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83、装逼不成反被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85075.html
    可能问题就出在乔莹娜的笑声这里,她始终没法凝聚起比较正经的用餐表情来。

    按说她也是个比较追求情调的姑娘,白浩南上次吃西餐还是跟她到五星级酒店餐厅装样子的呢,可今天这太过慎重其事的高级乡村餐厅让她始终觉得很可乐,顺带也影响了其他人的心情。

    哪怕餐厅旁边摆满了亮晶晶的高级东西,装潢色调灯光都相当复古的欧式风情里,看着也有不少年头的老式咖啡机、名贵的水晶杯、什么名牌瓷器,共同营造出了低调奢华的感觉,但一旦出戏就很难再回去了。

    纷纷脱了外套大衣坐下来,本来还有个类似英国管家打扮的中年半秃男人昂着下巴过来给每人面前发放了一张精美的餐单,英文MENU在上面都不解释的,然后大量英文中可怜巴巴的夹了几行中文,第一条就让刚端起冰水杯的乔莹娜有点喷:“1650年法国王室贵族专享的纯天然气泡水……噗?!”

    装逼这种事情,必须得大家配合,哦,都觉得很高雅、很有品味、很有逼格,那才有气氛,她这一来就忍不住,陈素芬连忙捂嘴:“我都不敢说,卧槽1650年……我还1573年呢!”

    李琳倒是信了,吓得聚精会神的瞄手里水杯,表情和刘浪的女朋友差不多,只有阿威神态自若,小喝一口不说话,白浩南则跟刘浪继续讨论这个教练培训的事情,坐上首的伊莎不满了,用餐刀敲两下水杯:“礼仪!来了就应该感受欧洲文化!”

    她那大衣下是泡泡袖的衬衫跟马甲,明显是研究过适合场所的。

    陈素芬撇撇嘴,乔莹娜赶紧道歉:“对对,对……哈哈哈。”主要是眼睛又看了眼那气泡水后面还写着“为您洁净口腔净化味觉”,就忍不住不耻下问:“这个只是漱漱口的?”

    保持高傲范儿的中国中年男人微微点头,顿时把都喝了几口水的大家都噗了,白浩南更是当成饮料一口就消灭光了呢。

    还好餐前饮品来了,咖啡、茶、热可可都有,拿铁咖啡还能现场拉花,瓷器都尽显了欧洲贵族的奢华,管家特别强调了这句,乔莹娜又差点笑场。

    好歹有过西餐经验的白浩南和乔莹娜对对眼,没说话,那就喝吧,他主要也是来跟刘浪聊天的。

    很明显这位报刊上都只能发点文体新闻的年轻小记者对足球并不是多感冒,但是有种莫名的新闻敏感性,或者说洞察力,当白浩南把整个思路和架构拿出来以后,他能够很轻松的理解并提出自己的见解,阿威都把注意力放到这边来了,不说话,专注的听。

    刘浪似乎更擅长帮白浩南把思路理清,他有种快速三言两语就能找到内容主题的特点,跟白浩南这种话痨正好是相反的,好几次白浩南都忍不住拍了大腿:“对!就是这个意思……阿威,是不是?我们就想不到这么总结。”

    阿威都文静的点头笑,刘浪也多看这个俊俏的小帅哥几眼,他有点豁牙,不说话还有点文人气质,说得兴起就很容易能注意到好几处牙齿挤得厉害,白浩南一心二用的难免想这家伙跟女朋友亲热的时候会不会咬舌头,他就曾经遇见过箍牙的姑娘,差点没把他舌头给见红了。

    这几杯水就喝了快半小时,白浩南都有点不耐烦了,餐单上号称清新淡雅的欧洲米其林级别甜点上来了,草莓挞是粉红瓷盘,有王室公主味儿,抹茶冰牛扎是浅金色盘子,白浩南不等管家说是王室什么味儿,一口就吞了,最后的酸奶冰沙装水晶杯里薄荷叶倒是蛮好看,可那味儿,陈素芬吃了一口就一个劲眨眼睛,伊莎和刘浪的女朋友倒是坚持端着肩膀一点点吃了,李琳么……吃了自己的还想吃白浩南那杯,她真的吃不胖。

    白浩南感觉就是吃了两嘴小蛋糕,嘴都不用鼓鼓囊囊的,要不是跟刘浪一直在说话,他都想催菜了。

    但也知道西餐大多叽叽歪歪的磨蹭,耐着性子呗,今天心情蛮好的。

    小甜点之后又等了会儿,感觉蛋糕都全消化了,才端上来一个蛋,没错,每人面前一个蛋,外表装饰得很华丽那种土鸡蛋,深色壳的,白浩南差点质问这是糊弄人么,才看见管家帮明显也摸不着头脑的陈素芬把蛋敲碎,原来是个巧克力做的蛋壳,里面是三个不同口味的蛋糕。

    装腔作势到了什么地步,才能把三个蛋糕挤在一个鸡蛋大小里,反正白浩南尝了一点就递给旁边眼巴巴的李琳了,实在是太甜了。

    跟这个蛋一起来的,还有份米布丁,中国长相的欧洲管家用了个巨长的介绍:“用大溪地香草与塔斯马尼亚鲜牛奶精心慢熬的日本山形寿司米,配以源于丹麦王室的车厘子酒熬成的酱汁……”

    白浩南又特么只吃了一口,又差点被甜得齁过去,还是给李琳吧,这姑娘真是大快朵颐,一脸满足,光欣赏这个表情,白浩南就觉得值回票价,因为连曾经看见吃的就要流口水的伊莎,都只能用小勺一点点抿,主要是拍照,而且看她操作手机的娴熟,多半还在发微博或者票圈,刘浪那么好吃,也只坚持了半份,但没把剩下的拿去祸害自己女朋友。

    白浩南本来还在想这么甜也行,让自己更加期待后面主菜的口味了,结果再来一轮马卡龙跟巧克力的小点心,之前的咖啡师又飘出来当面手冲咖啡了!

    吃西餐不是应该有酒么,白浩南跟乔莹娜用眼神再次确认出岔子了,他还去看了眼那餐单,发现上面花体字母真是连它妈妈都不认得。

    咖啡师还炫耀了这种瑰夏的咖啡豆,确实能闻到淡淡果香跟干果气息,冲泡以后的咖啡带点清晰的芒果香气,有点淡淡的酸感和榛子的味道,可是特么的白浩南饿得不行了!

    这时一位顶着白色厨师帽的大肚子,中国人模样的进来用英文说感谢欣赏体验奢华定制套餐,白浩南终于忍不住小心的问:“这……没有其他菜品了?”

    半秃管家终于有些热情的笑容:“定制的甜品套餐已经全都呈现完毕……”

    乔莹娜带头笑,白浩南看一眼也很吃惊的伊莎,就帮她顶包了:“好好好,那就到此为止,刘浪我们该去吃下一摊儿了,我们这帮人都喜欢这样连吃几摊儿,满足每个人的口味,火锅还是川菜,又或者串串香?钵钵鸡?乔子,买单!”

    儿科医生仪态万千的接过来一看,六千多吃几块蛋糕!

    乔莹娜还是很明白给男人面子的不动声色刷卡,知道价码的伊莎理亏也不会做声,本来就这么走了就算了,反正也不在乎这几千块,就当配合伊莎喜欢这种调调嘛。

    偏生那前面还说英文的大肚子厨师帽,看侍者刷卡的时候确认了银行卡上真是乔莹娜的名字,签字时候居然很得意洋洋的用中文邀请乔莹娜合个影给点评价。

    这普通话还带着蓉都周边口音,也来自蓉都周边的乔医生听出来这种强行装洋味的,丫的原来会说中文啊!

    脾气再好,也不想多话的摆摆手拒绝,这位却开始滔滔不绝的标榜自己这里是多么的货真价实,还请乔小姐多宣传介绍些朋友,特别强调食材很贵的,值得起这个价钱。

    乔莹娜有点不厌其烦了:“我不懂甜品,但高档点的西餐吃过几次,平京这个价位能吃到什么我很清楚,不多说呢是因为我们涵养好,自己选的东西也高高兴兴吃了换别家,但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有点不合适了。”

    大肚子厨师顿时变脸得也有点快,估计是那点自尊心被挑战了,防御机制来得很快,语调都冷冷的了:“便宜?不就是嫌贵了么,知道我们的食材有多贵,知道Toak么,知道贝泽拉eagle嘛,知道EK43在国内有多么少见么……”

    可能是做医生的职业态度,乔莹娜还是不生气,和回头看的白浩南相视一笑,没必要因为别人的情商智商堪忧,把自己的心情搞砸,接过陈素芬递来的大衣往外走,那大肚子厨师还在喋喋不休:“懂不懂手冲和速溶咖啡的区别?不懂就别来假装高级……”

    刘浪都有点尴尬了,白浩南还是笑着把嘟嘴想回头的伊莎搂住走。

    然后走在后面的阿威不紧不慢的开口:“我想你也没把意式咖啡和单品手冲的区别搞清楚,刚才咖啡师第二次手冲咖啡的时候程序有误,而且你们这个EK43咖啡机,也就三千多欧元一台,很便宜的,属于国外普通精品咖啡店的标配,我们刚买了台更高型号六千多欧元的丢在咖啡室几个月还没来得及拆封,就因为乔小姐不爱喝咖啡。”

    乔莹娜都走到餐厅门口了,听见阿威帮她出头,哈哈哈的大笑走出去,白浩南搂着终于露出委屈表情的伊莎继续走,就陈素芬回头对阿威双手树大拇指,李琳一脸嫌弃的看大肚子厨师帽,估计嫌弃人家油腻,还有现在满脸的尴尬。

    尴尬点应该也就认了,偏偏又想强行扳回来,难道是因为餐厅还站着七八个前前后后装腔作势的侍者和中年半秃管家在看?所以大肚子厨师勉力:“我们是顶级甜品店,不是西餐!我们的每一颗咖啡豆都有记录,我们是用诚心做出来的艺术品,你们这是在糟蹋艺术!”

    刚才明明是他自己在强调物有所值,食材很贵的。

    阿威依旧轻描淡写:“甜品就是哄人开心的东西,卖情怀或者卖历史都行,但前提是既然要送进嘴里,味道总还要过得去,结果你这不但造型丑,味道么,真的,在发现南美洲之前,白糖在欧洲一度是奢侈品,贵族们在餐桌上炫富的方式就是比谁家甜品更齁死人,我只能这样帮你们解释你们这个宫廷主题的甜点为什么会甜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这不经意的卖弄,让白浩南都哈哈哈笑了:“阿威,别教了,免得他把你的绝招都学了去!”

    陈素芬更是伸手搂阿威肩膀:“偶像!我崇拜你!”

    大肚子厨师终于给自己找到理由:“啊呀!原来你是同行捣乱,你这是蓄意捣乱!”

    阿威还是年轻气盛:“我做溙国菜的,吃得多罢了,价格敢卖到近千元的甜品店,全球也只有纽约的U.P,一套七道甜品,还配酒,每个月都会换创意,人家那成天排队都轮不到,那才是该这个价码的,你嘛,好材料也是被你糟蹋了,完全不到及格水平,也就是骗点不懂装懂的土鳖,还自我陶醉真的有水准了,起码八块钱一粒的糖珠别用那么多啊。”

    这时候终于能发现他有点姑娘家的牙尖舌利。

    感觉那大肚子厨师气得都要挥手让侍者们冲上来,围殴这看似轻飘飘,说话却颇有点打脸的俊俏小哥,李琳都突然停下脚步了,陈素芬转头拉住她,握拳用手指发出嘎吱吱的声音,摆了个李小龙的姿势:“他负责说,我是负责打的,柔道和跆拳道红带,试试看么?”

    这下论到阿威惊喜了:“真的?”

    陈素芬傲气:“这是我的副业好不好,我主修中国武术的!”

    阿威感叹:“怪不得,我还以为阿南是自己跳起来在天上飞呢……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本来难得要发作的李琳噗嗤笑了,被这俩拉着走。

    一群人真是毫不把这装模作样的店放在眼里出来上车离去,白浩南还专门邀请刘浪跟自己单独坐牧马人继续聊,其他人才裹着刘浪的女朋友上面包车,赶紧找个填肚子的地方吧,要不是当过和尚,白浩南都能饿得嚎嗓子了,关键不能把客人饿着啊,太掉份了。

    所以上了陈素芬开的面包车,伊莎赶紧红着脸承认是自己的错,主要是推荐和评价吹得神乎其神就忘了细看,特别那菜单还是英文的……

    陈素芬都哼哼了:“评价?忘了我们当初买了多少评价?”

    好吧,面包车里顿时展开一片批评与自我批评,对目前网上评价的真实性进行了大量批判,刘浪的女朋友都惊叹原来明星这么平易近人的,对这帮朋友之间的感情觉得好极了。

    而另一边的牧马人上,则安静得多,两个男人坐着走了好一会儿才相视一笑,好像都能明白是什么感受,白浩南开口:“好像还是有点必要哦?”

    刘浪更明确些:“包装和宣扬,甚至装逼在目前这个眼球经济的社会都是有必要的,但今天这个范例,确实是装过头了,更何况还遇见了你们这真有懂的。”

    有种装逼不成反被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