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于德水乐开怀的样子,绝不会是因为白浩南绕着弯拍马屁拍得好,实在是他太认同成功者必须要有质疑权威的本能了。

    不是为了彰显不同或者为了质疑而质疑,白浩南是真的有自己看法:“傻子才以为天底下有十全十美的天堂,溙国整个国家问题也很多,但佛教有效的稳定了局势,我在缅北的时候,那边根本就没正常社会,但足球比赛能更有效的带来对平安生活的向往,稳定局面,我们现在的社会状况也一样,足球比赛本身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能像宗教一样带来寄托,别特么没事儿折腾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力放到足球运动上面来,绝对是个低成本维护社会安定的方法,我认为这是我能给这个社会做的一点贡献,同时还能改变些孩子的命运,我就觉得自己更高尚了,自己以往做的那些破事儿都能功过抵消了。”

    于德水不问白浩南做了哪些破事儿,深深的点头:“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个,这社会上聪明人到处都是,你能想到这个,别人也能想到,上面更能想到,也许他们的顾问比我那更有水平,所以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也许现在有点艰难,但是越是艰难那就越能让你得到领先别人的时机,真正是全社会都能看见好处都在抢得一地鸡毛的时候,那反而不是什么好事情,这是我的经验。”

    白浩南现在听得进去,也听得懂了。

    老于总结:“我知道你们最近走政府部门受到些挫折,所以你立刻转向寻求社会上的力量支持,这是对的,但还是别忘了政府手里面的资源才是最强大的,能够从这边入手,那才是最事半功倍的。”

    白浩南更点头:“刚才我提到那位金牌教练,就是得到了沪海政府的支持,才能从全市小学中挑选好苗子,最后的成材率才能那么高,这点我会记得,不过有些事最好是自己做到了,再随缘,总不能啥都不做等着天上掉馅饼吧。”

    于德水这才心满意足的聊家里事,所以等白浩南有机会偷偷给陈素芬打电话,已经十一点过了,挨了不少骂,当然,等白浩南跟值夜班的乔莹娜也煲了会儿电话粥,接上充电器正好可跟南美的罗先生申请更多的足球教练。

    本来形成大量的初级足球教练输出,就是白浩南跟罗马里奥商议的合作重点之一,这是罗马里奥需要的政治资本,至于训练营现阶段的经济收入,罗马里奥也并不着急,他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退役后还颇能经营投资的典范。

    重要的还是认可白浩南这个人。

    好像成功的人就是有种不一样的味道,相互之间才能闻得到,和那些平庸之徒区分开来。

    白浩南主要留在了桂西陪产妇,隔三差五会跟于家熟悉城市周边的人开车出去转转,考察下关于在这个省会设立训练营的事情,但看来看去却不是很满意,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嘉能足球健身中心在这座城市已经周边经营了三四年,这边的足球氛围竞争还有点激烈,好些足校之类的已经开展起来,各处野球场的分布也比较平均,这让训练营的设立都显得比较鸡肋,总之就是农家乐式的训练营不太容易立竿见影。

    好在白浩南依旧不怎么着急,跟于嘉理聊起这些也主要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

    这一陪就是差不多一个多月到年底,于嘉理随着愈发邻近预产期,更主要可能还是白浩南真这么心平气和的一直陪着,让她彻底没脾气,大口大口的吃着白浩南削了切成片的苹果:“听他们说你每次出去都开那辆陆巡越野车,以前你不是最喜欢那些豪车么,我还叫他们提前都给你洗过了,都试试看最喜欢哪个啊。”

    白浩南也难得忙碌:“以前是喜欢,显摆嘛,真开过了就觉得也就那样,而且你说我现在注意力哪里还会放在车上面,连美女都不怎么看了!”

    于嘉理艰难的塞下最后一片,拍拍手把搪瓷碗递过去,白浩南接过来,正好差不多准备好毛巾热水,伸手去扶于嘉理起床到卫生间去稍微擦洗下,按照于妈妈的老规矩这孕期本来不能洗澡洗头的,但于嘉理按照新理论反而要白浩南勤快些服侍自己,结果就是这么一动,于嘉理就凝固在床上,接着给白浩南一巴掌!口中艰难:“来了!叫人!”

    毕竟是生过一回了,于嘉理确实有经验,白浩南赶紧摁铃都比她慌张些,被扶着慢慢躺下来的于嘉理头上已经涌现出豆大的汗珠来,胖乎乎的脸蛋更有些扭曲,但依旧能坚持着笑他:“没经历过吧?头一遭吧,哼……”

    好像就是哼一下都能让她的身体艰难加倍。

    白浩南恨不得她捏在自己身上的手指更用力些,好像这样就能分担些痛苦。

    好在早就请到家里的医生护士助产士马上冲进来,迅速按照方案展开,白浩南能看见的就是于嘉理那张和身体被隔离开来的脸,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感受着二胎妈妈的手指都已经掐进白浩南的胳膊肉里,可两人似乎都把精神力都放到了对方眸子里。

    白浩南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好像整个眼睛的范围中只有于嘉理,胖乎乎的脸蛋已经沾上湿透的黑发,可那晶亮亮的眸子灿若星辰,急剧呼张的鼻孔都没法影响到眼眸深处的平静。

    有点夫妻相依为命或者患难与共的味道了,比当初在缅北战地前沿被偷袭那一晚的感受还要深。

    所以于嘉理扭曲的表情竟然扯出来点笑意,手指都松了些,白浩南也笑,不由自主的对着那双眼睛笑,自己慢慢的躬身让两双眼睛靠近都没感觉,反正就是要近点,才感到舒畅,身心舒畅。

    这恐怕是白浩南前所未有不靠啪啪啪,就能和女人之间产生水乳*交融感觉的体验了。

    那边紧张操作出哇的一声时候,于嘉理才从喉间沙哑的出声:“现在……我相信你心里是真的有爱我你。”

    白浩南不承认,拿护士给的棉纱帮于嘉理擦脸脖:“老子演得好!”

    于嘉理笑。

    助产士迟疑了下,才抱着哇啦哇凑过来小声:“是个女儿……”

    听口气就能猜测这助产士知道于家的喜好。

    于嘉理就像夹娃娃机失败掉了奖品一样,啊了一声翻白眼赌气的转过头去了,国家政策不许在孕期查验性别,但实际上对老于这种人没什么限制,但于家也没去查过,他们只是想要个儿子,并不是不喜欢女儿。

    白浩南就更是了,特么江州那一堆生龙活虎的家伙已经让他有点审儿疲劳了,喜不自禁的哈哈一声从助产士手里接过包裹起来的肉团团,一叠声的谢谢。

    然后转过来抱着对于嘉理献媚:“还是可以,你看眼睛这么大,长大了一定漂亮,哎哟,头发有点浓密,比她姐姐头发好……”

    于嘉理闻言连忙转过头来,一眼之下气得差点打人:“胡说八道!”眼神使劲的在笑,但语气确实是产后无力。

    白浩南得意了:“哎哟,我有俩女儿了,你有没有本事再生个女儿?女儿专业户啊!”

    于嘉理完全有气无力:“去去去,看见你就烦,去跟你的儿子专业户亲热去,去跟你那三胞胎亲热!”

    白浩南死皮赖脸:“看看嘛,还是可以将就养一下的。”

    忙着收尾的护士都噗嗤了,医生过来叮嘱,还要把孩子抱去检查,重点是现在得注意不要感染,白浩南这一直都在接受消毒的要么出去就别进来,要么多陪会儿,白浩南当然选后者,等护士医生都收工出去了,白浩南才坐在床边握着于嘉理的手,尽量不让自己内疚:“你想想,艾儿和妹妹长大以后,六个哥哥保护她们,这得是多幸福的事情,这都是我的功劳,对不对?”

    于嘉理不吵闹了,虚弱的抬手,白浩南赶紧扶着最后摸到他脸上,于嘉理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白浩南也不废话了,重新陷入两口子般的痴念对望。

    这让好不容易做好了消毒工作,探头进来的于妈妈看见了,又赶紧悄悄出去,白浩南却连忙跳起来哎哎哎说自己该下班了,把躺在床上的于嘉理眼泪花都笑出来。

    明明感情已经深到夫妻样,白浩南反而没那些深情款款的做派。

    于嘉理也没,第二天就开始处理公务,第三天更是把白浩南撵走,让他自己去忙自己的,这在桂西已经呆了一个多月,到底耽误了多少事情?

    白浩南算算时间先去旁边的粤州,这次巴西教练没走这边,白浩南来粤州主要还是看别人的足校,全国最好的足校在这边,也是房地产巨头的超级联赛领头羊开办的足校规模巨大,几乎就是拿自己的一个大楼盘来做校园,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就住在这片楼盘小区陪着孩子,说实话,这里能看见的孩子,白浩南打心眼里羡慕,其中真有些瞎子都能看得出来的好苗子,可他不羡慕这种模式,这种名义上是踢球文化两不误的学习训练环境终究还是只面向极少数人,不是他要的那种。

    租了辆车跟着看了三天后飞贵黔,宗连伟夫妇已经回到省城,地块都找好了,这里的情况和江州、蓉都、桂西都不同,这里穷,每年这边都能出些穷孩子拼命踢球就是为了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是真把这个当成工作,更谈不上爱好,所以从这边出来能走上最高赛场的极少,大多数都只能混迹在牵牛他们之前那样半死不活的半职业队里,就是球员金字塔里面最底层煎熬的那部分,但就那样,也比他们原来的生活强,所以有极高的动力,宗连伟决定把自己以前挖煤矿那个山区作为重点招揽扶助对象,他也不差钱,更不为了赚钱。

    这边呆了七天,白浩南甚至跟着去了趟宗连伟以前挖煤的山区,进出跑一趟轮流开车就花了三天,怪不得宗明当年也不怎么能见到自己父亲,白浩南还听宗连伟自嘲了一把,他几乎在最高位卖掉了煤矿,这几年煤炭行情忽然就垮掉,根本赚不了钱甚至挖得越多亏越多,他恰好避开了这个低谷,冥冥中仿佛是那个儿子在保佑父母,宗连伟就更要把这件事当成后半辈子的信仰来干。

    白浩南听他透露了煤矿买卖价位之后,能做的就是把为什么不要去买现如今超级联赛、甲级联赛俱乐部壳的利弊分析了下,免得这两口子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还在山里陪着喝了两天酒,白浩南才去平京,除了接第二批巴西教练,主要是考察下乔莹娜的音乐同行老钟夫妇找的郊区足球农家乐,这里也面临跟桂西差不多的情况,足校的竞争很激烈,白浩南都想建议老钟夫妇换个城市搞这门生意了,平京的水实在是太深。

    顺便还跟老钟去参观了下他自己耗资八位数的录音棚,出了好些好歌曲了,乔莹娜的新专辑也将在这里完成,只是现在专辑不赚钱,就得靠名气上节目上演唱会,乔莹娜的定位和运气已经让很多同行羡慕,所以老钟陪着白浩南和一帮音乐圈的朋友喝酒以后说,他其实还很羡慕乔子这种状态,不计较得失,不在乎市场,比较有尊严的拿着手术刀也能唱歌。

    白浩南赶紧解释乔子最多只是看看儿科小病,做点科研,没手术刀那么高端,其实他也不是很懂。

    平京又呆了快一周,乔莹娜都想过来一起过圣诞了,白浩南接到第二批的八位教练,一同前往蓉都。

    和布兰克、杜尔斯他们类似又不尽相同,其中一位守门员教练,四位可以兼任球探的普通青少儿教练,两名体能力量教练,一名运动医师。

    白浩南现在终于拥有一套完整的专业级教练团队,哪怕他自己现在还只是个C级教练。

    陈素芬已经在蓉都帮他把B级教练资格证的备考材料准备了这么久,就等着他过去以后一同学习参加考试了。

    春节前得一起在蓉都体育学院上一个月的课程。

    多有情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