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生我材必有用,其实每个人都有天赋。

    就好像种子的天赋,仙人掌种子和水稻种子的成长培育方法肯定不同,绝大多数人的天赋可能究其一生都没遇见合适的土壤被开发出来。

    贫困国家得先求温饱,战火纷飞中只要能活下来就是万幸,哪里有机会去寻找自己的天赋所在。

    所以发达国家往往会宣扬释放个性,开放性的去感受世界,找寻自己最感兴趣也最擅长的天赋在哪里,中国距离这个标准还很远,确实是个发展中国家,起码很多人一辈子都只能沿着那条既定的轨道前进,包括他们的子女。

    但白浩南今天的说法显然就是粒种子,种到好多人心里去了。

    伊莎都把目光从夜空中扯到白浩南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而蓉都的业余足球圈,肯定把所有话题都停留在这家足球训练营上,包括这个后半程一直哔哔的前退役球员身上。

    退役球员转行当教练和评球嘉宾的都不少,但白浩南这样轻而易举就能把话题提高到人生层面的球员很难见到,而且他在评论场上比赛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细节化,是最让看过人津津乐道的。

    伴随大量拍得支离破碎的视频和照片,连夜网上就形成了热点话题,主要都是蓉都本地足球爱好者在传递:“嚣张还是有资本的,早就听说什么叫打得整体,打得有章法,今天算是见着了!”

    “说不上碾压,但确实是稳扎稳打,然后用局部的几个年轻教练破坏均衡,学到了!”

    “对白浩南的看法有点颠覆啊,之前不是说他就是个万年替补,场外更是花天酒地的典型国内球员么,今天看起来很成熟很有想法啊,起码思路是很清晰的……”

    “同感……”

    当然更多是怀疑,没去现场看的都有点怀疑:“演的吧,两个队都是演的,炒作而已,哪有吹得这么神的,这些人都是收了钱吧……”

    但是关于那些巴西教练的特写照片倒是很能够证明整个队伍的真实性,真是外籍教练居多的一家训练营,白浩南最后那番话更是被反复传递,有视频录音嘛。

    少了一周前义愤填膺的轰动,但更多了几分好奇和探究的心态,好多人都在约下周继续去看看,每天晚上八点到十点的挑战赛也很合适,那快速路边也不堵车,随便骑个小电单也能过去看个热闹,看看这个已经俨然成为蓉都足球圈热烈讨论的话题。

    所以第二天不光是来报名擂台挑战赛的其他球队,确实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报名了,人家这教练踢球水平已经是证明了的,不要钱来学一个寒假,何乐而不为呢?

    还能有效管理孩子寒假别到处跑呢。

    反正巴西籍外教们是没有春节这个说法的,有些心急的家长甚至这几天就开始在带着孩子来踢踢球让教练看天赋了。

    如果说江州的训练营是因为罗马里奥和小罗的名声让家长们趋之若鹜的集中过来,蓉都这回就是靠着擂台赛。

    冷冷清清的球场立刻就热闹起来。

    之前还有点挂着神秘面纱的训练营教练队伍也通过这场比赛完全展示在所有人面前了,他们比赛中的视频肯定被反复研究过,反正第二周报名的球队普遍年轻化!

    稍微有点足球常识的人都会清楚面对这种半数以上都是中年人的专业退役球队,最好的破解办法就是用生猛快速的年轻球员冲击,反复冲,哪怕不是带着身体接触的恶性冲撞,只要在那么大的足球场上能让这些中年人疲于奔命,多跑几回就能累得不行。

    特别是有些专业底子的年轻球员,也就类似吉敏那样处于专业队二三线的年轻人相互组队来报名。

    不过这第二周出现了个搞笑的事情,第一天晚上居然没有球队来比赛!

    哪怕报名已经满了七支球队,好像都已经意识到故意留到最后一天来比赛更有各种优势好处,所以都没想自己抛砖引玉。

    结果周一晚上坐满了各种观战球迷爱好者,竟然没人比赛!

    最后是两支没报名的球队自己来踢着玩,训练营也没收场地费,从这个小细节也能看得出来训练营是真的言出必行。

    另外两块场地上,巴西籍教练带着助教给十多个孩子做指导的场面也是围观重点,只要是喜欢踢球的,多看一会儿就能发现人家这教练带孩子是真专业,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侧重点,起码层出不穷的游戏设置就看得不亦乐乎,但具体作为什么要这样训练,计划是什么样的,对不起,那就无可奉告了,连参加训练的孩子家长都问不到任何东西,免费的就这样吗,只负责细心认真的教,没有长篇累牍讲解的义务。

    白浩南他们这边倒是经常坐在天台上开会讨论,巴西籍教练们只是暂时集中在蓉都,很快就会编组分开到三家训练营里,现在对中国孩子的身体素质、性格特点已经大概有了些了解,所以这种不同于欧美国家,也跟日韩孩子不一样的情况需要做出什么调整,运动医学那位青年学者带着笔记本坐在白浩南旁边,训练营设到蓉都来,获益最大就是他,起码他有两个研究生可以在这边进行现场实习研究,相对应的宗明训练营也可以挂上蓉都医科大学运动医学专业实验合作伙伴机构的牌子。

    陈素芬更全程热切的坐在旁边参与做记录,可惜绝大部分的英语会话她都听不懂,再次仰望白浩南用大量专业术语跟巴西教练们沟通。

    大多有在不同地区教授青少年足球训练的外籍教练们给了白浩南很多专业性的启发,应该说白浩南以前很少全面思考青少儿足球培训的细节,基本上都是他这几年在东南亚自己摔打出来的心得体会,外籍教练给他打开了另一扇门,南美教练是如何看待青少儿训练的,最为强势的美国教练又是怎么看,欧洲和日韩教练的看法又怎么样,这些差异是白浩南以前在职业队时候绝对不可能接触到的,哪怕职业队里面的外籍教练,都不可能传递这些信息,因为职业队的主教练都带着巨大的成绩压力,一切都是怎么立竿见影怎么来,谁有闲心絮絮叨叨关于青训几年、十几年的培养之路有什么不同的思路?

    运动医学的青年学者年纪比白浩南还是大点,据说他们这种青年学者的定义是在45岁以下,也听得津津有味,偶尔还能给茫然又可怜的陈素芬翻译解释几句,实在是能主要说的就是白浩南,他的专业词汇量太特么充足了:“老白可以啊,这几年真是没有白费,但我觉得他最大的优点还是在于吸收,他并不固执,只要是朝着他前进的大方向,别人提出来的建议都能很认真的吸收,然后完善他自己的理论,并不完全是书本上那些教条的东西。”

    陈素芬只能说:“聪明,他从小就聪明!”

    青年学者笑着摇头:“聪明的人多了,但能做到没接受过多少普通教育,却自成体系的少,他要是从小能接受系统的学习开发,可能更有高度,不过现在也不晚,标准的大器晚成……”

    陈素芬撇嘴,大器是大器了,晚成还没看出来,实在是她这个大学毕业生在白浩南面前还是有不少挫败感,一直以来对于学历方面她还是挺自豪的。

    等这堂讨论会开完,青年学者开始回收体能检测器,教自己的研究生给设备充电、采集数据,陈素芬也收起手写记录本准备跟白浩南离场,这两天都是白浩南送她回学校,没想到刚出门,那个年轻的23号吉敏就等在会议室外面:“南哥!我已经跟着把训练课完成了,能找你说几句不?”

    白浩南把车钥匙给陈素芬,意思是外面站着冷,陈素芬却摇摇头要站在旁边听,她看得出来不是什么寻花问柳的话题。

    果然吉敏没什么遮掩:“南哥,那天听你点评了对方球员,也说了我们几个人,但我回头想了两天,你给我有什么评价不,不怕难听,你有什么说什么。”

    白浩南笑了,双手揣加厚运动棉衣里的他都抽一只手出来拍拍吉敏的肩膀:“你都放弃了专业队,重新去读大学,现在又有想法了?”

    吉敏摇摇头:“你说过了二十就基本定型……”

    没想到白浩南说:“那是骗人的。”

    年轻的大学生球员顿时愣住,陈素芬也有点楞,白浩南诡笑:“我说那段话的目的是要告诉众多足球爱好者,你们已经没多大可能提高完成足球梦了,趁早把这件事儿给转移到孩子身上,给孩子个有专业训练的机会,所以才把话说得狠点,但实际上这话真是骗人的。”

    陈素芬都忍不住插嘴了:“你怎么这样?!现场那么多人,当时那么信你!”

    白浩南理所当然:“假如我派人上战场,明明我们人少是劣势,我还不是得告诉他们你们很棒,对方都是渣渣,说不定他们兴奋起来一鼓作气就赢了,这种鬼话我经常说。”

    陈素芬无语,吉敏还记得自己的主要目的:“我,那南哥对我有什么说的?”

    白浩南又双手揣兜:“你啊,你就是有天赋的,可是被教练害了,或者说被你自己的天赋害了……”

    吉敏就差摸个小本本出来记了:“怎么说?”

    白浩南点头:“你从小接触球比较早,身体爆发力和突破变向的能力在同龄人中间也是出彩的,但估计从小你打比赛就被使劲要求用这招,你几乎所有踢球的几年、十年到现在,你只要上场就是利用速度和爆发变向来突破,因为一直在这上面尝到甜头,最终你擅长的也只有这一招,可是等你成年,进入到处都是有天赋的专业队,这一招鲜就很难了,更重要的是你以前习惯了成功,现在基本上全是失败,加上其他方面还不如那些天赋不如你的普通选手,你的心态就有点崩了,对不对?”

    吉敏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声音变慢:“有……点,然后呢?”

    白浩南揣兜把自己裹紧点:“所以你才更习惯在业余圈子里面突破找成就感,如果你打算就这样享受成就感,肯定也放弃了往上走,那就继续在业余圈子里玩,又或者当个助理教练,看自己还有工作发展的可能性不。”

    吉敏听出来了:“我还能往上走?”

    白浩南笑:“我这几年学到最重要的一句,熬就是提升,你总想舒舒服服的突破,只有面对比你差的人才可能舒舒服服,一旦面对高手你就被人打得难受,所以你选择了舒舒服服,那你就没得提升,永远在那个水平甚至还下滑,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过不去就找理由逃避,但真正成功的那些家伙,选的是要么精练这一招提升再高,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得更加犀利,要么就把自己其他短板补起来,变得更加全面。”

    曾经被小飞那支风暴队搜罗到一起,能力技术在业余球员中都算超群的吉敏,有些出神的站在那,22岁的大学生生活还没让他发福,有些清瘦的面颊下巴咬得很紧。

    白浩南不逼迫这个好像就在即将突破心坎的助理教练,拍拍他的肩膀:“我推荐你补短板,你的防守、拦截、拼抢都不够好,因为这些环节对你来说,都不如你的天赋用起来舒服,这是人之常情,普通人都会做的容易选择,要想成为真正成功的人,必然就要做跟别人不一样的选择。”说完自己就耸着肩膀走了。

    陈素芬还看了眼站在那若有所思的年轻人,快步跟上白浩南,出来都上车了才奚落:“说别人你倒是容易,你那会儿那么多短板怎么不练?”

    白浩南转头看她:“老陈这样跟我谈过吗?叫我练很容易,但为什么要这样练,才是最关键的,他就是三句不离上手打!我愿意听才怪了。”

    陈素芬忍不住再回头看看,灯火通明的训练场里面阿瑟他们几个还在加练:“他们真的就只能当助理教练,没有职业生涯了?”

    白浩南摇头:“这个不重要,在我这里,他们未来什么可能性都有,因为我跟老陈他们这一代教练最大的区别就是,人第一,比赛第二,我在乎的是这帮人,他们能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无论是继续踢球还是当助理教练,甚至留在训练营当勤杂工,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得清楚自己的价值,想去证明自己,而不是只为了比赛,就要谁不要谁。”

    陈素芬忽然有种明悟,书本上的教练培训,和这样人生锤炼出来的教练有本质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