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90、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605201.html
    白浩南还得去当女婿。

    察觉到女儿女婿说的不在乎钱,是真的不在乎钱,乔爸爸的态度也变得自信很多,况且开着好车,出入五星级酒店也有助于提升底气,哪怕有点晚,一家四口还是坐在房间里把今天看房的情况总结了下,看了十多处呢。

    乔妈妈倒是埋怨女儿晚上应该陪着白浩南多去训练营,尽量多支持相互工作,乔莹娜嗯嗯嗯的主要注意力放在翻看那些精美的房地产资料上,很有看病历表的风格那样勾勾画画。

    她今天轮休,算是难得的陪着父母转了一大圈,挑出一份给白浩南忍俊不禁:“这家售楼部的副总认出我来,说给我个狠折,还合影了。”

    白浩南对购置房产真的无感,但也瞬懂乔莹娜选的这套,因为竟然有个配套的足球场!虽然看尺寸可能是个七八人制的小场,也算是很有特点了:“那就这个吧。”

    乔莹娜也拿着资料在上面打圈:“那我就买了哦?”感觉在门口超市买盒杜蕾斯那么随便。

    乔爸爸连忙凑过来看,有点咂舌:“三百多万……首付多少,你们现在有多少钱?”

    白浩南稍微皱个眉被乔妈妈观察到了:“怎么?”

    白浩南是真没想到现在市区这么一套房子要三百多万:“这么小一套房子三百多万,只住几个人,我们一座训练营也是三百多万,却能住上百个孩子,改变很多孩子的前途,如果真是我选,宁愿拿去修个训练营。”

    乔莹娜就笑了:“好吧好吧,我们把钱拿去……在绵林搞个训练营怎么样?”说得就像不要杜蕾斯换成冈本那么轻松。

    乔爸爸匪夷所思:“不是说了买房嘛!都说了蓉都的房子一年一个价,还要涨的!老梅他们上前年买了套房都涨了好几十万!”

    乔妈妈却点头:“我听说绵林还是有足球传统的,我们学校每年在这个事情上,校长都会批评体育教研组没有把事情组织好没拿到冠军,感觉在领导那里还是个加分的事情。”

    白浩南已经有些了解这种状况了:“对教育部门来说,任何一级官员总得有个业绩有个说法吧,可能你们在意考上多少重点学校,体育老师当然就在意有没有拿冠军,有时候拿个冠军什么的还是很好听的,其实对我们训练营来说拿这种级别的冠军很简单,但这会害了孩子,也会害了家长对足球的热情。”

    乔妈妈笑了:“喏喏喏,娜娜,从这里就看得出来小白是个喜欢孩子的,你们真的要抓紧!”

    乔莹娜不要脸:“已经在加强工作落实了,昨天晚上狠抓实干,今天继续深挖潜力,妈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一定会讲科学讲理论实践双结合的。”

    乔妈妈终于慈爱的拉着女儿:“别瞎说话,女孩儿家家的要知道脸皮!”

    乔莹娜无奈:“我可是都说的大领导大官的口号!”

    乔妈妈牵着她转头对女婿:“妈支持你们,对,相比买套房子,这才是更有意义的事情,确实在蓉都买套房没什么意思,空着也是浪费,但如果在绵林……这个训练营要怎么做?妈在教育系统做了一辈子,还是有很多亲戚朋友关系的,不是都面对青少年儿童么,能帮上什么忙?”

    乔爸爸简直莫名其妙话题怎么就变成这个了:“明明可以在蓉都买套房,说出去也光彩,怎么就要去搞什么训练营!”

    乔妈妈都不稀得理他,反而是乔莹娜过去安慰父亲:“有房,有房,我在蓉都其实是有房的,而且非常靠近二环,只是因为拆迁要还房子的,可能还不止一套……”

    白浩南也正好想跟教育方面的探讨下,把自己在江州和教育部门联系却碰了一鼻子灰的事情讲讲,特别强调自己的态度:“如果在学校里面搞球队是为了打冠军,那就真是在害孩子,也在害足球,我宁愿不要去,我要做的是把足球普及到普通小学里面,让孩子们都能踢,但是又不影响学习成绩。”

    当了一辈子小学语文老师的乔妈妈不能再赞同,甚至都抓着白浩南的手拍了:“对!对对!如果我的学生喜欢锻炼身体还不影响成绩,那我肯定也支持呀,这是个度的问题,我跟你说现在老师、家长可以随时联系,我们都有建家长群,教练是不是也可以这样,随时老师、家长、教练沟通,孩子学习成绩下降,就减少比赛训练,不许上场比赛,这是不是能督促那些想踢球的孩子,多学习呢?”

    白浩南热烈探讨,换成乔莹娜和她爹一起诧异的看这边讨论业务的激情。

    结果就是乔妈妈真的回去家乡好好咨询查问下这个事情,争取能够做成和学校联合训练的事情,这样投资不需要那么大,还能尝试在学校推行普及足球训练的细节,重点就在于既不专门为着冠军去,也不影响学习成绩,看有没有可能达到这两个看似简单,其实很难的目标。

    第二天把父母送走以后,乔莹娜都有点嫉妒了:“我妈对你比我还好!一个劲的说要我支持你,好像心里还是觉得我这唱歌的是不务正业!”

    白浩南得意:“早就说过我伺候中老年妇女是一绝!”

    气得乔莹娜也要上脚:“你就不能让我记点好!”

    白浩南明白的顺势抱住了,乔莹娜是真高兴:“春节,春节的时候我把梦丁带回去,你能一起最好,不能也无所谓,反正这个训练营要是真的在绵林也做起来,我们就能经常一起回去了,是不是?”

    白浩南还真有想法:“今天刘浪帮我查询了下关于那位马前辈的事情,他们可能是真的会来比赛,但更重要的就是这些个蓉都老球星,他们基本上都在周边县市搞过足校之类,效果并不好,十来年了这边乙级队都没搞出名堂,我也想试试看,我们的方式到底能不能出点效果,省城搞和周边县市搞有什么区别,毕竟我是想让更多孩子来体验足球,喜欢足球,只有踢的人多了,才更容易发现好苗子有天赋的孩子。”

    乔莹娜幸福的嗯,然后又异想天开:“你说足球也搞个选秀节目怎么样?”

    白浩南的优点就在于不会想都不想就否定,先哈了一声:“人人都能唱歌,足球没训练过看起来都是乱七八糟吧?”

    乔莹娜摇头:“能参加选秀的,其实都多少有点专业底子了,这是面向全社会全国来选秀,说不定真的能行!”还有点越说越兴奋,她就是选秀歌手啊:“回头我跟麦姐他们商量下!”

    白浩南更得意了:“看看,我这人生经历,真特么就没有浪费了的,每一段都有用!”

    乔莹娜叹口气:“是是是,每一位姑娘都孕育了新生命!”

    白浩南只好闭嘴。

    但训练营的场面就很难闭嘴了,起码从周二周三开始,很明显的就有相当多蓉都大大小小的媒体开始朝着训练营云集,白天采访,网上观赛,本地观众、足球爱好者就更不用说了,之前小婉提到的收费还真不得不实施起来,凡是有带孩子来训练观看的免费,参赛球队球员跟家属免费,其他观众进入一概收取十元钱的清洁费,美其名曰现在人多了每次比赛以后的场地收拾就要花费不少人力物力,当然也免费赠送一杯热饮料,这倒是促成了喜欢动脑筋的蓉都市民都纷纷带孩子。

    采访都集中在找白浩南,要他面对镜头说点什么,特别是关于这场擂台赛的态度,好像越嚣张越好,鸡贼如白浩南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真是那位马儿要来,就凭他们那些足校里面的当打年轻球员召集一群来,就能打得教练组够呛,现在越装逼,到时候就越打脸啊,现在显然蓉都足球圈儿的私底下应该都知道马儿他们要来,全都憋着劲儿看打脸呢。

    所以他还只能面对镜头不咸不淡的翻来覆去宣传青少年培训,可别人哪关心这个呢?

    要的是劲爆!要的是刺激!

    白浩南只能在心头冷笑,一群HMP!

    连晚上上场比赛的球队都一团和气,明摆着要帮马儿他们探明虚实,白天不少来看训练的,白华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倒是带着打入敌方内部的乐趣精神去论坛之类网络社区探访了下,居然把所有教练都标注了,还取绰号呢,什么灯泡、方便面、指甲刀,白浩南据说应该是叫扛把子,估计还是从浩南哥这个梗展开的。

    然后最重要的当然就是通过这个编绰号,发现十六名教练组成员加白浩南在内,挨个的上场状况都被分析过,结果真的分析出来有俩巴西教练从来没上过场,而且是年纪三十来岁比较精干的那种,平时训练也明显是技术体能都很好的,教练组前面两场比赛居然在打埋伏!

    白浩南都哈哈哈了,他确实是鸡贼的藏了两名最强教练,没想到居然被无聊的蓉都群众用人海战术给抓出来了。

    应该还是他主要当成个乐子,没有百分百的防备隐瞒。

    重点就在周六了,下午四五点开始,整个训练营外面已经黑压压的围观人群,居中的十来个天台都已经以两百块一个的包厢价位租出去,最多只能上十个人的场面都挤得满满当当,医院股东们居然也掏钱租了个,只给自家人留了一个天台的白浩南好笑,小婉走了只能让陈素芬全面担当:“警察,给警察局打电话,昨天就报备了这种情况的,这人数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计,跟我们无关,是他们自发组织的,我们用了售票的形式来阻挠,还是没能控制住这么多人。”

    陈素芬也只能联络村委会,那边喜不自禁的说今天村里各种小卖部、超市和饭馆生意都好得不得了,已经尽量安排村民来协助执勤了,他们也在给警察局打电话请求增援。

    其实今天是没什么危险,要是搞砸了明天的擂台赛都没人打了不是,白浩南也是防范于未然,给明天做预演。

    直到大概七点左右,外面的围观人群忽然就潮水般的波动,连同里面好多人都在起身张望,一个个嘴里忍不住的欣喜:“来了,来了……”众人仿佛隐忍了一周,不,忍了三周的脸色,终于开始放光!

    然后就像刀劈波浪一样,基本上站得严严实实的防护网外面人群闪开条道出来,一行人神态自若的走进来,当先的果然是那个白浩南无比熟悉的马儿,这个职业球员圈内都经常尊称的名号,真的就像唯马首是瞻的感觉,站在天台上的他都忍不住想马上下去谄媚了。

    比自己整整大了十岁的国内顶级球星,而且是人品、球技、眼光样样都拿得出手的大哥大人物,这样面对那么多普通足球爱好者走进来,也是一路双手抱拳左右示意感谢的姿态,白浩南只能说卧槽,看看别人也在足球圈混了二三十年,别人是什么态度,自己以前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这些典范放在眼前都不知道学习。

    当然那时候的他真不知道该学别人什么。

    光是这份谦卑就说明很有情商了,相反他身侧后面那些老兄弟朋友就要趾高气扬或者霸气得多,不过倒也反而衬托出来这带头大哥的品性,无论是真谦逊还是假装样,起码既不会让人看轻,也不会奚落鄙夷,倒是个面面俱到的好办法,白浩南觉得学到了,这比当初瑞能出场时候,一帮人全都一脸牛逼哄哄得道高人的样子,要高级多了。

    还得是国内有头脑的人多。

    马儿四十出头了,本来就长得笑眯眯的一脸福相,走进来自然有人给他指方向介绍,他也依旧是挨着天台示意,有些明显认识的还挥手,到了白浩南他们这个天台,依旧表情开朗温和的举手示意笑,白浩南真是下意识的手一撑那栏杆,直接就翻身从两米四高的集装箱天台跳下来,带着惊喜的表情,更带着让全场都瞩目的大动作,落到马儿等人面前,表情实打实的难以置信:“大师兄!真的是您!”

    这动作,这表情,这热忱的模样带点缓冲墩地,差点都跪下去,真是给足了老球星们面子,也满足了围观群众的心,还没开打估计全都哼哼哼的得意了:“再牛逼,看到马儿还不是得恭恭敬敬?”

    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场面,白浩南怎么会不做到呢。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