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回训练营的时候,白浩南稍微有点沉默。

    老陈千叮咛万嘱咐的话一直萦绕在耳边,中国足球青训体系早就为人诟病好久,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十几亿人的大国注册青少年球员人数还不如日本甚至溙国,这其中的原因白浩南从来没思考过,但老陈想过。

    毕竟白浩南在战场上锤炼的时候,大多数时间还是处在紧张状态,老陈在监狱里,有大把的时间反思。

    可以说经历了整个改革开放后足球发展的老陈,从一个青少年体校教练青云直上攀升到职业球队教练,看到经历过的比白浩南更加全面,所以思考得也更多,从这层意义上来说,白浩南更像老陈的儿子,他爱思考的习惯没准儿就是老陈言传身教的结果。

    这才是老陈对他最大的培养。

    老陈反思的结论就是问题出在足球进校园,特别是中小学校园,只要足球被行政安排进了校园,因为中国特有的体制和政绩,官员们要成绩,家长们想孩子走捷径,教练得涨工资,重重急功近利的因素下,校园足球一定会变成畸形,而且老陈还总结出来一个三年周期,往往上级下达指示文件后,各方第一年就要看到成绩,一群啥都不懂的孩子往死里练,结果学业荒废后能出头的少之又少,一个学校能出一两个尖子都是阿弥陀佛,其他孩子全都废了!

    第二年又这么搞废一批孩子,第三年家长们肯定避之不及,再也不敢让孩子来踢球,谁都知道踢球就毁了,文化没学好,被球队体系抛弃以后还成了坏小子,那不是亏大了?

    这就是为什么国内青少年训练往往一阵风,开始非常热烈但三年过后必定一片狼藉的过程,八几年开始,每过十年都要这么搞一次。

    这几年闻讯到监狱来看望老陈的足球界老朋友们跟他交流的也大多是这个,少儿足球作为成年足球的基础,基数却一直都在坐云霄飞车,一阵风的时候全国几十万孩子在踢,可往往搞砸都是一股脑的,像股市崩盘一样,低谷时候全国竟然只有万把人,其中还是几个传统大城市贡献千把人,其他一个省会不过几十百把人,这样的局面足球能搞好才怪了。

    可以说白浩南这有罗马里奥和小罗光环加成的足球训练营能立刻从全国各地吸引来这么多孩子,也是因为很多家长根本不敢把孩子送到各种乱七八糟的足校去糟蹋啊。

    这么严峻的现实,或者说老陈否定了走学校路线的道路,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办?

    家长们急功近利的心态,白浩南在训练营这段日子也没少见,他完全明白这些天天恭敬亲热叫着白指导的家长,只要孩子没能踢出来,瞬间翻脸的表情言语,仿佛白浩南再三跟他们提醒的,不是每个孩子都是足球天才,现在踢球不光是提升足球技艺,更多是通过踢球学做人,这个阶段培养孩子快乐、热情、担当的这些品质都是屁话。

    这就是压力,投资几百万的压力白浩南可以不放在心上,但面对几百个孩子,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们未来成长,还是会带来压力,特别是以后训练营持续办下去,应该要如何选择?

    这跟球场上的道理一模一样,慢腾腾的带球前进什么都能一慢二看三通过,但高速冲刺的状态下,任何盘带过人的动作都得在瞬间做出抉择,高手跟普通人的差别往往就在这一刻区分出来了。

    白浩南的特点在于无论谁说的话,他都不会全盘毫无保留的听,无论老于、天龙法师、庄沉香还是老陈、他只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斟酌。

    所以开着车的白浩南有点沉默,于嘉理提醒过他好几次,现在的状况应该尽量安排司机摆出老板的派头了,白浩南笑她想控制自己的行踪,其实主要还是他喜欢借着开车的时候清净思考下。

    这时候驾驶座边有点动静,听着后面可能累了一阵终于开始打盹的孩子安静下来,白浩南还以为又是阿达摸过来,伸手拍拍狗头:“怎么……”

    结果碰到的却是轻柔的布料还有很弹性触感,转头一看,居然摸到阿依的百褶裙上,而且是背转坐过来的部位!

    赶紧弹回来!

    可阿依睁大的眼睛显然不因为这个动作,而是斜着把自己坐在前排座位间的扶手箱上,然后反身倚在白浩南椅背上仔细观察他的脸:“谈得不是很顺利?”

    白浩南不解释那么复杂的东西,摇摇头:“我在想训练营的事情,来中国生活还习惯么?有没有想爸爸妈妈和哥哥?”

    阿依这样撑着其实很有些柔弱无骨的娇柔:“修行是每天都在体会的,我高兴还来不及,龙毗对众生有大悲心,我想能帮到你更多。”

    白浩南灵机一动:“你这个年纪就应该多学点知识技能,不能成天都看着佛经吧,跟训练营那个胖哥多学点电脑知识?”

    阿依应了声,却没把大眼睛从白浩南的脸上挪开:“龙毗最喜欢哪个女人?”

    白浩南猝不及防的瞥她眼,跟个男孩子一样短发的小萝莉眼睛大得不成比例,身形还有点没发育开的瘦小,愈发显得头大眼睛大,没多少头发让发际线很高,光光的额头衬得细眉如叶,如墨星点的眸子更加深邃,有点摄人心魄的那种吸引力:“你问这个做什么,这也跟研究佛经有关么?”

    毕竟还是个小姑娘,鼓鼓腮帮子眼珠子竟然有些愁思:“龙毗怎么忙得过来哦。”

    本来满脑子思考足球发展细节的,白浩南听了这还带着稚气的叹息,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有点纠结都被丢到九霄云外了:“去去去,这些事情你操什么心,你才多大,真的,我觉得你现在不应该成天照顾小孩子,多读点书,别像我这样没文化。”

    阿依却有自己的独特思路:“佛经就是最好的书,很多道理都在里面,参透了比什么书都强。”

    白浩南想想也承认这点:“你在庙里也等于读书了,但你这来中国我可没看见你带几本佛经啊。”

    阿依难得鄙夷他:“天龙寺也有网络的好不好,阿班现在替主持整理佛经,每个月都会把电子版的佛经发给我。”

    白浩南稍微心安些:“那就好,不要等你长大以后,却因为这几年误了读书学知识。”

    阿依小声建议:“那我教小豆他们几个学佛经好不好?”

    白浩南怀疑:“有用么,你不会是教溙文的吧?”

    阿依笑了下但没出声,真有些同龄人不一样的早熟,淡淡的那种文静:“其实阿班跟我不是一个妈妈,但爸爸从小就很喜欢我,接我回家去生活,我也知道妈妈不喜欢我,巴不得我一直呆在天龙寺。”

    白浩南早就知道溙国只要经济情况许可,有钱人找小老婆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没想到小尼姑从小进寺庙还有这样的背景:“那……次,你被绑架那次看见的是……”

    阿依没什么特别情绪:“是阿班的妈妈,出家前我也叫她妈妈,小豆有时候也悄悄问我他的妈妈在哪里,所以我说龙毗要照顾好他们几个很费心,特别是还不能公开经常在一起,阿公照顾起来也累,平时就交给我照顾吧。”

    白浩南想起从小没了母亲的自己,默然的伸手拍拍阿依肩头:“那谢谢你了,你确实是难得懂事又有自己想法的孩子,只希望别在我这里误了时间,等你长大些我想就可以到处去中国旅游长见识,有很多著名的寺庙,都可以去看看。”

    阿依却抓住了这个话头:“我想龙毗带我去。”

    白浩南再侧头看看她,不知道十一还是十二岁的小尼姑已经不再是刚认识时的洋娃娃一般了,眉眼之间确实带着可以称为少女的气息,想想他少年时候祸害的小姑娘吧,嗯,反过来说祸害他的小姑娘也差不多,所以笑了点明:“准确的说我们离开了天龙寺就不是龙毗的关系,我是你的叔叔,和你父母类似的长辈,这个关系千万不能错了。”

    没想到阿依居然把灿若星辰的乌黑眸子瞥开,鼓鼓腮帮子轻描淡写:“庄小姐那会儿年纪也不大。”

    白浩南用手指指她,提醒这是禁区,车厢里就安静了,但阿依还是靠坐在那一瞬不眨的看着他,白浩南习惯被看了,无所谓。

    回到足球公园,正好可以轮上黄昏的训练时间,果然有阿依帮忙照顾三胞胎要方便得多,白浩南还能腾出手去检查晚间的训练装备。

    很快一群群孩子涌进来,快速跟场边的教练、助教鞠躬敬礼以后,成排的坐在长凳上开始换衣服和球衣球袜。

    正式的训练营开始以后,是收取了服装费的,然后早餐跟午餐都是轮流在下面小楼吃,大概有一百来个孩子住在了附近那所放了暑假的幼儿园里,这些收取的费用其实还是很有一笔帐算,毕竟单说球衣这都是批发进来,按照市场价卖出去也有利润,伙食餐饮就更不用说了,家长们还不觉得贵,据少数年纪稍大的孩子家长说他们当地足校收取的费用那才叫一个狮子大开口。

    白浩南是真没想通过这个赚钱,只要前期能大概把成本收回来部分就好,现在接过阿哩递来的哨子和鞋包之类,也坐在旁边换,阿瑟一开始还要半跪着给他换鞋,这种事情在战场时候理所当然,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白浩南还是不想家长们觉得诧异,更何况这个大家一起换衣换鞋的环节也是他刻意为之。

    球衣都是每天训练完以后统一收起来洗,现在都挨着号码铺在长凳上,统一购买的儿童碎钉足球鞋不要钱,但也不能带走,因为小孩子的脚长得很快,往往磨损还没多少就穿不了了,所以这里是按照编号重复使用的,当然家长执意要买新的那是自己的事情。

    白浩南主要是想通过这个给孩子们培养一种仪式感。

    一排排的孩子在外面好多家长围观的目光下,穿上球衣球鞋,按照教练从一开始就要求的,哪怕训练也要把上衣扎在裤子里,长袜必须拉到小腿膝盖,小小的护腿板都得佩戴好。

    根据白浩南的观察比较,强调了这部分过程的孩子们,再走上球场时明显会兴奋不少。

    这跟战士们在上战场前会细致的检查武器装备差不多,从中也能发现有些孩子从来都没法凝聚起这种兴奋劲,有点哑然失笑,白华时不时的会拿着手机看玄幻小说,还经常跟神叨叨的阿依讨论什么斗气、玄功,其实这特么不就是眼前这些斗志和好胜心么?

    在这种现实社会都没法凝聚斗志和持之以恒的家伙,无论放到什么样的环境里面都只会是渣。

    有了这一层区别作为基础,通常持续一个半小时的训练中,前面半小时各种游戏类的球感技巧训练以后,剩下一小时打分组对抗赛,七八分钟一换的队伍里面,能够保持较高胜率和始终旺盛体力来奔跑的孩子,往往都是这些对足球充满兴趣和热爱的家伙。

    那些恹恹的,漫不经心的孩子,哪怕偶尔会出现一两个球感很好的,但催促尝试好几次,也没法拥有对运动胜利的渴望,总想偷懒或者抱怨撒娇甚至哭闹的孩子,白浩南现在也不会再去劝说了。

    联想到自己这样的成年人,如果真是有很喜欢很想做的事情,有千军万马的困难也无法阻挠自己当年那些猎艳和泡妞的原始冲动吧,而那些自己不想听的大道理跟事情,总能找到千百种借口来逃避。

    这种精神层面的品质,到底是娘胎里面带出来的天赋,还是从小家庭培育造成的结果呢?

    白浩南忍不住观察下自己的儿子,两三百个逐一纠正做不到,六个小王八蛋总能精心调教吧?

    所以白浩南还是不免俗的对儿子们开小灶了。

    却没想到成了独辟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