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真是心安理得的吃软饭,陈素芬给他买衣服照单全收,而且还一如既往的大手大脚,自己掏钱买了个四五千的顶配手机,压根儿不考虑身上就这么点现金用完了该怎么办,买个遮掩脸型的平光眼镜都选了一千多块的!

    明显身上一样名牌都没有的陈素芬却惯着他得很,兴致勃勃的T恤、牛仔裤到内裤都亲手选购,光是鞋子就给选了三四双,全都是白浩南熟悉的那些名牌运动款,他还不耐烦:“不要买球鞋,看着就烦,以后不会踢球了!”

    陈素芬赶紧把已经拿起来的足球鞋放下,哄孩子似的:“好好好,不要不要,这双可以吧,你穿着肯定精神!”

    是精神,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明明是在逃命的家伙这么换上一身衣服,立刻变了样,白浩南底子本来就好,身材脸型都好,一米八二的身材一百六十多斤,看着不轻却没有半点赘肉的精干强悍,眼色表情绝无奶油小生的脂粉气还有点玩世不恭的洒脱,戴上黑框木腿儿的眼镜都盖不住多年职业球员带来的那种自信顾盼,正所谓俊朗健硕中带点邪魅的斯文气,让导购小姐都忍不住借了整理衣服在他身上摸摸捏捏的,差点没让陈素芬动手给打到柜台后面去!

    出来还一脸的烦躁:“我说你这招蜂引蝶的性子收敛点好不好,是个母的你就要勾搭!”

    白浩南真的在给那姑娘眉目传情呢,也烦躁:“你管我干嘛!下午不上课么,好好的学生成天在外面游荡干嘛,去去去,去上课!”本来都已经写好了手机号码的小纸条,被陈素芬发现,随手撕成碎屑,忒没意思了!

    陈素芬苦口婆心:“你都二十八了,马上就是成家立业的年纪,以前你喜欢玩,我随便你,谁让你从小就是这个德性,你在体校祸害那些小姑娘我也知道,可你总有玩腻的时候吧……”

    白浩南义正言辞:“没有!永远都不会腻,多有趣啊,你不懂就别打岔!你看看你,都二十一了,还没找个男朋友去去火,又长青春痘了不是,我跟你说这个阴阳调和是讲科学的,我虽然读书没有你多,但是实战经验丰富……”说着眼神又顺着一个走过去的漂亮姑娘被吸引去了,看他跃跃欲试的样子有准备过去搭讪的念头。

    陈素芬真没多愤怒惊讶,更多是有点麻木的那种怒其不争:“老南,我感觉你就像条一年四季发情的公狗,而且除了发情的时候就是个死瘟丧不求上进……”

    白浩南又想捂头:“好了好了!你老子念了我二十年,现在你又打算接班?你就让我清净些,过点自己想过的生活好不好?是兄弟那就放我一马!”

    陈素芬闭嘴了,中午两人一起吃饭都一声不吭,当然更无情侣之间的那种甜腻,白浩南居然又当着她给餐厅开单的那个妹子递了纸条,那肯定还不如陈素芬漂亮的收银妹子吃惊的反复看了好几眼白浩南的女伴,可能评估为这是在搞恶作剧,干脆不理他了。

    所以白浩南更觉得陈素芬碍事,吃过饭不由分说的把这姑娘送回体育学院去,连租住房的门钥匙都没要:“有事自然知道打电话,就这么点地方,都几十岁的人了,不会跑丢!”

    陈素芬站在行人稀少的后门路边,看那白色小车一溜烟转头消失,又傻傻的站了好一会儿,才转头进学校去,只是回宿舍楼之前决定先去图书馆。

    邪魅狂少一个人了却显得安静不少,起码再没主动出击的去骚扰什么女性,更多是买了张简易口罩戴着坐在路边打望,江州方言的打望就是偷瞄美女,这事儿在蓉都干起来就太方便了,这座千年古都到处都是温婉或刁蛮的女子,舍得打扮也会打扮,让他看得大呼过瘾。

    但就像上学的孩子盼放假,真的放了暑假多半又会有点不知道干嘛,起码在路边发了一两个小时的呆,白浩南才站起来不太习惯这种大下午的空闲,因为这个时间段,哪怕他再懒散,基本上也都是在健身房或者绿茵场上度过的。

    所以又楞了几秒,决定到旁边的医学院去看看,不是说周围还有两所大学么,去逛逛,不能去体育学院露面,怕万一遇见个熟悉职业足球圈的给认出来,到普通大学去看看总行吧,没准儿还能遇见那位乔熟女呢!

    想到这里又有点心热起来,跳上小车就出发,这执行力也是杠杠的。

    但显然从未认真读过书的白浩南对高等学府不会有多么仰慕的心态,他过去二十年顺风顺水的专业生涯也足以支撑他对文化知识的藐视,老子一点文化不用学,从不读书看报,只要能看懂合同能做加减乘除就能活得上好,那些什么外语化学物理数学有个屁用啊。

    于是在充满科研精神的各种学术楼宇之间稍微逛了下,白浩南觉得跟这里格格不入,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把车开到了体育场边。

    仿佛那片绿色平坦的地方永远对自己都充满莫名吸引力,就好像七八岁时候第一次站在绿茵场边一样。

    说不定他决定来看陈素芬,就因为她是在体育学院;

    说不定现在莫名其妙的走进大学里面,就因为这里才有大城市里罕见的足球场。

    这种潜意识里都会召唤的绿色早就刻进了白浩南的骨子里,不管他承认还是不承认。

    人造草坪上不知道是不是有学生在上体育课,反正一群男生穿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球衣在踢横场,用正规场地一半的面积横着踢野球,旁边的跑道上有不少女生不知道是在测跑步还是干嘛,而看台上更是多了些弱不禁风的男女生躲在阴凉处。

    白浩南的眼光这会儿根本不看异性,只是锁定在那个磨得有些破损的足球上。

    可能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朝着那边慢慢挪过去。

    不多会儿之前还厌恶的说看见就烦,再也不会踢球了,可只是一两天没有跟这个玩意儿在一起,脚下就在发痒,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靠在了白色油漆的球门边。

    一群大学生能有多高的水准?

    他依旧能看得津津有味。

    忽然是谁一脚把球踢过来,没有命中目标,被白浩南完全是本能的双臂一合,做了个标准的含胸动作,就把带着力量的皮球给卸在胸口,再顺溜的滑到脚下,顺势左右脚那么颠两下,发自内心的有种舒畅的快感!

    在旁人看来,这几个动作连贯得一气呵成,绝对是会家子,好几个站得近的男生还忍不住叫好:“同学!来一个,一起踢不?”

    白浩南觉得自己胸口都在发烫了,比起看见美女的那种心热温度高了不知道多少,他知道自己多想踢球了,就像七八岁的时候只要一有时间就抱着球冲到空地上,那种全身放飞一般的心痒痒又来了,好像忽然又敞亮了:“对啊!老子不踢职业足球了,平时玩会儿球还不行吗?当成爱好来玩不行么?”

    脑子这么想,身体已经颠着球走进球场了。

    只有爱之深,才会恨之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