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59、贤者时间的升华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39824.html
    去机场的路上,白浩南都不知道为什么陈素芬会突然跟阿依熟络起来,说是要跟她讨教佛法,俩人打车跟在后面,让孩子和当爹的陪外国教练。

    也好,白浩南在车上见识了两位青少年足球教练对孩子的耐心,昨天晚上狂欢的时候是狂欢,履历表上已经拥有超过十年欧亚地区青少年足球教练讲师资格的布兰克光凭一手指尖糖果魔术,就让孩子对他顶礼膜拜。

    杜尔斯则主要擅长评估和甄选:“一般来说,巴西最低级别的俱乐部也是从七八岁才开始评估孩子,但显然更低年龄的孩子这个课题在世界各地都有出现,我们并不建议这么做,十二岁以前的孩子训练都应该是发掘天性和游戏为主,太小就是摧残。”

    白浩南当然不提自己是想把儿子顺便给练了隐藏其中,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前几年学了英语是个多么明智的结果,不过当初提出这个建议的伙伴,却已经长眠在那里了,白浩南用快速的英语对话来摁下心里这点念头。

    宋娜也没说错,这外语就是得多说,等把陈素芬几人送上前往蓉都的航班以后,白浩南几乎都是在跟这两位教练聊,也顺便把自己的思路剖析了下,说来好笑,这两位都有过多次前往日本带青训经历的巴西人对白浩南的日式英语很习惯,而且对他熟悉其中那么多足球专业术语也感到吃惊。

    所以坐在机舱里面聊得挺投机的三人频频得到旁人注目,声音已经尽量压低了,但国内对公开场合这么溜英语的同胞还是有点羡慕。

    抵达是阿威开着悍马来接了,热情的邀请先到急雨堂接风洗尘,但布兰克和杜尔斯都要求先到工作区域去参观下。

    白浩南对足球公园还是有点自信的,特别是阿威把场地重新修缮装饰了以后,在整个江州市的业余足球场地里也是拿得出手的,当然站在培训营招牌边的李琳和宋娜更拿得出手,笑迎之余偷偷看白浩南身后,都对他只身回来比较意外。

    结果布兰克跟美女热情握手之后,对场地几乎是从头到尾的摇头,白浩南心惊肉跳的看见他拿个小本上面飞快的书写了一页又一页的整改项目,就算是新到一地故意来下马威,这也太过了点吧。

    杜尔斯则在观看之前的训练和比赛录像的时候,也是大摇其头,指出了一大堆问题。

    可以说白浩南他们整个这帮人,思路是对的,但在执行层面犯了很多错误,细节上几乎需要全部推翻重新来过,譬如说学龄前儿童的比赛场地过大这个小细节,这种孩子这个阶段最好只能打三人制比赛,而且比赛时间也应该是分成四节,每节八分钟,这才能有效保证孩子的身体机能发育,这在国际青训届已经是获得了共识的长久经验结果,杜尔斯还吃惊白浩南他们这好几个拿了证的教练怎么这点基础都不知道?

    白浩南和赶来的牵牛、卡拉面面相觑,非洲考证不知道怎么样,反正白浩南和牵牛的确是无意识的就跳过了最低最低的D级教练资格考试,那就是专门针对青少儿训练的,他俩考的时候也没想过搞儿童训练,而且他们小时候在少体校哪有这么规范的事情。

    所以先一叠声的应承下来改正吧,杜尔斯他们也是带了全套的训练计划的,白浩南觉得就凭这些,已经值回票价,一个完整的青训模板被引进了,这就跟中国军队买了什么先进武器回来再仿制一样,先把别人的东西搞懂弄精,慢慢再探索自己的特色吧。

    主要的问题在于布兰克最后的结论是最好重新修几片球场!

    因为在他看来,四块场地远远不够规模,其次就是翻修这些场地产生的费用,还不如重新建造。

    房地产如此昂贵的今天,占地动不动就等于一栋楼的地皮到哪里去找?

    可布兰克对场地平整度、安全系数、特别是缺乏天然草皮感到无法接受,哪怕只拥有一块真草皮的小场地,也能让孩子们随时有体验,这跟人工草皮有天壤之别,而且其中一块场地还最好有点看台,这样能让还在围观和鼓励中比赛,都是很有意义的。

    白浩南在溙国见识过那种热带地区随处都能长出一块天然草皮球场的奢侈,中国大部分地区,特别是在山地为主阴冷潮湿的江州,这真草皮的维护费用就不是小数目。

    只能先答应着,任何事情总不能是说变就变出来的对不对?

    看看,看看,休息下再到急雨堂感受下中国风景吃晚饭,不用着急,白浩南都差点也说哉恹恹了。

    宋娜和小婉带着各自的几名员工,还有健身中心的团队都来跟巴西教练见面了,除了白华胖得不像个运动机构员工,整体风貌还是让巴西人觉得很不错,甚至觉得有点像他们在日本感受到的那种认真氛围,一直站在外围听阿威给小声翻译的白连军有点撇嘴,什么时候还要拿小鬼子来比较了。

    殊不知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

    老白在意的是孙子,好不容易得空抓着儿子查问怎么一个都没回来,白浩南解释:“你得换位想想,当妈的想看到孩子,孩子也不能只跟着当爹的生活,过几天这边工作展开了,我再去接回来,另外把阿依那个一天神叨叨的送蓉都的女生宿舍感受下,免得成天书不念走火入魔!”

    宋娜才是正常的关心状况,对这种场地建设要求大幅调整感到吃惊,询问要不要跟于小姐商量下,这显然是个得又要调拨大量资金的问题,白浩南自己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哪怕从健身中心那边几百万的资金调动还是没问题,但超过这个数目就得问问小富婆的意见了,感觉一年的包养费都不够了。

    白浩南也没觉得丢脸:“不着急,一步步来,不能完全把巴西那套照搬过来嘛,我在粤州也考察了同类型的青少儿培训,重点还是人,他们巴西那么多球星还不是在街头足球里面培养出来的。”

    宋娜舒心欢颜不少,看来她在研究佛法上的悟性还真不如阿依。

    因为公关教育系统不怎么顺畅,急雨堂除了李老板在邀约一些工程单位来高额消费,就成了阿威跟白浩南他们的私家食堂了,反正于嘉理说她陆续能拉些嘉正集团在江州的公关生意过来,所以威少爷也不着急,跟白浩南这样轻松自在的啸傲山林就够了,今天更是把训练营的团队成员都带上来算是接风聚餐,不过对于阿哩、阿瑟还有李文东他们来说根本就欣赏不来急雨堂这种低调的奢华,感觉就是个农家乐,所以白浩南还是珍惜阿威那些十几万溙铢的红酒,就别拿出来糟蹋了,给自己喝都浪费!

    李海峰对于会所首次接待这么多外国人有点兴奋,连卡拉一家几个黑人都拉着要合影,巴西教练更是要热情的叨几句,特别是这俩还喜欢抽雪茄,终于第一次听见有人评价他的雪茄不错,李海峰眼泪都要出来了,一直坐在桌边撑着膝盖找阿威打听这俩老外说什么。

    其实布兰克他俩也没多能欣赏这种亚洲风的禅意审美,除了评价跟他们在日本体会的差不多,还是主要聊足球训练,借着天色还没黑,白浩南也指着远方繁华的大都市解释下:“中国的地块非常紧俏,我们人多啊,所以不太可能随便批到土地来兴建足球场,但我们会争取,一步步来……”

    按照跟罗马里奥的私人协议,这两位打前站的起码得签一年,然后看发展情况再陆续输入外籍教练,人家这也是正儿八经有证的。

    这边观景厅里能摆两桌,坐在这儿的都是各部门的头头,卡拉和宋娜负责给大家翻译,牵牛还是争取帮兄弟捧场:“我们上来看见那边有片厂房仓库,很大的那种,以前我们有去过在这种大平房楼顶修建的足球场啊,这种屋顶天台应该成本比较低吧?”

    小婉更严谨:“成本是低,但这种是改变了建筑用途,我有看见被查封的案例。”

    牵牛连忙一脸的当我没说过。

    白浩南鼓励这种大家群策群力的氛围,还给老外翻译,顺便喝点啤酒,阿威和李海峰都有心提高档次,急雨堂连啤酒都是德国进口货,布兰克的筷子还用得很熟,两人很专心的倾听。

    连开个房地产公司这种办法都想出来了,李海峰忽然在边上试着开口:“我……说个建议,你们看有没有参考价值。”

    一直游走在这个团体边缘的李老板其实平日没多少存在感,他也是个典型的假球迷,到足球公园看过两回都实在是不知道这市场和卖点在哪里,但居然又听说过小罗的名声,提到罗马里奥还能红个眼圈缅怀岁月,所以其他大多数人跟他都不熟,除了知道他跟阿威合伙搞溙国菜餐厅之外,最多记得他是因为被误认为泡人妻暴打得现在额头还有伤痕留下,所以都有点新奇的看他。

    李海峰可能才是在座最典型的江州本地商人,很会钻营但又没到于嘉理那个层面的阶层大多数,他先解释了下急雨堂的地块:“土地都是国家的,但可以找村委会之类的租用啊,现在有政策鼓励类似的农商项目,也就是农家乐之类,所以租二十年,一年十来万,每年递增点,就这么简单,我想顺着这个思路,是不是可以也找村委会租用地块来修足球场……光我们这急雨堂占用的面积就能修好几个小足球场了。”

    小婉还是充当挑刺的那个:“据我所知,足球场可不是农商项目,随时可能会被收回。”

    李海峰的表情才是充满最狡黠的那种油滑:“我们可以搞个足球农家乐啊,主题嘛,甚至我们还可以用这个来组织比赛,又或者跟村委会合作,这里是江州比较有名的柑橘基地,但是自从外地优良品种,特别是东南亚品种过来以后,就被搞得有点滞销了,我们组织足球比赛,冠军除了奖金送一千斤柑橘怎么样?现在早就立秋了,到了秋冬季他们又要进入收了柑橘就发愁的阶段,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问能不能给老板们多推荐消化点,怎么样?这个点子……我们干脆连场地租金都不给了,我们掏钱建场地帮他们带动柑橘销售啊,还有那些过来打比赛的私家车、家属吃饭和消费,拉动经济啊!”

    一屋子搞体育的只能默默无声的看着这个正牌商人脑子转得比谁都快,于嘉理也会赚钱,但可能这种小生意已经不会驱动她这么兴奋了,白浩南带头鼓掌:“老李这个思路我觉得可以,小婉回头就跟老李去落实下,如果能行我们就真的在柑橘成熟以前搞好了来两次比赛,成年人和少儿组别的,宋娜负责做这个比赛本身的方案,谁来负责球场建设工程?布兰克肯定要质量监督把关的。”

    李海峰忙不迭的举手:“我来我来,建设这种事情我也不用多说了,我能拿到这块地,也是认识了那些搞建筑工程的老板,他们也是打着幌子把工程设备器材堆放在山上随便申请的一个农家乐里面,比在城里租用仓库便宜多了,这种事情请他们顺手就搞了,我问问,好像他们也有喜欢踢球的,没准儿还能组个队呢。”

    结果只是一个电话,本来正在另一间竹庐还是草庐请某些职能部门领导吃饭的建筑工程老板就过来了,一提白浩南是跟罗马里奥合作在搞项目,在座还有两位罗马里奥刚派过来的巴西教练,那胸口拍得叫一个热烈,接二连三的叫人送好酒过来共饮!

    巴西教练终于见识到跟日本人不太一样的地方,特别是喝得酩酊大醉以后建筑工程老板再邀请一起去夜总会!

    中国的夜生活原来也会如此丰富啊,巴西人民表示太喜欢了。

    白浩南又一次坐在夜总会现场有点色即是空的茫然感,我特么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下回还是自带美女算了,现在他在夜场真是看见什么姑娘都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