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98、弯腰不是认输,而是为了拾起丢掉的幸福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666082.html
    郭咲咲还拉上了窗帘,说是不让白浩南看她胖的样子,其实手感还是蛮好的。

    结果白浩南说他有几个儿女,都没吓着人民警察,郭咲咲始终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把注意力放在运动过程上,对白浩南说的情况都悠长的啊啊啊。

    末了才有点浅笑,查酒驾时候敬礼那种笑:“你这跟编故事似的,上当受骗的妇女群众很多嘛,也不多我这一个。”

    白浩南想解释:“不是,我……”

    郭咲咲就喜欢手脚并用的完全裹着他:“我有点笨,但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我爸都说你绝对不是坏人,所以其他我都不在乎了,刚才我都说了,我心里现在彻底亮堂了,哪怕还是过一样的工作生活,有奔头了!晚上就去健身,但是你要有空来看我,不然我就去找你,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去找你,现在你已经没法离开我的生活了。”

    白浩南小怕怕:“我们要理智的对待生活。”

    郭咲咲认真点头:“是啊,现在我知道让自己好看,是为了给你看,让自己高兴,是为了和你在一起高兴,我要求不多,我既不想认识你那些女人,也不干扰你的生活,只需要我找你的时候,你不拒绝我就行了,我又不是不讲道理。”

    白浩南觉得这句不是不讲道理简直就跟她穿上制服那么理所当然,心里立刻有点意动:“你这边有警服没?”

    郭咲咲还起身去找了,然后才反应过来接连呸几声,说什么都不穿,但承诺等自己减肥有了效果以后再奖励给白浩南。

    白浩南就期待了,还很不要脸的靠在床头叹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兑现啊,这种空头支票我也就只能认了。”

    郭咲咲都不知道该怎么收拾他这种调皮,只能百般逢迎。

    一直腻歪到下午两点过,白浩南都饿了,澡也洗了两三回更是饿得不行,两人才穿上衣服下楼吃饭,郭咲咲打死都不穿制服,说是感觉很对不起那身警服,穿了身尽量臃肿的便服掩盖身材,只在路边吃点米线就快速下定决心:“我得缓缓,缓缓,现在看我们的任何眼光都让我自卑得不行,我必须要马上开始减肥,也得马上改变自己的状态,什么都要调整,我不能这样每时每刻的缠着你,我怕我离不开你,我知道我什么都……”

    白浩南嘬着米线,尽量深情的拉着她的手,还没说话,郭咲咲已经噗嗤笑场,蹦跳起来抓了柜台上的送餐卡给白浩南写个电话号码:“这个热量高,我不吃了,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希望晚点能看见你把你的号码发给我,打电话联系,我……我先走了!”简直有点语无伦次的逃跑出去。

    留下白浩南挠挠头,不得不说这事儿还是有点突兀,可如果再来一遍,他相信自己还是几乎没有别的选择,管特么的要死鸟朝天,不过今天确实是有点小刺激嘛,他还是嘿嘿笑两声把郭咲咲那碗米线也端过来一起收拾了。

    结果这会儿郭咲咲一阵风似的冲进来,红着脸:“没钱,没带钱。”

    白浩南赶紧从自己大衣里面把钱包摸出来,要不是昨天晚上跟马儿他们喝酒,白浩南都很少会带齐这些证件钱包之类东西,郭咲咲却看着白浩南面前两碗米线凑一起,眼睛亮亮的弯腰在他脸上快速的啄一下,含糊不清的说一声:“我,爱你!”然后抓了张钱包外的二十块零钱就跑了,好像外面的寒风都压不住她脸上的滚烫。

    真是个老实姑娘。

    白浩南却没了往日觉得自己在祸害的心肠,笑着呼噜噜的收拾了米线结账打车回训练营去,越近就越有当年小时候犯了错回家的感觉。

    果然,一到训练营就看见红色牧马人停在停车场门口,格外显眼,阿瑟守在那,立刻凑上来小声:“太太都来了……”

    都?

    白浩南还是有点惴惴的轻脚轻手走进人声鼎沸的训练场里,看台上坐得满满当当都是带着孩子的家长,穿着绿色训练衫的巴西教练们在场边,好像马儿也在其中穿梭,端的是热闹,可都跟白浩南无关,起码跟他的心情无关。

    阿哩就像接力一样躲在一栋板房楼梯下,远远看见白浩南就做手势示意上面,跟当年发现上面有个火力点迫击炮阵地的表情差不多。

    白浩南在属下面前还是绷得起,哼一声昂首挺胸的上去,又果然看见伊莎、陈素芬和乔莹娜都坐在天台上,连李琳都小心翼翼的坐在旁边,看见他想站起来,都被陈素芬伸手按住了。

    然后一个个没表情的看着白浩南,陈素芬还非常欲盖弥彰的咳了几声,好像是在督战,李琳滴溜溜的眼珠子都被咳定住了,乔莹娜则明显是在强忍。

    不说话,都不说话,好像咫尺之外训练场上的热闹跟这里是两个世界,甚至就一两米之外另一个天台上的热闹都没法传染过来。

    白浩南也昂着头站在那,好多人都看着呢,马儿似乎都被提醒了在张望这边。

    所以乔莹娜带头起身:“唉……态度问题啊!”说着走进旁边的房间里,经过李琳的时候拉了这傻子一把,李琳差点摔倒的跟着进去了,伊莎也面无表情的起来跟上,陈素芬最后。

    白浩南一个人了,才对马儿那边远远的挥手笑一下,指指房间这边做个灿烂无比的表情,趾高气扬的在外面目光中昂首走进去,学郭咲咲那脚后跟潇洒把门一关,却咚的一下直接跪倒,连头都磕地板上了,感觉他在天龙寺拜佛都没这么诚心,把四个姑娘都吓一跳,李琳是真的跳起来,然后听见他说:“错了,真的做错了,遇见以前的老相好,三言两语就泡妞去了,以后不会再出这种事了!”

    乔莹娜又没忍住,哼的一声笑出来,实在是白浩南那前倨后恭的下跪太麻溜了,而且毫无心理障碍的那种,陈素芬不满至极:“乔姐!专门把你喊过来,就是这样的?!”

    乔莹娜感觉是扭了自己大腿一把才能忍住笑,使劲抿嘴点头,示意她随便发挥。

    伊莎则是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也示意陈素芬掌管局面,陈素芬可能是最气愤的:“老相好!你以前全国各地那么多老相好,泡得过来么!”

    白浩南像个待斩的大臣一样趴着瓮声:“泡不过来,再也不会了。”

    面对这种不抵抗认错,陈素芬有点不知所措,趁着白浩南趴着赶紧左右递眼色示意,连站着的李琳都能分到恶狠狠的眼神催促。

    伊莎跷二郎腿还抖抖,不说话,乔莹娜代表了,不然她又要笑:“老相好谁啊,医学院的还是护士们?”

    白浩南做无地自容状:“郭咲咲。”

    伊莎和陈素芬还赶紧眼神询问,李琳更是支着耳朵好奇得要命,从没听见过啊。

    乔莹娜马上嘁:“我猜就是!听说你在警察局不见了人,我猜就是!”还转头解释:“就是那个女警察,我说长得很高那个,脸型有点瘦,身材就像个模特……她这样儿的还没结婚?”

    白浩南跟和珅见康熙一样恭敬:“胖了,胖好多……”还随手比划下,天晓得他怎么想的。

    陈素芬也没忍住嗤:“胖了,胖好多你还泡?!喜欢胖?”

    白浩南老老实实:“有点自暴自弃情绪不好才暴饮暴食的胖,所以照顾下。”

    乔莹娜不说话了,笑着靠回椅子里,陈素芬只能独自担纲:“她情绪不好,你就照顾下!全国上下这么多人情绪不好,你都照顾得过来?”

    白浩南敢回话:“正好认得遇见了嘛,没有下一个了。”

    陈素芬都叉腰了,看眼站着的李琳,靠着的乔莹娜,二郎腿的伊莎,猛然醒悟:“咦?凭什么恶人就要我来当,让我来惹人烦?!”

    乔莹娜连忙准备开口,伊莎却抢先了:“其实你都只是因为照顾下,包括我?”

    白浩南不承认:“没有,有感情,我们真的有感情,我之前不是说过的好话你又忘了?”

    伊莎轻描淡写:“没有天天在耳边说,那就容易忘呀。”

    乔莹娜扭转局面:“好了,既然是郭咲咲,我也就不说什么,当初我俩出事,她也是用了力帮忙的,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的心情,本来我们这样就已经是匪夷所思的,相互得装着不知道不掺和,哪怕是自己选的生活,也不希望喜欢的男人是个见一个上一个的人渣,实在是你以前的前科太……我还是相信你的,不会让我失望吧?”

    白浩南都要感激涕零了:“不会!绝对不会!”

    所以他俩配合得好呢,白浩南不抬头,乔莹娜就能明目张胆的给陈素芬她们做表情,差不多了。

    陈素芬终究还是年轻些:“我很不高兴!”

    白浩南也完全明白,嗯嗯嗯的答应好好弥补,伊莎还想说什么呢,马儿终于来救小师弟,就站在板房下大喊:“大白天的,你在干啥子,赶紧过来翻译你的教练说啥子啊!总经理也不见了!”

    总经理赶紧跳过来伸手把白浩南拉起来推出去,然后自己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傻笑着满脸歉意,好像白浩南红杏出墙了,是她有多大的过错,气得陈素芬跳起来拿她出气,抱着就摸:“最讨好他!最帮着他,就让他觉得你最好!”

    伊莎又亮亮眼睛嗤笑,乔莹娜开口:“莎莎,宋娜说过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老白,以前我还不是很懂,有些事有些情放在心头懂就可以了,不用拿出来非要那么残忍的分个一清二楚,太聪明未见得是好事情,嗯,这个郭咲咲以前我没有提过,我以为从来也不会再遇见,是个……应该是个很标准公务员家庭的认真姑娘,未婚夫也是警察,牺牲了,好几年没走出来遇见老白,应该只是有点暧昧,老白那时候身份都是假的,肯定不敢招惹她,现在么,他一说我就能明白,那姑娘你们看见就明白了,也就老白配得上。”

    陈素芬百忙中都不满:“我倒要看看有多高级!”

    乔莹娜只好把话说得再透点:“不是多高级,而是她太正了,正得有点自己都痛苦,就得老白这吊儿郎当的恰好是那包药,就像他吊儿郎当的教我明白了人生在世,实现梦想,却又不过于执着于梦想,你们说,这点有几个男人能教会我?”说完潇潇洒的起身出去了。

    留下三个年轻点的姑娘面面相觑,陈素芬还问伊莎:“听懂没?”

    伊莎皮笑肉不笑的牵牵嘴角,陈素芬又低头问怀里的东北妞,李琳挣扎得脸蛋通红可爱极了:“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放过我吧,芬姐!”

    陈素芬就寻思:“那老子就要去会会这个妞儿!看看有多正点!”

    伊莎终于笑着跳起来:“是正统的正!真不知道你跟老白是怎么上课的,这点话都听不懂!你们资格证还要几天考?我等着跟他回山里去呢。”

    陈素芬哼哼:“还早!”

    伊莎独辟蹊径:“那要不我让他旷课跟我去。”

    陈素芬跳起八丈高:“你敢!”

    伊莎哼哼的出去:“我见不得男人软骨头,哪有动不动就跪下来的,你这样很不好!”

    李琳只能在边上看她俩哼哼,不敢作声。

    这是小婉走之前再三叮嘱她的。

    结果陈素芬的夙愿几小时后就实现了。

    白浩南是借了刘浪的手机给郭咲咲发了个号码短信,但提醒自己还没找到手机,也不敢去问,等他拿到了再联系。

    这真不是缓兵之计,没必要为这种事情惹恼了姑娘不开心不是,所以发了消息就专专心心跑球场上去带孩子了。

    必须得说,马儿的青少儿教练全都是他那个体系的人,他的江湖,他的义气造就了他周围的人不见得业务能力有多强,哪怕他还去意大利踢过球,还跟英国人搞过俱乐部,但是跟这帮巴西籍青少儿教练的专业性比,他身边那些拿着高薪的朋友,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白浩南感觉自己当初和卡拉搞的训练计划,都比马儿身边这帮人搞得好,很多孩子基本上还处在体能靠跑圈,技术靠颠球绕圈的最基本模式,他也有点着急,所以这一忙起来就基本上把其他事情忘记了。

    陈素芬正在张罗着让食堂做几个好点的菜招待马儿他们,就听见天台边上的乔莹娜哈哈:“那不是来了?”

    伊莎都没忍住探头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