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教练确实等同于战争中的主帅,但是就连诸葛亮这种被吹得天下少有的绝世谋略,手下还有张飞赵云这样的猛将,在面对曹操差不多人数的虎豹骑,还不是在长坂坡被打得狼狈逃窜。

    整体实力的巨大差距不是主帅运筹帷幄就能弥补的,况且足球教练还只能站在旁边干着急呢。

    所以白浩南没打算做什么,上半场一直在给身边的替补队员指点对方的情况:“这不是我瞧不起你们啊,单凭对方这个23号,后场突进前插的速度跟变向能力基本上就不是你们能防住的,这是专业级水准,而且他还这么年轻!”

    替补队员一个个早就没了廉耻,嘻嘻哈哈:“这是蜀都省预备队淘汰下来又进了江州大学的,才二十二岁!一场球五百块!卧槽,输了也是应该,但老白你们我们现在不遇上他们还是很有战斗力了,这预赛遇见过的队伍,是不是在三十二强的时候就应该前期回避呢?世界杯也有这样的规矩啊。”

    白浩南煞有其事的点头:“好像有点道理……”

    于是这帮家伙就觉得输了才是最好的,只要能跟这队不在一个三十二强小组,甚至不在一个半区,那名次不蹭蹭的上!

    一伙人起哄自己可是训练营的关系户,白浩南反唇相讥特么八十个队里面起码有五个队是关系户,这时那个小伙子就走过来了。

    十月呢,江州的十月还没有寒风,但这个小伙子已经在球袜和球裤球衣里面穿着一身黑色的连体紧身服,白浩南当职业球员的时候还没有这种风气,只有极少数国家队经历的国内球员会穿这种类似的紧身装在球衣里,主要目的都是通过强弹力来保证对四肢肌肉的紧束,用物理的方法增加肌肉力量,一方面保证肌肉更有力更不容易疲倦,也能保护肌肉不容易受伤。

    但那时候的职业球员也就最多把这种比较昂贵的贴身内衣包裹到大腿穿,眼前这却连四肢都包裹到腕踝关节部,除了价格贵,就是装逼,天气又不冷,哪有防风防寒的需求?

    所以他就用那种看待HMP的眼光看着这个智障。

    别想指望白浩南能有多虚若怀谷,温良淳朴,只要站在球场边,他就是阴测测的。

    替补队员们随着这人走过来,次第无声,学着白浩南的目光冷眼看,但气势肯定不如白浩南,跑了半场汗流浃背的球员们更是气都喘不匀,想同仇敌忾都有心无力,坐在地上两三个,还有撑着膝盖发抖的。

    被高速反复调戏冲刺的结果往往就这样。

    只能目光支援,一起看着那个十号小伙子走到白浩南面前,眉毛抬了抬,充满挑衅的半蹲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同样的动作,他做出来就气定神闲:“听说这还是你们特训过的队伍,就这样一副弱鸡相,还玩什么?”手臂撑直肩膀有耸起来,表情更加讨打。

    白浩南在球场上玩痞的时候,从来都不动怒,表情还很无辜:“玩集邮很有意思吗?把所有比赛队伍的尖子掐到自己队里,然后就能虐菜,很好玩吗?”

    小伙子故作高深的笑笑:“我喜欢,有种你也这么玩儿啊,规则是你们制定的,报名没有名单花名册限制,每场临时换人都行,你搞过联赛、杯赛没?没搞过就不要怕别人抓漏洞。”

    白浩南夸张的吃惊指自己:“你意思是我也能上?”

    小伙子轻蔑:“有种你上啊,退役前你就没打出什么名堂,现在我还相信你能一对八……不,我有十来个人呢,还可以无限制的换人,来不来?”

    平心而论,白浩南当初制定规则时候允许无限制换人,就是在医科大职工队里面感受到的,让这些业余球员爱好者尽量都玩得尽心,大多都只有冲刺二十分钟的体力,不可能按照专业队要求来,而且这样受伤的概率也小很多,现在的国内业余球员就别指望还能有职业第二春了。

    白浩南转头看左右被虐菜的球员,看他们一个个眼巴巴的指望他:“能代替你们上?”

    球员们毫无骨气,之前多少有点郁闷现在都鸡啄米的使劲点头:“训练这么久,就想看这个!”

    十号可能觉得自己已经很潇洒了,直起身来摊开手:“还训练!随便怎么玩,我奉陪……”

    他的同伴已经靠过来跟着起哄,看台上还有几个漂亮姑娘跟着尖叫吹流氓哨,都是很适合坐在副驾驶提神的模样。

    白浩南赶紧对左右苦口婆心:“我们训练还是有用的。”

    十号的同伴们可能觉得他在急着收拢士气或者要丢失的业务,更加开心的哈哈笑,其中一个还直言不讳:“就这,反正都是输,这水平训练不训练有什么区别?”

    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球员们都怒目相视了,却听见白浩南慢悠悠:“结果虽然一样,过程不同体验还是有区别的,就好比那啥……”一边说就一边做了个猥琐的摆胯动作:“一样的结果,用右手可以解决够用,但找个美女来解决感觉是完全不同滴……”这时候把张开的手掌朝着那边看台上吹口哨的美女指了指。

    卧槽,口舌之争白浩南什么时候输过,对方这么多人……不,可能包括在场所有能听见对话的人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浓眉大眼的白指导,说话居然这么不要脸,都惊呆了,场面都安静了下,然后对方立刻炸了,看台上的美女们破口大骂,这些球员立刻蹦跶着骂骂咧咧的要打人。

    白浩南抬手打个响指,顺便指了高处角落的摄像头:“我们跟警察局有协议,一切争端以先动手那个承担责任,高清的,蛮贵哦……”

    随着他的响指,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家伙举着那两面警告牌进来,又是“打架成本扣保证金五千,先动手者赔医疗费以及一切精神损失,警察机关拘留处理,报警电话妖妖灵随传随到。”

    看见对方一脸看不惯白浩南的脸色就差直接转换成文字贴在脸上了,可又拿白浩南无可奈何的悻悻模样,这边的球员都乐疯了,使劲夸张的大笑,玛德,球踢不赢有点精神安慰也是好的,白浩南还火上浇油:“只要没被裁判抓住,飚垃圾话是球场上的一大乐趣,最多黄牌口头警告,马特拉齐都问候齐达内的全家女性了,红牌罚下去是按捺不住的那个,玩挑衅你玩得过我?我还有可以奉送的段子,大把……”

    遇见这样没有道德底线的烂泥巴,先挑衅的人只能高尚然后高傲:“搞几吧啊搞,嘴巴吃了大粪才这么臭,有种还是球场上说话。”

    白浩南看裁判已经在准备吹哨开始下半场了,点点头好:“我随便叫几个人,这俩保安,还有那边楼上的胖子,YES,就是说你丫的!还有那个牵狗的……”

    布兰克听不懂半点中文,但手势能懂,笑呵呵的跟杜尔斯下来了,卡拉走过来还一脸不解:“你喊的胖子不是我么?”

    默默放下双面牌脱迷彩服,找已经乐不可支的现场球员借球鞋和球衣的是阿瑟跟阿哩,那表情真的跟保安被临时要求加戏又不给加班工资的心情一样不爽。

    牵狗的是猜曼,喜不自禁的把阿达递给翻白眼的阿依。

    得,加上白浩南就是七个人了,正说让这队的守门员给客串下,牵牛气喘吁吁的瘸着腿跑过来:“我守门,我守门!”

    白浩南一脸无辜的看着对方:“我们这样换人,很合理吧?”

    对方咬牙切齿的看了一遍,特么除了白浩南,一群奇形怪状!

    就算认得出卡拉是曾经的球星,现在胖得都有两百多斤了,布兰克就像个油腻的菜市场老头,杜尔斯头发都花白了还不拘言笑得有点高瘦发青,换成中国老头更适合坐在大石头边下象棋,阿哩和阿瑟那种乡下土鳖的模样就是搬砖的,阿瑟还矮得好像一米五都没有,猜曼瘦得像一片羽毛,关键是脸上还挂着傻不拉几的露齿笑容,对对方任何人都笑,哦,牵牛因为急着跑了几步就是瘸。

    也就白浩南稍微正常点,但失去了专业运动员的大强度运动,又没了战地上的清苦惊扰,这几个月生活稳定下来,还是有点发福,整体来说就是莊了一圈的感觉,在标准的现役球员中很难看见这种身材。

    所以十号艰难的控制住了发飙的冲动,很大力的指了白浩南几下,可能他还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很社会很有型,转身对自己的同伴傲然挥手:“搞死他们!!”

    看台上的姑娘们有尖叫欢呼助阵。

    白浩南伸长脖子转头,居然没有看见陈素芬,只有阿依那小平头无奈的站在板房边牵着阿达,很没气势,唉的长叹一口气招手让自己奇形怪状的同伴们上场:“别乱来啊,客户,这也是客户!”可手上指出来的位置,从布兰克到猜曼都是心有所得的点头,都不需要说话。

    八人制,除了守门员,一般打三三一阵型的比较多,这几人走上来却是个二一二二,俩老头站在后场,他们前面竟然是阿瑟,中间站着白浩南和卡拉,他们前面是阿哩和猜曼,但这俩王八蛋是站在边线上的,若无其事的站着好像在看热闹。

    对方肯定不会轻视,除了对三个年轻人看不清底细,白浩南和卡拉就不用说了,那俩外国老头明显就是宣传里的巴西教练啊,所以下半场一来就换上最强的主力,之前过瘾的年轻人一个都没上。

    可裁判一声哨响后,奇形怪状的家伙们立刻教对方做人!

    白浩南跟卡拉壮实宽大得就好像两堵墙,偏生还灵活快速移动的两堵墙,威慑半径极大,迈步跑动就能让人最好绕开走那种,所以对方刚拿球想通过中场,就被他俩作势吓唬,立刻传球,风暴队还想仗着年轻灵活压制老家伙呢,三四个人一起上,速度最快的23号拿到,但面对白浩南这种以拦截后腰为生的家伙根本不敢尝试冲刺过人,只能继续快传,卡拉手舞足蹈的移动,让传球角度没多少选择,对方稍微失误,被阿瑟如同梭子机一样,唰唰的横向拦截打乱,杜尔斯都没什么跑动,只靠着提前移动卡位的意识,慢悠悠拿到球,不停球,最简单最标准的脚内侧平推给布兰克。

    可能这种专门做基础训练的老教练,才是把基本功做得炉火纯青的举重若轻,杜尔斯的动作简洁得一丁点多余动作都没,两个年轻人冲到他身前,还差着一米不到却看着皮球落到空无人的布兰克那。

    胖乎乎的中年老头,几乎一模一样的平推脚法,教科书一般的标准给到白浩南脚下,白浩南顺着往对方扑上来的后卫中间一捅,之前还站在边上的猜曼如同一阵风似的冲到对方后卫线后方,脸上依旧带着满口白牙的笑容,脚尖轻挑,一个藤球式的过网击球,足球已经绕过守门员滚进球门里。

    整个过程都没控球带球,全都是碰一下给别人,一,二,三,四……进球。

    没有炫目的球技,没有花招,没有假动作,阿瑟那小猎犬一样的身形几乎就没碰过球,纯粹是在捣乱,然后就默默的进了,猜曼脸上连笑白牙都没变,只对着门做个双手合十就回来了。

    场边的球员们刚要惊呼欢呼,就听见小板房上一片尖叫!

    几乎所有人转头看过去,陈素芬和李琳居然各自抓了两条毛巾,在那天台上挽着胳膊叉腰跳高踢腿拉拉舞!

    哎哟喂,看着那俩跳起来能撞到板房屋檐的高挑傻妞,李琳也穿了条水洗白紧身牛仔裤和白衬衫,黑白配的晃花人眼!

    宋娜还拿着手机在边上笑不可支的拍照,口中也在跟着叫。

    阿依都仰头看着那笑了。

    虽然还输着一比五呢,但气势完全回来了。

    白浩南对着对方看台上那同样目瞪口呆的年轻人们树食指,慢慢的勾几下,像是在挑衅,可那十号下意识的一回头,看见自己身后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顿时怀疑那手指不是在撩妹?

    实在是白浩南的眼神太嬴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