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平心而论,在外面混迹对比才知道医院健身中心的姑娘们有多漂亮,所以白浩南纯粹也只是图新鲜才到外面晃悠,主要还是在内部挖潜。

    于是就在带队工作都延续了一个月的时候吧,乐不思蜀的白浩南几乎完全忘记自己还在逃亡,而且他有点缺心眼的差不多把警察给忘了,可能在白浩南的脑袋里,始终把执法者都定义为跟裁判差不多的档次,黑哨、枉法、乱来的印象让他从未对警察有多敬畏,他也没跟警察有过几次正式接触,酒桌上遇见介绍谁谁是警察的可能还多点,如果说平时比赛日维护治安的那些警察可以算正常接触的话,他每次都是俯视对方的。

    在这个逃亡生涯里,白浩南主要是躲避庄家的,而警察那边他担心被无孔不入的庄家买通关系得到消息才是最主要的,不然他早就选择光明正大的用自己身份了,白浩南并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罪,法不责众这句话是他在足球圈经常听的,只要不是被抓住了典型,卖点球算屁大个事情啊,他都不懂法的。

    所以白浩南基本上都是酒后开车,因为在江州出了事自然有俱乐部去摆平,这种习惯让他完全忘记了酒驾是要被抓的。

    多种因素重叠下,这天晚上又是醉醺醺的跟位护士姑娘一起在外面的酒吧嗨了一圈,刚开车准备把姑娘送回医院去,就在酒吧街的路口处,两部警车闪着灯光把路口堵得只剩一条道,白浩南压根没感觉到警觉,还主动把车滑过去就被拦住了。

    其实两人都喝得不算太多,按照白浩南的打算,待会儿进了占地一千多亩的医院,随便找个黑咕隆咚的树荫角落来一发,喝酒不过是助助兴罢了,这姑娘就是上回一拖七那用热毛巾的那位,颇有点水盈盈的眸子看着白浩南,手放在他腿上,估计脑子也有点烧开了没注意外面,警官一个敬礼就闻见车里的酒味,得,出示驾照和行驶证吧。

    而且就那么一刹那,外面就好像钓鱼翁起杆的兴奋似的,突然就围上来四个穿着制服的,副驾驶窗那边还眼明手快的就有人伸进来直接关停拔掉了车钥匙。

    只能说现在的万幸是,今天开的是那姑娘的车,上回一拖七也是她开的这车,白浩南今天从球场跟她走的,懒得动车,不然光是那辆车的车牌都可能引起怀疑盗窃车的案件。

    白浩南并没有被酒精催动加快的心跳,这下终于剧烈跳动起来,明显有感到砰砰砰的胸口撞击!

    糟了!

    那姑娘也吓着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然后看白浩南从兜里摸出刘豪的身份证和驾驶证一起递出去。

    这张驾驶证纯属于当时做身份证的时候,那个电话里问要不要顺便一起做,打五折,不差钱的南哥就随口答应了。

    和身份证不同,真驾驶证也没多精致,用旧了看着都像假的,所以交警重点看的驾驶证完全是例行公事,没有仔细辨别真假甚至都没认真看直接放警车尾厢盖上:“请下车配合检查……”

    那姑娘正在抖抖索索的从遮阳板上面找出行驶证来,就听见白浩南很焦急的开口:“对不起,我确实喝了点酒,只是因为她喝得多了些,我才开车的,都是我的错,她是车主,所有的责任都是我,能不能让她先走,她有脑瘤绝症,诊断书都放在手套箱里。”

    没错,这姑娘就是脑科护士,白浩南做核磁共振的报告都是她带过来的呢,当时还开玩笑说自己手套箱里遗留了份别人脑瘤的,要是搞错了就可以吓死他,因为这种住院部的内部MR诊断报告单一般只写影像号不写姓名,有些情况不一定会告诉绝症患者,这叫做保护性医疗,姑娘只是随口说白浩南就记住了。

    震惊之下,这姑娘倒是反应很快的立刻做出点沮丧绝望的表情,在医院见得多了,模仿得惟妙惟肖,再拿出那张诊断书。

    她本来就是长相娇柔,双眼皮很大,看着有点发愁的八点二十眉形,天生林妹妹风格,现在一看果然是影像描述说有个什么脑瘤,切除不切除都已经晚期了,诊断意见的言下之意基本是活一天算一天。

    警察迟疑了几秒,同意把副驾驶的车主放走了,还同意能另外找人来把车开走,但酒驾的这小子别想跑,待会儿有巡逻车带去抽血化验,还有一系列手续流程要走,车主姑娘洒了一串眼泪甚至痛苦的坐到地上,都没能把“男朋友”给救出来,差点准备表演晕厥了,白浩南开口:“就把车挪那边路上,明天你自个儿或者让人再来开嘛,回去早点休息,别影响了身体。”

    据这姑娘后来说,那一刻她真有以身相许,嗯,已经许过,那就嫁了的心思,主要是豪哥表现得太淡然了,而且之前的机智撇清也太义气,太有担当了,换作哪个女人,在这一刻会不动心呢?

    其实白浩南这时候,已经打算暴力抗法了,让这姑娘先走是怕误伤人。

    虽然自己没有被抓过,但队里的各种奇葩总遇见过这种事儿,回想起现在酒驾起码都是要拘留几天的,到了警察局这发证机关一查,刘豪这张假证绝逼曝光,自己就摊上事儿了,做假证都是小事,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用假身份证……

    白浩南只剧烈心跳了几秒钟,就像当初那车祸发生后的瞬间他也很快冷静下来求生一样,他还是选择了求生求自由,人只有在即将失去什么的时候,才会觉得分外珍惜。

    既然都逃了一回,白浩南不介意再逃一次,这时候他终于再次想起自己见不得光的逃亡身份,虽然不是通缉犯,但也只能这样隐姓埋名的躲藏下去啊。

    毕竟在他的思维方式里面,庄家都是手眼通天的道上大哥,只要知道自己的下落,特别是还在牢里的话,那自己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下定这个决心以后,白浩南自然就是在为这个目标做准备了,他不会去想要是自己逃了去,身后会留下一堆烂摊子给谁,反正包括刚才的姑娘在内,乔莹娜到陈素芬都可以推说跟自己毫无关系,反正自己也就是烂贱命……

    但不知道是警察经验太过丰富,还是仅有的几下身体接触碰到了白浩南那钢筋铁打的运动员身材,反正看车主姑娘泪眼婆娑的登上出租车走了,帮忙把车挪到路牙子上的警员转身就摸出来一副手铐,在白浩南低着头正在回忆周围地形,准备来个几千米长跑时,突然直接锁住了一边的手,另一边随手铐在道旁树的铁护栏上:“老实点啊,如果只是酒驾最多拘留几天,看你样子也没喝多少,别喝醉了乱来醉上加罪哦!”

    白浩南看了眼这个起码四十多的老警察,还是没反抗,只是暗自用力试了试那护栏其实没多坚固,就装着垂头丧气的蹲下来等待机会,他相信肯定会有机会。

    这时候两个看似很偶然的事情,毫无关联的两件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