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49、到底要不要有梦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24.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叛徒出卖了,照例跟几个单身球员吃过晚餐,他这才听说这帮高级知识分子里面三四十岁还有从没结婚的,甚至有连恋爱都没谈过的,说及为什么不泡妞,生物酶还有一本正经的诧异:“为什么非要谈恋爱?谈恋爱多麻烦,多耽搁时间,我有这么多重要的研究要做,足球是我唯一的业余爱好,就像爱因斯坦喜欢拉小提琴一样。”

    旁边有人哧哧笑着说爱因斯坦也是有女人有儿女的,生物酶敬谢不敏:“还是足球好,不会嫌我加班,不会嫌我住在研究室……”

    白浩南完全搞不懂这种知识分子在想什么,泡妞啪啪啪多愉悦啊,只能阴暗的猜测别人可能那活儿不好,所以这种饭局他也真的就像个教练,多半是专心吃饭很少发表言论,再说别人说的学术话题根本也听不懂,饭后学者们多半都是回各自的研究室,他开始消耗无穷的精力泡妞。

    他没觉得这做人有多大的差距,还洋洋得意自己才是过得最爽啊,今朝有酒今朝醉呗。

    今天当然就是要送乔莹娜去参加培训了,因为这些参加选秀的歌手大多数是学生或者非专业歌手,很多白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对于一直到参加总决赛之前都拿不到什么报酬的这次海选加分区赛,都得在业余实施培训,所以时间就定在晚上八点到十点,地点还是在那个二十公里外的大学城航空学院,有些参赛选手很重视的就干脆住在那边的酒店了。

    麦姐是主办方那边电视台的,这个培训期并不归她管理,她只是最后十强赛演唱会的时候过来,中间的各阶段都是外包给其他本地公司在运营,主办方遥控安排好推广细节、摄录过程花絮什么的就不怎么过来了,乔莹娜的情况基本上已经内定为种子选手,也就是说不一定是前十,但起码是重点关注的对象,相关的个人噱头会陆续推出看反应,比其他选手起点高不少,但今天从上车开始就一声不吭,一点没有即将走上成名的兴奋。

    白浩南还在跟她吹嘘今天对高级知识分子的感受呢,难道是因为太不会泡妞,又或者失败过几次就再也不敢出动了?以他的人生阅历还是难以相信男人居然会对这事儿不感兴趣的,但以前队里就有那种怎么都没法讨女孩子喜欢的笨蛋,靠钱砸都很失败:“我觉得这事儿也讲究天分……”

    车都娴熟的上了高速公路,乔莹娜才幽幽开口:“对不起,老南,今天我把关于你的事情抖搂给了一个警察。”

    白浩南还是没有虎躯一震,但说话的语气有那么点变化,还飞快的看了眼后视镜,确定附近身后没车,开始把车往边上靠:“是么?”

    选秀歌手对声音多敏感,分明从两个字里就听出来些冷淡,马上有些着急:“不能全怪我!我怎么知道你去招惹了一个警花!”

    白浩南都已经把车停在应急车道上了,听了这个才一激灵:“姓郭的女警察?你什么都给她说了?我赌球、死人的事情都说了?”

    乔莹娜委屈得都有哭声了:“我怎么知道姓什么,反正挺高的那个,我当时是吓着了,但也没乱说,只说你是跟我合租房的,专门就在学校教足球,主要是你爱泡妞,主要就说这个!”其实她也不知道白浩南那些具体的事情。

    白浩南终于长舒一口气,重新开车恢复语气:“你知道我那个刘豪的身份证是假的,人家警察只要愿意查,就立刻曝光,不说了,你啊,枉我对你这么好……”还拍方向盘示意自己正在当义务司机,他就这点好,只要没大祸临头就不会心急如焚:“今天晚上就回去收拾好东西,随时准备跑路!”

    乔莹娜是真委屈:“我站在那看你踢球,她也看,我怎么知道她是警察,一吓唬我就什么都说了,怎么回事啊!”

    白浩南拣简单的解释了:“男朋友牺牲了,她爸要是也牺牲,确实有点惨,但那也是她自个儿的事,我说她就是没看透这人啊,是为自己活的,什么都要听这个听那个的,过得也忒没自由,忒没意思了!”

    乔莹娜都忍不住批评:“不要这样背后说人家!那是感情,未婚夫因公牺牲,完全可以想象那是多惨痛的伤害,她要走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不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游戏人间,大多数人都会把爱情、亲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而且她是公务员,当然要注意影响!”

    白浩南脸上得意洋洋:“哪有什么真感情!不就是相互利用吧……”

    乔莹娜无语:“我还是个大学生,说不过你这混社会十多二十年的大哥。”

    白浩南自然有自己的歪理邪说:“你说女人爱你,兜里没钱试试,你说男人爱你,你跟他谈钱看看?老板看重你,你谈条件看看?有朋友?你借钱试试看,什么儿女孝顺,久病床前无孝子没听说过?当官的再厉害,我们踢球再风光,只要退休退役,那就什么都不是,这社会啊,现实得很,千万别谈什么感情,你说什么都有极少数的例子,那做不得数,我踢球就只判断大多数,什么大多数概率是最有效的,我就怎么办。”

    乔莹娜静静的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凝视前方快速变暗的夜幕:“我总还是相信有点感情的,就像我相信我要有点梦想一样,你没听过那句话?如果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白浩南哈哈哈的嗤之以鼻:“你以为有了梦想就不是咸鱼了?还不是被别人煮了!”

    乔莹娜好像不愿看他脸上的冷嘲热讽,况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辩驳白浩南有点极端的心态,这种极端现实的态度,好像说的都是实情,让她无话可说,只能抱着手臂蜷在座位上,白浩南也不说话了,车厢里安静一片,在夜幕刚降临的时候抵达了航空学院。

    但有点出乎白浩南的意料,真的就只是培训,之所以在航空学院,一来是这里比较偏僻方便摆开大排场拍摄,毕竟整个过程都要拍摄录制最后放到选秀节目里面去用的,二来就是这所学校有比较完整的礼仪课程教师、场地,对于很多从来没有上台经验的参赛者,连个步伐都要培训,所以来了以后迅速的分成几组,轮流进行舞台、礼仪、谈吐等培训,还有些歌唱技巧的调整,看起来就是一场公平的比赛。

    乔莹娜挑衅的给白浩南一个眼神,这货不屑的笑笑,说是不敢在镜头前面暴露,又跑去打探准空姐们的宿舍了,直到当晚培训完成才被乔莹娜的电话找回来,反正这姑娘敏锐的从他身上真的嗅到点什么不同的香水味,鄙视!

    于是随着九月的到来,白浩南的逃亡生涯已经逐渐进入两个月,看起来两支职工球队已经愈发捏合成型,开始进入相互频繁对打的阶段,而且还跟医科大的学生队伍开始约赛。

    训练成果显现得很清晰,整个暑假流下的汗水没有白费,没有太多体育尖子的医科大学生队已经明显抗衡不住这两支成年队,以前很难跟二十岁左右学生对抗的职工队非常兴奋,鼓噪着教练开始以赛代练,频繁的和外面的球队比赛了。

    白浩南心绪不定的站在场边,因为就从那天开始,那位高挑的女警经常出现在场边,坐着看白浩南带队训练比赛了,从护士们那里得到的消息,好像她每天下午都到住院部看护父亲,然后就会顺便来看看。

    当警察很闲么,白浩南有点腹诽,接着又忽然看见乔莹娜穿着白大褂神色慌张的顺着球场边的台阶快速跑下来,光是看那上半身过于前倾的动作白浩南就下意识的觉得要糟!

    果然本就不擅长运动的大五女生,在几十级看台台阶的最后几步稍微朝着白浩南抬头一走神,脚下就拌蒜,眼见着马上就会翻滚下来脸刹车,坐在球场边的女警察弹起来一个探手就把乔莹娜的白大褂衣领抓住了!

    那感觉就像是老鹰抓小鸡!

    白浩南忽然觉得脖子有点凉飕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