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乔莹娜的安排要主动和文艺得多,在国际酒店集团的高级西餐厅里定了座儿,银饰烛台跟镶金边餐具都配得上她的晚礼裙,浅蓝色的缎面连身裙平时穿也不觉得夸张,肩部有不少装饰都是相同面料做出来的,坐下来还轻松:“其实莎莎跟素芬让我这几年光是服装费都省了不少,你得知道好多二三线小明星最头疼就是这个,莎莎对怎么穿好看有点天赋,好像总能抓到点跟别人不一样的特点,用她们的行话就是能抓尖货,要是能再去培养学习些设计课程就完美了。”

    白浩南还得临时买了件衬衫和休闲裤搭配运动鞋才能坐在这,想起白天那个蓝带蛋糕,有点嗤笑:“花几万块去买个什么法国比利时头衔就行了,浪费几年时间还不如多感受体验,那些所谓课程都是给没天赋的人去强行装样子的,找到自己天赋对应的职业已经是幸运了,就像你一样。”

    乔莹娜用白浩南送的唇彩轻轻抹了下,还印了两下唇边照照小圆镜收进手包里笑:“再好的天赋也要遇见释放的机会,我很庆幸二十岁的我没有唯命是从,坚持抓住任何机会唱歌,快到三十岁了,我还是会秉承这个态度,做我自己想做的,做个好医生,唱好能感动人的歌,陪你慢慢悠悠走完一辈子,行吧?”

    白浩南赶紧示意倒上两杯香槟酒捧场:“这难度可不小,唱歌上台得美丽,做医生要动脑筋,美貌和智慧并存说的就是你了,我很期待!”

    乔莹娜优雅的喝了:“是,又要当医生,还要唱歌,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非常忙碌,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曾经陪着你在医科大的时候,还有点点小自卑,感觉你无论到哪里都是光彩照人的,无论怎么我都只能仰望你,但现在我能把这两件事做好了,就敢大声的说我爱你!”

    最后仨字声音是有点大,不知道是不是认出来这位其实现在还有点当红的歌星了,端着酒瓶的侍应悄悄的多瞄白浩南两眼。

    白浩南看着那双果敢明亮的眸子做个鬼脸点头:“好吧好吧,我就装作是在暗示我要好好做事,别一直当小白脸吃软饭,但别催我,我真打算花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来慢慢培养孩子,培养这种氛围,我不着急。”

    乔莹娜主动举杯了:“这就是我愈发清晰自己还要努力追赶你的原因,明明可以舒舒服服的随便做点什么赚钱过轻松日子,但你还是选了最枯燥最困难的那条路,这才证明你是真的成熟。”

    白浩南也会不好意思:“再说我都要骄傲了。”

    乔莹娜喝了酒才摇头:“要说你和麦姐给我最大的帮助,是让我走上另一个台阶,在演艺圈和医学界看见更多成功和不成功的人,知道这个世界原来真的还有那么多比我还努力的人,真的,以前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了,一心二用还能考上医学院,一边唱歌,一边成绩还不错,可看见那么多人我慢慢就明白你了,你可能就是明明是用成功来要求自己,但没人告诉你该怎么做,得自己慢慢去摸索,可能这更加会头破血流,但一定会是刻骨铭心的。”

    白浩南笑了:“嗯,我一直都记得当初你急着要我长大点的样子。”

    好像两杯香槟酒就让乔莹娜的眼神有点醉意了,抿嘴笑。

    菜还不错,开胃的日式萝卜海蜇色拉虽然口感还有点粗糙,但配得上这个价位,鹅肝慕斯也让白浩南展示了下他过度运动后的食量,一口一个把两人份的四个瞬间消灭,搞得侍应生连忙悄悄问还要不要再来几个垫底,因为主菜还有点时间才上啊,乔莹娜的笑容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止不住的,一直捂嘴笑。

    不知道是不是认出来乔莹娜,觉得白浩南也是个人物了,上主菜的时候还来了个荷兰主厨聊几句,白浩南那发音独特的英文派上用场,乔莹娜又是捂着嘴都没放下来,关键是白浩南三两句就跟对方聊到古利特、巴斯滕,四十多岁的主厨都不想走了,脸上简直容光焕发的说自己最喜欢其实是里杰卡尔德,白浩南又能跟对方用专业术语聊老里的技术特点,最后是行政主管不得不来把主厨推走的,还给这桌送了份藏红花意面,估计是想堵住这个太能聊的食客大嘴巴!

    白浩南把藏红花献给乔莹娜,自己主攻橄榄泥羊排,这才慢慢解释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一直属于考试型英语的乔莹娜更有提升自己的动力了,但也嘲笑了白浩南的发音。

    其实西餐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在这个冗长的过程中慢慢聊天,毛头小伙子时候的白浩南肯定没少带着妞儿来玩这个情调,但目的肯定都是餐后运动,所以没有哪一次是真的这样体会过程的,现在隔着桌子却能跟乔莹娜相敬如宾了。

    不得不说岁月真是一把刀,到底是杀猪刀还是雕刻刀那就看怎么过了。

    所以甜点上来以后,又陪伴了一瓶干白的侍应生终于消失,慢悠悠的二人世界才开始聊到孩子,有点像结婚好多年的老夫妻,乔莹娜的思路是可能两三年后还得回蓉都上学,毕竟户籍之类都在这边,她想把父母接到蓉都来一起生活,明年春节前后是时候宣布一家三口存在感了,反正她爹妈不可能查看结婚证的,两人工作都比较特殊,这事儿很好糊弄。

    看来还是都有想过,白浩南不否定乔莹娜的打算,但是在儿子的教育问题上有自己的思路,三年的时间也算是督促他加紧努力,争取把青少儿训练营的文化配套做起来,这样孩子们就能边踢球边上学:“阿威和小于还是在帮我疏通教育部门的关系,我们肯定也会争取一些教育机构资格,既然我自己就是干这个的,那就先把自己孩子教育好,让他们不用走我这么远的弯路,再从自己的孩子推到别人家孩子的身上,教导出更多人来,这就是我们训练营的目的。”

    乔莹娜单手托着下巴像个少女,迷恋成熟男人那种,声音都是带着醉意的:“这,就是你的梦想?”

    白浩南却摇头:“这是老陈的梦想,他到这把年纪才得到教训,还从那么高的位置被砸下来,我比他已经幸运太多,明年他就能出狱,这个训练营是他的,我已经申请了今年年底的B级教练资格考试,嘶……你说我直接去考个欧洲的职业足球教练证书怎么样,就跟刚才说的那买个头衔就行了。”

    乔莹娜嗯:“有时候听师兄们说起过这个,特别是在欧洲留学的那些,回头我找他们去问问。”

    白浩南顺口谢谢了贤内助:“对我来说,无论是现在能陪伴你坐在这里,还是可以站在球场边陪儿子踢球,都是无比幸运的结果,当我最好的伙伴消失在面前,我就明白眼前的每个瞬间,可能都是生命的唯一瞬间,眼前的每一点都值得活高兴些,活得有意义点,这一辈子就活好了,我也希望能一直有资格陪着你,虽然我很害怕被人抛弃,可我还是相信你。”

    乔莹娜还楞了下,才赶紧抓了面前的酒杯迎上对面魁梧的男人,有点难以置信他的认真。

    可能球场外很少看见他这样暴露点内心。

    所以当然就是赶紧抓住眼前的每个瞬间了,本来还打算到处走走的,直接上楼吧!

    还好乔莹娜在乎的是质而不是量,高级套房能俯瞰的夜景也让女人更容易陶醉在氛围中,过程和结果都堪称完美。

    只是事后还在温存,于嘉理打电话来稍微有点干扰,她真是个包打听,对白浩南的行踪了若指掌,哪怕白浩南还很细心的换了电话号码出行,都能被她轻松掌控:“行啊,儿子就全都带去玩到处见识,还看熊猫,女儿就区别对待么?”

    白浩南不怕电话声音能被乔莹娜听见,只笑着嗯,既不反驳也不抢白,听于嘉理揶揄个够,小于也敏锐:“跟谁单独在一起?”

    白浩南继续嗯,于嘉理居然要白浩南把电话给过去,乔莹娜接了还跟她聊几句,原来是于嘉理看见伊莎发的朋友圈了:“一看她那样子,表情眼神都恋爱呀,而且还有人帮她拍照,不是有情况是什么,心想终于有人彻底看穿了他的阴险面目呢,原来还是执迷不悟!”

    乔莹娜声音软软的:“我支持你深明大义,跟我这种没脑子的划清界限。”

    于嘉理也会兜圈子:“伊莎没一块儿?听说他那位青梅竹马还是出现了?很想见见面,要是凑齐了一桌子……你说我请缅北那位小公主过来参加饭局,他会不会不高兴?”

    乔莹娜没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和做大做强的愿望:“我更倾向于感情是个私人情绪,各自感受自己的就好,当然如果谈得来大家另外做个朋友也不错,但追求形式上的非要凑一块就没必要了吧。”

    于嘉理习惯性的恭维人:“你们搞文艺工作的就是不一般,随便说什么都带着文化味儿。”

    乔莹娜也感谢她:“老南现在有文化多了,你功劳最大……”

    于嘉理分析缅北那母女俩才是影响最大的。

    反正就是白浩南靠在床头听乔莹娜和于嘉理絮絮叨叨聊好久,挂了电话还有笑意:“你这办法也不错,反正都坦坦荡荡的不掩饰,不过素芬那心情你要好好安慰下,她的心情肯定是最复杂的。”

    白浩南还是那句话:“能不能别提她们,难得连孩子都不在!”

    乔莹娜长叹口气。

    有了前车之鉴当然第二天早上送乔莹娜到医院上班,白浩南还拎了早餐才回去,伊莎没给他好脸色,但也没拔刀相向了,因为吃个早餐也被一帮小屁孩儿干扰得七窍生烟,大骂白浩南下次再到蓉都来不许带这么多小王八蛋,白浩南就全程服侍孩子。

    看他蹲那挨个儿陪着吃东西,伊莎又有点出神,等白浩南好不容易耐心收拾完,连海蒂都是同等待遇的端着醪糟鸡蛋心满意足,她才小声:“陈姐回粤州了,我打电话给做清洁的保姆,说她昨天上午回去的。”

    白浩南也够不要脸:“那行,待会儿我就去粤州,二二跟我去找妈妈不?”

    三胞胎居然有点犹豫了,但最后还是点了头,阿依赶紧又使劲眨巴她那双出奇大的大眼睛。

    好吧,小保姆也得带上啊。

    看来白浩南还是伺候得好,伊莎没以前的情绪了,一边通知助理订票一边摇头:“你这……什么都想照顾全,哪里搞得定,哪里还有时间来搞你那些事情?”

    白浩南有信心:“我觉得很美好啊,虽然没什么资格说永远要怎么样,起码大家就算分开也是高高兴兴的不怨恨,孩子就更让我有努力的劲头了,忙点也能尽量抽时间陪你啊,这么美丽我都后悔错过好几年了。”

    这等不要脸的鬼话,伊莎也不像之前听了那么陶醉,笑得有年龄之上的深意:“你做得也算好了,我不太可能搬到江州去的,蓉都周围有我们不少客源跟市场,最主要是我们的团队不可能跟着转移到江州,这都是知根知底的团队,如果我们移到江州去,这就等于在蓉都留下一个随时可能脱离凝聚力的团队,随时可能变成最强的竞争对手,甚至能吞了我们在江州的努力,从行业来说,江州比蓉都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哪怕是在网上做生意。”

    白浩南沉吟:“乔子也不太可能去江州,我也就这几年多半在江州,以后的发展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经常来蓉都就是了,这点距离也随时可能脱离凝聚力么?”

    伊莎尽量冷哼:“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白浩南想想,就在一群小儿女的目光下,伸手拦腰抱了伊莎去卧室,把刚才还抱着手臂装高冷的姑娘惹得脸红急躁:“你个死不要脸的,不是这个意思!”

    但白浩南还是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关上门完成了,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一炮泯恩仇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