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和想象中汽车爆炸感觉不同,没什么金属部件乱飞,好像就是油箱自己膨胀了,反正只有瞬间的超亮,然后吐出来的火舌都舔到了白浩南的背上,身体机能瞬间被点活的白浩南索性顺着踉跄倒在地上,和那女人一起翻滚了好几周。

    压住女人的时候,终于能感受到那种活人的柔软跟弹性,真的!这一刻白浩南只想活着,不顾一切都要活着,能大口呼吸这种空气活着脚踏实地站着都是多么珍贵的机会,可这特么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满头汗水的白浩南心底都在狂喊!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所以现在趴在熊熊大火边却浑身冷汗淋漓的白浩南知道自己完了!

    多半是有人重金压了蓝风队赢,这么大冷门的赔率肯定高得吓人,而且如果压中了这样的比分,甚至会让开盘的庄家赔得倾家荡产!

    敢开盘的庄家,在他们球员看来都是背景深厚不一般的大佬,有圈子里的前辈,也有外面社会上甚至港澳台的帮派分子……

    虽然不知道这个神秘电话是哪一方大哥,但输得起七百万的人物,多半是循着手机信号来的,电影里面不都这么演么?再不只要守着自己的车,必定能等到自己,然后一定要弄死自己的狠辣已经见证过!

    现在还死了人!

    那更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又是一声什么东西爆炸,虽然阵仗没有之前那么大,但还是惊醒了丢魂落魄的白浩南,惨叫声已经听不到,似乎都能闻见皮肉烧焦的味道,白浩南欲哭无泪的想自己能给警察怎么说?

    想到这里白浩南瞥见那个被他踢昏了头的家伙似乎在痛苦的动弹,连忙起身……纵然对方要置他于死地,白浩南却从未想过要杀人灭口或者干什么,还下意识的看了眼对方没泡在油料里,才赶紧抱起那个女人转身就跑,耳边似乎已经听见什么警笛或者车喇叭的声音,肯定有人报警了!

    这么大的场面,这么响亮的爆炸撞击,没人看见才怪,白浩南甚至能看见周围本来已经入睡的那些高层建筑上接二连三的亮起灯来。

    这更促使他下意识的选择顺着暗黑的小街小巷躲避逃跑!

    几个小时以前还俨然是整座城市的英雄,现在却要被警察抓住,白浩南不知道自己该给警察解释什么,投案自首说自己赌球打假球被人追杀了?

    不然怎么解释清楚那烧死的人不是自己杀的?

    打假球判几年来着?

    去年不是刚进去几位老前辈么?

    光是想想要是坐牢,那些神通广大的家伙会派人到牢里嫩死自己……或者说让自己生不如死,白浩南第一反应就是菊花一紧!

    球员们接触社会上太多人物,也听说过太多关于牢里的段子!

    就凭这个,白浩南都不敢面对警察,反正自己绝对不可能再当职业球员,站在球场上了,那还不如在外面起码还能有点活下去的机会呢!

    这就是白浩南明明踢进了球,也没有杀人,还赔上一辆二手跑车,却只能选择逃命的原因。

    隔着两条街,抱着衣衫不整的女人躲在巷子口,远远看着警察、消防车、救护车什么都围过来,白浩南身上颤抖的感觉才消失了些,忽然想起自己所有的证件、钱包、手机不都给烧了个精光,身上……这才娴熟的从怀里女人的高耸侧面,靠近腋下的胸衣缝隙里找到对方的手机,本能的第一选择就是给老陈打过去。

    仿佛一切在老陈面前都不用隐瞒躲避,白浩南自己都惊奇自己原以为难以启齿的事情说得简直云淡风轻:“我栽了,给庄家做球,结果今天搞错了盘口,他们要杀我……”

    老陈似乎也不那么惊讶:“草!你……”但是在听闻白浩南已经死里逃生,还死了人以后,声音也变得苍老许多:“跑路吧,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过个三五年再回来,看庄家会不会给你条生路。”

    白浩南赶紧:“我没……”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听着话筒里的忙音,白浩南苦笑一下,脑海中再想起其他几个队友的电话号码,却再也不敢摁下去,这时候天晓得警察或者庄家回头会找到他们问什么,原来到这个时候,白浩南才发现,自己心底从来就没有信任过谁,也没有把谁放在心上,甚至是自己那个父亲。

    他连白连军的手机和家里电话都不敢打,这年头要查到通话记录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也许这一刻只有老陈才是肯定会保守秘密的人,但自己已经伤透了老陈的心吧?

    只有他才明白老陈为了这支球队和成绩付出了多少,原本按照他跟老陈的约定,再打两年怎么都能跟着老陈混个助理教练的闲职一直衣食无忧,现在肯定是不可能了。

    就在白浩南发愣的时候,手机滴了一声,点开一看是条短信:“连夜走,去小芬那里,车和钥匙在老地方,小南,你该懂事了。”

    白浩南竟然马上就笑了,刚才还灰暗冰冷的世界仿佛突然变成了彩色!

    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

    从小到大二十八年,除了不记事的小时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体校、体工队、球队、俱乐部、足球场度过,虽然除了训练比赛就是浪荡玩耍,但运动员这个身份就好像紧箍咒一样随时都戴在头上,似乎永远都没有到这堵围墙外面的世界去看过!

    虽然现在不敢去银行挂失补办手续,但自己的银行账户怎么都还有一两百万的存款,不就是出去避风头么,反正这踢球的日子也过腻差不多该退役了,又不是自己犯法杀人,应该不会被警察通缉吧,只是黑*道追杀令,自己有多远跑多远就是了,去玩儿几年再回来,没准儿存款利息还挺不错呢!

    所以越想白浩南越是心痒难耐!

    有种上了二十来年的学,突然一下放假的感觉!

    虽然这学上得也不那么认真,但真正的放假,那种心理上彻底放松的感觉跟改天换日也差不多!

    社会我南哥,要跑路了!

    白浩南居然哈哈的笑了两声,似乎他的人生还是从来都没有艰难过,老子还是可以活得很牛逼嘛……

    顺着这哈哈声,怀里的女人却醉眼惺忪的睁开眼娇喘:“啊?疼,在……哪儿……”

    声音娇柔呻吟,带着慵懒又魅惑的懵懂气息,让白浩南居然前所未有的忽然性致盎然,顺着就摸上去,换来宜喜宜嗔的欲拒还迎:“啊?……别,在这儿,别……啊!啊……”

    黑漆漆的小巷子里少儿不宜的声音持续了好久!

    不知道是酒精还是巨大恐惧以后带来的压力,总之白浩南也需要这样的事情让自己发泄个彻底……

    能指望一个从小就生活在荷尔蒙强劲环境的职业运动员,有多高的道德水准?

    他从来都是信奉及时行乐的!

    至于说报这夺命之仇,浩南哥还没这么想过,先逃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