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93、马失前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617681.html
    白浩南真的把那两个从未上场的三十多岁巴西教练派上场了,而且在更衣间换衣服的时候用英语快速叮嘱了一番,最后出来是搂着吉敏的肩膀走的,伸手抓了等在场边猜曼的绒帽给吉敏戴上。

    22岁的前蓉都梯队球员使劲把双手捂在脸上揉了几把,默默的低头走上人工草坪。

    马儿被陈素芬摔飞了砸地上,感觉不到疼痛,除了专业摔家技巧得当,训练营这个人工草坪的厚度真的有点不一样,布兰克当初最不满足球公园草坪原因就在这里,国内习惯了偷工减料的场地,看着差不多就行,但实际上这种为了替代草坪的塑胶草皮有严格厚度弹性要求的,粗劣施工的水泥地面上薄薄一层塑胶皮,甚至还不如前些年的炭渣地和三合土球场呢,毕竟后者受伤最多是皮外伤,过于坚硬的地面带来的骨骼特别是膝盖软组织伤会影响一辈子。

    换了球鞋的马儿一走上来就感觉到了,还在原地跳了两下,对白浩南点点头,却没说话的走向他的队伍。

    他们是一身橙黄色的球衣,包括马儿在内好几个球衣里面还穿了黑色的束身衣,主要还是为了保暖,三四十岁比不得年轻时候火力旺盛,有些还戴了手套的,感觉就跟老钟他们这些搞摇滚的到了这个岁数也不得不端着保温杯一样。

    白浩南没,跟着巴西教练组的热身程序以后大家一身绿白横条纹球衣站在场上,几乎所有正式参训的训练营孩子都穿这个款,另一套比赛服是红黄竖条纹,其实大多数好看的色调搭配已经被满世界的各种俱乐部用过了,阿威操刀决定的颜色,白浩南是没什么特别感受的。

    今天阿瑟就没有上场了,因为他的作用在于疯抢拦截,面对掌控球能力比较差的业余球员机会不少,但是对上这种专业退役球员嘛,很可能被遛猴瞎跑,所以今天就是依旧两位巴西中年前锋在前面,两位年轻的上来一个换中场,一个换后卫,把年纪最大的俩换下去,阵型也变成最中规中矩的442,吉敏依旧默默无闻的穿着23号站在边后卫,猜曼在他前面有点不习惯的双手抱头,估计是冷着了。

    因为有蓉都球迷说马儿这帮朋友都打了半场,现在这边才上,体能消耗不公平,白浩南就无所谓的推荐对方无限制换人。

    他在意的根本就不是输赢,看着马儿气若渊渟的站在场上,白浩南眯了眯眼,上半场可能唯一没能看见表现的就是马儿了,十几年没站在顶级赛场马儿还有几分功力?

    一声哨响,马儿的第一脚触球就换来周围蓉都观众震天介欢呼,这就是魅力。

    老陈经常敲打白浩南踢球要抬头,白浩南也经常表扬阿瑟是个本能就会抬头的,梦丁和南山这点也做得不错,但看看马儿,他真的就像一匹昂首阔步的骏马!

    马头就是昂着的,几乎全程昂着,更特么个探照灯雷达似的,偶尔瞄下脚,大多数时候都是凭着习惯和脚感在控球!

    这样的人,你说他是不是对全场始终了然于胸?

    除了可能天生就有这种眼观六路的气势,还必须要有对自己脚下拿球能力的自信。

    当然,白浩南记得马儿职业生涯中还没到这样的地步,现在可能是更自信了,也可能跟比赛强度有关。

    反正马儿基本都是慢步小跑的,球不在他这里就更不会低头,不需要呐喊要求,他那些老兄弟基本上拿球都是快速敲给他,动作习惯都默契得要命,看着行云流水更引得球迷们欢呼。

    拦截后腰白浩南自然面对的就是马儿,从阵型上来说,这就是个天然对位,拦截后腰往往面对的就是对方指挥官或者最生猛的那个,实际上还处在当打之年的白浩南这个是真不怵,哪怕全盛时期的马儿,他也敢当搅屎棒搞得对方不舒服,何况现在。

    只是今天他却没什么暗黑招式,就是中规中矩的且战且退,保持适当距离压迫住就行,耳中倒是听得中后卫那个像尚格云顿的白发老头在用英语不停发喊!

    阵型!

    保持阵型!

    明显他们也感觉得到今天这帮年纪比他们小一轮的“年轻人”算是看见功底最强的!

    开玩笑!

    好歹这十来个人几乎全都是代表蓉都职业队征战过国内最高联赛的,其中包括马儿还有三个人进过国家队。

    中国队再差,这些人的水平还是职业级的,退役这些年可能他们之间相互还打得更没有功利性,更娴熟简练了。

    这点从马儿的动作的就看得出来,好几次几乎看都不看,朝着空挡方位把球传过去,自然就有人堪堪到位,这种有点神乎其神的不看人传球,更让球迷震天吼,乐,快乐!

    白浩南始终半躬身紧绷,快速移动脚步干扰,所以能保证马儿身前起码有个小半弧是没法出球的,所以他的传球虽然多,大多都是横向或者往后,内行就应该看出来,好看,潇洒,但没什么用。

    几年前白浩南就以龌龊拦截闻名,现在也更加精纯了,口中同样用英文偶尔大喊:“LOOK!LOOK!”

    应该所有听出来这句的球迷都会认为他在装逼,特么中文都没说利落,非要用英文,有脑子的猜测他在提醒外籍教练们看紧,看住对方……

    是看得紧,巴西教练们几乎是教科书般的防守动作,微蹲半侧身,紧张身体,放松头脑,脚步不停快速小碎步移动,口中对山歌似的呼喊回应,始终能保持一片区域间三人左右的联防,密不透风般的防守让橙黄色的球衣很难渗透进去。

    中国足球一贯有南北派的区别,也就是北方比较大开大合,南方讲究脚下细腻,但随着联赛十多二十年,各种国内外教练和球员流动,这种明显分界已经看不到了,但在蓉都川军,却一直保持了小快灵的特点,起码马儿这帮老伙计一直都这样,仗着他在中间调度,中后场比较敦厚的身材都没太高大强悍的,前场更是以两个一米七左右的灵巧身材突击。

    只是这二十年前的灵巧身材,现在有点臃肿了,玩儿业余对手多半还能叱咤风云,对上吉敏这种年纪轻轻的专业小伙子肯定不灵,还有俩成熟老道的巴西中后卫在那协助,想突破就很难。

    没错,吉敏基本上一直在防守,跟在俩上点年纪的中后卫侧面到处堵防,哪怕拿到球都没有往前走,而是立刻把球交给别人,他一直靠着高速和机灵在防守,位置感可能还有点差,但起码中后卫叫喊他是知道去哪的。

    以他的体力和速度,不往前冲,只在后场跑那体力就比较有剩余了,而且还是下半场才打,撒了欢的跑,整个右边防守跑得滴水不漏,反正看台上就是一阵阵叹息,好几次看着马儿把球都交给边路,要么是接球差一步被吉敏拦截,要么就是带了球靠近这年轻人被捅了去,最烦还是他不往上走!

    肯定这23号第一场里面给所有观战者留下深刻印象,感觉他跟猜曼两人用高速反复冲击后卫线太特么无耻,所以通风报信或者视频介绍里面多半都是他俩的身影,今天对方上场的人肯定有针对性,毕竟这种快马是破退役老球员的不二法门,第二周蓉都本地球迷就打算用这招,只不过被自己打架给破坏了。

    一开场看他和猜曼又在一边,对方肯定重兵防守这一侧,还多给了个人,可这货根本就不去,这就有点憋了好一阵却不撒尿的郁闷。

    明明有次白浩南拿着球了,往侧面给了那巴西中场,这位潇洒的带两步,看着按套路应该给猜曼这边去冲刺的,却笑眯眯的传给了同胞去盘带,新换上来这个边前卫就是查尔斯,那个跳舞跳得极好的光头,身形灵活的真有舞蹈感,一个前扑然后急停又后退的摇摆节奏,愣是把防守他的后腰晃了个趔趄!

    认识到他的威力,进过国家队的另一名前卫都返回来协防了,这货却把球又倒回去,倒给同样新上来的边后卫,这个从未在球迷面前比赛过的边后卫教练更加惫懒,接球就回给查尔斯,动作简练干净,出球标准精确,典型的脚下功夫极为扎实。

    必须承认当年马儿他们打甲A的时候,让他们惊艳的那些巴西外援,实际上在巴西本国都是三流球手,这就是中国跟巴西的差距。

    罗马里奥介绍来的这批教练,据说是跟他的私人圈子有些关联,算是业内高手,也许没当过职业球员,但一直都是在跟一流巴西球员打交道的水准。

    巴西实在是足球人才太过辈出,打不上一流职业队的原因很多,自律不够、过早伤病、心理状况、甚至根本没有打职业的动力,这些中国人很匪夷所思的原因,巴西人理所当然,譬如查尔斯就是觉得打职业没法在舞蹈中享受乐趣,这位后卫则是心理上不喜欢比赛,但是他有街头杂耍足球的最高荣誉!

    查尔斯依旧飞快的击球返回来,后卫又给他敲回去!

    动作极快,但是又极为标准,扑回去的前卫都有点坐蜡了,他的眼力当然看得出这俩在逗他玩儿,对方脚上功力绝对比他娴熟,他能倚仗的恐怕只有身体,但偏偏人家根本就不碰身体,十多米距离,不停移动相互传,只要他敢扑上去,立刻就能被逗得跟孙子一样,还碰不到球!

    他好歹也是比马儿稍晚几年的国脚,球迷当中那也是响当当的名气,谁见了都要叫声大哥,被这样遛猴有点丢不起那人,所以放慢脚步只是往查尔斯这边靠一下堵住,后卫笑笑又把球返回中后卫那边,中后卫又给白浩南,绕开这里继续往前,查尔斯那讨厌的又绕到前面去接。

    总之就是不搞身体接触,也不掉球,很稳健的拿在手里。

    三五个回合打下来,马儿的老兄弟们就发现这帮教练打法很孙子,只要丢了球就会在巴西教练们脚下倒来倒去玩好久!

    这些巴西教练的脚下基本功太娴熟,哪怕没多少体力和冲击力,也能站住了快速传来传去,总之就是不轻易往禁区里面去射门,也就不容易丢球,因为马儿他们也没多少全场疯抢的体力啊,这样相互抵消的结果就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巴西教练们脚下倒,毕竟白浩南和吉敏、猜曼这样的体力还能冲抢下的,拦截成功率远比马儿他们高。

    马儿还是经验丰富,笑着手一挥,就招呼着队形前压,而且相互间更加密集,你不是不敢射门丢球么,我压缩你的空间。

    顿时就把白浩南这综合体力技术最平均的让过,直接在他身后操作,马儿都故意切换越过了他,白浩南如果不跟着往后退,多半就会被打得很狼狈,可退后去就意味着整个队形往后退,被压着打!

    一直在时不时喊声LOOK的白浩南,却没退,反而朝着边上动了点,把原本在那的猜曼挤到前面去,所有人才发现之前很不起眼的那个戴着绒帽的年轻23号游移到了马儿身前。

    而且上去不到一分钟,就是个毫不客气的抢断!

    之前几乎从未见过吉敏抢断的,他更像一把拉开的弓,同伴把球给他就是把箭上弦,上弦就开始冲!

    可现在是马儿拿着球,习惯性的抬头看向周围时,脚下有个近乎本能的左脚外侧把球横着拨一下的小动作……

    这是他的成名动作,甚至当年很多海报上都是这个动作,有种马踏连营的潇洒和大气。

    对于中场指挥官来说,这也是个标准的传球前小控制,方便接下来一脚把球给出去,就像橄榄球的四分卫在长传之前往往要退两步一样,所有人踢中长距离球之前,都喜欢让球跟身体保持点助跑的距离,对吧?

    吉敏就是仿佛抓准了这一点,几乎带着预判的抢先一脚捅过去,马儿刚诧异的把抬头目光收回来,这个戴着绒帽的家伙已经如同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穿刺过去!

    年轻真特么好!

    这一瞬间,四十三岁的马儿心头肯定是这么想的。

    但吉敏这个抢球真的就只是因为年轻?

    白浩南主动提出打这个半场比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