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73、辛苦都未被谅解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65660.html
    白浩南还花钱去嗨。

    巴西教练嘛,人家刚过了圣诞狂欢就从炎热的海滩美女中间过来了,不管他们实际上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水平,嗨一嗨能有效拉近距离,更容易产生对工作地区的热爱嘛。

    再说白浩南也擅长这个,还有乔莹娜这样的行家呢。

    小婉立刻把事务总结好联络白华安排下去,阿威招呼外籍教练们去看看板房里面的农家乐标间,九位教练暂时都会在蓉都熟悉接下来的教练工作分布,可能会有两三位还得去贵黔,十位教练也就够三处训练营,感觉现在什么都在摸索。

    但江州训练营摸索的结果就是可以把场地边的彩色板房卧室弄得漂亮舒服点,平时可以当成农家乐标间,给教练们居住也能省不少费用,小婉她们都住在这里。

    白浩南却等各项事务安排好以后,就招呼所有教练组成员出发,小婉她们也一起,唯独留下个看门看停车场的本地村民大叔。

    阿威坐在陈素芬开来的牧马人后排提醒:“其实我觉得可以拉开不同层级,方便管理的。”

    白浩南知道他的意思:“我懂,但这一次让助理教练都感受下,让他们看到希望,自己也有可能独当一面做得更好,而不是永远只能当助理。”

    阿威温润的笑:“嗯,我爸都说你在这方面有自己的感悟,你会做好的。”

    陈素芬瞥了好几眼副驾驶的白浩南和后面眉目传情,靠边停车:“还是你来开!”

    白浩南不听话:“我要联系美女多的场地,那你来?”

    陈素芬忿忿:“我还不是可以联系美女!”但还是把车启动了,必须承认这才是白浩南的专长。

    结果白浩南联系的乔莹娜,一脸谄媚的温柔询问哪里有外籍美女比较多的酒吧,最好是音乐比较嗨,比较奔放的:“我说的是真的奔放,不是我们原来那种奔放……”

    乔莹娜的笑声隔着话筒都能被一车人感受到,有种被强行撒狗粮的味道,特别是乔莹娜说自己也要打电话去问问再说,白浩南挂电话的时候车厢里简直有点安静,小婉正准备赶紧找个话题,李琳已经不负众望的好奇了:“什么叫真的奔放,还有哪种奔放?嘻嘻……”她还是大概能猜到奔放是什么意思,但这还有区别?

    白浩南像个妓院的龟公一样对各种伎俩滚瓜烂熟:“有些酒吧呆着的是那些寻求刺激的男女,喝了酒一夜情之类的,这是奔着结果去的,有些酒吧特别是外籍人士比较多的,那就是狂欢,特别这段是圣诞新年,玩得比较嗨,出来玩就是要奔放高兴的,这是奔着气氛去的,还有些地方么,说奔放就是暗语,差不多等于……嘿嘿嘿,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

    一车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老司机带路,忽然被白浩南这么一转弯,连阿威都忍不住起哄嘘他,陈素芬更气得打人:“卧槽!最烦你这种说话说一半!”

    李琳非常不满:“谁是小孩子?谁是小孩子?”

    小婉难得活跃,悄悄指她:“谁是谁清楚!”

    李琳双手握拳头尽量恼怒:“我才不是!”

    陈素芬看看后视镜,长叹一口气,可能看见的就是五年前自己,还是专心开车吧。

    这又引来后面笑闹一片,气氛蛮好的到了市中心餐厅,陈素芬都说幸好赶在晚高峰前过来,不然现在出发准保堵得要命,白浩南嘲笑了她的停车技术,气得陈素芬又想抓了他背摔,十多位教练组已经过来,只好含恨拿车钥匙戳白浩南。

    乔莹娜已经到了,还顺便接伊莎一起的,站在包房外面摆出迎宾的范儿,医科大学高材生的英语现在比半年前好多了,带着如沐春风的气质关照了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新来的助理教练们可能是第一次看见她,又有点窃窃私语的惊讶,更多是难以置信吧,知道的悄悄骄傲介绍。

    更吸引外国人的是伊莎,她的穿着打扮和长相可能更符合巴西人的审美,个子高挑五官立体不说,大波浪卷曲的长发染了半截黄色,然后颇有民族风的耳环硕大,一条浅绿色花纹长裙手腕、胸前都戴着复杂的金属首饰,哪怕是在开足了暖气的饭店室内,她这裙子胸口也开得太大了点吧。

    白浩南都垂涎的多看几眼南山他妈,不过伊莎没理他,起码没主动招呼他。

    既然来到蓉都,当然是吃川菜,不那么辣的川菜,托满世界中国菜的流行,巴西教练们大多都能操作筷子,包厢里摆开两桌,阿威和乔莹娜是主要引导介绍的语言担当,助理教练里面能说英文的几乎没有,猜曼是英文和中文都只会少少的几句,白浩南又嘲笑牵牛该去学英语了,不然以后跟外籍教练都没法沟通。

    牵牛还是和助理教练们分享了自己的一些心得,其实球场上教练之间用英文的不算很多,主要是肢体语言,但要了解外籍教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那就非得学英语了,一直都在球场上只在乎球技的年轻人们能不能确认自己需要提高适应,那就看各人造化了。

    白浩南只把台阶放到这里。

    不过菜刚上齐,陆陆续续的医科大专家们趁着饭点溜出来见面,忙得很的有些白大褂都没脱,在外面随便摆点下饭菜刨几口,主要是好奇的来看看一群巴西教练的场面,他们大多都有出国留学经历,有几个还能说葡萄牙语,很有礼貌的主要是对年轻的助理教练们鼓励下,欢迎外国教练,然后就顶着股东的头衔匆匆赶回医院去,晚上都不跟着一起去嗨。

    主要是大多对夜场不感兴趣,而且也知道这时候不该他们出席,约白浩南回头找个晚上大家聚。

    白浩南现在能理解他们的自制力了,反正等大队人马抵达乔莹娜建议的酒吧以后,他几乎全程都坐在角落里看小婉从平板电脑上调出来的文件方案,声色犬马已经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

    当然他这自带的阵容也够声色了,一到店,乔莹娜就应这边的盛情邀请,上台去唱了一曲带点桑巴曲风的英文歌曲,以前从来唱歌都是站在那做吟唱状的风格,今天还有点扭动,多少还是接受了系统的专业训练,搭配颇有女人味的修身大衣,扭起来还很像那么回事,整个酒吧里有大半算国内顾客的气氛顿时就被调动起来,特别是知晓她名声的宾客们简直惊喜,不光惊喜免费看到明星,还看见她这么突破自己风格的表演。

    巴西教练们果然喜欢这种感觉,纷纷端着酒杯摇头晃脑。

    助理教练们更加自豪得意,伸长了脖子和其他人差不多的使劲举着手机拍摄,连伊莎和李琳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强烈节奏摇摆了,也就白浩南不为所动,一边给李琳示意让她招呼教练们的酒水,一边皱紧了眉头看平板电脑,他只负责看,连手指拨动屏幕都是小婉在操作,这种场面下任何交流都得是凑在耳边说话,有点难得的亲近,所以陈素芬伸头去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乔莹娜唱《别醒来》这样很有深意的歌曲时候,白浩南这孙子都是吊儿郎当和俞天瞎扯,更别说眼前的表演,哪怕从来不唱这种类型歌曲的乔莹娜为什么会去练桑巴曲风,这么明显的用意,他都只是在开始和完结的时候,跟着场面一起鼓鼓掌糊弄下。

    眼角一直瞟着的伊莎也冷笑了:“你怕不是装得太过了吧,出去陪着于老板玩了这么久,现在立刻装着很用功?”这语气要是在两人恋爱的静谧状态下准保效果好,可惜现场这么闹,哪怕是在乔莹娜唱完的短暂安静时间,她还是得有点吼。

    白浩南笑着给她做飞吻,但目光还是快速收回去盯着屏幕,陈素芬伸手拉了伊莎过来,凑在她耳边把白浩南下午悬赏二十万打比赛的过程描述了,再指那平板电脑:“他那边的人已经开始上网炒作了,虽然比赛还有十多天,现在网上已经闹开了,特别是蓉都这边的足球圈子,论坛都刷屏了……他当然要随时看着进展。”

    口气是骄傲的,伊莎侧头看了看,口中还是不屑:“二十万不得了啊?大老板在乎这点钱!”

    白浩南抓住机会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伊莎猝不及防的哎呀,有点笑意了:“装!继续装!”

    白浩南随手拿过自己的双肩背包,从去桂西就是这个随手拿的运动包,他又没几件换洗衣服的,眼睛看着屏幕,从里面摸出来一叠黑色的盒子:“我在平京时候机场买的礼物,嗯,都有,这个是伊莎的,这是素芬的,小婉,这个你跟李琳分。”

    小婉直接把一整盒精美的进口巧克力递给惊喜的大傻妞:“谢谢,这个数据不太对,我觉得需要给小白说一下,小曼说成本控制得还不错,这次就不用联络麦总来参与吧,主要是在蓉都地区……”

    陈素芬手里的盒子最小,打开却是名牌香水,一看就不便宜,细长的手指忍不住把香水瓶给遮掩了下,因为目光不由自主的去看伊莎啊。

    伊莎没偷看她,因为她的盒子看起来跟巧克力差不多,可拉开来绚烂花哨不少,看着特别高级的黑色镶银边盒子,像个蜂王浆口服液的扁长盒子,拉开居然是一排五颜六色的棒棒糖!

    无论多么高级精美,还是掩盖不了是棒棒糖的本质,陈素芬立刻有点忍不住笑。

    伊莎的脸色也从嘻嘻笑变哭笑不得:“你!你怕不是买给南山的……我数数……十二个!正好每个娃两个,拿错了对不对?”

    白浩南不动声色:“你没发现每个棒棒糖的包装都拆过了?”

    伊莎立刻凑在桌上那盏飘摇的蜡烛光边仔细查看,确实是都有拆过的痕迹,才哼哼的笑着,手上迫不及待的抓了一个就开始拆。

    陈素芬马上又不想笑了,头都扭开,眼角还是瞟着的。

    伊莎边拆就已经开始咯咯咯的笑起来,感觉是在为惊喜热身,李琳在她旁边嘛,也助阵的咯咯笑,看那模样恨不得帮忙拆,因为包得还很复杂,拆开大盒子有小盒子,拆了棒棒糖包装还有塑料壳,好不容易拧开来,却是个揉成一团的锦囊小团,迫不及待的最后弹开来,竟然是个杜蕾斯单只装!

    只看眼那著名的LOGO,陈素芬这回没忍住哈哈哈笑出声来,李琳还想使劲凑近了看是什么,伊莎已经羞恼得使劲砸白浩南了,被白浩南顺势给连人带包装抱住,抱到自己坐在高脚凳的大腿上:“我从平京飞过来,包了一路,还得防着被空姐看见,很用心的……”

    小婉都使劲扭开头吃吃吃的耸肩膀,伊莎拼命挣扎,可白浩南抱紧了她还跟随台上歌声摇摆,她就听不得节奏,手臂虽然激烈反抗,腰肢却很诚实的跟着摇晃,白浩南真是够讨厌的,偏偏这时候还打岔:“你看看我们这个网络炒作进度,你有什么意见没?”

    都已经顺坡下驴靠在他肩头的伊莎气得再反手使劲拧他,白浩南还运气抵御,运动员体质的强健腰腹肌肉根本拧不动,伊莎只好换成戳他,但眼睛又不由自主的去看那些快速跳动的跟帖言语,手指下意识的变成揉揉,白浩南就抱着她一起看了。

    哈哈笑的陈素芬再次把头扭开,可能注意到自己笑声断得太过明显,又有点欲盖弥彰的哈哈两声,才重新回头看这边抱着的男女。

    和伊莎在浅绿色花纹裙子外面包了件厚厚的军绿色中长大衣不同,陈素芬穿的高腰皮夹克,紧身黑色牛仔裤很明显就是没法穿进秋裤的细长,站在酒吧半人多高的小圆桌边很吸引人,但却发现自己的目光很难看清伊莎那乱蓬蓬的大衣上有什么动静,反正这会儿明显是伊莎在扭来扭去抵御白浩南的咸猪手干扰她看屏幕了。

    感觉肯定不好。

    小婉已经聪明的把头扭开看自己的手机,只有李琳还在孜孜以求的想自己拆个棒棒糖来看到底是什么,可又不好意思的心痒难耐。

    乔莹娜终于给几桌教练们共饮几杯鸡尾酒以后,打着响指过来,期间还给旁边伸出来的手签了几个名,幸好有阿哩和阿瑟一人站一边的帮她挡着护送过来,情绪很好很高涨:“哟!这就热乎上了?”

    伊莎不抬头:“送你!要不要?”

    乔莹娜要控场,伸头飞快的看一眼桌边的姑娘,就能看出来陈素芬的表情:“跟我喝一杯?”

    陈素芬端杯子一口就闷了,李琳却终于自认为聪明的找到了解决办法:“乔姐!喝了酒吃个棒棒糖不?”

    反正不是她吃的,帮乔莹娜拆总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