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中国人最爱干嘛?

    看热闹。

    马路上出了车祸,所有经过的车都会放慢车速拍个照什么的,回头发朋友圈好吹嘘啊,所以现在哪怕是午夜时分,街面上没有多少车,但还是能围过来很多看热闹的,蓉都的盛夏时节是会有人在路边人行道上纳凉睡觉的,发现这边抓住了一个酒驾的,立刻围过来一堆打着呵欠拿了蒲扇的街坊,这就算了,路面上偶尔经过的那种摩托车、电动车也停下来凑近了看,其中就有个戴着工地安全帽的摩托车,也兴致勃勃的停下来,一条腿撑在地上看。

    看就看嘛,这位好像有点邋遢的大叔还主动问:“怎么了,怎么了,撞死人了么,死人呢,他撞的么?”

    什么眼神儿啊!

    蹲在地上的白浩南都没好气的抬头看了,警察更是莫名其妙的转头,见过看热闹的,这么看不懂热闹的确实少见:“去去去……什么撞死人,这里查酒……咦,你怎么有酒味?”

    那个安全帽的大叔立刻惊慌失措的发动摩托车想跑,有种不打自招的感觉。

    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白浩南差点没扑哧一声笑出来!

    警察的职业习惯让他们一下就扑上去,可能真是演练过的,就是除了主问的这个伸手拉,另外四人二话不说从四个不同方向拦截,拉手的,推车龙头的,拔钥匙的,看起来都是一气呵成,这位大叔明显就没白浩南冷静,都已经这样了,还在剧烈的反抗挣扎,估计喝得是真不少,而且他的摩托车可不比汽车那么好控制,油门轰的一下就起来,五个成年警察拉着他和摩托车都被拽走,但重量还是有,整个摩托车立刻就前轮离地翻了……

    好嘛,六个大老爷们儿摔在一起。

    这是一件事儿。

    足球运动员在场上比赛中,有个弊病叫做不抬头,不光是指埋头傻跑,更重要是指没有大局观,不会随时关注整个场面,只有做到随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算是职业运动员的门槛,做不到这点基本最多到个野球层面就上不去了。

    而白浩南踢的后腰格外讲究培养这种能力,套用IT业的话说就是多线程运算,拦截的时候就观察同伴在哪里,抢下来马上转移,抢不下来又干嘛,这都是要在心里有个预估的,对方人员在怎么移动,同伴谁更有利,这都是场上瞬息万变的状况。

    所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因为摩托车酒驾自投罗网的家伙硬生生把个简单事情闹大的同时,心里腹诽难道这位也是逃犯有其他案底的?

    耳中就听得身后有人在骂:“谁!谁特么把车挡在老子车前面……”

    白浩南记得刚才护士妹妹的车就是被那老警察给挪到后面的,这里路边可以停车,稍微回头看了眼,其实十多个看热闹的人已经被摩托车酒驾的突如其来搞兴奋了一个个跳到马路边的绿化台边之类伸长了脖子看,还是知道别靠太近万一被误伤,所以这个不在乎路面热闹的声音让白浩南有点诧异,纯粹也是职业习惯的瞄了一眼,然后看见的就是个瘦瘦的,高高的年轻人,呆呆的开门上车,那种木讷的肢体动作绝对和刚才骂声不太匹配,白浩南只感觉到这点,然后就在转头的刹那,那辆确实停在护士妹妹小两厢车后面的蓝色轿车就被启动了,启动的同时不光车厢里亮起平时很少见的那种蓝幽幽灯光,还爆发出猛烈的音响,嗨爆了的那种强劲音乐!

    那阵仗!

    几乎把路边所有看热闹人的听觉都拉了回去,但可能只有白浩南看清楚了那蓝幽幽灯光里的年轻人,从音乐响起的瞬间就突然开始剧烈的摇摆,根本不是刚才上车前呆呆的模样,整个摇摆的动静就跟音乐节奏契合,拨浪鼓似的使劲用力,真担心那脖子会不会断了!

    紧接着发动的蓝色小轿车毫不犹豫的猛轰油门,嘭的一声响,明明多抹几把方向盘可以出来的情况,现在直接撞在护士妹妹的车尾上,硬生生的从路边车位挤出来,带着点蹦跳的感觉继续前冲!

    社会我南哥,脑子里刚冒出来个念头:“这个狗崽子是嗑药的……”似乎还有个念头要出事儿,就听得那肯定是踩到了油门极致的轰鸣声甩开车身摩擦的吱吱声,硬挤出来毫不减速的直接冲上路!

    根本来不及谁叫喊,刚刚五个警察一起艰难把那个摩托车大叔摁在地上,那辆蓝色小轿车就撞上去!

    在场可能所有围观者都惊呆了,这次是结结实实的一声让人牙疼的巨响,可能那几位警察都是被车灯晃了眼睛才意识到居然有辆车敢直接冲撞过来,然后……估计就没有然后了……马上看见几条身影飞上天!

    这一刻白浩南的感觉就是这辆车下盘真稳,人体在这种冲撞下真单薄,有名警察好像还在天空中翻了几下,重重的砸下来!

    然后那辆蓝色的小轿车好像跟白浩南被烧掉的那辆跑车差不多也是改装过底盘有点低,这才撞在前面翻覆的摩托车上,又是一声冲撞的拖拽划拉声,甚至让白浩南都想起那个烈火冲天的晚上,这一刻他才又忽然被点醒当时那种强烈的求生欲望。

    原来自己这些天沉浸在男女欲望中,早就忘记了这才是自己当初最希冀得到的东西,生命!

    蓝色小轿车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撞了人,又撞了车,连那辆摩托车都没能阻止到它的疯狂冲刺,甩下几块撕开来的蓝色碎片还有保险杠什么的,就撞开摩托车拖着一路的火花星子消失在夜色中!

    围观的十来个人呆若木鸡,然后才发出惊叹的叫声,除了难以置信估计是庆幸看见这样一幕平日里难得看见的惊险刺激场面,然后就是一叠声的感叹:“唉……好惨,好惨……”

    伴随感叹的自然是摸出手机来拍照!

    可能唯一没有被注意到的就是白浩南,从听见那小轿车冲撞声音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的开始求生,使劲把旁边埋在道旁树根旁边的金属护栏直接拔起来,这是他被铐在上面就确认的事情,摘下手铐那就是自由的了,再走过去,完全无人知晓的拿过警车尾厢上放着的伪造身份证跟驾驶证,他也可以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已经把身份证揣在屁股兜里,感受着手腕上不那么冰凉的半个手铐,他有信心回头用曲别针把这个老款打开扔掉,因为体校时候就玩过这东西了,可迈开的步子回头看了看在地上痛苦翻滚的两三名警察,还有那更是一动不动的另外几人,犹豫了。

    当然,更刺目的是尽量站高点用闪光灯拍照的那几个围观者,没人有丝毫伸手的想法,他不知道外面社会上为什么会这样,起码球场上任何一个人倒地,无论对手双方都会首先去看人,而不是拍照,后面倒是有人在手忙脚乱的报警,但这时候应该救人。

    所以白浩南咬了咬牙,收回已经迈出去的步子,快速转身回去跪在那个老警察身边动手,这个仰面朝天已经在吐泡沫的身体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是按照球场急救的原则,只要是仰面口腔有东西,都得马上救,不然昏迷的人分分钟舌头耷拉下去和血跟泡沫之类堵住了气管,那就是窒息。

    足球场上最怕的就是这种失去知觉的冲撞。

    这个有点像白连军的老警察就会无声无息的死去。

    哪怕那家伙没像个父亲,这种没人知道的时候,白浩南反而有点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