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宗明青少儿足球训练营这下是确实火了。

    江州本地几百个孩子参训,哪怕大部分都是在校小学生,但其中总有父母热爱的,确实又可能有天赋值得多练练的,每天开车送过来参加晚上五点到七点的训练,所以下午拉长训练课现在不得不让七八十个身体条件不错的孩子分成三个不同年龄组搞不同的训练,好在球场比较有空,和四五十个学龄前孩子都不干扰。

    甚至还有不少孩子来不了,家长自己每天来看了回去补课,周末再来强化训练的。

    账面上虽然回本还遥遥无期,但日常开支,收支平衡是做到了,还薄有盈余,这样的模式白浩南觉得可以长期运行,他更不着急了,每个季度搞一次比赛,成年人赚钱,少儿组赚吆喝,受训孩子会越来越多,好像真有点宋娜说的那样,明心见性,纯净自然,本来就没带着为赚钱的目的做事,就不会急功近利,大家也不会着急。

    风暴队在接下来一周也继续四平八稳的打球,但是那几个开A7的小伙子好像没来,能力拔尖的几个球员砍瓜切菜的打完以后过来主动找白浩南:“小飞让我们来问声,南哥有兴趣把他的盘接了不。”

    白浩南问明白小飞就是那个十号:“什么盘,那天那么多妞儿,我可记不得是谁。”

    果然他这种不要脸,立刻换得球员们喜笑颜开的亲近,刚过来时还有点拘谨的表情立马散开,七嘴八舌的就把话给抖搂了。

    原来小飞真是自己喜欢踢球,不差钱的搞了个球场,六块场地是借用一个什么国企的荒废地修建的,当初也花了三四百万,思路竟然也是在球场周围做餐饮,而且位置比白浩南这个更加好,直接就在主城区里靠边点的地方,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球场倒是周末能把场租做起来,可餐饮几乎全都不死不活,四五个餐厅都是招商来做了半年不到撤走了,现在那块地除了球场晚上有时亮灯,大部分地方都是黑黢黢一片,整个地块的租金根本没法用场租糊上,所以今年也想搞比赛来增加租金密度,却没曾想恰好遇见了宗明训练营大放光彩的搞足球赛,这里火热了那边自然报名寥寥,对于每拖一个月都会多亏损的球场来说,这就等于雪上加霜了。

    所以当然会迁怒于这边,才特别组队过来挑衅的,没想到被白浩南不温不火的收拾了,球打不赢,打架打不起来,小飞也私底下认同搞不过白浩南。

    起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这样接触之后,都能看得出来白浩南不是网上泼脏水那样,只是个四肢发达的不成功退役球员。

    气势、眼界、谈吐恐怕都不是好惹的。

    富二代其实眼力大多都不差,不知死活的富二代那都得是家里娇宠成什么样了,极少数。

    所以小飞最近回去真是喜欢泡健身房,球场都不怎么去了,现在索性更是眼不见心不烦的问白浩南要不要,随便给个百八十万就能把场地接过来。

    乍一看这确实是占了大便宜啊,白浩南却只是点头说自己会叫人去评估下,然后立刻话头一转:“怎么样,你们有兴趣过来我这边当少儿教练么?”

    六七个在业余球圈子里都算得上很有天赋的年轻人愣了下,他们年纪从二十出头到三十来岁都有,学生、打工上班的比较多,就一个闲着玩:“做教练,带孩子?”

    白浩南点头:“蓉都马上要开一家,旁边贵黔省省会也开一家,接着很可能还要扩张到其他地方,我需要足够的教练,反正都是招,有兴趣就来,一个月刚开始试用两三千起步,但会随着能力提升提高待遇,其他福利补贴另算,毕竟我这边教练组是以巴西人为主,跟着巴西教练,还能继续在我这里考教练资格证,比……我不敢说赚得是最多,但起码比你们一身球技去运动商店卖鞋强,考虑下,有兴趣的过来找我们本土教练主管面试。”

    本土教练主管自然就是牵牛了,他现在主要就负责招揽助理教练,给巴西人打下手的助理,其实这个真不难招,各级梯队、运动单位被淘汰的半专业球员多着呢,他混迹了好些年的乙级队,这方面的关系还是多,白浩南点的这几个还算是真的天赋比较高,起码在江州野球圈子这么多人里面都算是拔尖的,走不上专业的路那都是各种各样的原因。

    回头布兰克坐李海峰的车到那个场地去看了下,回来白浩南就正式拒绝了接盘。

    原因很简单,布兰克嫌弃那场地质量:“还不如足球公园的质量,根本没法作为少儿训练的场地,就是你们中国人做工程偷工减料的典型!”拿出来的小本上列举了一项项问题。

    怪不得那场地慢慢的没人去踢,就这么个人工草皮的球场,草皮太薄跑起来就不舒服、周围绿化清理不够蚊蝇就比较多、地面平整未达标就容易跳球或者摔倒、排水系统有问题在下雨的时候非常恼火不说,还会导致场地积水腐烂生霉提前损坏,无数细节累积起来就说明了生意不好的原因,足球爱好者就算看不到问题在哪,日积月累就是能感觉不舒服,特别是有了这边作比较以后,怪不得那位小飞要上火。

    李海峰更摇头:“地方非常好,市区很难找到这么大的空地经营,如果我拿来做,直接做个全场万人大火锅之类有噱头的东西,他这根本就没用心,分拆成好几块不痛不痒的又做不成美食街的气候,而且停车场、线路规划都不行,属于典型的富二代乱花爹妈的钱投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生意,要接盘得全部推平了重来,那前面几百万都打水漂了。”

    这可能就是明智,不会一看见三四百万的生意便宜卖马上利令智昏的掉进陷阱,有好多人的生意都是在刚刚有点起色的时候就忘乎所以的犯这种错。

    好在白浩南在乎的只是这几个踢球的人,还包括风暴队原来几个不错的家伙,白浩南都让他们相互问问,并且约小飞没事儿到足球公园那边的足球健身俱乐部去玩,毕竟玩足球的健身和普通健身房里面的肌肉疙瘩有区别。

    这方面南哥最会做人。

    等他前往桂西的时候,听说其中已经有五个人到牵牛那报名了。

    之所以比预定的稍微提前点走,是因为李琳的爹妈来了,来了就张罗着帮女儿相亲,还旁敲侧击的来问白浩南跟于总到底拿证没,面对这双都不着急到蓉都去找女儿的父母,白浩南赶紧走,李妈妈也是个说话喜欢拉胳膊的,和拍肩膀的宗连伟有一比。

    宗连伟夫妇看起来是真想纪念儿子把事情做好,扎下来天天跟上班似的到训练营考察,所以白浩南想把宋娜带着一起去桂西,这姑娘居然摇头:“从一开始我就想为龙毗做好后勤,做你的球队经理,这时候正该我来面对,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最近我还打算叫我父母过来中国旅游呢。”

    好吧,白浩南这回就谁都没带了,不过除了陪伴下于嘉理,他确实有一大圈的工作要跑,带谁都不方便。

    直飞桂西,这次更俨然以女婿的身份住进于家楼上,住进于嘉理从小长大的闺房,不过也没什么甜蜜梦幻的味道,早就被于嘉理改造成了孕期办公室,除了没有电脑防辐射之外,各种文件、办公用品方便取用,这也让白浩南抱着艾儿亲热的时候能顺便整理些自己的文件。

    于嘉理又胖了,但主要是情绪有点烦躁,从白浩南来就开始抱怨以后再也不生孩子了,感觉这次要不是非得满足爹妈要个男孩儿的愿望,真的不想再遭这道罪。

    白浩南也没陪过产妇,更当做体验,反正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没什么不耐烦的情绪,轻轻拍着两岁多的艾儿入睡以后再放到旁边的婴儿床上,未来这是给新生儿用的,现在也能让艾儿睡会儿,主要是难得有父母陪伴的时光,白浩南想尽量都在一起,自己坐在床边又开始轻轻拍于嘉理的手臂。

    于嘉理哭笑不得:“我又不是你女儿!”

    白浩南温柔:“现在在我眼里就差不多,无非就是把你哄高兴点。”

    于嘉理擅长给自己找不开心:“说说你那青梅竹马,听说已经回江州原谅你了?”

    白浩南摇头:“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随时都能定罪,先忙起来吧,我们都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的人了。”

    于嘉理执着:“我就得靠注意力在这个上面才能熬过去!”

    白浩南这才不得不给她讲现在蓉都那三位姑娘的状况,于嘉理还叫他靠在床头抱着,真是听着自己男人和其他姑娘的八卦,才能沉沉的睡去。

    低头看着这胖乎乎的圆脸姑娘,感受着孕育孩子的苦难,白浩南的没心没肺能让他不至于内疚,但手上还是能快速无声的发消息挨个儿例行问候,还特别注意拉开了地域关系,免得要是正好坐在一起,接二连三的消息响起来多尴尬。

    陈素芬却马上就把电话回拨过来,白浩南幸好是静音了手机,挂掉回消息:“待会儿再打电话。”

    那边回哼哼。

    起码半小时后,于妈妈都蹑手蹑脚的过来抱走了外孙女,白浩南才跟着悄悄起身出来,七楼几大间卧室就住着老两口和于嘉理,还有保姆带着艾儿,外面大大的起居室都有百来个平方了,于德水正在泡茶,招呼本来准备打电话的白浩南:“我看到你最近的财务报表了,比我想象的收支平衡还快点啊。”

    白浩南也过来坐下:“2000年有个以前沪海的老金牌教练跑到郊区岛上呆了十年,把一群从小学里面选拔出来的孩子培养长大,拿了全国冠军,我本来是打算走这条路的,但现在我觉得他这个办法耐心是有了,却没有真正的大面积改变状况,更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赌口气,我不会这么干,我要的是改变无数孩子的命运,让踢球成为他们的乐趣、爱好,最好才是职业,如果这么想,能早点多影响些孩子,那就多做了点好事,加快点也无所谓。”

    于德水在家就是几块钱的老头衫大裤衩,一点看不出来是大老板,用拇指和中指夹着小茶杯喝了,还有点兰花指呢,放下杯子才靠在雕花椅背上舒心:“还记得么,几年前就是在这里,我看见你的时候,就说你找不到方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现在你很清晰了。”

    白浩南举茶杯跟酒杯差不多:“以茶代酒谢谢您,是您指了条明路让我去搞清楚自己该做什么,现在我很清晰,包括对于儿和孩子。”

    于德水摆摆手:“男人……有些东西不用多说,我只是想明确的告诉你,坚持下去,我有个判断,现在的社会经济发展总量是好的,但问题非常非常多,这也很正常,中国太大了,任何一个局部细节的问题都很大,这种情况下……我一个在大学教课的顾问给我说过,美国有个理论,越是经济萧条,大家日子难过,娱乐业反而发达,看电影、看比赛就会得到成倍提升,好像待在这些地方就能逃避残酷的现实,现在国内经济放缓是必然的,所以体育比赛和电影行业一定会得到提升,况且哪怕不是萧条,这种消费我都很看好,大家都能吃饱饭了,吃饱了自然要找耍事,所以你不用有顾虑,我会全力支持你,因为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

    白浩南主动学着给茶杯倒上,但却摇头:“别听那些狗屁专家的。”

    于德水愣了下,然后难以抑制的哈哈哈,于妈妈生气的从孩子房间探头出来,于德水赶紧闭嘴但低声继续哈哈:“还是可以听听参考意见,我每年要掏几十万给他们呢。”

    白浩南还是摇头:“您能成功,那就说明您在这方面有天赋,相信自己的直觉,我觉得才是最靠谱的,当然自己也得不停学习提高,不能凭空做决定,比如您说这个事儿,我说就是胡扯,美国是美国,中国是中国,美国我没去过,但溙国的经验不能拿到中国来,缅奠的也不行,您刚才认为中国人面临残酷现实了会去看电影,看比赛?瞎几把扯淡!中国人会走两个极端的!”

    街头发迹的于德水听得很过瘾,哈哈哈再笑,这绕着弯拍马屁拍得多好。

    于妈妈又探头,这回直接拿了个用过的尿不湿砸白浩南头上。

    真把他当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