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给自己买了个名牌的无线电推子,现在有些时尚潮流美容美发厅的杰克汤姆们喜欢用的那种高级货,看都不看饭桌上的吃食,兴致勃勃的去了唯一的小卫生间里面对着唯一的镜子在水槽前面自己剃头,刚开始两下有点不习惯,但很快就掌握到技巧,刷拉拉的把头上推成了大秃瓢,只是这种电推子始终会留下指头宽的发茬,看着比板寸还短,反正不讲究发型,直接全部推平就行。

    陈素芬过来抱着手臂靠在门边,也不管白浩南毫无经验的把满地满水槽到处都洒满了碎发,就那么看白浩南手脚麻利的弄完,又从纸袋里面拿出个精美的蓝白盒子取出个深色小瓶朝脸上涂抹,终于忍不住开口:“什么玩意儿?”

    白浩南不看她:“RB进口生须水,一周到两周左右就会开始按照涂抹范围长很浓密的胡须,以前在队上看他们捣鼓过,不然怎么那有些人三天两头络腮胡八字胡的。”

    陈素芬讥讽:“你们踢球的还真是会打扮哦?”

    白浩南居然得意:“明星是要讲究形象的,你没听说曼联每场比赛前要喷掉十来瓶发胶么?”

    陈素芬无语:“一群男人比女人还臭美!”

    换白浩南苦口婆心:“真的,你还是多打扮些有点女人味,我看那乔医生就比你风骚得多,我说你从明天起就别过来了吧,万一那庄家杀手什么的找到蓉都来,不就顺着你立刻找到我?”

    什么叫鸠占鹊巢,这就是了,而且还这么理直气壮,陈素芬慢慢把头靠在门框上看搔首弄姿的男人:“把T恤脱了弄啊,满是头发渣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搞完了直接冲个凉就好了,现在搞得一肩膀脖子里都是头发,你不觉得不舒服?”

    白浩南恍然大悟的兜头把T恤脱下来,镜子里面就露出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搭配刚刚变成寸头的面部造型,和以前那个杀马特时髦发型的嚣张球员是有很大区别了,假若能再把满脸胡须给蓄起来估计确实会和原来的模样判若两人。

    只是从陈素芬这后面看过去,除了因为腰部肌肉过于结实发达形成的脊柱沟,一直延展到牛仔裤里很有点翘的臀部上,就是道颇为骇人的刀疤,起码有四十厘米长,整齐的跟脊柱沟平行,两头收尾的地方还有指头宽的疙瘩,所以陈素芬的眼神又变得柔和下来,嘲讽都变成了揶揄:“你说你这些年除了打球就是泡妞,会不会就是小时候这一刀伤了腰子,让你内分泌失调才格外发情得厉害,我今天去图书馆运动医学那边查了下,你这有可能是性瘾症……”

    白文盲茫然从镜子里回看:“啥玩意儿?”

    陈素芬忍不住又讥讽了:“亏你还是职业球员,世界排名第一的高尔夫职业球手因为性瘾症出事儿你不知道?”

    白浩南一脸鄙夷:“打高尔夫球的跟足球有半毛钱关系?好了好了,我要洗澡了,你不会还要站在这里看吧。”

    陈素芬对他作势放在腰上解裤子的动作没反应:“又不是没见过,你那吃百家饭长大的玩意儿有什么怕被我看的。”

    白浩南呸呸呸的转头拉浴帘:“老子觉得问题就出在你妈从小带我去女澡堂洗澡……”

    陈素芬依稀想起来好像是有这种事情,哈哈哈大笑,之前的情绪全都变得明媚光亮,可惜浴帘后的白浩南没看见她这张生动颦笑的精致脸蛋,然后她就开始蹲在卫生间地板上收拾白浩南撒一地的头发,顺便把那满是头发渣子的衣服先掸一下,声音都是带着笑的:“好吧,外表改变了也算是隐居下来,你有本事把乔姐弄上床也不关我的事,不过你总得找点事情做吧?你这消费观也是大手大脚的,如果不收敛点,我那点兼职的钱根本不够你塞牙缝。”

    白浩南思路奇葩:“不是还有点钱么,先玩儿,车到山前必有……我说你能不能出去,我要穿衣服了,赶着出门呢!”

    多高挑漂亮个姑娘蹲在地上跟老妈子一样拿抹布擦洗地板,光是那折起来依旧让人炫目的长腿就够爱好者把玩几年了:“出门?干嘛?”

    可白浩南探出湿淋淋的头来还是视而不见的驱赶:“我说你有点起码的羞耻心好不好,成年大姑娘了就想占我便宜,出去出去!天黑了自然是要去逛夜场咯!”

    陈素芬终于抬头:“我什么心思你知道,你成天是个母的就能发情,为什么独独对上我就这么不顺眼?”

    白浩南不留情:“我怎么知道,看着你就是没反应!你看你那男不男女不女的假小子样,我要是对你都有反应,那不是成同性恋了!”

    气得陈素芬直接把手里的抹布给砸过去然后转身冲出去,真的重重关上门走了,白浩南嘻嘻哈哈的在浴帘后面继续洗刷刷,顺便把衣服随便搓揉几把挂在帘子上,他还真不太会洗衣服。

    十分钟后,一身黑色紧身T恤加细腿裤运动鞋的白浩南已经出没在外面街上灯红酒绿之中了。

    说起来他这穿着审美观真有点杀马特,如果脖子上再多根金链子活脱脱的就是黑道中人模样,可那副欲盖弥彰的黑框眼镜又多了些强装斯文气的虚伪,要说一身黑的紧身打扮凸显出身材肌肉颇有些强悍,可雪白的新运动鞋又显得像个卖肉的夜店牛郎。

    不过也不能指望一个连初中正常课程都没上过的文盲能有多少眼光,白浩南几乎所有穿着观念都来自于夜场,因为自从成年以后白天基本上都在训练基地或者酒店、网吧之类地方,哪怕是赛季间歇期也都是晃荡在这些地方,从没想过给自己提升半点别的社会技能。

    但是对夜店这种场面,白浩南绝对是门儿清。

    江州的夜店比较集中于两三处,分处各个区,牛逼的也就那么几家,但是在蓉都这个全国闻名的消闲娱乐之都,全城遍地到处都有各种酒吧、咖啡厅之类充满暧昧情调的招牌,毫不起眼的宿舍楼边一拐角也许就能看见家,当然,这外面的古风酒吧街就更不用说了,整排整排的霓虹灯闪烁招牌下简直色彩斑斓到神鬼乱舞,几乎每家店都有歌手驻唱,连揽客的阵势都比江州的特么夸张不少,连尾随带嚷嚷的拉扯,不同家酒保迎宾之间看着就跟要打群架似的!

    如果说下午在球场上是找回了久违的绿茵激情,这种昨天晚上都还在歌舞升平的熟悉节奏,让白浩南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还在逃亡的家伙,迫不及待的冲进去了,那一个个晃悠在吧台酒桌边的妖娆身影让他确实心里跟猫抓一样,跃跃欲试的白浩南根本不会约束自己心里勃发的这些冲动跟欲望,随心所欲的释放才是人生啊,千万别指望一个荷尔蒙超标的职业球员能有什么心灵自控力。

    不过兴致勃勃的白浩南刚迈进去,旁边一只手就抓住了他!

    有那么零点几秒白浩南是给吓了大跳,以为被庄家发现找到了,转头却是张浓妆艳抹的脸:“小哥,这么早就来上班了,有钱姐姐都还没来呢!”

    深谙市场环境的白浩南一激灵,伸长脖子看看指里面:“这里……是鸭店?”这种针对女***的地方江州也有,但那时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气派非常的自己哪里接触过这部分哦,而且明显江州的娱乐场所没有蓉都来得丰盛。

    中年女人脸上粉有点多,眼神都狡黠又直白的:“不然你以为呢……”说着手指已经娴熟的从白浩南的手肘处转移到了他的胸口,很有技巧的隔着T恤布料挑逗抚摸。

    从来都是挑逗别人的浩南哥简直落荒而逃,不顾后面一大串放肆的笑声。

    其实说到底社会浩南哥并不是个多胆大妄为的家伙,在江州仗着职业球员的身份也只是在几个熟悉的夜场长期厮混,那些出没的地方大多都有了解他们身份的老板接待,时不时还有仰慕职业球员的土豪过来捧场敬酒主动买单免单,也就仅此而已,随便喝瓶水都会小心谨慎防备别人是不是给他下料的习惯,都说明他对道上是敬而远之的,身体是球员唯一的本钱,从进入职业行当第一天他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从来不干抽烟、溜冰之类的傻事。

    球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放到社会中其实屁都不是,更何况白浩南连在球场上都不那么意气风发,所以他的本性用鸡贼两个字来形容可能更恰当一些。

    就是爱耍小聪明。

    所以这一晚他决定还是先小心的把整个环境熟悉下,也就是所有酒吧夜场都远观近坐的走走看看,最多买一瓶啤酒感觉感觉,搞清楚这一带的水深水浅再说。

    结果这挨着扫听一遍,让他发现了一个吃惊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