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还好郭咲咲马上开口反对:“不!我说了,我们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来打扰,这是我的生活,这一次我要自己做主!”

    白浩南想热烈鼓掌!

    只是从老郭跟咲咲妈的脸上都能看出来惊讶,估计这姑娘从来没这样逆反过,然后一起把目光投射到白浩南身上来。

    白浩南有那么瞬间想装那天面对乔爸乔妈时候的老实样,然后想起人家很清楚自己了:“我……听咲咲的意见,我现在在蓉都的时间不会很多,应该是频繁往来于几个城市,起码在这几年是这样。”

    郭咲咲肯定也有点意外,回头看了眼白浩南,白浩南承认:“上次王建国的名字是假的,伯……两位老人也应该知道,但我没干什么坏事,我原名白浩南,职业联赛的退役球员,现在在全国各地开办青少儿足球训练营。”

    对这个名字一家人似乎都不吃惊,郭咲咲捏着他的手用力:“事情就是这样,我以前的生活已经觉得糟透了,他既然回来找我,我就想简简单单的过我自己的生活,我还是会照顾家里,但是我要跟他单独生活,是我自己的独立生活,而不是为了单位,为了这身警服,为了……为了那些以前的,我都要疯了!”

    说着直接拉了白浩南起身往外面走,白浩南有点挠头,使劲回身给老郭夫妇做个笑着不出声的鬼脸,示意自己去说,老人夫妇俩一坐一站的看着,眼神有点复杂。

    白浩南被大步流星的棉衣姑娘拖着往外走,忽然有点心虚,这样走出去要是遇见陈素芬,打起来,那才真是要进局子,不,直接就在局子开打,所以靠体重反拉,一下楼就耍赖的反拉郭咲咲:“晒太阳,晒会儿太阳,多好……”顺手摸了摸,连手机都在车上当导航,所以现在彻底没法联系陈素芬她们了,一件件来吧,真是男人精虫上脑以后,总会留下一堆冤孽。

    谁叫身体那么诚实呢?

    这种成排的老宿舍建筑,楼与楼之间有点空地,感觉都被寸土必争的种上了蔬菜瓜果,还有搭棚的,还好有水泥搭建的休息凉棚架才不至于被全部占领了,但凉棚架上依旧挂着藤蔓,让冬日难得的阳光都被分割不少,不过环境也还干净。

    也许上午九点、十点左右正是警局比较忙的时候,除了极个别退休老人,空荡荡的,白浩南拉了郭咲咲走进凉棚里面坐下都没看见人,他还拉起自己的运动大衣下摆给姑娘垫在水泥栏杆上,郭咲咲却伸手帮他裹紧些并肩坐下,一看就是贤妻良母,然后又有点不知所措的把手指在一屁股多宽的栏杆上快速敲,嘴抿得有点紧。

    白浩南经验丰富:“我……”

    郭咲咲快速开口:“我知道你现在有女人!”

    白浩南吓一跳:“你怎么知道?!”

    郭咲咲低头看看脚上的棉拖鞋:“乔歌星的事我知道,她的新歌出来我看了下新闻介绍,就知道是你,而且她的蓉都户籍还有个孩子姓白,当初我就问过她你是谁,根据你的口音、长相、身高,特别是踢球的能力,当时局里是查到了你身份的,只是大家都知道你是为什么砸人,而且还有我爸他们几个的缘故,这件事你也处理得干净,把人送到警察局门口就走了,所以不诉不查就这样过去了。”

    白浩南嘿嘿笑:“原来刚才是你吓唬我!”

    郭咲咲不笑:“我知道我现在很丑,但这几年我确实过得很糟糕,暴饮暴食几乎不跟工作之外交流,变成这样也无所谓,真的没什么意思,只是突然看见你,就想放纵下,这是这几年有时候我会时不时想起的事情,你不用在意,就当是被狗咬了,要走就走……”

    没想到白浩南居然真的站起来:“那……我就先走了,你自己保重。”

    郭咲咲猛抬头,使劲咬紧了嘴皮才能不表现出任何反应,然后木木的点头,抬头看向白浩南的双眼里神采几乎都碎成片了,巨大的失望和呆滞还是写在脸上。

    白浩南真的就转身这么走了。

    郭咲咲凝固在那,木讷的看着白浩南消失的背影,丝毫没有之前拽着白浩南进来时候的坚决霸气,只有柔弱,柔弱得好像轻轻用手指头一碰,就会碎成遍地的那种柔弱。

    哭,哭不出来,甚至脑海里可能都完全死机了,甚至连悲伤、痛苦这些情绪都不需要,直接崩塌。

    这时候她背后真有一根手指碰她的时候,都完全没有反应。

    甚至连一朵不知道什么野花从后面伸过来,伸到她脸上,视线慢慢集中到花朵上,可能都是灰白色的花瓣,再转回来,那双眼睛都是灰色的,彻底抽掉了色彩的感觉,嗯,就是传说中的死鱼眼,然后却看见白浩南喜笑颜开的蹑手蹑脚在身后,得意洋洋的拿了一把野花:“绕到前面去偷的,你认为我真的是打了一炮,拔吊走人的那种人渣么,错……”

    话还没说完,那种黑白电影瞬间染上彩色,再变得五颜六色般灿烂的眼神,如夏花般璀璨的迸发在郭咲咲的眼里,巨大的失望后最纯粹的惊喜带着难以置信立刻爆发出来,用一个标准的擒拿动作,从坐姿直接弹起来冲撞,拦腰抱住白浩南用尽全力的冲撞!

    185的姑娘,还吃得满壮的身材,再加上专业级的冲撞抱摔!

    偷偷摸摸从宿舍另一边绕过来的白浩南再次领会到不作不死的真谛!

    为什么一定要撩这个惊喜,为什么一定要玩弄感情,这种巨大的喜悦跟娇小的乔子玩玩就行了,特么现在简直像是被卡车撞了!

    白浩南感觉自己就是昨天的李琳,被啪叽一下撞飞的样子,只是郭咲咲的摔技紧紧的锁住了他的腰,根本就别想逃,然后不等白浩南踉跄,两人直接下地,他甚至还感觉到姑娘长手一伸托住了他的后脑勺免得磕着了!

    然后光天化日下,他就被郭咲咲压在地上,接着铺天盖地的恸哭释放开来,哪怕是死死的趴在他胸口的运动大衣领口里,哭声还是轻易的回荡在整个宿舍楼之间,白浩南看见两边的楼上都有窗户打开探头,他还尽量堆起笑脸来抬手示意,免得被当成犯罪分子收拾了。

    郭咲咲显然不管周围环境了,放开了哭,仿佛要把这几年的泪水都倒出来,甚至之前的也一起,直到发现白浩南居然在抖脚,才面前止住哭声泪眼婆娑的看他:“怎……怎么?”

    白浩南总不至于在这个被围观状态时候上下其手:“没事儿,继续!”

    郭咲咲释放得差不多了:“丑不丑?”

    白浩南正面评价:“你本来就不爱化妆,现在还是可以收拾出来,但真的要减肥,你看,我这条腿都压麻了!”

    郭咲咲用睡衣胳膊挡住了脸,还是给了白浩南一拳:“你还骗我!”语气是撒娇的,但这一拳绝对是撒气,白浩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哪里是什么爱的小拳拳,简直就是大锤!

    周围楼上都笑了,郭咲咲慌乱的抬头看,虎虎有声的跳起来拉白浩南跑,有点无头苍蝇一样随便选个方向就跑,还是白浩南笑嘻嘻对周围一直挥手示意,郭咲咲都抓了往拱门那边冲了,白浩南终于承认:“我跟俩姑娘一起来的,碰见了多尴尬?”

    郭咲咲是一脸的恍然加歉意,赶紧拉了他朝另一边跑,原来这边还有道门,出去就是热闹非凡的杂货、餐馆、菜市之类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看门的大爷都对白浩南关注:“咲咲?!”

    姑娘还是那句:“我男人!”

    出来随便招了辆出租车就走,然后才使劲的抱着白浩南的胳膊埋怨:“我感觉那一下都死掉了,都想报复社会了!你还骗我!”

    白浩南表情严肃:“我告诉你,不减肥,就没有资格撒娇!”

    前面司机立刻不动声色的瞟了眼后视镜,白浩南调皮的把姑娘抱着藏怀里:“我的,别偷看!”郭咲咲那脸上的表情哦,又是僵又是笑,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但整个眼神真是热烈的,最后选择使劲箍在白浩南的腰上,很用劲的那种。

    司机嘿嘿笑。

    白浩南熟悉各种体位,坐在后座都能把郭咲咲扭着舒服的搂怀里:“体脂率起码过了百分之三十,减肥啊,忌口加强锻炼,希望我下回再看见你,就已经瘦了。”

    姑娘的心肯定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啊?你要走?”

    白浩南点头:“这回还要呆十来天,但接下来去江州和贵黔,春节都不一定在哪过,主要是做事,也有那些破事儿。”

    郭咲咲反而放松了:“哦,我以为马上要走呢,嗯,没事。”

    白浩南还是马上要打个电话,下车以后抬头看着密集的小区住宅楼,找了个路边杂货店给陈素芬打电话:“喂?”

    那边简直破口大骂:“你在哪?卧槽……”旁边的郭咲咲都皱了下眉。

    白浩南慢慢把电话凑近耳边轻言细语:“遇见个朋友,晚点回训练营,今天马哥他们要来,你们俩多接待下……”

    陈素芬肯定在深呼吸:“女性朋友哇?”

    白浩南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我……我就这点……”

    结果旁边郭咲咲果断的帮他把电话机叉簧给摁下去了:“好了,不用低三下四的,你没错,是我勾引你!”

    看店的女人立刻表情丰富的看这壮姑娘。

    白浩南付钱,头疼的搂了郭咲咲的肩膀离开去:“话不是这么说,我现在确实没有像以前那样到处乱搞了,可……只要不谈结婚,不谈感情,就这样高高兴兴怎么都行。”

    郭咲咲认真的看他:“我知道,你是可怜我……”

    白浩南严肃脸:“我又走了啊。”

    郭咲咲居然松开手:“你逗我开心,为我好,我不想你为难。”

    白浩南夸张:“卧槽,你不就是胖了点嘛,给你点时间,减点体重你看走在街上是不是你最抢眼。”

    郭咲咲是死心眼:“我不要抢眼,我说了只要你有空来看我,我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都行,我不要你为难……”

    白浩南都要被她绕昏了:“好好好,行行行,随便你,这小区不错啊,为什么非要住在那边。”

    是不错,应该有好几年了还是比较新潮高档的感觉,入住率也蛮不错的样子,保安还登记了业主访客,郭咲咲就要把访客登记成常住,主要是录入指纹,门锁都能用这个,白浩南怀疑:“你是不是给我下套查身份?我真的叫白浩南。”

    郭咲咲又笑起来,感觉现在乍喜乍悲的也不正常,进了电梯才解释:“以前就买了套婚房,你知道的,后来根本就没去过,正好就是你出事走了,我才下定决心把那套房子卖了,因为那个位置好,卖得贵,就在这里新区买得好点大点,其实我属于特勤大队,分到各个局或者辖区调动……说了你也不懂,住那边就是为了照顾爸妈。”

    说到这里才点点头:“其实我每天昏昏沉沉的都在队上,反而还是我妈在照顾我生活,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人也不想见,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只有看见你,我才有了开始新生活的勇气,是你告诉我要自己想怎么活就怎么活的!看不到你,我好像永远都踏不出这步。”

    白浩南踏出电梯:“没事儿,哥们儿就擅长这个,包在我身上,你这条件毅力,十天半个月没准儿就能减下来,女人味一上来,钓谁都是……”

    郭咲咲拉住他:“没有谁!是你,我只可能接受你,你跟别人都不一样,以前不嫌我高,现在不嫌我胖!”

    白浩南赶紧撇清:“还是嫌的,只能怪你脸蛋长得太漂亮。”

    郭咲咲又先惊后喜的忍不住笑了,但没有撒娇的动作,开了门进去到处都空荡荡的房间,除了卧室有张床还有个临时简易衣柜,其他虽然都按照市面上常见的装修风格装出来了,却什么都没有,白浩南还调戏:“嗯,反正别的我们也用不着,对吧……”

    谁知道,郭咲咲脚后跟把卧室门又一关:“对……”手上就解棉衣扣子。

    白浩南都吓着了:“不用不用,我开玩笑的!”

    郭咲咲严肃脸:“你嫌弃我了?”

    白浩南哭丧:“不是!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知道么,我们好好说会儿话不行么!”

    郭咲咲没停手:“刚才给你说话的机会了,你吓唬我,现在上了床也能说,快!”

    口吻一如对待犯人的直接推翻!

    白浩南居然觉得有点小刺激……葵葵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