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76、双重压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70936.html
    有人不是说什么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么,打一场比赛开销通常不过是三四百块钱的野球圈里,忽然把胜一场就能获得二十万这种巨大刺激放在面前。

    轰动乃至疯狂也是正常的,甚至都蔓延到了足球圈外。

    好事的蓉都人民从大清早就好奇的过来伸长脖子看热闹了,很多据说还是因为那一早挂上的横幅从路边引来的,居然就可以津津有味的看了一上午,就在防护网外面看里面记者媒体见面会,哪怕啥都听不到,也在那挤着看,用手机拍。

    所以不多的几段手机拍摄视频在网上疯传,据说这帮人就是为了获得二十万需要面对的教练组!

    应该说白浩南还没来得及告诉自己的教练组要扮猪吃老虎,但是以巴西中年教练为主的所有教练组热身活动锻炼全都是最基础的,少有几脚传球也都是最常见的脚内侧对端,然后就被白浩南叫进去列队显摆了。

    反正从视频上看不出虎躯一震蓉都就要抖三抖的强横实力,特别是其中大半都是中老年啊!

    十一人制的全场比赛,那终究是一种需要奔跑九十分钟的大型对抗赛事,虽然允许更换六个替补队员,但其他所有规则都跟标准足球赛事规则一样,换下去就不允许再上。

    有心细的数了下,这短片里热身训练的教练组也就十六七个人,说明基本都在这其中。

    无形中这相当助长了蓉都市业余足球队伍的勇气,没有报名费,没有场地费,只要愿意都可以去报名,反正爱好者每周都要打一两场比赛,就当是省了场地费也可以去试试看,又不输钱输米的。

    于是要求的现场报名在中午一点就结束了!

    哪怕报名细则里面要求全队不超过二十人,每人近照、身份证复印件连同现场填表都得提交,依旧还是飞快的报名完成七支球队的名额,不过负责接待报名的牵牛倒是很和气的解释:“这只是三场比赛的第一次报名,一周后再开始第二次报名,下次请早。”

    这也是在规则里面说明了的,反正无论有多少球队来报名,训练营每天只免费提供一场比赛场地,哪两个队先来先比,然后胜队接受其他队挑战,打满六场等于都有机会露脸,最后剩下的周末跟教练组打,规则就是这么简单。

    而且最离奇的就是为了彰显不需要参赛队掏一分钱的特点,训练营也不提供裁判,比赛双方自己场上判定,但如果有争论斗殴的,双方都取消资格。

    这颇为新鲜的设置才是后来被议论了很久的关键,好多蓉江两地之外的足球从业者都认为这个设定者真是把国内业余足球赛场上的心态看得一清二楚。

    足球规则一两百年没变过,这次却冒出来个看似无关紧要,却有点关键的细节,当时还没人注意到。

    但谁能想到白浩南是在酒吧喧哗的声色犬马中颇为腹黑的整出这点规则调整来呢。

    在训练营忙了一天,主要就是接待各种报名队伍和采访媒体,下午四点过,白浩南才跟陈素芬赶在晚高峰之前走了,上车以后陈素芬终于想起来问这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不设置裁判呢?”

    白浩南贼兮兮的:“我乐意!”

    陈素芬楞了:“就为这个?”

    白浩南点头:“你说我们一辈子有几次机会可以自己制定规则?这次就可以,一切都是自觉自愿来参加比赛争夺资格的,我们只是提供场地,所以不收一分钱也不负有任何责任,爱来不来,所有规则自然是我们说了算,那么越多争议性,这事儿才传播得越广,这是我在溙国学到的窍门,有个很著名的法师,他就很会忽悠人,他在溙国佛教界的争议大极了……”

    陈素芬有点闻所未闻的听了关于瑞能大师的传说,白浩南甚至连自己被对方色诱陷害都说了,直到抵达体育学院这边陈素芬才知道了阿威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上回白浩南逃到蓉都来甚至都没有进入体育学院内,今天却把颇有些拉风的改装越野车开着进了校园,在校门口一如既往的跟门卫显摆:“陈素芬,认得吧?这么漂亮肯定记得,毕业两年了我们回来一起参加培训!”

    门卫果然对陈素芬态度好:“认得认得,武术专业的嘛,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陈素芬也有礼貌的回应,但越野车经过门岗以后还是埋怨:“瞎说什么!遇见谁你都能废话几句!”

    白浩南正色:“是漂亮嘛!”

    陈素芬嘴角动了下坚持住:“你从小赞美姑娘张口就来,可信度太低了!”

    白浩南继续正色:“我给你讲这个妖里妖气的老法师故事呢,就是说我现在关心的都是什么样的事情,不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泡妞的老南了,甚至你在意纠结的那些事情,我都不在意,我还是那句话,见过大场面,个人那点情啊爱的,就真不是多大的事儿,我就尽可能的选择让身边所有的开心高兴,这样才有心情看得更远。”

    陈素芬的表情也又严肃了。

    白浩南也少了些吊儿郎当,按照她指的把车开到后门口附近的学院内部酒店,陈素芬下车时若有所思:“所以你这次看到的就是整个训练营需要面对的情况,才能一下就选择用最有效的方式来赢得关注?”

    白浩南点头:“老陈带我二十年,一直都要求我用记忆力关注每个细节,打拦截后腰也要注意每个细节,但实际上我却习惯于站在旁边看整个赛场,这是他培养出我的大局观,虽然我们都没太意识到这个,我也用不上,因为我踢球的能力也就这样,所以我才困惑我到底能做什么,我是不是个废材,我甚至看不到希望,才更愿意放纵自己及时行乐,因为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很幸运,我现在找到方向了,哪怕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僧,都能教会我尽可能利用争议性,甚至以后我会更让自己具有争议,包括我对待女人和孩子的态度,这些我都会利用,因为成功也是一场秀,我要的不是自己成名成腕,而是正儿八经的做出点什么影响什么,你说这样的我,会纠结在跟谁结婚上床的事情上么?谁要离开我,我都不会难过。”

    陈素芬站在车门下看着他,那双精致的大眼细眉专注的看着白浩南的眼睛,好像是想分辨这番话的真实性。

    白浩南先移开,推开车门也跳下车:“车留给你用,我这两天都在训练营用不上。”

    陈素芬绕到车尾已经有点笑:“我发现你现在哄女孩子的功力确实大增!”

    白浩南撇嘴:“你说是哄,那就是哄吧。”

    陈素芬忽然就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却不是亲密献吻的那种,而是把额头和白浩南抵住低声,她嗓音本来就低沉:“如果不是最后一句,我就全信了,老南,我不会离开你,从小就不会,无论你怎么变,你始终害怕被人背叛被人放弃,别跟我嘴硬,好好的想想这些天怎么来追我,让我以后一直都开开心心的。”

    说完推开白浩南就转身跑掉:“车子开走,莎莎的车眼不见心不烦,我也得好好想想以后怎么过日子。”

    白浩南站在那好一会儿,才重新上车挠挠头开走,回到训练营发现天都黑了,居然有两个场地开着灯在比赛,其中一个更是占用了中间能合并成正规大场的两块场地。

    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白浩南问小婉:“不是说了后天才开始比赛么?”

    小婉也摊手:“人家报名的球队说掏钱付费来适应场地,我能说不行么?”

    白浩南笑骂:“你还不是就想赚钱!今天晚上吃什么?”

    小婉才赶紧:“啊?你还没吃啊,我让他们马上给你炒个饭,我们都吃了,还以为……”

    白浩南嘿嘿:“三个和尚就没水吃了。”

    小婉装没听见。

    结果晚上乔莹娜自己打车过来了,没什么可害臊的,笑眯眯的到会议室把一起看球赛讨论战术的白浩南拎走,一片哄笑中离场,到了白浩南在训练场的休息板房才理直气壮:“你跟莎莎或者素芬玩什么距离感我不管,来了蓉都该是我的就是我的。”

    白浩南拉她打屁股,第二天一早还得负责送到医院去上班。

    所以乔莹娜才是最自在的,晚上还要白浩南来接,结果晚上伊莎也自己过来了,说是找查尔斯学舞蹈,然后玩了一阵堂而皇之又把白浩南带回家去。

    这下连同车的乔莹娜都笑他是自作孽不可活,不过倒是方便白浩南一早去培训班上课。

    挑战赛固定的时间都在晚上,每天晚上八点。

    白浩南选这个时间也是鸡贼的,尽可能让有兴趣的人都有空闲时间过来看。

    果然六点过开始,整个训练营周围就人车兴旺,旁边开的几家饭馆就没停歇过生意,看得旁边村里的人都出来观望,有点后悔该抓住机会也开个饭馆,随便卖点什么都能赚钱啊。

    白浩南早上送了乔莹娜上班,正好去体育学院报到参加足球教练培训班,陈素芬是同桌,昏昏欲睡的一整天课堂全靠跟同桌玩手指才能熬过来,不过下午同班的三十多名潜在B级教练,都纷纷开车组合一同前往训练营看比赛,感觉白浩南在这个班里面全靠这个二十万的悬赏才让所有人认识了,其实这里面当过职业球员的一个都没,感觉真正有关系的谁会傻不拉几的在这里坐一个月啊。

    陈素芬再走进训练营已经是开朗的了,简单吩咐下注意安保工作,就跟白浩南他们一起上了板房的天台,教练组全都在上面,杜尔斯还要了一箱啤酒,大冷的天,大家一起喝着冰冷的啤酒看比赛。

    真是谁先来谁上,有三四个队都提前到了,本着要是争论动手就会被取消资格的顾虑,大家站在场边划拳定顺序,结果上场的两个队只打了十多分钟,教练组就有点散伙的迹象,水平太差了。

    后来的队伍干脆到旁边租场地踢比赛吧,两块场地都租出去了,教练们也没了喝冰啤酒的兴趣,早早的又回会议室看球赛演练阵型。

    白浩南是主讲。

    这是他发明的玩法,在白板上选出十一个教练当球员,然后这十一个人代表另一个队,和白浩南一个人掌控的十一人比赛,也就是等于自己和自己打。

    中圈开球,用笔画箭头谁带球,特点是怎么样,怎么走,白浩南描述,其他人高声呼应,我怎么防,白浩南变向传球,另外有人立刻喊自己又怎么断球,反抢给谁,阿威负责当英语翻译,每个会合就会擦掉画得纷乱的白板重新来过。

    重点就在于白浩南真的能把队伍里大部分人,特别是那些国内助理教练的踢球特点记得一清二楚,这两天抽空看见巴西籍教练们的带球特点他都能说得出不少来,这排兵布阵真是按照大家的特点来分布,玩了一次,就让所有人惊叹他的记忆力,被他提到自己会怎么打的教练们都有点服气。

    一方面白浩南显摆了自己的特长,让巴西教练们都不敢轻视他,另一方面也无形中让大家特别熟悉了队友的特点,在不用上场打比赛的前提下,都能有清晰的认识,白浩南还不断强化反复强调。

    第二天一早晨练的时候,大家分成两队打八人制比赛,就更加深刻体会到各人的特点了。

    巴西教练甚至还单独开了个会讨论白浩南这种教练方式是不是能推广,大家试了下,发现很难有他那种复杂的记忆计算能力。

    这种紧张还满新鲜的教练组练习持续了一周,到周日早上再操练,好像大家都已经非常娴熟各自的特点了,带着很跃跃欲试的态度走上了擂台赛赛场,这对于打了几十年球的巴西教练,多少也训练了十来年的助理教练来说,都是个很难得的事情,他们已经很难被调动起这种感觉了。

    其实相互争夺挑战位的蓉都业余球队也到周六才发现,好像最后出战的才最有利,只需要打一场比赛,就能争夺这个挑战权,但这回还是那个连赢三场的队伍获得了挑战二十万奖金的权利。

    这场比赛就是有裁判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