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拆开来看,包括白浩南在内,都不是那种天才决绝完全可以一挑好几个的绝顶高手,最亮眼的2号吉敏也就是速度快点,而且还并不寻求身体接触,往往都是在近身的时候就把球递出去了,猜曼速度看起来更快,可实际上身体很飘,脚下花活儿只要慢下来,那东南亚小身板被人一撞就能飞了去。

    那些老家伙就更不用说了,撞都撞不得。

    可合起来的时候,那就是一台岁月恒久远但运转永流传的好机器。

    核心还是在于疯抢的阿瑟和另一名年轻助理教练,针对业余球员大多数拿球都不怎么绝对自信的特点,反复冲抢,抢下来就给别人由守转攻,无论向前给白浩南,还是更多求保险的给中后卫,反正一眨眼就完成了工作,观众们看见的都是那气定神闲的中后卫和叱咤风云的白浩南跟另一位比他脚法还要沉稳细腻的巴西老中场,不是右路两把尖刀插插插就是左路两位正牌前锋漂亮的短传交叉,一快一慢的打出极高进攻效率。

    外行看热闹的都以为前锋和尖刀好犀利,内行却无比清楚那几个中场才是保证整个后场稳定无忧的关键,特别是干脏活的两个家伙,阿瑟基本上就一直在地上连滚带爬,关键是他还脸上一直都带着讨好的笑容。

    足球终究是个失误远大于成功的运动,绝大多数进攻都是伴随失误结束的,可挑战者这边失误是失误了,被教练组拿了球推过来就是非常大的威胁!

    开场很快丢掉两个球以后,所有观众和挑战者都明白这是整体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二十万奖金不是想拿就能拿到的,起码眼前这支队伍不可能拿到。

    特别是挑战者从后场乱拗了个大脚朝着球门方向飞过去想碰运气,被那个同样满头花白头发的巴西籍守门员轻巧的用胸口卸下来,接着直接反身长传,稳准狠的越过中场线直奔禁区,让等在这边的猜曼差点抓了个杀机,这一脚就彰显出他应该是有职业水准的脚法和眼光,起码大多数专业守门员对这样连停带观察前锋位置的大局观就凤毛麟角了,更别说看到还能做到,白浩南就是后者,大多数情况下他能看到,但在高水平对抗中,他是真的做不到。

    上半场轻轻松松打了个四比零,中场哨吹响的时候,有些本地观众意兴阑珊的起身都想走了,白浩南接过阿哩跑步递过来的麦克风:“快九点了,感谢大家这么晚还在这里看我们的擂台赛,来都来了,我们作为专业足球教练,把今天的对手稍微点评下,仅限于业务范畴,希望能为其他球队在面对这支串串香队伍的时候,如何争取取得胜利,这支队伍最关紧要的人是12号……”

    几乎所有起身的人都哗啦啦的坐回来。

    连垂头丧气的挑战者队伍坐在场边喝水相互埋怨,都惊讶的抬头,看那个拿着无线麦克风走到场地中央的16号男人。

    天台上本来静悄悄的,小婉忽然冒一句:“会不会冷?”

    应该都知道她说的谁,大家都扭头看她,好像很不习惯成为视线焦点的小婉立刻站起来,可又不敢说叫人送件衣服过去什么的,陈素芬回答了:“一般剧烈运动后,起码十五到二十分钟内整个身体都是发热体,不会有什么危害,对吧?”

    她面向的是医生,医生笑:“他剧烈运动以后,确实是发热体。”

    伊莎马上嗤,小婉从这声就能知道她嗤的什么意思,赶紧扭头下楼,陈素芬踢伊莎的鞋,少数民族姑娘很不满:“她说荤话!你踢我干嘛!”

    乔莹娜反笑:“我说的吗?我说的跟素芬不是一样吗?”

    陈素芬无奈:“乔姐!我知道你这几天过得舒坦,不需要来逗我玩儿吧,我不想只建立在这种关系上。”

    伊莎觉得这个比场上好看,伸手抓小茶几上的瓜子,李琳听得半懂不懂,但现在她知道不随便开口了,边专注的看也抓瓜子,还跟伊莎碰了下手,眼皮都没抬一下,专心。

    乔莹娜却不跟陈素芬辩论,笑嘻嘻的双手捧着热可可跷二郎腿把自己靠进椅背里,视线都放到白浩南身上,现在几乎全场的视线都在他那,阿哩说不定是得了阿威的指派,终于捧了件运动大衣过去给白浩南披上。

    但白浩南肯定不冷,因为他比手划脚的说辞都等于还在运动:“号防守的时候有个习惯性半转身单侧面对的动作,看见没……上半场他出现过四次,其中三次被我们的前锋抓到,只要面对他的时候先动左脚,他一定会下意识的半侧身失去重心,这时候反向突破就是个很容易的事情!”

    白浩南一人分饰两角,把防守球员的动作和前锋的突破都展现出来,看台上一片轰然。

    在场观众肯定都听过评球或者赛后评述,但白浩南显然给他们展现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视角,而且明明他刚才就站在场上踢球,不是坐在电脑或者录像设备面前,现在就能这样言之凿凿的列出如此详尽的数据和画面重现。

    在不了解他这个人的前提下,可能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高级教练的必修课!

    白浩南还不放过打广告的机会:“号,我不是嘲笑你,你这个习惯性动作改不了的,这得是少儿时期练球就要养成好习惯的最好例子,你也不用太在意,刻意纠正这个动作反而会导致你束手束脚,其实你在正面防守的时候,脚步移动是非常有针对性的,就是在一对一的时候不够自信,这个打业余没问题,一旦对上专业级的选手,很容易让你下意识的出错,大胆点就好……”

    乔莹娜的二郎腿都是一扬一扬的悠闲,看那号都忍不住提问了,她才转头:“素芬你看见过吧,几年前他在医科大的球场边指挥,就像个业余选手,现在却挥洒自如,他已经成长了,你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已经没有了。”

    陈素芬平静:“这个我知道,我会跟他一起进步努力,我说的是私生活,不是谁都能接受他这样不检点的私生活。”

    伊莎嘲讽的笑笑没说话。

    乔莹娜却慢悠悠的喝口饮料:“女人这辈子,无非就是求个知冷知热的人,相扶相伴走过这一生,我有了,足够了,对,春节前我爸妈要过来,我借两天啊,就两天,莎莎没意见吧?”

    伊莎摇头:“其实我们很少有机会这样坐下来谈,风铃神画的利润在剧烈下滑,我也想跟你们谈下了。”

    陈素芬皱眉:“因为他?”

    乔莹娜还是看得懂报表:“没有吧,去年下半年开始利润就放缓了,抓款不好?还是销售渠道有问题?”

    伊莎继续摇头:“我们是通过竞价排名做起来的,刚开始那几年好做,现在为了买推荐、买排名的成本越来越高,整个平台越来越强势,我们的利润就薄了,如果我们继续全力以赴的投入,可能就得动用储备金或者抵押房产做大,但……现在明显你俩都心不在这个上面了。”

    下面休息了十来分钟的球员重新上场,白浩南让阿哩替换自己,他继续拿着麦克风在旁边做评论,明显在场观众对他的评论非常感兴趣,经常有人举手提问,乔莹娜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嗯,对不起,我确实是把精力都放在了医院和唱片上,特别是他回来以后我就确定了方向,算我违约吧,风铃神画就交给你俩了,涉及到的手续莎莎你随时找我签字就行,不分成也不承担债务,怎么样?”

    伊莎撇撇嘴:“你倒是干脆,房产还有贷款呢,该你的就是你的,没有你一开始的名气,我们也不可能赚到第一桶金,再说启动资金过半都是你从选秀会里面得来的奖金。”

    乔莹娜笑笑,好像是在缅怀那个时候。

    陈素芬想想也是一样的态度:“分拆吧,我最多只要我那份房产,拆迁后已经很值钱了,我要去跟着他当教练,起码也是他的助理教练,只有拜托莎莎继续……如果你要关闭了风铃神画也行,其实以你的能力做别的也能行。”

    伊莎把自己身上的运动大衣裹紧点靠在椅背里,她看的是天空,哪怕因为城市环境,看不到星空,她还是看着辽阔宽广的夜空:“还是因为他回来,感觉一下精气神都散了,以前卯足了劲要干出个名堂来,起码要让南山不再像我这样煎熬,我实在是被小时候穷怕了,可他一回来,好像什么压力负担都不见了,儿子也走了,你俩更是经常不见人影,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都坐不住,以前从来不这样。”

    李琳听得聚精会神,瓜子都不磕了。

    乔莹娜也觉得这样开诚布公的聊下最好:“以前你可是整天整宿都能坐在电脑前面不挪窝的,我也羡慕你这样都不长胖的体质!”

    陈素芬有反击:“嘴上说得硬气,想着人当然坐不住。”

    伊莎不跟她多嘴:“我来到蓉都,啥都没有,全靠乔姐的名气和陈姐的能干帮衬,我们才能把服装店开到网上去,其实现在想想,我们是运气好,恰好乔姐那时候成名,我们借着先卖周边,乔姐也当了几次模特才把店面名气做起来,然后才慢慢懂行摸上路的,哪怕是换到现在我们再这么做,网店也做不起来了,环境完全不同,想起来我都有点心惊肉跳。”

    乔莹娜摇头:“如果是现在,我们也许适应解决的方法不同,服装不好卖我们兴许卖别的,也能成功,主要在于我们当时齐心又肯吃苦,还不要脸,我这不入流的小明星敢豁出脸去卖衣服,你俩更是到处上网卖弄风情炒作话题,装万人迷时尚博主到处忽悠人,因为我们不努力,孩子就要受罪,但现在明显各有各的想法,而且也没有那种背水一战的绝境心情。”

    这时候白浩南却出人意料的用江州话很快的提醒:“大家请注意我们的14号,自从我们派上19号替换我以后,就是19号和同伴在抢截,14号开始担任抢截后接球出球的那个转换点,我要你们注意的是他喜欢抬头看周围的习惯……”

    他说的当然就是阿瑟,当其他攻击手足够用的时候,阿哩上来顶替阿瑟干脏活,阿瑟却变成一个游移在周围协助的家伙,每当拦截手们把球拿到,他都是游移在周围最近等着拿球然后马上给别人的那个中转站。

    这时候阿瑟把他那种惊疑不定,骨子里随时都在东张西望的习惯发挥到了极致,好像所有人在什么位置都随时处在他的脑海里,反正拿到球就能立刻给其他人,当然主要是最稳的那个中后卫或者现在整个场中央核心的巴西籍中场,白浩南不介意阿瑟能听见:“一个中场抬头的习惯,有多重要,大家观察他就明白了,最可惜的就是他迄今接触足球只有三年,而且这三年大部分时间根本没碰球,所以他的基本功再练也有上限,因为他已经二十一岁,有些身体骨架和动作习惯已经定型,错过了青少年时期训练和有营养成长身体的最佳时期,本来绝好的天赋就只能到此为止,做个助理教练协助工作。”

    白浩南公开说话时候的风格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所以他说出来经常都有一片片的反应,特别是他指出有些细节,大家看到以后都会情不自禁的哦,但是顺着他说的看到阿瑟以后,竟然有点安静,颇为诡异的安静,甚至连场上对方球员都忍不住看几眼这个身材特别矮小,跑起来又特别不惜力的家伙。

    白浩南当然知道安静是为什么:“你们中间有些人可能也很有天赋,但是我明确的说,一旦过了二十岁,很多东西没法练,我们在桂西和江州有个几十家连锁的足球健身中心就是专门为成年足球爱好者提供这种训练的,蓉都也会开,就是有限的提高一些立竿见影的训练项目,但是要想把天赋真正发挥出来,出名要趁早啊,朋友们……早点把你们的孩子带来给这些专业的教练们帮忙过过目,今年春节寒假期间,免费的少儿培训班招生名额一百人,先来先得,有天赋的早点启蒙,没天赋的锻炼出一副好身体,起码到了二十岁再热爱足球,脚法绝对比在场的各位漂亮得多……”

    白浩南去卖跌打药绝对都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