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舒舒服服的喝下一口冰爽的啤酒,白浩南才拿筷子开口:“唱歌我不懂,道理我也说不懂,但我知道这年头这社会,站上台的肯定不是最好的。”

    两人就在大学外面的饭馆,露天有遮阳棚的那种,随意但美味,乔莹娜不吃辛辣的,白浩南不吃火腿肠、午餐肉、内脏、烧烤、卤菜、火锅、所有一切含有较多香料的都不吃,两人居然还有点饮食上的重叠,乔莹娜发现自己注意到这个时候有点窃喜,就知道自己完了,现在用格外认真的目光看着白浩南,好像是想真正认识看清这个男人,这个看似随便到极点,实际上只有深入了解才颇为不同的男人。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有这种想深入了解的念头更要命。

    白浩南真的很少讲道理,说的也只有自己熟悉的:“踢足球的淘汰率有多高,你可能不知道,你到任何一家少年队、少体校去看,有天赋的孩子遍地都是,现在能打出来的球星,小时候身边天赋不在他们之下的多得很,有些人甚至就是眼看着要踢联赛赚大钱的年纪,被伤病毁掉,看着要发财站上台了却亏那个什么……”

    乔莹娜轻声:“功亏一篑。”

    没文化的白浩南点头再喝口酒:“对,就是这个,年轻的时候踢球浪得很,都以为自己能日天,什么动作都敢做,进了球就在地上学大明星滑跪,你知道英超、德甲的草坪是什么质量?土质里面硬质物有多少?医科大的场地算好的了,但人工草坪薄得下面根本没维护,有多少人的膝盖就是这么伤掉的,不注意保护自己,国内也享受不到好的医疗条件,明明是孩子,却照搬成年人的治疗手段,你知道欧美发达国家的球场边必然有心脏起搏器防备猝死么,我们连最顶级联赛都没配齐。”

    医科大女生惊呆了,这些天一直以为除了泡妞和发情一无是处的男人,只有说起跟足球相关的事情时候,才突然变得这么……可能托那眼镜的福,还有点睿智!

    特别是说到医学方面,她懂啊,稍微听了听就知道白浩南说的是真的,这见地也是真知灼见啊。

    白浩南结论也很简单:“所以能踢上职业的,既是精英,也是幸运儿,我以前经常跟各种老板吃酒席,听他们说过一理通百理,你这唱歌我估计也差不多。”

    乔莹娜没发现自己温柔倾慕的样子多有魅力:“唱歌?我知道唱坏嗓子的有,但没有你说的足球这么高比例吧。”

    浩南哥就喜欢看美女有魅力,秀色可餐的下口酒,才狡黠的压低声音凑近:“你还没听懂?我说的是路子,你以为幸运的就真的是幸运?”

    乔莹娜吃惊的差点脸贴脸:“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浩南轻蔑的一笑,又充满邪魅的破产总裁气息:“我为什么能站上顶级联赛?除了我有一手技术,但是有技术的人多了,靠什么?有人带路啊,从小我就不滑跪,不翻跟斗,不硬碰硬,不做危险动作,不抽烟,不溜冰,从不沾任何含有违禁成分的食品,但是该吃的东西,不会被查出来的东西一样都没少,所以我才能这么顺利的站在顶级联赛,打了十年几乎没什么伤,你呢?你唱得再好,没有人带路,你认为你能成功?”

    歌唱爱好者或者说梦想成为歌星的姑娘呆滞了,肯定从来没人如此简单粗暴的否决了她的梦想,呐呐的艰难开口:“你……说我不可能?”

    白浩南点头笑笑:“踢得再好,没给教练红包,教练不会让你上场,上了也把你叫下来,家长没给够好处,教练就教得不认真,这孩子的妈长得还不错,今晚来我房间聊聊孩子的培训怎么样?你来不来?我十岁就明白这些道理了,你读了十几年的书,还不懂?”

    乔莹娜都瞪大眼了:“一定……一定要这么残酷?”跟足球圈一比,普通义务教育或者大学教育还是要单纯多了,但演艺界貌似更肮脏吧。

    白浩南轻描淡写:“不然呢?成名成腕之前哪个不是随便被人拿捏,我想想,我想想,以前去平京打客场的时候,我泡了个妞,拍电视跑龙套的那种小明星,说她想上戏,只能靠上床,剧务决定能不能进剧组,为了找个工作肯定得让他们操啊,然后副导演是选角的重点,**了自然有角色,不然就靠边站,这过了才是导演,她当时给我说,人导演这可是试戏,说白了能跟导演上床,那是艺术,卧槽……导演过了是制片人,据说搞影视剧里面制片人就类似公司董事长,那也要献身啊,但能献到这份儿上已经是明星了吧,但还没完,还有投资方呢,没钱说个屁啊,一部戏一堆投资人,挨个床上爬过去,把大爷们服侍舒服了,心满意足了才有投资啊……”

    也亏得他记忆力好,这些东西记得跟硬盘上藏的小电影一样精确,关键是动词用得让乔莹娜心惊肉跳。

    医科大学生的人生观都有点颠覆:“我知道……可这也……不一定完全是真的……”她好歹还在外面跑场,知道些真实的光鲜背后黑暗,可能换个圣洁小白花女生都要堵耳朵跺脚赌气不听了。

    白浩南伸手揽住姑娘光洁的肩头暧昧:“那妞活儿还不错,胸也大,更是舍得上床,可也就到个副导演的层面,因为竞争太激烈,除了给这些搞,负责摄像的、剪辑的甚至连编剧、道具、服装如果找上门来要挟,给不给搞?她都给,因为要不就得送钱,送到满意为止,你有那么多钱送么,做明星不就为了赚钱么,掏不起钱就只有肉偿啊。”

    乔莹娜忍不住推开他,仿佛在徒劳的维护自己那点梦想:“我……我还是想试试,我不甘心就这么当个一天到晚坐在病房里的医生,我不相信到处都这么黑暗。”

    白浩南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喝掉:“嗯,我只是听说,出来卖的个个都喜欢讲悲惨故事,但足球圈就是这样,我亲身经历,我很乐于看你的热闹,看我听说那些真不真。”

    乔莹娜嘴角抽起个笑来,给自己也倒一杯敬白浩南:“对不起,我收回我早上那句话,你其实是个很好的男人,小芬的眼光真不错!”

    白浩南都惊呆了:“这就是你们大学生的发好人卡么?”但还是端杯迎上。

    乔莹娜笑得清新自然:“你聪明,善良,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人,在这么黑暗浑浊的地方到现在这样,虽然有些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但实际上你心里有自己的道德准则,你在抗争所有的虚假,只不过你现在……嗯,实际上你还是个大孩子,内心干净的孩子,人生观世界观还没确立的孩子,也许有朝一日你完全清楚自己该干嘛了,就会长大,变得光彩夺目!”

    白浩南鸡贼的看身后左右,迟疑的眼神也演得好:“你在说我?我第一次见识到发好人卡发得这么绕着弯的。”

    乔莹娜哈哈哈笑起来试探:“你就是喜欢装,祝你今天晚上开工顺利,找个富婆,以后有了钱也来资助我的歌星之路,我一定肉偿,多久都行!”

    白浩南配合的激动搓手:“借您吉言,也希望您钓个凯子,有钱了干脆包养我,服侍好你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乔莹娜终于低头看看自己:“我这……是不是胸还小了点?”其实不算小了,她还喜欢靠内衣托起来,效果更好。

    白浩南伸手安慰:“没,我就喜欢这样儿的,杯不过C最完美,相信我的专业眼光!”

    乔莹娜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样的男人不去当鸭子真的都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