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1、我要化为灰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796.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职业足球运动员,特别是中国的足球运动员,白浩南离开原来的世界以后,缺乏的只是基本生活技能,譬如洗衣服做饭,并不缺乏社会交往能力,甚至比普通人都擅长,这点从他泡妞屡屡得手就可以看出来。

    既然他是从足球场上征服了这帮大学生的,那么就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而且一直都带着种笑而不语只是跟着玩玩消磨时间的高深莫测,所以大学生们看他都是心悦诚服的喊哥,反正看起来也比他们社会多了,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逐渐摘了口罩一脸络腮胡的样子比他们也大,现在大学生也蛮油嘴滑舌的,这么叫着不亏。

    嘻嘻哈哈一群人坐下,还有人带了新伙伴,照例又是白浩南拒绝别人递上的香烟,道理也还是那么简单:“如果你们想四十岁以后还有强健的肺活量,那就别抽烟,适量的喝酒可以舒筋活血,抽烟没有半点好处,我是从来不抽的。”

    也许白浩南从小就明白,自己这逍遥自在的生活唯一能倚仗的就是身体,所以实际上他还是有点底线的,就像他作为职业球员的时候从来不吃喝来历不明的东西,拿不的确的短平快活塞运动一定会戴套,都就能说明他这个谨慎小心的鸡贼习惯。

    大学生们又是一阵景仰之后乱糟糟的坐下来开始玩牌,白浩南当然又是不声不响的混在其中算一个,闷声发小财,只不过今天偶尔开口会参与点话题,譬如听说那边酒吧街有什么鸭店,大学生们听说过消息没有啊?

    这个话题居然让大学生们稍微寂静了一下,然后爆发出难以抑制的狂笑,有几个还笑得很夸张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白浩南有点莫名其妙,但拍着他肩膀的大学生们很快给他解释了下,原来就坐在这中间的有个家伙就是曾经梦想当个鸭子,既能那啥,还能赚钱,对于青春期的年轻人来说,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差么,所以这家伙在大二的时候,还真的去尝试过。

    这家伙也不脸红主要是带着阶级仇恨抱怨:“幼稚!天真!受了某些网络文学的误导,以为真什么女明星,女强人会空虚寂寞找鸭子,我要是钓上一个也少奋斗十年二十年呀,结果等我真的去出台时候,我的天那叫一个丑……”

    其他学生明显听过他的段子,还没讲,就已经热场一般哈哈哈的所有人大笑,引得电脑区那边不少人探头探脑,白浩南只能做出点天真的表情追问:“然后呢?”

    那家伙也明显演过很多次,熟练的欲哭无泪:“豪哥肯定没少去夜总会潇洒,男人怎么逛窑子,怎么嫖小姐,那些女人就怎么对待鸭子,而且更变本加厉,玩得那叫一个疯狂,我的腰就是那时候废掉的!”

    这也是白浩南这些天的一个感受,现在的大学生去嫖过的比例非常之高,起码他接触的这一群几乎人人都有这方面的经验,无论是歌厅、KTV的那种,还是夜总会又或者大保健的水准,这些大学生说起这个来都头头是道,其中很多都有水灵灵的大学生女友,却对这种事情有心照不宣的热衷。

    怪不得现在夜场这么发达,老油条心里有点哂笑:“狗日的还没老子有道德,起码老子从来不嫖……”

    但这时候还没打消他的做鸭念头,你那腰不好,不代表社会我南哥的腰不好啊,而且老子可是职业运动员,啥场面没见过?

    至于丑,老子是去赚钱的,关了灯都一样!

    所以听了些玄龙门阵之后,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事情上面。

    在某一次小赢百八十块钱以后,照规矩是白浩南洗牌发牌时候,他不经意的站起来换座位:“错个手气……”

    结果在大学生们的嬉笑声中憋屈的拿了把臭牌,有点嘲笑都是很善意的那种开玩笑,这也是司空见惯的心理小伎俩小花招,没谁在意,但白浩南铺垫了三五天才决定今天提前坐到这个叫王建国的男生身边来,嘻嘻哈哈的继续打了半小时后,看看牌很随意的摸了张桌上的十元钞票给旁边男生:“去帮哥开台电脑,查个今年有些什么选秀节目,我有个朋友想去报名。”

    那男生已经连续输了好几把,都有点保不住内裤的模样还不好意思说不玩了,求之不得的跳起来:“多大回事儿,哪能要豪哥的钱……三儿,开台机器!”说着就把自己的身份证摸出来,那名早就混迹赌客中的管理员拿着牌跳过去飞快的在设备上读了身份证,王建国接过来一边伸头看牌一边随手打开最近的机器……

    然后就在这时候,白浩南忽然哈哈一声神秘兮兮的拿着自己的三张牌低声:“不好意思……”叠起来的纸牌表面第一张是个A,下面两张分别只冒个尖头,现在看上去两红一黑,很像是三张A,这在炸金花里面就是天大的牌,这一把能赢别人的钱倒也罢了,反正所有参与者不管是不是提前退出本次争斗的,都得按规矩上贡,西南地区叫这个为吃喜钱,多少以事先说的为准,这里的规矩是每人五十块,有种无妄之灾谁都跑不掉的倒霉感觉,所以立刻有人开始夸张的叫喊不要啊,然后全都把头凑上来了,连已经到了柜台内外的两个家伙也根本不管不顾正在做什么,着急的跑过来凑一起,所有人都很带劲的一起喊:“搓!搓……搓个霉坨坨!”

    全世界玩这种梭哈类型的纸牌好像都有这种习惯,仿佛这样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搓出来牌就会很好一样,估计也是十多年前赌神电影流行时候留下的风俗,总之所有人都很用力喊,白浩南用力搓。

    白浩南还把手往桌子下面让,急不可耐的十多个大学生又挤又骂,伸长脖子越过了桌面,这时候更没谁注意到白浩南桌子下的两腿使劲朝着两边一分!

    国内玩健身房的人很多,但没几个爱练深蹲这个足球运动员在健身房都会狂练的动作。

    国外的健身房在深蹲器械前也经常是排队,但国内不知道是因为这个锻炼动作会导致大腿很粗,还是因为大家来健身都是为了有漂亮的胸肌、手臂肌肉和八块腹肌,很少有人关注深蹲才是被誉为最基础的燃烧运动,而且也是很能有效提高啪啪能力的动作,白浩南受益不浅。

    专业有力的一分,加上几天来一直在悄悄对这张可怜桌子各个角度发力施压的结果就是,这种透明玻璃桌面的黑色烤漆金属骨架焊接点早就有点变形了,只是被脏兮兮的桌布盖着看不到而已,现在被最终一弄,感觉好像是哪几个人压在桌面上不堪重负,哐嘡一下,能挤下十来个人的玻璃桌子直接散架砸在地面,玻璃一片粉碎,有几个倾身在上面的直接摔下去,突然摔倒的人必然会惊慌失措乱扯乱拉,总之闹作一团!

    白浩南也仿佛被惊吓得跳起来,眼睛却沮丧的把手里三张牌一砸:“卧槽!两个4!”

    就连摔在地上的人都不顾有人手上流血了,嘻嘻哈哈的一起看见那下面两张牌果然是4,只不过被遮住了下面露一丁点像个A而已,说起来只有几十块喜钱,但在赌桌上就是所有人大松一口气的事情,然后才乱七八糟的惊闻有人手划伤了,还有桌子怎么了,谁谁谁压了桌子,一片笑骂声。

    这乱作一团的时刻,站在外围的白浩南才反手轻轻一抹,就把那张顺手放在电脑前的身份证给揣屁股兜里,他一直瞄着王建国的手才发动的。

    所有的做作,甚至这几天耐着性子跟这帮大学生踢球熟悉之后跟着打牌,最大的原因都在这张身份证。

    恐怕只有白浩南自己才明白,如果摘了眼镜,刮干净胡须,再把头发蓄到正常状态,这个王建国跟他很有几分相似,二十四岁的大学生。

    这就是白浩南给自己寻觅的新身份,必要的时候用来顶替的身份。

    当然,这时候他也没想到未来会给这个王建国带来些什么。

    社会我南哥从来不想这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