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哪怕有陈素芬这样虎视眈眈的大杀器看着,白浩南还是敢堂而皇之的跑乔莹娜房间里鬼混。

    第二天一早把儿科医生送到医院,顺便去把扔在酒吧外面的红色牧马人开回来,提了一大包早餐上楼,伊莎都还没起床。

    陈素芬已经上班了,虽然挂着训练营体育总监的名头,还是在给风铃神画做服装模特,大清早的已经在室内背景布前面拍摄春季服装,灰色紧身长袖T恤,胸口的字母都给突得鼓鼓囊囊的变形,下面迷彩细腿裤更别有一番风情,一群小姑娘当助理忙碌咔嚓咔嚓,白浩南经过的时候都装着没看见他。

    白浩南对陈素芬还是不会表现得垂涎,只是顺口叮嘱:“取暖器,多加两个取暖器,不要吹风的,刚才我在车上看今天只有两度,这边卧室来拿!”

    陈素芬不给他好脸色,他自己凑上去讨好:“吃早饭没,我买了油条糍粑块的,跑了好远。”

    一群小姑娘有点叹为观止的表情各异,陈素芬没他脸皮厚,恼羞成怒的把他踹开:“自己去摆好了等着!”

    白浩南屁颠颠的对周围致谢,才带着人过去拿了以前估计是给孩子用的取暖油酊,结果推开伊莎那边卧室想看看还有没,被刚因为动静睁开眼的姑娘顺手一把拉进被窝里吃棒棒糖!

    所以等白浩南再衣衫不整的出来,看见的就是陈素芬冷着脸坐在桌子边面对一桌子还没开始吃的早餐,瞄瞄她那握上又松开的手背上动静,就能感觉一掌下去,桌子都能塌!

    还好白浩南脸皮不是一般的厚,走过去还忿忿不平:“搞不好!搞不好!卧槽!”

    本来在积聚怒气值的陈素芬立刻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特别是白浩南动静比她还大,坐下来大马金刀的拍大腿:“住在一起怎么可能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子想放天假都不行!”

    陈素芬气得喷笑:“你……你还不满了!这么不要脸!”

    只要说话就好,白浩南振振有词:“老子也是人,老子也有体能极限,嗯,你说我们去上那个教练培训班什么时候开始?”

    陈素芬还是没白浩南道行深,再次被瞬移得有点走神:“下周一……不是,我说……”主要是立刻听见卧室里传来噗嗤一声笑,看穿白浩南勾当的那种笑让陈素芬立刻清醒。

    白浩南只能义正言辞:“我跟孩子妈好久没见了热乎下很正常嘛,吃油条,吃油条……”殷勤的上手想去折腾吃的。

    陈素芬不知道看见油条联想到什么,反正尖叫声拿了筷子就打白浩南,那招式,绝对是峨眉刺的招法,跟别的姑娘还能硬扛的白浩南立刻被刺得东躲西藏:“好好好,那我去训练营,你一块不?”

    整个蓉都训练营就是陈素芬的心血,阿威负责的不过是设计建设,小婉理清物料配套和人员,总体都是陈素芬在跑,她怎么可能不去,只能深深的吸口气放下峨眉刺指白浩南:“你存心要气死我!”

    白浩南也不分辩,反正灰溜溜的像个犯错的家伙出门开车,清醒的陈素芬不被表象迷惑,抱着手臂坐在副驾驶:“别以为我就一定要跟你在一起,这样的感觉太难受了!不是一群小老婆在等着你……”

    白浩南无辜的扭头看她:“小老婆就不会打得我鸡飞狗跳。”

    这种时候陈素芬也不装傻了:“你就是故意的!挨点小打占大便宜!”

    白浩南也正经些:“那你给我个解决办法,给伊莎介绍个男朋友,还是让宋娜继续去当尼姑,乔子不会受别人影响的,卧槽,说到底个个都是有自己主意的成年人,我特么连拖到一起过日子的打算都没,我自己的事情都还八字没一撇,你说我该怎么办,怎么跟孩子解释?错都错了,现在尽量……”

    陈素芬鼓腮帮子了:“开心点!我知道你又说这个,但是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在粤州起码还感觉只是两个人,都还好,能装着不管其他人,到江州看见你那秘书助理,心里就有点烦了,现在看你跟乔姐还有莎莎,老子想着都觉得恶心!”一边说一边还烦躁的踢座位前面的手套箱下部。

    早高峰期间的路上堵得有点厉害,车厢里安静了下,哪怕是高高的牧马人,还是很容易感受到周围的目光,白浩南都过了会儿才拍拍中间的扶手箱:“错都是我的,想发脾气,想打我,想怎么都行,不用勉强自己不开心,我还是在尽量让每个人都开心的。”

    陈素芬就再放纵些:“你还委屈了!”

    白浩南哈哈哈笑:“就是委屈,明明以前那个不要脸的白浩南犯的错,现在却要我来承担责任!”

    陈素芬被他的无耻惊呆了:“你!太不要脸了!”

    白浩南点头:“真的,我从回国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另一个人了,尽量做到有责任有担当,把自己想得光明磊落一定要顶天立地,卧槽,回去就看见白豆,还好,一个儿子嘛,咬咬牙也能忍了,结果还有个女儿,也还好,女儿妈妈很有钱不用我操心,可慢慢的,素芬,你知道我以前是最怕承担责任的,现在一份份的责任,我心头其实还是很忐忑的,打仗杀人我都没这么忐忑了,这是我的儿女,是对我好的人,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对我好的人,哪怕瞧不起我,看不上我转身走了,都行,但起码不用反目成仇,也不用伤心难过,要我说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素芬的表情其实已经慢慢转好了,最后嘟哝:“没最后那两句还好。”

    白浩南就不说话了,陈素芬还是承认:“除了这几个女人,其他方面你已经做到最好了,换做你回来以前,我怎么都想不到你会变成这样,可你要理解我的想法。”

    其实主要还是被终于摆在面前的现实刺激了。

    白浩南煞有其事的认同:“卧槽,人渣啊,是该找把刀来砍,伊莎一见面就拿刀捅我的。”

    陈素芬不知道想起什么,反而笑着摇头:“她怎么会真的下手捅,你当然是顺势拿捏了?”

    白浩南嗯:“何况我现在学了点空手夺白刃的擒拿嘛,不过不敢跟你比。”

    陈素芬嗤笑下,慢慢放松的把运动鞋蹬了曲了一条腿盘坐在座位上,主要是问白浩南在溙国和缅北的日子怎么过的。

    还没看见快速路边的绿白两色,白浩南就发现外面车有点多,和当初足球公园在刚刚经历了罗马里奥担任名誉董事长的噱头之后差不多,但没那么夸张,陈素芬也被分散了注意力看外面,然后立刻开始穿鞋整理自己身上的穿着,还翻开遮阳板照镜子,白浩南恭维:“好看,身材越来越好了,早上看见你拍模特照就想偷拍几张。”

    陈素芬有笑了,口气还是埋怨的:“早上起来就跟心里多大个包,拍照时候的状态也不好,晚上……我住到体育学院酒店去,培训班要统一住宿的。”

    白浩南嗤之以鼻:“足协那帮孙子我还不知道?体育学院离你们那房子才多远?就隔着个公园,你说伊莎和乔子会不会认可这个借口?”

    陈素芬拍中控台了:“我不管!不想看到那副样子!”可能提到这个又有点发飙、

    还好白浩南温柔:“不看就不看,你先过去住,说了我慢慢追你嘛,我们又去买两套校服来穿?”

    陈素芬也噗嗤了:“滚!我看你就这两招!没什么新花样!”

    白浩南夸海口:“美女!等着!放学别走!”

    陈素芬骄傲的拧脖子:“别走就别走!”正好白浩南已经艰难的把车挤进训练营边上,她推开车门跳下去,倒是把外面挤着围观的人哄了下。

    不知道是不是拍照觉得那种风格还行,又或者是下意识要跟不怕冷的另一位抬杠,顺着早上那套灰色紧身T恤,现在变成白色的,下面紧身运动裤换成橘红色,关键是在T恤外面穿了件深蓝色紧身运动衣,拉链还只到胸口的,外面再随意的披着件运动大衣,这两三月已经有点齐耳的短发拍照时候就打理成了蓬松碎发的感觉,还有点昨天都没看见的栗子色挑染,总体就是运动后带点汗津津的造型,当然也就是个造型。

    结果现在跳下去就像一片灰扑扑的男人堆里丢下枚亮丽的宝石,好多镜头都转过来拍照了,白浩南注意到很多都是单反相机,知道多半是媒体。

    自己也把车拐进只有寥寥几部车的停车场,阿瑟正陪着看车场的大叔,立刻跳出来小声:“威少说这会儿情况不明确,先不放这些车进来,等到记者来了,对,这些记者是一大早自己就开始的,不是婉总安排联系的。”

    阿哩就不会这么多话,白浩南点点头让他把这个地方看住,自己迎着一大片也在找他的镜头走过去。

    陈素芬已经不等他的自己进去了,阿哩和猜曼守住训练营大门的,配合两个保安要求所有人别趁机想挤进来,其实整个场地三面都是防护网,都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就是有些人想挤进来,也不知道能看什么。

    大清早的只有巴西教练们和助理教练在场上热身传球,昨晚白浩南也了解了实际情况,目前也就职工队那边捧场来玩,然后他们的孩子勉强能凑十来个人,但这些天肯定都在面对期末考试,不太可能来踢球的。

    有点冷清。

    但显然白浩南的伎俩起到了作用,一大早挂出来的红色横幅“热烈欢迎蓉都市各界足球爱好者前来挑战二十万赢球奖!”成了好多人用手机拍照的重点。

    起码证明了昨天晚上开始散播的消息是真的。

    白浩南走进暖洋洋的会议室,陈素芬正在哇一声骚扰李琳,实在是她已经觉得自己够牺牲温度要风度了,走进来却看见李琳还是连大衣都不要,直接一身淡绿色为主镶黑边带橙色袖子的艳丽连身运动服,因为设计巧妙,两侧的黑边在胸口有曲线,显得身体波浪特别汹涌,再搭配李琳那有点呆萌的表情,顿时把差不多穿着思路的陈素芬比下去了,一贯对自己身材自信的陈素芬,不得不承认人家东北妞身体骨架更肩宽背挺,特别是李琳脖子有点长,那就显得精气神带着说不出的大气。

    李琳这假把式论身手哪敌得过武林高手,只能艰难的娇笑着找白浩南求饶:“放过……放过我,白,啊,南……”

    玛德,看得白浩南心头都是一荡,赶紧正色:“准备开会,开会,牛儿叫他们热身过了就来列队,在大琳子左右排列,小婉可以让他们陆续把媒体记者先放进来,有证件啊,什么证都行……来,我们把桌椅都调整下,留什么坐啊,都站着看!素芬你也不下来了,俩美女,威力加倍!”

    真是只能站着看,原本就是只能内部十来个教练围坐长桌边开会的集装箱板房很快被挤得满满当当,好多镜头跟闪光灯对着坐在桌边的李琳狂闪,巴西教练和助理教练们抱着手臂分列两边,有点装腔作势的两种不同颜色训练服上都标着宗明字样,背后整面墙背景更是宗明足球训练营的徽标在中央。

    陈素芬还是没有留在上面,裹紧运动大衣和白浩南站在最后面看前面挤得水泄不通的场面,哪怕有偷拍的手机还是听白浩南并肩小声:“卧槽,我怎么感觉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呢?”

    陈素芬踮了踮脚跟还是只能跳一下,才能看见正在念擂台赛规则的李琳,终于露出今天早上最欢欣的笑容:“哈哈哈!哈,我知道了……”而且后面有点笑得直不起腰,拉着白浩南走到外面才能断断续续说话:“那东北妞坐在中间念稿子,后面两边站满了气势汹汹的人,墙上还挂着那么大的徽标,那可不……跟那什么极端组织抓了人质斩首的录像感觉差不多么?”

    白浩南才恍然大悟。

    果然,等到中午时分各方网络新闻,还有论坛、贴吧都开始出现照片视频和详细的擂台赛规则以后,连白华都在电话里笑得喘不过气:“谁捣鼓的这个场景啊,看着太可乐了!”

    是很可乐,白浩南对着平板电脑看起来都乐不可支,网上也是一片笑声,还有人认为这个训练营是故意在搞怪,可看那漂亮的训练营总经理满脸认真的念比赛规则,太有反差萌了。

    据说有些蓉都球迷说,单凭这个总经理,他们就准备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