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六个小时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777.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下午18:35

    如果把中午这一幕用电视剧镜头的画面来捕捉的话,现在可以把镜头慢慢拉起来扩大视野,就能发现这三四层楼不过是一片巨大建筑的墙脚,如果镜头足够高的俯拍,才能看见这是座宏伟的体育场,三四万人的那种正规体育场,这里不过是个被围墙封闭起来角落。

    而体育场另一边广场上已经锣鼓喧天,哪怕旁边的崭新喷绘画面上注明今天的主场球赛是晚上七点,现在才三点左右就人潮汹涌,到处都是一片蓝色的球衣海洋,有呼朋唤友的,有拖家带口的,无一例外都穿上胸口印着“蓝风地产”的球衣,有些年轻人还到人来人往的广场边小摊位上抹了蓝色油彩的横条在脸上,就这么两三条就要五块钱,真是抢钱!

    但生意还是好得不得了!

    没错,今天就是国内顶级足球联赛比赛日,作为全国西南地区现在仅有的一支中超球队,江州蓝风队的江州球迷们老自豪了,哪怕球队年年都是以保级为最大目标,还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跟着一起从升级到降级又升级十多年了。

    每到这样的主场比赛日,三万人起步的上座率在全国都是让所有队伍羡慕的场面。

    如果顺着体育场建筑外围那些几层楼高的球员喷绘画面挨个儿看过去,就会发现有张挂得已经被风雨洗刷偏白的半身像,正是白浩南,照片上的他,那会儿不到二十岁还染着无比杀马特风格的鸡冠黄头发!

    而现在二十八岁的他发型依旧新潮得跟夜店牛郎差不多,只是更符合现在的二流子审美一些,没那么城乡结合部的土气而已。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还是穿着那身灰色运动长裤,黑色套头衫的白浩南顶着现在已经肿得跟鸽子蛋一样的右眼,吊儿郎当的靠在更衣室门框上,旁边穿着白大褂的队医老秦正在帮他涂抹药膏,小声:“戴套没?你特么成天在外面泡妹耍帅,不要给老子染一身病回来!”

    运动队的人说话都这样,一个个脏话粗口随处不在,仿佛这才符合这种荷尔蒙满溢的环境。

    白浩南满不在乎:“草!我在外面漂了好多年还不知道这些?不就是约个炮喝点酒嘛,我既不抽烟,又不嗑药,不乱吃东西,当然会注意计划生育了……”

    队医也没个正形:“嘿嘿,小芬也计划生育?”

    白浩南嗤之以鼻:“草!关她屁事……”

    话还没说完,更衣室里面正在对着个小白板写写画画强调今天战术阵型的教练老陈直接把板刷给砸过来:“白浩南!你给老子闭嘴!滚!”

    结果蓝色小板刷直接砸在了队医那有点半秃的后脑勺上,老秦哎哟一声哀怨的转头看教练,正散坐在更衣室墙边椅子上换球衣穿鞋的球员们哄笑一片,老陈更觉得严谨的赛前气氛被破坏了,气得蹦跳着就朝大门这边冲过来,白浩南见势不妙,赶紧没义气的丢了队医就跑了!

    只听见后面哐的一声巨响,更衣室门关上了,里面还有老陈气急败坏的声音。

    外面的工作人员、助理教练、梯队球员看来都习惯了白浩南的不着调,笑着到处一片南哥南哥的叫。

    白浩南得意洋洋的回应,还能跟小球员球童聊几句,相互踢两脚球,看起来除了教练对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几乎所有人都喜欢跟这个高大帅气又没什么架子的职业老球员聊几句。

    二十八岁,其实是足球运动员最黄金的年龄。

    白浩南随手接过别人递上来的矿泉水,还是习惯性的捏了一把瓶底,确认没有开封漏气,才拧开喝两口,已经靠在通道这边的出场口遮挡篷下,偷偷顺着缝隙看外面已经有热情的球迷开始成片的进入,一些鼓乐队更是早早的开始吹奏渲染气氛,他脸上露出些呆呆的笑。

    看着旁边别人手里拿的手机,刚寻思要不要借过来打个电话,客队球员就陆续从更衣室出来,那种球鞋钢钉在水泥室内地面上走动的可可声让白浩南转头让路,结果不少客队球员都认得他:“老南!好久不见!眼睛看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老南,不是看你在大名单上嘛?怎么这么悠闲?”

    “老南,又要使坏啊!”

    虽然不至于握手拥抱,但白浩南也笑嘻嘻的挨个点头:“大张,晚上吃火锅不?我请客!”

    “孙子!你还欠我顿饭啊……”

    “去去去,我什么时候使过坏?年年的精神文明标兵!你什么时候看我吃过红牌?”

    也就是一笑而过,十多个客队球员蹦跳着走上外面的赛场,后面出来的客队教练组显然也认得白浩南,好几个都有跟他点点头,只不过不像球员那么开口打招呼。

    白浩南就笑眯眯的靠在出口处抱着手臂远眺,不但看球员热身,也看教练。

    这时候蓝风队的球员们也出来了,热情好多:“南哥!你把老陈气得有点狠了!”

    白浩南无辜:“我哪里气他了,不过是他自己心里有火拿我出气,去去去,13号啊,今天13号有点兴奋,注意点啊。”一边说还一边顺手拍队友的屁股,小伙子们一个个惊呼跳开,嫌他昨天不知道摸了哪里,别传染了什么病。

    所以后面出来的老陈看见这嬉皮笑脸的场面又是脸上一冷要发飙,白浩南已经从耗子般散开跑掉的队友反应过来,转身谄媚的弓腰到教练面前遮了嘴说话:“老大,13号有点兴奋,精神状态好,4号有点瘸,左腿走路的时候有点揉,估计还是大腿肌肉拉伤没怎么好全,还有6号心不在焉的……”

    老陈无奈的听着,目光随白浩南那奸臣式的凑上来汇报内容,在场上那些对方球员身上挨个扫过去:“7号呢?那个外援是他们刚刚招来的。”

    白浩南摇头:“不知道,那就得上场看了。”

    老陈的目光在客队球员身上走了一圈最后落到白浩南身上,已经没那么暴躁:“白浩南,你说,你如果够刻苦够努力,凭借你这种天赋,你完全可以当红当打,到国家队去都有可能,结果呢?你看看冯金明,张存勇,跟你一批的……”

    白浩南居然敢双手痛苦的捂头:“师父!徒儿错了……您,不要再念紧箍咒了!错了……”还伴随表演单腿提起来做孙悟空状,最后干脆东摇西荡的用打醉拳的姿态跑了!

    留下老陈只能长长的叹一口气,和旁边哭笑不得的助理教练走到外面赛场边的教练席,看队员们开始做赛前热身准备。

    职业球员……

    胆敢在比赛日还浪荡外宿,直到比赛前几个小时才归队报到,这在很多管理严格的职业队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红到顶天的腕儿可能才有这种特权。

    更不用说面对在球队一言九鼎,具有一切生杀大权的主教练,还敢嬉皮笑脸东躲XC?

    最后还得加上明明已经在赛前两天公布的上场大名单替补位中,却敢不参加赛前热身训练,其他任何队,这种时候替补队员起码都得给主力上场队员做陪练或者给助理教练当助手的。

    他竟然偷偷的去找人借手机玩去了!

    把手机借给他的那位保安叹为观止:“南哥!你真牛!”

    笑眯眯的白浩南低头变成轻蔑的无声冷笑。

    你个HMP懂个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