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50、爱你锋利的伤痕,爱你成熟的天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23447.html
    伊莎满脸红晕的靠在白浩南怀里就是说这个事情:“我跟乔姐已经分别去看了自己的房子,我们想分开住。”

    白浩南脑海里肯定闪动着的是待会儿是不是要赶场子,浪子如他,前三十年也没体会过这种事情,漫不经心的啊。

    伊莎很在意的给他一肘子:“我说了你在听没?我不想有种一屋子婆娘在等着你回家的感觉!”

    被打得专注的白浩南讪笑:“你们才是……”

    伊莎又是一肘子,但没说话。

    白浩南多有经验,立刻改口:“你才是成功人士好不好,我是小白脸伺候你,我现在都在做赔本买卖,要不搬到江州去吧,一个人住怕是有点寂寞……哦,如果你空虚寂寞寻找第二春我祝福你!”

    伊莎再给一肘子:“这么说……倒也是哦,可我很不喜欢这样!我不是对乔姐有意见,我是不喜欢这种状况!”

    白浩南抱紧她一些:“我也不喜欢。”

    伊莎怀疑的扭头看眼神:“不喜欢?我看你就最喜欢!”

    白浩南自嘲的笑:“以前乱搞找刺激,那当然是怎么刺激怎么来,反正天一亮拍拍屁股就不认识了,现在不一样咯,我嘴上是说得无所谓,但我们的关系和心情肯定不同,造成这个局面是我的问题,我没资格说什么,好好照顾孩子,然后伺候好你……就是最好的了。”

    伊莎不说话了,但是往白浩南怀里挤了挤,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乔姐和陈姐,谁更舒服些?”

    白浩南哈哈不说话,再抱紧些,伊莎也就不吭声了。

    第二天一早是被外面喧哗的声音闹醒的,一堆孩子跟山大王一样轮番来锤门,气得想早上再亲热温存下的伊莎随便裹了条被单就跳下去开门想打人,外面又一哄而散,可等她关了门又来!

    白浩南起床后才听白梦丁悄悄告密:“妈妈叫我们来拍的,南山最用力!”

    乔莹娜上班去了,但留了纸条说晚上跟老白单独吃饭的,伊莎看了更忿忿不平:“我就最不喜欢这种感觉!”

    白浩南大的小的一起哄:“出去玩,一起出去玩……”

    伊莎才破涕为笑。

    对白浩南来说,能够堂而皇之的抱着儿子到处游玩,也是种奢侈,哪怕戴上墨镜开车出行,只要走动,这组六个差不离小屁孩,一个黑小妹,还有个平头大眼睛小萝莉,再加花枝招展漂亮妞儿的队伍,哪哪都是关注的焦点,哦,还有条时不时对人谄笑的狗。

    白浩南也不怕超载违章喽,七座车装得满满当当的直奔看熊猫的地儿,话说他自己也没有这样悠闲的时刻,趁着孩子一堆陪孩子妈,当然阿依是最满意的,全程笑眯眯的坐在司机后面摆出跷二郎腿的态度招呼小兔崽子,让伊莎时不时的都从副驾驶回头看:“我说,你到底多少岁?”

    阿依都双手合十用溙语回应她!

    搞得伊莎很没脾气。

    白浩南只能拍孩子妈稍安勿躁:“不重要不重要!”

    伊莎有自己的看法:“不重要?当初我十六岁你知道的话敢不敢上?”

    白浩南只能嘿嘿嘿的笑了。

    哪怕不是周末,暑假期的熊猫基地也人满为患,看不见熊猫的游客就很喜欢把视线停留在这一大家子身上,然后非常费解的猜测这到底是怎么组合出来的,毕竟南山有时候会转身喊妈,带着兄弟们一起喊,海蒂也就跟着学了。

    伊莎则帮白浩南看妞儿!

    只要瞟着什么漂亮妞都招呼白浩南看,白浩南多经得起考验,都义正言辞的认真观察了下结论:“比你差远了!”

    伊莎才满意的寻觅下一个漂亮妞。

    最好的建议是阿依提出来的,带着阿达入场的她被提醒最好还是用宠物拴狗绳给套上,不然这么人潮汹涌的很容易掉,曾经被人贩子抢走过的小萝莉举一反三,要白浩南买了八根宠物绳,连狗子和一帮小屁孩全都拴上,当然孩子们是拴腰上。

    门票和拴狗绳都是伊莎掏的钱,白浩南没钱,还心安理得的吃软饭,这也有效的缓解了伊莎的感受,全程拉着白浩南跟谈恋爱一样到处拍照,只苦了阿依一个劲的牵着八条小狼狗,还东拉西扯的不朝一个方向努力,哪里是来看熊猫,分明就是当保姆的嘛。

    真正到了看熊猫的地方,白浩南还比伊莎先被撩,正在玻璃墙边指点白豆摆个姿势陪熊猫拍照,别老是剪刀手,旁边一个身材姣好的妹子就招呼白浩南:“帅哥,这饮料瓶打不开,帮帮忙呗?”

    白浩南还有什么不心知肚明的,笑嘻嘻的接过来,那妹子就观察了:“这是你的孩子吧?挺像你的,就是没戴墨镜。”

    白浩南还没顺势摘墨镜呢,被一堆孩子冲开了存在感的的伊莎就过来沉脸:“行了啊!你看你五大洲四大洋,黑女儿都有!还撩妹?”

    那妹子不晓得是被伊莎的火气,还是这一大堆孩子给吓着了,连忙撤退,饮料瓶都不要了,伊莎还忿忿不平的对着背影出言不逊:“真是怪眉日眼的!找不到男人了么?”

    白浩南奉上这个时候的标准答案:“嗯,是有点奇怪哦……”顺手就把饮料瓶递给阿依享用了。

    伊莎错过阿依笑眯眯的表情,心满意足的靠近白浩南警告:“我跟你说,你再招惹女人休想我原谅你!”

    白浩南身上再看不到以前白日天的豪气,一叠声的应承,但眼睛都是盯着孩子,一个不留神南山就能跑到别的队伍里面去。

    不光有熊猫,还有孔雀、浣熊、黑天鹅,好多还就在路边草坪上,看得阿依都喜不自禁了,伊莎更是拉着白浩南不停的欢喜跺脚,说起来她都到蓉都这么几年,还真是全身心都扑在了生意上,根本就没有给自己放假的时间,据说连怀着南山的时候,还坚持每个月跑粤州。

    说到这个,伊莎打电话回公司询问陈素芬没回来,就给白浩南猜测,如果不是自己找地方散心去了,那就是回了粤州,她们因为经常过去,就在邻近服装市场的地方买了套小公寓,有些服装博览会,或者秋冬季发布会比较多的时段,就会在那边住。

    白浩南一直很好奇的:“你们只是卖个衣服能赚这么多钱?”

    伊莎给他个骄傲的媚眼:“一开始就是卖乔姐的周边,接着我当模特,陈姐当模特,我们仨基本就是三种版型,卖得火爆了就开始自己组织生产,代加工生产以后自己选款改版,再批发给其他店,找我们拿货的店多了,这生意当然就红火起来,利润空间大,而且网销可以不上税。”

    白浩南敬佩:“你说起来简单,可那么多同行,你们能几年时间做出业绩,那是真的辛苦了。”

    一贯野性十足不好驾驭的伊莎居然就这么红了眼圈:“你……还知道辛苦?”

    白浩南连忙摆出认错的姿势:“你再说,我就只能惭愧得跪下去了!”

    伊莎做得到,连忙斗志高扬:“跪!马上跪……跪了我就彻底原谅你!”

    鸡贼如白浩南立刻找来个儿子:“白豆!代爸爸给你伊莎阿姨磕个头!”

    白豆二话不说嘡的就是一个,把海蒂都心疼了,一个劲看他额头上是不是磕出什么印来。

    伊莎哼哼的干脆拆散小情侣,伸手拉了海蒂一边去:“我跟你说,白豆跟他爹一样不是好东西,女人千万不能信男人……”

    五岁的黑小妞连汉语都说不了几句,只能讪笑着面对这个奇怪的阿姨。

    阿依又躲在后面笑,顺便把狗绳都拉近些。

    不过上午这充其量算是演习,演习了下在这么多人的状况下如何携带八个东奔西走的小家伙,中午在外面餐馆吃饭的时候,白浩南觉得耳膜都要被儿子们闹破了,伊莎还要他好好感受她承受了好几年的折磨,怪不得她们都喜欢往粤州平京跑,反正家里没男人,眼不见心不烦!

    吃过饭下午就是逛最繁华热闹的商业都市了,但在训练营养成的习惯让孩子们午后都昏昏欲睡,又是阿依主动承担责任,留在车上照顾小不点,白浩南千叮咛万嘱咐的留下车钥匙和打开车窗天窗才离开。

    这回伊莎对溙国小萝莉就有好感了:“也不是那么难相处,挺有教养的哦?”

    白浩南肯定是一连串的好话:“你也有教养,哪怕在山上那么艰难的生活环境,还是把自己培养成了好姑娘,比我好!”

    伊莎竟然又红眼圈,使劲搂紧白浩南的胳膊低头,好在白浩南疑惑:“你这是要我去开房么?”

    瞬间把伊莎的情绪打散,又气又笑的抓着他踢,所以接下来脸上就一直带着笑了,说起来这还是两人第一回单独压马路逛街,哪怕几年前那也是有陈素芬随时都在身边的,伊莎缅怀起这些还是有点甜蜜:“哪怕知道你就是标准的男人那样儿,可跟你在一起还是开心,这几年有时候想哭了,想想当年在山上的苦,再想想你陪着我那些日子,还是开心。”

    白浩南鼓励:“我就是个屁,你这眼光应该看得更开阔些!”

    伊莎不屑的笑:“嗯,男人我看得上的,一定是别人也看得上的好东西,反正以外婆和妈妈传给我的心得,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只是胆大胆小和机会多少的问题,好东西机会都多,今天我要是没跟你一块儿,那饮料瓶拿着就去开房了吧?”

    白浩南义正言辞:“怎么可能!”

    伊莎哼笑下:“我是因为族里的风俗习惯,男人都是在外面飘着的,所以能强迫自己容忍你这种情况,乔姐应该是对你无条件的宽容,那陈姐就不好伺候了。”

    白浩南猥琐的在大马路上做两个耸胯的动作:“侍候好了还是能解决!”

    伊莎就红脸的使劲暴打他,估计是想起自己没能经受住侍候的调解方式。

    但这样真的很有恋爱气息啊,特别是两人坐在闹市区四合院一样的甜品店里,感受着什么毕业于法国蓝带的高级蛋糕艺术家成品,特么不就是两块蛋糕么,假模假式的摆在偌大个白盘子里孤零零的,伊莎都伤感了,感觉就像自己两人的感情一样,这都哪跟哪啊。

    二指宽的蛋糕就要近百块钱一个,一口消灭一个的白浩南真没觉得味道有多山呼海啸,但样子确实好看,伊莎还让白浩南给她和蛋糕一起拍照,据说她的微博人气很高,有很多粉丝呢,只是以前多半都是发产品模特照,这算是破例了!

    不关心伊莎拿着手机捣鼓什么酸溜溜的感性文字,白浩南注意听到解说这大师父是给贝克汉姆晚宴上做过甜品主理的,来了精神去打听下有没有贝克汉姆的微信号,未果后悻悻的回来坐下给伊莎夸海口:“看着,我以后也要成为这种别人来给我做了蛋糕还当成多大荣耀的人物!再帮你安排去跟贝克汉姆坐一桌吃饭!”

    网瘾少女其实还是很关注足球的,对世界闻名的帅哥耳熟能详,欣喜的笑着答应了:“乔姐……”

    白浩南批评她:“能不能别提她们,难得连孩子都不在!”

    伊莎就决定去开房了!

    白浩南也是自讨苦吃,因为乔莹娜摆明了还要过三关呢,伊莎就奔着这个目标去破坏,使劲折腾,回家的时候乔莹娜都有点吃惊了:“这垂头丧气的小朋友是谁啊?”

    阿依带着一群孩子嗤笑白浩南,感觉他去逛了一下午街就被褪了神光一样。

    伊莎还贼兮兮的给乔莹娜倒坏水:“其实我建议你们可以把孩子都带上,约齐这么一帮小崽子很难得的,包你难忘感受!”

    乔莹娜白她一眼,伸手牵了白浩南的耳朵出发,白浩南就再萎靡些,主要是方便个头小小的乔莹娜不用抬太高,但出门时候后面就传来伊莎带头的哦哦起哄声,一群孩子跟着闹腾,好像连阿依都在叫。

    直到下楼上车,乔莹娜才笑眯眯的看白浩南:“装得挺像啊,这下伊莎心里不会有疙瘩了吧?”

    白浩南探身帮乔莹娜系上安全带,就顺便亲吻下,乔莹娜进入状态很快,还闭眼陶醉了,不过唇分以后就呸呸呸的笑骂:“怎么有唇膏味道!”

    白浩南悄悄从前排扶手箱里面摸出来巴掌大的小盒子,缎带扎得很精美:“祝你永远美丽漂亮心情好。”

    乔莹娜惊喜的看见就是名牌唇膏:“哎呀,我都没准备礼物。”

    白浩南再亲一下:“不着急,日子还长……”

    乔莹娜这回眼明手快的搂住他脖子深吻,全身心投入的那种,直到旁边楼上忽然传来伊莎疑惑的声音:“干嘛?你们干嘛还没走?”

    白浩南赶紧从忘记关上的天窗伸出手去做个再见,然后带着笑得气都喘不过来的乔莹娜跟兔子一样逃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