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过计划不如变化,白浩南把儿子骑在肩头陪陈素芬在市场里面转悠了不到半小时,阿依的电话打过来无可奈何:“找二二,一定要找二二。”

    听着手机里铺天盖地的哭声,白浩南都能使劲抖眉毛,不过也理解,三胞胎可以说从小到大都没分开过,只好给忙得不可开交的陈素芬说一声,自己带孩子回酒店会合。

    可站在路边正在等高峰期的出租车,陈素芬的电话打过来问在哪里,匆匆忙跟下来尽量若无其事:“听见孩子哭,我也心神不宁的做不好事,打货这种事情,心情乱了选错款那可是几百件衣服都能滞销库存赔钱的事情,我也放天假!”还很娴熟的把自己那些布版啊记事本之类顺手塞进滑下来的双肩书包里,动作真的像个逃课的校花。

    白浩南就笑眯眯的抱着儿子干脆走回公寓楼取车了,陈素芬还强调:“是看你们难得来,陪下孩子!”

    白浩南使劲点头,陈素芬哼哼。

    一家三口并肩走的背影真的很像中学生未婚生子,所以不停有人走快点超过再假装回头看,然后光是看表情都对一朵鲜花插在大堆牛粪上感到叹息。

    所以白浩南忿忿的在卖运动服的档口再买了几件小号的,还提醒陈素芬漂亮就不要怕看,陈素芬已经忍不住乐了。

    于是再看到阿依牵下来来泪流满面的一一和三三,她脸上的笑阳光清新,酒店大堂经理都忍不住过来也哄了两句孩子,上车已经没哭了,那就还是按照白浩南设想的去吃早茶,陈素芬没怼他已经吃过早饭,全程扭着身子跟后面的孩子互动,阿依给挤到车窗边上好奇的打量这座巨大城市。

    粤州早茶确实有特点,更符合溙国人的生活节奏,而且阿依也惊喜的说这些吃的和她家类似,毕竟东南亚的华裔很多都是潮汕跟粤东沿海的,泡茶的动静就让她喜不自禁,难得埋怨在江州就是没人喜欢泡茶喝,等白浩南点了一桌子肠粉、虾饺、叉烧之类跟周围那些当地人一样慢悠悠的开始享用闲暇,翻报纸翻地图,阿依都忍不住双手合十的给白浩南笑嘻嘻说溙语了,白浩南也能听懂,转头给陈素芬显摆:“哉恹恹,就是溙国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不要急,不要急,他们整个生活节奏很慢的,没我们这么高的效率。”

    结果陈素芬还是第一次来吃早茶:“不急?我们到粤州就是打货,巴不得晚上来睡一觉第二天上午搞定事情马上走,如果在这边待几天那都是生意很忙的时候,基本上连轴转,赚的都是辛苦钱,但总不能让乔姐来干这个,伊莎更抠门,她也喜欢泡在网上做影响做客户,所以肯定是我更方便到处跑。”

    白浩南在意的是:“你喜欢做这个么?”

    陈素芬笑得自然些了:“不然呢?三个孩子,不,是五个孩子,一个月的奶粉钱就能吃穷一家人,当初是乔姐安排在附属医院做的诊疗分娩,不然费用也吓人,这些钱都得挣,特别是三个大肚皮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样子,真该让你看看这种不负责任的后果,所以我们那时是拼命的赚钱,现在已经成了习惯。”

    白浩南点头:“还坐在一起使劲骂我,相互鼓劲,对吧,是该骂,也不知道孩子从肚子里面听着长大有没有感受,现在我也没什么钱,或者说我一直都不在乎钱,反正从今往后我努力做事,赚的都给孩子用。”

    陈素芬也能揶揄了:“昨天晚上那酒吧,这早茶吃得,可抵得上我出差好久的消费了,单凭你赠送给美女的酒,就够我吃一周的早餐。”

    白浩南强调:“我已经很久没去酒吧消费,这个阿依可以作证。”

    谁知道小萝莉居然当面拆台:“是,你是不去酒吧消费了,因为阿威给你开了那么大个急雨堂,酒窖都有两百多瓶酒呢。”

    气得白浩南拍桌子:“我也不过偶尔喝两杯红酒!”

    阿依的腔调真是哉恹恹:“嗯,那一瓶就十二万溙铢,听说还是阿威安排人从家里搞来的,全拿走,他爸爸都心疼了。”

    白浩南立刻有点抽凉气:“真的?他给我说就是超市买来摆着好看的红酒。”

    阿依做个鬼脸:“宋娜给我说的,你没看她基本上都不喝红酒了?吓着了。”说到底俩溙国还俗尼姑都还是普通人家的消费水准啊,从来不敢跟阿威比,买块表都那么夸张的。

    陈素芬的心态变化了,好像情绪也变化,看白浩南有点夸张的动作更知道他在耍宝:“就是你那男朋友?有照片没?”

    阿依连忙把嘴里鼓鼓囊囊的吃了,展示自己的手机:“我……有,我……”噎着了。

    于是陈素芬顺着手机上的照片开始了解白浩南身边的人了,果然是对李琳的印象更深刻,正要问白浩南,他手机响起来,是乔莹娜打来的,所以阿依当仁不让的靠过来代替解释了,陈素芬也尽量做着没听电话的样子询问那个瘦瘦的小秘书是谁。

    其实乔莹娜才没说几句,就把电话给了一个师兄,也就是当初白浩南传授秘笈的那个前锋老周,在德国留学还打过半职业比赛的骨科专家:“我听乔子在问这个到欧洲学教练资格证的事情,问我就对了,我拿了一个最低级别的,但是已经过期了,很简单又很复杂,但我想对你应该很有用,回头我可以帮你联系下。”

    这些家伙就是执行力太强,白浩南本来只是跟乔莹娜随口这么个设想:“简单在哪?复杂在哪?”

    老周废话有点多:“本来我在大学就想拿个足球教练证,结果中国足球圈真的操蛋,听起来年满十八岁谁都可以考这个训练证,可实际上去找地方报名,根本不接受,必须得是体育系统的人,体校、体协或者退役运动员才能考,这不是扯淡么,国外那么多顶级教练都不是体育出身,所以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去咨询了下,别人是谁都可以考,最低一级,一周课程,上课加踢球然后考核就能拿证,巨简单,但越往上走,那就复杂了,一般整个欧洲不同区域都是五六级制的足球教练资格证,要拿到顶级恐怕得花费不少年的时间,作为一个外国人没有必要,最低两级一般半年能拿到,基本已经摸到欧洲教练的思维和运作方式了,这样我想结合老白你的特点,就能做到既有宏观的视野,还有精准的个人定位,很推荐你去,你也应该清楚,拿个洋牌照回来,在某些时候是很管用的。”

    白浩南思忖着感谢,说自己好好考虑下,老周说自己先帮忙把资料收集过来,据说中国人考证的狂热已经蔓延到欧洲,留学生中没事儿去考个证已经司空见惯,所以这种事情很简单。

    等挂了电话,白浩南稍微衡量下这个事情,才看见乔莹娜悄悄发了条信息过来,说她可以争取去欧洲交流培训几个月的机会,一块儿去做个留学夫妇啊,多有情调。

    原来是这个原因,白浩南有点莞尔的回应那最多去学个一周的,乔莹娜回个撇嘴的表情。

    陈素芬已经在了解于嘉理是哪尊大神了,转头尽量轻松:“乔姐?”

    白浩南把乔莹娜联络的事情讲了下,当然最后的小尾巴不提,陈素芬才是考证高手吧,从健身教练资格证到各种武术专业相关的证件都有考取过,对足球行业更是了若指掌:“可以去学学了解下欧洲足球运动的职业体系跟氛围,但专业教练资格证,还是在国内考,相比之下欧洲职业队级别的教练证书考起来很难,越到后面越难,有些十多年还没把高级资格证拿下来的,因为欧洲教练培训涉及到非常多的实际操作经验,譬如非要在某个级别联赛当过教练,非要在某个级别当过球探,甚至必须在某些足球比赛里面完成官方指定的任务,交出研究课题,你这种高考都没经历过的,在面对堆起来的那些文书文件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给你说的人,都是学霸啊,他们当然觉得考证简单了。”

    白浩南有点恍然大悟,更明白武术专业的陈素芬,如此深入了解足球行业的原因是什么,伸手拍拍她的肩头说谢谢。

    陈素芬不解释自己在这上面花了多少心思:“国内就不用我跟你说了,就算一板一眼的认真来,你也有足够的带队机会,国外谁给你带?”说到这里,又一个执行派出现了:“算了算了,给你说这么多也没用,我找人问清楚了,把资料和计划给你整理好了再……”

    白浩南再尽量诚恳些:“谢谢。”

    陈素芬尽量轻蔑的笑:“再说就不给你弄了。”

    白浩南赶紧忐忑:“今天还能玩儿吧?”

    陈素芬想重拾几年前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就知道玩!”

    白浩南有充足的理由:“陪孩子嘛,再说我还在追你呢。”

    陈素芬深吸一口气的气息都不同了。

    于是本来还想哉恹恹享受平静的阿依被拉上车,白浩南按照自己制定的游览线路逛逛:“本来打算是下午再去,既然一家人都在那就早点过去,逛到下午我也可以去偷懒看看学校。”

    原来白浩南挑中了一所圈内都比较有名的足球小学要去现场调查,正好那小学处在市区江边一座颇有历史遗迹的小岛上,算是个景点,挺适合一家人去的,陈素芬还偷偷用手机搜了下关于那小岛的资料,嘴角真的上扬不少。

    所以抵达岛上以后,再下车来不由自主的都是她变得雀跃些,因为这片据说清朝时候尽是外国洋行的欧式古建筑群,夹杂了不少教堂、咖啡店之类,很有异国情调,然后遍地都是拍照的。

    还是陈素芬最熟悉的那种网店来拍模特照!

    连陈素芬自己都一路走一路惊喜:“这个,这个楼,哦,原来是这里,有家皇冠店挺喜欢用这个背景……”“还有这个,哈哈,我要拍下来,拍下来,他们最纳闷这些背景是哪里找的,难道真是在欧洲取景么,原来是在这里!”

    白浩南又主要看那些模特大大方方的就在路边换衣服!

    其实穿着蓝白运动服的他俩也是别人镜头经常偷偷照顾的方向,阿依现在也知道白浩南的口味了,走着还小声扯白浩南书包:“那边,长腿!”

    白浩南使劲皱眉悄声:“拍呀!”

    陈素芬其实严格关注:“拍什么?”

    白浩南不屑:“你看这腿,细得跟剥了皮的火腿肠一样,不好看!不健康!我去给你买套裙子好不好?”

    陈素芬确实对自己的大长腿有自信:“没有服装店吧?”

    白浩南立刻丢了孩子返回去,找刚才那些换下衣服的模特,直接买啊,是有说是自家样品不能出售的,但真是架不住一条长廊上就有七八组不同卖家拍照队伍的密度,白浩南多问了几家就乐淘淘的提着两身还带点体温的短裙衬衫回来了,连长腿袜和平头皮鞋都有一起买回来!

    肯掏钱,是制造浪漫的不二法门。

    陈素芬也不是普通姑娘,在体院早就练成一身仅凭一件运动服系在腰间就能脱了长裤换裙子的神奇功力,隔着T恤在里面穿衬衫的技巧,更是看得阿依目不转睛,果真等那深灰色膝上百褶短裙搭配过膝黑色长袜展露出日式美少女模样,对这边肆无忌惮咔嚓的单反相机声音都多了几倍!

    陈素芬的腿确实不是那种病态的瘦细,长年专业体育训练的结果,肌肉线条还是圆润的,但足够紧致,一看就充满了健康的小麦色,更何况她也没少给自家服装拍照,动作摆得好,深谙伸腿提跟等各种长腿透视技巧,还指挥白浩南蹲在地上拍,粤州这九月的天,哪怕岛上路边到处都是浓密的梧桐树,树影婆娑下阴凉不少,还是光线亮丽,白浩南这没什么拍摄技术的,托环境和模特的福,怎么拍出来都好看。

    特别是陈素芬颇有些俏皮的把那蓝白运动服扎在有黑色小领带的衬衫腰间,又或者再把运动服松垮垮的穿在短裙之上,仿佛再回到了青春岁月那有雨季的时候,只是二二他们欢喜的冲过去想抓裙边都有点难!

    拍到后面,人家之前卖衣服的店家都过来问能不能借人拍几张,因为陈素芬一直把那破运动服挂在身上,让他们偷拍都没法得逞。

    白浩南理直气壮的把买衣服钱给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