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54、校花和学渣的故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30772.html
    当然,来都来了,白浩南还是秉承尽量把事情办妥当的态度,恐怕这是他三十岁后最大的改变,而不是拍拍屁股就跑。

    十多分钟后重新上楼来,然后不紧不慢的敲门,里面没回应他也敲,还顺便打电话给阿依,问她那边和孩子都吃了饭没,自己已经找到人了,争取晚上一起吃饭,不行就再等等,晚上自己总会回去的,阿依没意见,但二二终于来问了下妈妈。

    好像就是电话刚挂上,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你要干什么?”

    白浩南诚心诚意:“我来把错过的事情补上,买了两身衣服给你。”

    里面很轻蔑的嗤了下:“送衣服?什么世界名牌都在这片地方有得卖,谢谢,我买得起。”

    白浩南卖关子:“一身是我的,一身是你的,重点不是衣服,是补上错过的事情,你看了就知道了。”

    门里稍微沉默了下,白浩南还提醒:“我有钥匙,但也没自己开门,就是挺有诚意的。”

    所以冷哼一声,陈素芬还是把门开了,只开了一道缝,然后就看见白浩南还是脏兮兮的但手里拿着一套蓝白运动服,那种中学生校服最常见的样儿,巨宽松的廉价版型,看得她立刻皱紧了眉头,白浩南一本正经:“你中学时候穿这个就挺好看的,我没读过书,我觉得这个是最该补上的。”

    陈素芬飞快的翻了下白眼想把头扭开,但还是控制住了冰冷:“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

    白浩南就不讨论重新追孩子妈这个约定幼不幼稚了:“试试嘛,以前是真忍着没舍得下手追,现在弥补下。”

    陈素芬更好气:“这是满足你还是满足我?”

    白浩南一脸痞子像:“要满足你,我就直接推门进去了,我认真想了想,换上你心情保证好很多,就当我刚开始追你,同学,你晾在外面的衣服干了……”

    看着满脸都是戏的白浩南,陈素芬狠狠的挖了眼,劈手抓了运动服拽进去然后哐的关上门:“我看你好不好意思穿!”

    哈,对白浩南这种不要脸的家伙来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甚至都不申请到女同学的房间去换,就在过道上随便找个大服装包编织袋,坐在上面脱了外面衣裳更换,昨天晚上为了陪乔莹娜吃正餐的衬衫休闲裤就不要了,兜里的东西清出来摆在旁边包上慢条斯理的伤风败俗,果然有这个楼层的女人进出电梯看见了,对这把平角内裤边都绷得滚圆的男人忍不住多瞄两眼,白浩南还有小眼神附送呢,前提是长得还算能看。

    现在的目标不是勾搭上床,而是享受过程。

    也不知道陈素芬会不会在房门猫眼里看见他的丑态。

    不过哪怕白浩南买的最大号,他这身材穿起来还是个运动员,而不是学生气,他自己搔首弄姿的坐在服装包上把领口拉链、袖子、甚至露肩程度都尝试了下,还自拍观察,都没觉得像个学生,反而像是要比赛之前在发浪,于是就觉得自己这个卖骚是不是搞错了,流里流气的收只脚蹬在包上接连呸几声。

    这会儿门开了,小公寓楼道里当然比较暗,所以白浩南看见门口站着的蓝白运动服是逆光的,粤州下午四点的光线似乎有点偏黄,从陈素芬身后的房间里铺天盖地的洒出来,衬得那身土到掉渣的运动服好像在散发着迷蒙的橘色光芒。

    陈素芬脸上满是嘲讽:“没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白浩南已经跳起来了,摇着尾巴打圈的样子准保是跟阿达学的,但没动手动脚:“好看!真的好看,要上晚自习了,能不能送你一块儿啊。”

    陈素芬都冷笑了:“你俗不俗!装嫩还敢穿着上街?”但肯定是对自己这身运动校服满意的,左手都叉在腰间了,身体不由自主的摆了个接近模特的扭曲造型,估计是在公司那边拍自家产品习惯了,不过她身架子本来就修长,和白浩南一般大的运动服虽然确实穿出了中学生松垮垮的味儿,可也带着难以言表的混合魅力,中性美还带着成熟和气呼呼的幼稚。

    白浩南有什么不敢的:“对,我们就看谁先撑不住,我觉得还差两个书包,敢不敢跟我一块上街买书包去?”

    陈素芬使劲皱眉:“你到底要干什么?”

    白浩南把编织口袋包上的钱包、手机、钥匙之类往兜里塞:“追你啊,虽然带着三个儿子来的,但我不会把儿子当武器,晚点再协调这次能在粤州待几天,确实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边上课边聊。”说着就帮陈素芬把后面的房门关上了。

    脚上随意趿了双拖鞋的陈素芬只能尽量高傲的抱着手臂迈步:“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白浩南自信而殷勤的按电梯键:“哦,比起那些刚读书偷偷摸摸追女孩子的学生娃,我是专业的,真的,乔子给你说过我还去应聘当过鸭子没?专业培训过了级的……来了!”

    陈素芬走进电梯,这回没人,使劲把头扭开再转回来才冷若冰霜:“白浩南,我想看看我们是不是有重新来的可能是因为孩子,不是你耍宝搞笑就能蒙混过关的,我想看到你真心实意珍惜我们的感情,如果还有感情的话,因为你可能没体会过那种心里一片冰冷的失望,只要没感情了哪怕做什么都毫无感觉,反而会觉得作呕!”

    白浩南的反应居然是:“耍宝?搞笑?你可能不知道我真的耍宝搞笑不要脸是什么样,来,给你个十连拍……”说完就带着鬼脸在电梯里从剪刀手,八字下巴,兔耳朵到奥特曼一连串的一顿一变,最近没少逗儿子,表情和动作都娴熟而投入。

    所以功力非凡的只做到第六个,陈素芬已经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竭力的抽搐,那种尽量想愤怒、恶狠狠甚至怨毒的神情都抵抗不过面对滑稽的生理反应,或者说抵抗不过自己的内心,只能在自己爆笑出来之前扑上去就对白浩南劈头盖脑的打!

    白浩南毫无反抗的承受了:“想笑就笑出来,笑又不代表你愿意跟我上床,我追你也不是为了上床,哪怕我以前做错了,我也是想你能高高兴兴的,现在更是,不来找你就是让你眼不见心不烦,但既然看见了,高兴点呗?”

    借着剧烈动作,陈素芬终于没笑,而且还当先冲出了电梯不给白浩南看脸,大步流星的冲到外面,随便抓了两块可能垫电瓶车的旧砖头,叠在花坛边上然后重重的这么劈下去!

    砖头真的断了!

    白浩南看着那个全身动了一下的背影,再看落地的半截砖头,哆嗦了下:“你这意思是刚才打我还手下留情了?”

    陈素芬终于能理直气壮的恶狠狠了:“过去你对我的伤害不是玩笑!我郁闷生气的时候就这么干!”

    白浩南倒吸一口气,是真的不是演戏,转头看了看这外面就是停车位的花坛边,好像是有不少半截砖头:“卧槽,蓉都那几套房子不是你自己徒手打通的吧?!”

    陈素芬发现自己又有点绷不住,掉头就走。

    白浩南伸手拉她,不过这回很小心的防着不要被过肩摔:“有车,我们坐车,距离有点远!”

    陈素芬深深的叹口气,还是甩开手跟着上车了,白浩南还建议把手留在袖子里:“看着就像成绩不好的女生,好看!”

    陈素芬就把手使劲伸出来了,结果方便白浩南抓住:“手疼不疼?”

    陈素芬不想理他一个接一个的套路,使劲把头扭着对外面。

    白浩南也不继续废话了,拿手机开导航,现在这个他倒是娴熟了,地址看来是早就确定了的,走了一阵离开这个商贸区前,还真的去路边店买了两个松垮垮的双肩书包!

    然后七弯八拐的竟然拐进一所大学里面,白浩南还很不要脸的对门卫解释:“拍照!我老婆已经这么漂亮了,我绝对不是来追女生的,给老婆拍照!而且现在追女生哪里还开这种车嘛……”

    门卫打量眼那边副驾驶,其实进出都不怎么管的,主要是这俩的运动服太醒目了。

    结果白浩南真的把车停在了大操场边:“你说要看看我有没诚意,会不会珍惜,我想说我现在是全心全意的在做青训,我珍惜这时候能得到的每个机会,也珍惜孩子和你,我现在就喜欢找学校看踢球,如果不是怕你累着了,我是想走着到处去找中小学训练的,哪怕在求着你原谅我,陪你玩,我也不想错过观察足球之类的事情,这也是我来粤州的一部分目的,这么说你可能不高兴,但正是我现在真实的想法,我不是玩弄女人约炮吊儿郎当了,改了,真的。”

    应该说,从见面以来,甚至从那天在江州看到白浩南以来,陈素芬再看见的这个男人表现出来的都和以前不同,无论是面对那么多人的侃侃而谈训练和人生的关系,再到今天谄媚、调笑和偶尔的正经,都不是以前那个漫不经心,什么都不在乎的男人,当然唯独在男女问题上还是那么无耻。

    反正陈素芬坐在那看着白浩南站在车门外弯腰说话,好像她看白浩南又是逆光了,飞快的把目光移开跳下车来,白浩南还捡了书包跟上:“背上!背上更好看……”

    陈素芬这心情真是如同海浪一般起起落落的,很难自己控制,或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会本能选择怼人:“要背你自己背!”

    白浩南还真自己背上了,提着另一个跟上:“追校花呢帮忙拿书包也是应该的,喝点什么吃什么不?”

    陈素芬没能忍住:“他们吃什么,在哪里?”

    白浩南就在大操场外的小卖部随便买了几瓶水和话梅花生之类:“带了个溙国小姑娘陪他们在酒店,很会照顾人,不过有点神叨叨,白豆差点信了她的邪教。”

    陈素芬又有暴怒的趋势:“小姑娘!你故意的是不是……”

    白浩南无辜:“现在才十一岁,我认识她的时候六七岁,还是寺庙里的小尼姑,就为了给我当翻译跟着一起到外面的学校去看当地人踢球,结果被人贩子抢走了,我还为这个挨了一枪……”说着就随手在大学校园操场边撩起运动服,露出腰间那个贯通伤显摆。

    效果比面对伊莎差点,但陈素芬确实看了也没做声,白浩南就收起衣服顺着这个说:“这次出来才告诉我,她家里和兄长就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哪怕兄妹俩感情非常好,但她还是从小被送到寺庙里面当尼姑,差不多的道理,之前肯定是我错了,全都错在我,但一一他们不用受这样的罪,起码不能像我们俩小时候那样,这是我当初一定要把老陈说的青训营拉低到四五岁开始的最大原因,你知道我们青训都是从七八岁开始,十二三岁才是足球项目最好提升的阶段,就为了能把孩子……卧槽……”

    两人已经走到大操场边,和白浩南想象的不太一样,球场上居然站满了穿着迷彩服的兵,一声不吭整整齐齐的怕是有几百人!

    现在自然是把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这两人身上来了,谁让他们穿着这么抢眼的廉价校服呢?

    陈素芬当然明白这肯定是大学里面军训的新生站军姿,她也经历过,最无聊难受的时候有稀奇看能化解不少煎熬呢,正准备转身看见白浩南已经掉头就负负得正:“不是不怕人看吗?有本事继续啊!”

    白浩南只是本能的掉头走,他怕个球啊,再转头朝着操场里面去了:“昨天跟乔子也讨论过孩子以后的教育问题,全都我来,绝对不会像老白和老陈那样带孩子。”

    所以说,两个人之间的牵绊哪里是内心冰冷就能简简单单拆开的呢,陈素芬稍微克服了下被这么多人看着的感受,还是把注意力转到谈话上来:“老陈……还好吗?”

    白浩南顺着操场边的看台爬了几级摘下书包坐在玻璃钢椅子上,还细心的帮旁边擦了擦,陈素芬嫌弃的隔了个座位,立刻就引来下面大片闷笑声,白浩南不尴尬的双手排开肘部放在两边的椅背上,轻松写意的翘起二郎腿把自己懒散开:“好,非常好……”

    这穿着中学生校服的孩子爹妈感觉也是非常好的。

    看着下面青春洋溢的大学新生们,陈素芬的脸上都放松不少。

    可从侧面看过去,她那张娃娃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染上些情绪和压力带来的痕迹,白浩南又悄悄的把手顺着靠背伸过去,被校花嫌弃的打掉。

    站军姿的大学生们忍不住都起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