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只要孩子们出现在公众场合,阿哩和阿瑟就绝对的保安迷彩,远远的拿着那防止闹事的牌子在高处东张西望放哨,以前在战地已经习惯了,他俩做得很娴熟,阿瑟那种一有风吹草动就兔子般机警的特点用来望风真是物尽其用。

    但这几个穿着西装衬衫的男子走到白浩南面前,他们早就瞄到了,却没感到有什么危险。

    甚至连昨天比赛中怼了人的后果都考虑到了,这几个人也不像,同样是半蹲撑着膝盖凑脸前,开口还带着脏话,却和昨天那年轻十号的傲慢截然不同:“老南,卧槽你玛!”

    白浩南定睛一看,简直针锋相对:“卧槽你玛!老秦?!坐坐坐……你们几个给我滚蛋,坐地上去!”

    真的别指望白浩南有多斯文礼貌,何况他在面对原来圈子里的人时候还在刻意释放这种粗鄙的风格,跟着老秦来的三四个目前蓝风队应该是助理教练、球员之类的同伴笑着真坐在人工草坪边上,他们都是白浩南刚回江州时候经常请客去夜场那段的常客,但自从训练营搞起来以后,白浩南已经有两三个月没见过他们了。

    现任蓝风俱乐部副总的老秦感叹:“卧槽,都是足球,为什么蓝风那边现在冷清得鬼都没有几个,这里一群小屁孩踢球都这么多人看!”

    白浩南毫不掩饰鄙夷:“你们瞎几把搞有人看才怪了,我这是快乐足球快乐少儿培训,别拿你们那恶心东西跟我比。”

    老秦还是有眼光:“但是听说你这青少儿培训都是免费的,光靠这举办比赛要多久才能收回成本啊,都是亏着的吧?”

    白浩南不屑:“赚钱多简单,不想赚。”

    曾经的队医,现在的副总也不见外,拉长了声音:“哎哟喂……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我还从没见过有钱不赚的孙子!”

    熟人之间说话可能就是没遮拦:“想赚钱吗?我马上给你支个招儿,半年几千万不是问题。”

    还别说,坐在前面那几个年轻人都忍不住回头了,实在是白浩南这口吻毋庸置疑的肯定。

    老秦更熟悉他:“我还不知道你那脑瓜子,你能做别人还做不了,长话短说,你这训练营投资花了多少钱。”

    亲兄弟提到钱也不亲热啊,白浩南警惕:“干嘛?想来收税啊?”

    老秦上手搂他肩膀:“几百万都不止吧,刚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你精气神都不同了,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你到底有多少钱,或者说你背后老板到底有多少钱。”

    白浩南反而悠闲了,双手抱着膝盖摇:“怎么?得了花柳病想找我借钱,还是把无知少女搞大了肚子,?有话直说,猜起来累!”

    老秦也没打算兜圈子:“江州房地产做不走,蓝风熬不下去了,你这边既然有大老板,有没有兴趣拉过来做?”

    白浩南转头看了老秦半秒钟,哑然失笑:“房价这么贵还找接盘侠啊,今年的甲级资格保住了没?现在甲级队的行情价格多少?”

    老秦苦笑:“你们那会儿,没有一个亿别想买超级联赛的壳,现在掉到甲级,这价格蹭蹭的滑到了一两千万,大甩卖啊,怎么样买一个?”

    白浩南笑了:“这是壳的价格,一年工资、开销各种运营多少钱?”

    老秦踌躇下还是承认:“一个亿吧,要想冲超引援、工资、奖金、教练团队花费多少你清楚得很,其他场地费用还别想指望有多少票房收入。”

    白浩南没忍住摇头的讽刺:“特么一把好牌打成这样也是难为你们了,看看这么多喜欢踢球爱看球的人,当年蓝风俱乐部那么多球迷,搞到今天连打个甲级队都没有票房收入,你们也真是奇葩,还不如掉到乙级队去除名算了。”

    老秦不在意他的揶揄:“老南,这个圈子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大哥莫说二哥,麻子点点一样多,我现在就一个思路,找个大企业来接盘,你我该捞一把然后洗手养老,怎么样?只要你能找来人,肯定有搞分红,你拿大头,把你认识的大老板介绍过来,搞这么个训练营都能掏这么多钱,搞职业队啊,忽悠过来冲超啊,大把的钱……”

    这等于是忽悠艾儿她妈来做传销,玩击鼓传花的骗钱游戏,白浩南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五年时间,自己的变化心里再清楚不过,而对方,假若自己依旧浑浑噩噩留在俱乐部待到现在,三十三岁的年纪打不动跑不动恐怕会更加失宠怨愤,未见得思维方式比对方好到哪里去,有点不由自主的笑世事无常焉知祸福:“老秦,我这里八块场地,一天收几万,光是周末也能一年回本儿还有赚,以后都是净赚,我再怎么吃喝玩乐泡妞,能花多少,你这给我分红能分多少?你觉得我会扔了这不费心不费力的轻松生意,去赚那忽悠人还指不定被谁忽悠的假大空生意?”

    老秦不相信有人会嫌钱多烫手:“又不是让你丢了这里,顺手介绍,你怕得罪人让你不沾边,只要那边掏钱就给你分红!”

    白浩南直接摇头:“谢谢,请我去做教练,我可能还会考虑下,拉人来进坑那就是害人,我做不出来。”

    老秦打量他两眼忍不住:“卧槽,你还真以为你能当少帅?”

    白浩南笑:“现在还是C照,但我有B照A照和职业照的心嘛,而且我是想要有绝对的指挥权,不是老板胡搞瞎搞圈钱的那种,所以现在还是免了,我再能弄到钱,这会儿还没照,买车来搞毛线啊。”

    旁边有个女的好像听到白浩南说话,忍不住看看他的胸,再比自己的。

    老秦深深的看白浩南:“老南,你个狗日的真是完全变了个人,老子还是看得出来,以前你是假老练,现在是真老练,真不把这些事情放在眼里了?”

    白浩南不谦虚,但表情低调平静:“谢谢夸奖,老秦,俱乐部副总应该做的事情是把俱乐部经营操持好,而不是成天想着卖俱乐部赚分红,脑子里想的方向错了,怎么努力都只会越来越糟。”

    老秦的脸色变了几下,最后站起来:“我是给你指条门路,我们好歹都跟着老陈拼搏一场,这是我们该得的。”

    白浩南笑着树个大拇指,不说话,道不同不相以为谋这句话他说不囫囵,但大概意思知道,都是成年人,这种观念上的东西说了都不可能纠正,自己也没这个义务。

    老秦也看出来他不感冒的送客态度,转身要走,脚步都动了,最后还是弯下腰撑着膝盖凑近些小声:“刚才你说半年几千万是怎么招儿?”

    白浩南面对面凝视老朋友的眼睛,那浑浊无神的眼睛,摇摇头:“不用跟你说,你没那胆儿。”

    老秦深吸一口气,笑着指指白浩南,转身带着那几个年轻人了,有俩还转头给白浩南说了再见的,另外仨看的是老秦脸色,一声不吭的走了。

    全程不说话的卡拉就坐在白浩南旁边,这时候开口:“到底是什么招儿?我只是好奇,你知道我懒。”

    白浩南笑着靠黑大叔肩膀上小声:“去粤州找素芬的时候,才知道现在有租车公司,十万块的车租来一天两百块,十天两千,一个月就六千,一年七万二,一年半回本,这种车能跑五六年就不错了,我们吹牛皮这肯定能跑十年,等于一次投资十万,领十年的每月六千块回报,对吧,这个起码能说得通,其实是做不到的,但我们就按这个来开个出租车公司。”

    卡拉掰手指算了好一会儿放弃:“卧槽,你们中国人算这些账怎么就这么理所当然呢?不过这种公司能赚钱?”

    白浩南诡笑:“当然赚不了,但我们就可以算这笔账给别人听啊,来来来,交十万买辆车放在我们公司拿去出租,每月给您……三千块吧,合同签十年,你来不来?怕是投个二十万三十万,每个月啥都不做拿万把块,十年得三十六万,这年回报都百分之三十了,躺着收钱的日子过得喜滋滋啊!”

    卡拉终于明白了:“听起来这么靠谱的公司,大把收钱以后玩消失?”

    白浩南点头:“重点就在我们要把这公司吹得像真的一样,办公室排场做大,员工招很多,搞很多高科技的机房、租车软件、前期真买几百辆车全国各地到处跑,后面天晓得十万块你买车没,再加上传销的模式发动业务员高额提成,层层加码,分分钟吸引几千万上亿的资金你信不信?”

    卡拉感受着喧哗热闹的现场,对中国人口充满信心:“但这是犯罪啊。”

    白浩南还是点头:“如果告诉自己和所有参与者这不是犯罪,这就是创业,前期真的把所有钱都拿去运营买车和打广告,说不定这生意还能骗来投资方,做得更大更好更像真的,直到崩盘以前,这都是门大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是不是犯罪已经不重要了,反正血亏也要跳楼,不如卷款潜逃,以我多年跑路的经验,能活得很爽的。”

    卡拉想想也承认:“老南,你真的不是以前那个稚嫩的家伙了。”

    白浩南笑:“我也是跟租车司机聊天得出来的结果,我说这个的意思就是对我来说,赚钱不重要,如果我真想赚钱,我肯定会选择这种方式疯赚,说不定我还能把这事儿给做成了,但没意义,对我没半点意义,对这个社会更没意义,社会乱了,你连家乡都保不住,我最好的朋友战友也保不住,所以我不会去参与他们这没半点意义的乱搞足球,我只想做眼前这种有意义的。”

    刚果老球星仰头想了想,反手也搂白浩南的腰:“懂了,我陪你!”

    脑子里想的路线清晰了,脚下的路乱点崎岖点都无所谓。

    现场这种成年足球杯赛热闹喧哗的氛围,和特别绚烂的儿童场气氛相得益彰,感觉整个训练营周末就是个游园会或者大派对,中午给周围的农家乐、餐厅制造了大量商机,甚至还有不少人问训练营有没有钟点房可以让孩子休息睡个午觉什么的,宋娜那边赶紧把这个后勤方面需要跟上的细节记下来,说下周就行了,这周实在是赶着把部分办公室在板房里面安顿好就不错了,还没来得及打理宿舍床铺,训练营接连几次高频率的曝光,让所有配套工作都追赶得脚后跟都要踢到背上,但忙得格外充实。

    除了这一点点瑕疵,对家长孩子来说几乎是完美的,下午有大量的孩子留在了这块场地希望报名参加足球培训,不就是交点食宿费,就能让孩子周末在这里踢球玩耍,总比在家里放羊玩游戏玩手机强啊,这年头城里的孩子只要放到街上,都有无数的危险可能,小学毕业前都还父母接送的比比皆是,而到了初中担心的又是另一茬儿了,所以来这里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当周末托儿所都行,比各种补习班托儿所便宜多了。

    按照白浩南的有意义,这三四百个从学龄前到十二三岁的孩子都招进来了,不算场地建设费的话,其实每人每个月收几百块食宿费,基本还有点小赚,但这就意味着周末得占据四块场地打不了比赛,这每个月就等于是二三十万的损失!

    鸡贼如白浩南当然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了,孩子训练在早晚,白天就集中一块场地给孩子打观摩教学赛嘛,周末在这样的氛围里面熏陶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不觉间,江州训练营招收的本地孩子三四百人分成四个不同年龄段的组别,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刚发现有了身孕的宋娜脸上一直挂着笑,哪怕白浩南用眼神固定她别太忙碌,这姑娘还是坐在报名点背后喜滋滋的看一排员工办理手续,一叠声的对完成分组的孩子双掌合十说感谢,嗯,阿依来挨个儿赠送一枚佛牌,李文东端了一箩筐站在旁边竭尽全力的想把事情做好。

    有自己的伙伴们支持,白浩南就不过去了,远远的坐在看台高处看布兰克和杜尔斯做初步筛选分组,牵牛和猜曼负责带着极个别做测试,思考这种场面终于打开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候阿瑟从人来人往的暮色中带来一双中年男女到白浩南面前,说是专门找上门来指名道姓要找老爷的。

    男人粗壮剽悍还有点乡土气,女人更明显不是大城市的,但穿着打扮有价位,站在白浩南面前表情比较复杂:“这个培训营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这几乎是白浩南站在这个训练营里,第一次听见有人问这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