。

    这会儿是要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比划了?!

    反正端菜的女服务员和迎宾都有点呆滞的看她摆这么个有点S型的造型,李海峰差点雪茄都掉了,还是阿依拖长声音的哦,跳过去仰头仔细打量,还伸手去触碰那符印!

    结果这动作才像戳破了气球一样,顿时把伊莎蓄意打造的模样给破坏掉,尖叫一声捂了胸口跳开躲到白浩南后面,然后又突然发现地上有只抬头对她嘿嘿笑的阿达,伊莎竟然第一反应是捂住裙子下!

    李琳之前肯定是O型嘴的,这会儿最早忍不住咯咯咯傻笑起来,一点不像小婉知道去指挥传菜的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气氛顿时热烈起来,乔莹娜显然看见过伊莎这种打扮,但还是乐得挽住要合影,于嘉理也要,再拉上阿依和宋娜合影,李琳跟小婉也不要去张罗摆东西,赶紧合影……

    还好端菜服务员恢复的动静,促使大家坐下来,伊莎这会儿开始观察所有人的神态,最后坐在了宋娜和李琳中间,因为这俩和她一样高挑,现在有信心和心思比较了。

    于嘉理是比较兴奋,先把李海峰撵开:“帮我们拍个照!还差一个就全都团圆了,老白的后宫团!”

    虽然明显从乔莹娜到伊莎,甚至连阿威和宋娜都不喜欢这个称呼,但还是对着镜头笑了,确实这一桌子上,除了白浩南和阿达,其他的容颜都各有特色,争奇斗艳般漂亮!

    只是就像白浩南并没多志得意满的到处伸手,于嘉理拿回手机也只看了看就递给眼巴巴的李琳,举重若轻的伸手帮白浩南把面前茶杯用李海峰介绍的什么名贵茶叶水冲洗下:“现在能明白这个会所的用意了么?”

    回头看看墙上的书法字画,墙角罗汉床上的文房四宝,还有餐桌椅稍显隆重的式样,白浩南终究还是鸡贼,或者说在庄沉香那里混了些日子的:“这就是……专门用来接待官员的?”

    于嘉理笑笑点头:“不一定是官员,真正用来接待上等人的高端会所,不是纸醉金迷那么俗气了,弄几个漂亮姑娘送到床上或者提一箱钱的做法已经落伍,现在得谈志趣相投,高雅的气质风范,而不是低端的发泄欲望,如果还在追求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应该是被看不起的,这里是让他们可以放下包袱,没有违规犯法的顾忌,就是和朋友吃吃饭,谈天说地,可以共同向前进的地方,明白么?”

    白浩南瞬间就懂:“到了老于那个层面,吃喝嫖赌送钱都没什么意义了,就得找这种私密得没有对外营业的地方,坐着舒服,大家心情好说什么都轻松,好处都不是钞票之类看得见的东西了,对吧?”

    于嘉理指阿威:“他更懂。”

    阿威笑而不语。

    将军家的孩子,而且他母亲貌似还是个什么大家族,确实对这种层面的心理状态,比谁都更清楚。

    伊莎则听得眼睛闪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