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3、吃干抹净就想跑,没门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08.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陈素芬还专门买了张新电话卡给白浩南打电话才找到健身中心的,走进来的她也被这种场地规模惊呆了,体育学院那个健身房跟这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但瞟一眼白浩南的穿着打扮,也心知肚明了:“早就叫你去健身房上班,你还跟我装!”

    准确的说,足球运动员很少会有一身肌肉疙瘩的,就像白浩南第一堂课给青年学者们随口提到的那样,职业球员顶尖的都得有自己的绝活儿和特色,他这种四平八稳看起来高大健壮的是比较常见,因为这是最保险的成长模板,各方面均衡发展到极致就是著名的C罗,那就是白浩南追求的方向,可惜他的天赋跟努力程度差得太远,才会是个职业球员里面最平庸的状态,但绝大多数优秀球员都是把自身特点练到足够突出,那么身体条件就不是最重要的了,这个典型就是C罗一辈子的敌人梅西,个子矮得甚至有点畸形了,更没有一身腱子肉,但天赋和技巧远超C罗。

    但无论哪种特点,哪怕没有腱子肉,职业球员起码也是均衡结实到普通人仰望的,综合身体强健是个基本要求。

    而且这种肌肉状态和健身长出来的完全两码事,除了腿部肌肉会有点大块,白浩南其实没有什么大疙瘩,因为足球运动需要的灵活跟耐力远超篮球橄榄球,所以他们根本不能练那些多余的肌肉,胸和胳膊完全是顺带的副产品,更不用说脂肪了,重点在腰腿力量。

    平时白浩南穿牛仔裤都能把大腿绷得很紧,这是他穿很多裤子都容易看着像个牛郎鸭子杀马特的原因之一,所以在球场就很喜欢穿宽阔的球裤,还没事儿喜欢把球裤拉起来晒腿,但在健身房反而给球裤下面加了条紧身弹力运动裤,这不但有利于随时进行下盘锻炼,还能有效提臀,看起来屁股翘,女人其实也是好色的,光是看这腰臀就能很容易联想到打桩机,小马达之类的词儿啊。

    陈素芬太清楚这孙子的尿性了!

    白浩南跟她其实一点都不装,还理了理裤裆:“特么分分钟都在挑逗,不穿紧点行么?”

    陈素芬已经对这种话免疫了,直接跳过:“我用学校的电话跟老陈问过,警察现在怀疑你被绑架了,他反正都推说不知道,然后圈子里面也有人旁敲侧击的去俱乐部打听过你的情况,他都推到警察局去,有什么问警察局,说你王八蛋装孙子玩失踪,或者招惹了什么江湖恩怨,反正俱乐部已经把你挂名停薪了。”

    白浩南坐在卧推凳上,眼睛瞄着远处一个穿着白色半透明罩衫的长腿姑娘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嘴角拉起点讥讽的笑意:“嗯,那帮孙子巴不得我不见了省点工资。”

    陈素芬习惯性的顺着他的目光看看,收回来看自己的长腿,比不上自己吧:“另外蓝风队连续输了三场。”

    白浩南目光已经游到那腰上,时隐时现的腰,更嘲讽:“只是把老陈坑了。”

    陈素芬像个秘书似的汇报:“老陈说叫你好自为之,保住命就行,他说这也是老白的意思。”

    白浩南似乎从来都没想起过这位父亲,嗯一声准备起身,可能下意识听见这个名字就想走开。

    陈素芬当然清楚,连忙转移话题:“有人到学院也打听过我,还去教务处找了我的出勤表,幸好这段时间我都住在寝室的。”

    白浩南终于做个鬼脸:“他们很难想到我躲在这个健身中心吧。”想想还细致:“你把那部车开回去好了,本来的车牌我藏在副驾驶座位下的,这样整个事情就跟你们没有关系了。”

    陈素芬摇摇头:“本来就是你给我买的生日礼物,现在你用不是应该的么……暑假我想陪着你,回去看看就来,我找份健身房或者培训中心的工作就是了,很正常的。”

    白浩南一脸的厌恶:“不是吧,我现在成天过得这么快活,你看看这么多妞,我又能踢球还能嗨皮,别提多开心了,你能不能别打岔?”

    陈素芬没有男人出轨的那种悲愤:“就算是条泰迪日天日地,也迟早会成熟稳重吧,我从来都没管过你泡妞,只是总得有人照顾你的生活啊。”

    白浩南给脸不要:“算了!你还是把这份儿闲心拿去找个男人,陈素芬,我就是个烂贱,活一天算一天,你别跟我掺和,如果不是找到这份带队工作,老子都要后悔来蓉都了,直接跑桂西那边去找牛儿,你再逼老子,等这一档做完老子就走,看到你就烦!”

    陈素芬居然笑:“老南,你拼了命也要我好好读书,帮我去开家长会,帮我去求老师,去帮我的班主任搬蜂窝煤,帮我挨刀,哄着我睡觉,现在玩腻了想甩手走人?你觉得我跟你约炮那些女人都一样没脑子,就盯着你裤裆那根玩意儿?”

    白浩南懒得跟这傻婆娘废话:“这世道没谁值得讲感情,老子就是没心没肺才活得自在,你别在我这里瞎折腾,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老子的队员来了。”是,随着他起身,健身中心大门那边是有一群男人进来了。

    健身房里还剩下的年轻姑娘们有点惊喜,几乎都停下来给这些行业内拥有最辉煌前景的青年专家打招呼,专家们只淡淡的点头,盯着白浩南这边热情的喊豪哥。

    豪哥吊儿郎当的过去清点人数:“还差几个,先到这边热身,还是昨天那个第二组动作……”

    专家们其实大半都结婚了,可能常年在年轻护士的敬仰里工作已经习惯了,不管动不动心,背后有没有暧昧,起码没白浩南那么日天日地的反应,笑着放下东西就去换服装换鞋做准备,有两个明显是从科室下班过来,手里还提着白大褂,动作都很快,但汇集起来后,却有些记不太清楚昨天白浩南指点的那组复杂热身动作,主要是针对肌肉拉伸和腰腿发力的准备,讲究把腿部绞麻花然后再扭,稍有偏差那绞的可是骨骼韧带,不但没有热身效果还会拉伤,白浩南不意外的开始重新演示,这时候陈素芬就走过来了。

    一件黑色背心外面罩着红色运动衣,白色条杠在袖子上显得格外清纯,但都比不上下面镶白边的田径短裤那么诱人,充满运动气息和清纯性*感的混合,连那双白色无袜运动鞋都很容易勾起男人脱了鞋舔上去的冲动。

    护士姑娘们很少这么穿,特别是在这种大单位里面的,还是要讲究个端庄淑雅,可能有审美疲劳的青年学者专家们就喜欢看这种,目光不少,可白浩南偏生瞄都不瞄。

    陈素芬没什么自我介绍和羞涩,轻言细语的开始协助指导青年专家们的动作,比白浩南还专业到位,让青年专家学者们惊喜。

    其实真有种夫唱妇随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