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81、不婚不嫁,抓了该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80798.html
    就像邱泽东讲过那位领袖的故事,当他还在步行乡间到处调查的时候,恐怕他自己心里都没有完整的思路该怎么做,他只是在反复点滴的积累,当量变达到一个临界点,可能就是质变,才会有一群这个国家毫不起眼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决定要做点什么。

    那时候他们宣扬的主义,恐怕对整个社会,整个国家也是蛊惑吧,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坚定的信念应该走向何方,他们中间很多人后来也离开了这条道路。

    但起码他们都是心中有梦想的人,不是那些醉生梦死,庸庸碌碌的人,哪怕他们之间梦想的色彩不同,也不妨碍这些有梦想的人走到一起。

    就像刘浪跟白浩南坐在这里,看见报纸的人都没意识到刘浪写出这片文章的核心在哪,还以为就是白浩南上报纸露脸了,却看不到素未谋面的两个人却能从文章里知晓对方的思路。

    起码白浩南知道刘浪是辨别出了自己思路的,所以他还要啰嗦点给刘浪解释自己的想法。

    刘浪有点喜感,筷子没停,而且一筷子一个准的挟菜,手法相当娴熟,跟白浩南筷子基本不动形成鲜明对比,陈素芬坐在旁边看,都有点怀疑这个记者是不是真的在听。

    白浩南却转头对她吩咐:“你给小婉打个电话,说我们在陪刘记者吃饭,就不回去了。”

    陈素芬有点诧异,教练培训班中午本来就只休息俩小时,开车大半小时去训练营吃饭再回来不是有病么,但白浩南这么说肯定有原因,她还是点头起身出去打电话了。

    刘浪依旧有条不紊的挟菜,而且很有美**神的在乎每片食材的口味,筷子夹着鹅肠很精心的漂游,时间那是控制得刚刚好,红油沸腾后那热腾腾的麻辣香气让白浩南都忍不住遮了遮脸,所以刘浪还打岔:“您怎么不吃?”

    白浩南那火锅油碟都是干干净净的,他也就看看:“嗯,一般涉及到辛辣食品、内脏之类的吃食我都不吃,火锅都是请客,待会儿来碗米饭吃碗醪糟汤圆就行。”

    刘浪难得的把目光从油锅里挪到白浩南身上:“退役了身材还能保持得这么好,饮食习惯还在坚持?”

    白浩南笑笑,他没说自己那不自控的青葱岁月里,这几乎是唯一能保持克制的环节,继续聊训练营:“专业运动员培养其实是个成本很高的事情,营养、比赛、教练、配套这些东西都很贵很多,所以真正走上职业道路那都是钱堆出来的,但不能说穷人家的孩子就没资格打专业,巴西那么多天皇巨星都是从贫民窟出来的,真正有钱人家的孩子大多还没拼搏精神呢,所以我想做的就是尽可能让足球训练普及,当成很寻常的日常项目来普及。”

    刘浪挟了块水晶牛肉,好心提醒白浩南还是可以尝尝:“他们这家的牛肉味道特别正!绝对没有问题……日本有个漫画叫《足球小将》,为什么能火,就是日本有非常完善和普及的青少儿足球培训体系,不是以比赛为目的的青少儿足球推广,那是真的热爱足球,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盘棋很大哦,咦,这块牛肉也有点大。”

    白浩南笑了:“你怎么不去做美食记者……”当年在战场上,不是有个从日本逃过来的青年足球教练么,小野没少跟他聊当初日本的足球体系,到了上面其实也残酷,但起码在青少儿这块确实很普及,这点巴西籍教练们更能宏观的清晰:“曾经我想过搞区域联赛,譬如像英国那样,那么小的国土面积却有七千支球队,超过五千个足球俱乐部,好多球迷一辈子钟爱的球队不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曼联、阿森纳,而是自己的地区联赛,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却除了最高两级联赛之外,其他都乱得一逼。”

    刘浪估计正在对付极品黄喉,唔唔唔的说不出话来,可能换个人都会觉得他太过好吃不懂规矩,白浩南却从对方偶尔抬头对眼的表情里看见他在思考,起码对自己说的话有思考,所以慢悠悠的自己说:“我就想是不是因为我们国家太大,假若在蓉都,或者江州搞个职业半职业联赛,会怎么样?比如这几个街道就有自己支持的球队,这样的民间基础是不是才能让足球普及。”

    刘浪看起来很想说话,可又舍不得把嘴里的美味囫囵吞枣的暴殄天物了,所以白浩南干脆停下来等他,结果这货带着舒爽的表情把菜肴吞下去才说仨字又去挟菜了:“然后呢?”

    白浩南真觉得笑:“晚上我们去吃西餐,怎么样,正好我再约两个朋友一起。”

    刘浪果然不是只对火锅饕餮,眼睛都亮了:“好!”

    反正这会儿表情异动进来坐下的陈素芬听见了,都忍不住皱皱眉。

    白浩南还是不以为然的继续:“然后我觉得是个坑,不能把外国的经验想当然的挪到中国来,这种联赛搞起来,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跟我们平时的野球赛场一样,没人看,没观众的联赛那就没关注度,没有经济效益,自然也就没法好好搞下去,问题还是出在没有足够的普及,所以最后我决定把突破口放在青少儿培训,而不是成年人的市场,哪怕后者现在市场很大。”

    刘浪吃肥肠节子的时候,陈素芬都觉得有点恶心了,这位还是满嘴油花的点头:“青少儿市场也很大,您这是没收费拿市场占有率,等到真能熬几年出了点成绩,又占据了市场口碑和高点,那时候收费赚得不是一点半点,现在的家长很愿意为孩子掏钱的,男人买双球鞋都要犹豫下,孩子的教育经费要多少给多少。”

    所以白浩南知道这位是嘴里吃着,心里揣着呢:“我有足够的经济支撑,但需要给出一套更有力更正面系统的说法,不是我这样东拼西凑的忽悠。”

    刘浪低着头对油腻腻的碟子笑了:“真忽悠的不会像您这么说,您是个真动脑筋思考了的,不但思考还在认真的做,这种人迟早会得到青睐,感谢您请我吃东西。”

    陈素芬又开心的笑了,好像在表扬自己。

    白浩南明人不说暗话:“能帮我总结下这套说法么?”

    刘浪把碟子里的肥肠收拾了抬头:“您的使命感,在于利用足球这个第一运动,培养孩子的个性,灌输价值观,教育对权威和社会的尊重,培养自信和积极的自我形象,帮助青少年在人生中发挥出自己的潜力,您看这句话,配得上这顿饭么?”

    旁边聊天抽烟喝酒的同期培训教练们也有在听这边说话的,对刘浪这句话有点哂然,估计是觉得丫的装什么装,唱高调都唱到火锅馆来了。

    白浩南端了茶杯递过去:“以茶代酒,想邀请刘兄到训练营参观下,然后有更多的机会,大家相互多了解认识。”

    刘浪放了筷子也端茶杯:“好说,好说,一顿饭就能看个人,白先生心胸开阔,能认识是我的荣幸,我现在也就是个笔杆子,下午还有个采访活动,所以现在我先走一步,争取晚上给您交个稿件,才配得上晚饭,是吃哪家西餐?”

    陈素芬表情都不知道怎么摆了,白浩南哈哈哈的笑:“一定好!一定好!确定给你打电话。”

    刘浪也笑着起身:“嗯,我叫上我媳妇,她也好吃!”

    陈素芬终于能诚心实意的带上笑容了,还给了白浩南一个肯定的眼神,跟着把刘浪送出去。

    结果回来吃过饭结账往回走,才给白浩南说:“红包他没要?小婉说的金额跟怎么给,我还找柜台要了个红包装钱,但是他没要。”

    白浩南嗯的点点头:“是个蛮有趣的人,你看,人比人就出来了,相比之下我们这个教练培训班,有在乎这顿请吃饭的,有起哄发红包的,甚至还有嫉妒的,就连我俩走得近,都有人眼红,他们关心的事情就那么点,能干个屁事?”

    陈素芬聪明:“你在说我?!”

    白浩南哈哈哈走前面,陈素芬嘟嘟嘴跟上,想想把手挽住他,白浩南本来预计要飞一下的,还有肌肉反应,陈素芬笑:“才不让你诡计得逞。”

    下午上理论课就时不时的伸手去摸白浩南的爪子,都仨个娃的妈了,摸个小手还贼兮兮的脸红。

    白浩南随便摸,另只手却在拿手机约伊莎、乔莹娜吃晚饭。

    最后吃西餐的地儿还是伊莎选的,据说是个现在很有名气的网红店,于是白浩南又干脆把阿威他们叫上,不过小婉又借口自己要处理训练营后勤事务,抵死不从。

    陈素芬终于注意到这个很刻意把自己往后退的助理:“搞蓉都训练营的时候,我才知道所有账务跟很多工商注册法人资格管理,都是她在管,等于整个训练营都是她实际掌控着的,甚至所有资金都是她在调动?”

    打电话的白浩南随口:“曾经给于儿做过总助,她熟悉这些事情,喂?对,我们已经到了,你可以下来了。”

    陈素芬等他挂上给伊莎的电话才抓紧时间:“你跟她有什么关系?”

    白浩南摇头:“没什么关系,算是相互信任的交情,老陈回来,她能把所有东西整理好全部移交的。”

    已经能看见伊莎花枝招展的跳下楼梯来。

    陈素芬尽量平静的深呼吸一下:“这信任程度可不低,我得好好适应下,不过你俩又没孩子,她为什么还不婚不嫁的一直跟着你?”

    正好伊莎拉开车门上来:“谁?谁又要不婚不嫁?抓住杀了吃肉!”

    前排凝固下,白浩南苦口婆心:“不要这么凶,退一步海阔天空。”

    陈素芬就可乐了:“哈哈哈,真的像唐僧,不愧是去庙里深造过一段的。”

    伊莎哼哼:“我是退一步方便助跑加速起跳踹她丫的,是谁?”

    陈素芬还没来得及找同盟军,白浩南抢先:“好看!今天这身衣服好看啊!”

    伊莎可能是少数民族风格,又或者长期在山里面并不太受外面的服装潮流影响,哪怕在做服装生意,她的穿着总是带点不一样的民族风,今天这件橄榄绿带红色格子的大衣换个人看起来很容易花里胡哨,可她穿出来就是能衬托洋气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这点真是跟庄沉香有点像,她们似乎都有点混血的味道,粟米儿有点黑,但青春四溢的气质又跟伊莎最接近。

    当然这种影像只是残片般的在白浩南脑海里面飞快闪过,因为伊莎思路奇特的不满:“你意思是我哪天衣服不好看?”

    陈素芬连忙嘻嘻的旁观,觉得这个反问真是好。

    谁知道白浩南这老司机回应滴水不漏:“一月四号……”

    伊莎想了想,反应过来就是自己喝醉了第二天一早跟白浩南在被窝里胡天胡帝,根本没穿衣服,立刻笑骂的给白浩南一拳。

    换陈素芬冥思苦想了。

    还得接上从医院出来的乔莹娜,她带了份运动医学那边出的报告,算是正式跟训练营达成科研合作协议,双方都可以对外宣传了,运动医学这边每年能提供十位左右的运动医学实习生,一方面收集青少儿运动数据,一方面也能汇集运动伤害跟预防治疗的方案,等于是医学院这边培养高水平的运动医学人才,训练营免费有了运动医生,各得其所。

    陈素芬看了有点羡慕:“乔姐你这帮得可有点全力以赴!”

    乔莹娜不屑:“你搞错了,是他跟这些家伙感情好,我才是附带的赠品!”

    这个伊莎能作证,上次她们几个陪白浩南在路边摊见识了好多医生,盛况惊人,护士也不少,居然吃那样低档的小馆子都热闹。

    陈素芬倒是想起了今天那个刘浪,给乔莹娜和伊莎重点介绍了这个贪吃的记者。

    没想到刘浪确实有点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