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乔莹娜确实不是回来跟白浩南谈恋爱的,当天晚上就开始回酒吧唱歌找状态,第二天一早更是自己搭公交车去音乐学院找暑期培训课程,短时间价格高点都没问题的那种,反正等白浩南训练完还在外面吃了饭回来,乔莹娜都没见踪影,晚上也不需要白浩南去接,只唱了一两处场子,十一点不到就回来了,听见她在房间里练声,白浩南没去打扰,也早早的睡了。

    就是两个合租者的关系,连作息时间都不一样,白浩南因为每天早训练六点半就出门,乔莹娜晚很多走,但晚上回来也晚,白浩南又时不时的跟谁去夜店之类,只是现在他绝对不酒驾了,所以晚上回来都碰不上面。

    直到都八月下旬,乔莹娜才跟白浩南商量:“明天选秀活动就开始了,有点远,而且很可能要排队等很久,为了保持状态,你开车送我过去行不行,要是等得久我还可以在车上眯会儿保持状态,你要算钱都行。”

    这时候白浩南倒没让她失望,简单的摊开手:“我住这么久也没给你房钱吧,其实白天我都没多少事,走吧。”

    乔莹娜好像很了解白浩南的还准备了杀手锏:“这种选秀活动一定会有很多美女!准保让你心花怒放。”

    果然不知道是职业训练真的导致这货雄性激素比较旺盛,还是最近一直在医院内部勾搭护士,让白浩南很想图新鲜,眼睛都亮了,但摆出一副最近有点吃撑了的表情:“去看看,也不着急。”

    乔莹娜鄙视他的言不由衷,但居然不唾弃他这种人渣行为。

    好像这种事儿已经是理所当然了,反正她也怒其不争,早就放弃了,这些天没让白浩南得手,这货看上去也不缺吃的。

    地方确实有点远,从市中心过去得二十多公里,所以第二天一早的训练,白浩南稍微跑跑步就取消了,理由是觉得两支职工球队最近长期训练以后有点精神疲劳,这在职业队都是比较常见的问题,原本是兴趣爱好的运动,如果每天都跟上班似的按部就班反复演练,的确是很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心理倦怠,虽然没有系统学习过运动心理学,白浩南的确是实际经验太丰富,自己又是过来人,分别告诉队长要两支职工队明天下午安排一场内部比赛,这两天都调整休息下。

    这才让业余球员们有点兴奋起来。

    回来接上乔莹娜出发,略微有点诧异姑娘大清早的居然没有化妆,在他印象中,哪怕是第一次在家里见面,乔莹娜也是比较正式的化了妆,起码在大学生范围内,她都算是不化妆都觉得不礼貌的那种习惯,夜妆还更隆重些。

    乔莹娜上车就抱着个塑料大茶杯慢慢的抿水,对白浩南偶尔的偷偷看都不回应,估计连说话都在省。

    白浩南看出来她还是有点紧张:“临要上场前,肯定会有些兴奋,这是肾上腺素分泌,不要完全压着,但得控制,因为这种激素能有效的增强身体兴奋度超常发挥,闭上眼让身体放松,但脑子里把最近表现最好的比赛……哦,你就应该是表现最好的唱歌片段回忆下,慢慢回忆,让自己很想上场。”

    刚开始说的时候乔莹娜就有点吃惊的看了看他,欲言又止,最后按照白浩南说的靠在椅背上,但慢慢却把左手顺着放到了白浩南掌控排挡的手背上。

    没说话,就那么轻轻的摩挲,白浩南还罔顾交通安全的专心看了看她,确认真的是闭上眼在做这个动作,做个鬼脸,就继续开车了。

    出发时间很早所以没堵车,但也走了大半个小时左右,从手背上的手指力度跟移动范围,白浩南能知道这姑娘全程都没有打盹睡觉,甚至还很有节奏感的在白浩南手背上弹跳手指,开始还有些游移,后来似乎就基本沉浸在什么节奏中,白浩南能感觉到。

    按照乔莹娜在手机里面导航的街道抵达的时候,白浩南再次有种惊艳的感觉,首先这个选秀活动居然是安排一所大学,而且是航空学院,光是外面巨幅的广告画就说明这里有大量培养空姐!

    这是职业球员多么熟悉又心领神会的行业啊,很多职业球员的老婆女朋友都是空姐,白浩南以前也没少接触过,不过在他看来,这些位个同行都可以归类为老实人,娶了个终于收心的那种老婆。

    本以为现在是暑假,可能看不到什么准空姐,结果白色小POLO车才到大门口就发现成排的漂亮姑娘穿着空勤衬衫短裙在做礼仪接待呢!

    真不知道这次选秀节目是谁选的地儿,真有眼光!

    白浩南都忍不住吹口哨了,兴致勃勃的把车开进去,以至于他连那排成长龙的选秀参赛人员队伍都忽略不计了。

    确实,相比那些穿着统一制服,身高容貌都是上上之选的准空姐们,选秀的队伍里就太乱七八糟了,男女都有,关键是其中有些穿的都是什么啊,破破烂烂的还画着那种黑唇黑眼皮的鬼妆,再搭配刺猬似的各种颜色爆炸头,男不男女不女的装扮,白浩南觉得要是按照颜值来打分,乔莹娜已经可以入选最后的决赛圈了,所以还是把主要视线都集中在那些周围做服务的准空姐身上吧。

    乔莹娜似乎从白浩南也有点兴奋的脉搏还是手指动作感觉到了,睁开眼也在观察这些场面,发现自己的年龄才是属于比较大的,无论男女可能有半数都还是二十岁一下的小孩儿,她的目光就那么静静的锁定在外面,最后白浩南把车停在一片阴凉处,现在他知道这排队有多么艰难了,就在这停车广场上,才早上八点不到,已经排了不下三四百人,队伍拐了好多道弯儿,而且明显后面还有大量的人正在抵达。

    不过他是不会殷勤的帮乔莹娜排队,也不主张这姑娘去排,而是理所当然的从后备厢找了个球场上训练的锥形桶出来,在队伍最后排了几分钟,等到后面又来了人,就把锥形桶拿给那十几岁却穿了好多个耳环的叛逆风格少年:“给你两百块,顺便帮我把这排队的座儿给带着往前走,行么?”

    反正都要排,还能顺便赚两百块钱,一看就没有经济独立的少年立刻就不叛逆了,简直点头哈腰的恭送老板先去休息。

    乔莹娜一直坐在车上看着白浩南干这些事儿,等他回到车上终于开口:“其实你的生存能力是很强的,也许什么样的环境都能让你活得高高兴兴……”

    白浩南得意:“这特么社会到处都黑暗透了,还不让自己过得开心点,成么?!睡一觉,睡一觉,我留了电话号码给那小子,就算我们睡着了他也会打电话来的。”

    乔莹娜不睡:“我就是过来看看大概的状况,决定是化淡妆还是浓妆的,你歇会儿吧,我化妆。”

    白浩南放倒了座椅,却又有点睡不着,可能主要是没法看外面的空姐了,就把目光集中在身边姑娘的动作上,好一阵,终究有点忍不住的爬起来:“来,你这眼影画得着急,我帮你画行不行?”

    乔莹娜吃惊,但犹豫半秒点头答应了,然后跟上刑场一样闭了眼仰头,任由白浩南在自己眼部捣鼓。

    其实白浩南动作很快,十来分钟就完成这个局部,很自信的展示作品:“好了!”

    乔莹娜忐忑的睁开眼对上化妆师捧的小镜子,在白浩南又开始等待评价的忐忑中好一会儿才幽幽的说:“到底特么的哪个小婊砸教你画这种完美的眼妆,连晕染都会?!”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