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这位看着就精明能干的女人真是导演,白浩南起身介绍的时候竟然说乔莹娜是自己侄女,然后顺势就坐到了麦姐旁边,虽然没什么亲昵动作,但肯定是划清了跟乔莹娜的关系,确实像个家长监护人而不是男朋友什么的。

    这位麦姐看了乔莹娜稍微吃惊:“怎么没在报名的队伍里面看见你?”

    乔莹娜只能尽量装着小姑娘的口吻说话:“那……豪叔请另外的同学帮忙排队,说是让我保存体力。”

    麦姐有点偏瘦,顺滑的波波头也没能掩盖岁月的痕迹,但年轻的时候多半也是个风流人物,穿着化妆都很讲究:“一般来说我们也会提前筛选一些种子选手,提前签些不同的协议,这样运行起来才有侧重点,总不能宣传了、推广了,都进了十强赛或者全国总决赛了,突然说我不想参加了,那怎么办?而且很多素材要之前就准备策划,所以我一般会先站在外面看,挑选一些不错的苗子,提前了解沟通下,结果你这么有条件的好苗子,居然就这样阴差阳错的错过了,看来我这个办法要改进调整……”

    虽然不至于白浩南说的那么黑暗龌龊,但显然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还是一样的。

    哪怕乔莹娜在排队广场上数千人中能被麦姐有幸挑中,估计也得不到这样面对面坐下来细聊的局面:“卖点,你到底有什么卖点,歌唱得好是没用的,这是选秀,秀,懂吗?是作秀,要做给观众看的一场秀,而不是歌声,歌声只是个基础,你得有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卖点,你叔说你其实还是医学院的高材生,非常牛逼的实习医院,什么全世界最大的医院?这就是卖点,明明可以当个别人眼中最有前途的医生,可你就是要唱歌,这个卖点我觉得不错……”

    白浩南还帮腔:“对啊,她爸妈不许她唱歌,所以才求着我这个二叔悄悄陪着来的……”

    麦姐笑着拍白二叔的手臂:“看来你很讨孩子们的喜欢哦,你自己的孩子多大呢?”

    前鸭店优秀员工就眼神迷离的展开手臂搭在麦姐的身后椅背上靠过去:“哈哈,你猜呢……”

    乔莹娜看得身上起鸡皮疙瘩,但不得不承认白浩南确实给自己铺出来一条路。

    这时候她简直有点倏然而惊的后知后觉,原来自己人生走到这二十三岁的节骨眼上,忽然遇见的这个男人,才是给自己带来截然不同人生改变的那个家伙?

    可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还是太让乔莹娜好几次都想站起来甩手而去!

    特别是看白浩南为了证明乔莹娜是家传的有表演天分,自己站起来翘着兰花指表演肚皮舞的时候,乔莹娜都要爆发了,男人怎么能这样贱!

    几乎所有正常人的思路里面,男人不应该都是如山一般高大坚强,给女人足够的安全感和成熟依靠么,哪能这么轻浮下贱呢?

    可显然不光是麦姐笑得前仰后翻,连咖啡厅里不多的几个女招待和老板娘都悄悄选了个角度偷看这边,然后眉开眼笑的窃窃私语,白浩南不要脸的大声:“老板,我这表演还不错吧,这顿饭折价免单怎么样?”说着还抛了个媚眼!

    那边笑趴一片,椅子好像都翻了一把。

    麦姐也笑得使劲拍打桌子了,一个劲给乔莹娜抱怨:“你二叔平时在家也这么逗?”

    乔莹娜没表情:“一家人都觉得他是神经病!”

    麦姐艰难的收住笑,还抓了纸巾擦眼泪,气都喘不过来那种:“可……他就是想帮你啊,又或者总能给周围的人带来快乐,小姑娘,你可能不知道负责任的男人是什么样儿,不错,不错,哈哈哈,他二叔你还是坐下来,我都舍不得让别人见识你的妖娆走位了!”

    白浩南还意犹未尽的真做了个妖娆的叉腰抱头S型动作,那边的老板娘艰难:“大哥……好歹给个半价,哈哈哈……”

    前鸭店优秀员工才满意的坐下来,然后单手撑着下巴含情脉脉的看麦姐。

    麦姐倾身到乔莹娜那边:“看见没,有些男人成天死要面子活受罪,连带老婆孩子都吃苦,还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但大多数负责任的男人其实都是在外面这样跪着给家里人当牲口,小姑娘,好好珍惜这种男人,不常有的。”

    乔莹娜吃惊又心慌意乱!

    果然,下午乔莹娜再到复试现场,就先签了一大堆表格跟协议,本来按照她的准医生性格会认认真真斟酌所有协议,甚至要父母一起来看的,但去之前白浩南就一句话:“签吧,你既然走进这里面来,也就是案板上的肉,所有条款都是别人定的,要么退出要么签,没资格谈条件的,我从来都不看合同,只要不是卖身契,确认最后我能拿到多少钱就行了。”

    但签完这一堆主要是强调选秀期间双方权益的协议之后,还是耗费不少的时间,以至于原本正儿八经的复试内容,只让乔莹娜站到复试评委们面前唱了一小段,然后就被请出来说回去等通知,出来的时候看见好几个漂亮伶俐的选手正在接受媒体采访,镜头和反光板下的脸蛋说不出的青春洋溢和得意。

    如果不是中午跟蓉都片区导演坐在一起吃饭听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的关于节目安排叮嘱,换做任何有实力的选手,这会儿都会觉得心灰意冷吧?

    是麦姐吩咐她不要接受任何采访的,等在车上的白浩南都比她更清晰:“麦姐说现在先曝光到媒体上的都是炮灰,看起来漂亮能唱的选手其实千篇一律,你的特殊高材生背景要到最后才显现,而且……根据我那不多的一点球星经历,这些狗屁媒体最会乱改你说的话,采访都是走形式,完全是随心所欲的改动,而且你看那几个来采访的货色就是想借着曝光的这点权力要选手给点好处,只有你真的红了,才能把这些小喽啰踩在脚下!”

    乔莹娜静静的听着,好一会儿才开口:“谢谢你,老南。”

    白浩南滞了下,又嘿嘿嘿的搓手:“肉偿行不行?”

    乔莹娜已经能看穿他的伎俩了:“我从小喜欢唱歌,但最多也就是音乐老师教导的水平,虽然经常登台,还是以业余学生身份拼天赋,反而学习成绩更好,爸妈确实不希望我去唱歌,他们的思维里既然成绩好,就应该考好大学有个好工作,所以我才考进医科大学,但自从发现这边酒吧街可以登台,可以唱歌,我就忍不住了,以前的男朋友也是因为觉得我堕落到当歌女,才跟我分手的,可实际上我一直都只是在享受唱歌,没想过参加选秀比赛出名什么的,但这次我想试一试,不管结局怎么样,就当是了个心愿,能站到最高最亮的地方唱歌,那就唱,如果不能,我就从此死了心,专心回去准备毕业实习,当个优秀的儿科医生,老南,我没想非要唱出个名堂,我只是想给自己个交代,你不用……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不好,但我不想你那么没有尊严的帮我。”

    白浩南完全不接尊严这种严肃话题:“你是儿科?不是什么临床科嘛。”

    乔莹娜点头:“我读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实际上下面还分十多个二级分类,儿科、妇科等等,所以我主攻的方向是儿科。”

    白浩南就提出自己的疑惑:“我经常听护士医师说你们解剖课什么的,那尸体是自己带还是学校发的?”

    乔莹娜楞了一下,刚才还有的情绪全都不见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艰难回头看见的是白浩南继续耍宝:“这有什么好笑的,我们那些足球球鞋还不是都自己带,教材嘛……”顺手拿枕头小被单塞过来:“好了,你睡一觉我们就回去了,本来晚上想约麦姐嗨皮一下的,回头再找机会了,这老娘们儿道行深。”

    乔莹娜终于忍不住:“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万一我真的爱上你,这是个很苦涩的事情。”

    白浩南帮她断了念想:“没事儿,你看这荞麦抱枕为啥会在这车上,你认为我这身高会蜷在车里睡觉?还不是跟那些妞儿打炮的时候垫个屁股什么的方便……”

    气得乔莹娜赶紧抓住这情绪回父母家去:“好了好了,不想听你这些破事儿,复试海选起码还有四五天,基本没事了,我还是回家去等消息,你把我送到这里的长途车站吧。”

    结果白浩南真的只是把她送到大学城长途车站,连乔莹娜老家在周围哪都不问自己一溜烟就跑了,让乔莹娜本来还有些别的心思,也只能恨恨的作罢。

    只是为了上床,那就别走心啊!

    真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