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足球的乐趣就在这里,强和弱永远是相对的。

    看职业队打球可能觉得也没多厉害,是因为跟他们比的对手是同等水平,大家就只能拼得人仰马翻,失误连连。

    不是说附一院职工队就有多厉害了,让他们跟专业队打一样会被人虐得找不到北,但只要面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没有阵型概念,没有整体意识的野球队,他们所有的动作都是有板有眼的能够完爆对手,而且这种格外强调反击的简洁实用打法,不需要眼花缭乱的脚下技术,略微有点苛刻的技战术要求,但也很浅显,在这种层面的业余比赛里面,给人感觉就是进退自如的整体!

    因为这是十一个人整体在运动,熟悉了阵型以后,相互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清晰简单,自然就能打得对方个落花流水。

    下半场甚至按照业余比赛的规则,换完了九个替补队员上去继续虐对方,最后交出十二比零的比分。

    乐得场下的医科大师生还有附一院的啦啦队欢天喜地,气得对方直言要去举报,怀疑附一院为了打个业余比赛,居然去招了一帮专业球员来作弊,这种明显看着就不可能是一帮医生能打出来的技战术水平嘛。

    这下生物酶他们就当成是最高褒奖了,喜笑颜开的过去一个个表明身份,哪怕算不能做到各科室行业内都如雷贯耳,但随口说点专业术语或者跟谁谁谁去打听一下我,这都能联系上的,让对手难以置信。

    进了十几个球,让观众席上一次次欢呼的啦啦队都有点疲惫了,但还是热烈的庆祝球队旗开得胜,不少护士围着球员们嘘寒问暖,只有白浩南一直抱着手臂在球场上慢慢踱步。

    他在感受这种指挥球队的成就感。

    可以说过去十多二十年,他一直都站在老陈背后,从一开始给老陈提供各种细节数据,到后来逐渐自作主张,最后在场上都能随时调控局面,其实今天才算是真正的独立指挥。

    别人不知道,他连那九个替补球员的更换都有讲究,谁先上,去有的放矢的击溃对方的什么反抗,谁后上保证哪个位置的长项可以尽量保持压制,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所有球员都必须听命于他的感觉,和站在后腰位置上假传圣旨是两回事。

    似乎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灰暗虚伪都在这片绿茵场里消失了,只有这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感受到快乐。

    没人明白他的感受,没人知道他有多爱这片绿茵和那颗皮球,没人知道他多么痛恨生命中无处不在的虚假跟肮脏,就像他从来都不看电视电影,不看什么选秀娱乐节目一样,那些狗屁倒灶的东西全都是假的,全都是在演戏。

    唯有足球,起码这个层面的足球还是真实的,二十多人在场上奔跑的时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演戏。

    就像曾经还是在这片场地上找到了踢野球的快乐一样,白浩南有那么瞬间明确的找到了自己未来的快乐,当个足球教练?

    想到这个,连白浩南第一反应都是翻白眼嘲笑,这玩意儿能当饭吃么?

    他不傻,真的不傻,眼前这一切不过是因为这帮球员的兴趣,可正如同乔莹娜提到过的那只言片语,这些球员跟自己永远都不是一路货色,别人是高级知识分子,是主治医师,是学术带头人,是每年要去欧美国家学术论坛开会,随口都能飚外语的社会精英,他们踢球除了爱好就是可以锻炼身体。

    自己也就是个类似健身教练的家伙,离了这帮金贵的球员恐怕就很难养活自己了,只要不在职业体系内发展,做足球教练那就是个笑话。

    白浩南甚至清楚哪怕想在职业圈里面做教练,还是个笑话,自己这样的资历不可能做到职业队主教练,也许一辈子都只能给主教练打下手,而且还得是老陈那样知根知底的人才会给自己这样的机会,其他人恐怕根本就不会正眼看自己这个职业生涯都没打出过什么成绩的家伙吧?

    而且当足球教练能干嘛?难道还想拯救中国足球?

    那才是彻头彻尾的笑话。

    身处其中的白浩南从未觉得有谁能把这个圈子彻底振兴起来,足球圈恐怕是最肮脏的行当了,他那点运动员思维也从未想过这么宏大的事情。

    可自己能谈得上在行或者爱好的事情就只有足球啊!

    难道还真的能以泡妞为生么?

    白浩南有点傻笑,这是他在面对复杂思想时候的常见表情。

    场边一直站着的那些球员终于开始齐声喊他了:“豪哥!豪哥……”

    知识分子文化修养就是高,看一贯没啥文化气质的豪哥现在抱着手臂在球场上跟个诗人一样低头仰头转悠,就明白他多少还是有点感叹的,只是具体感叹什么就不知道了,很有礼貌的等了一会儿,看他脸上浮起不知所谓的傻笑才开口。

    白浩南转头,看见的就是这群站成一排相互搭着肩膀的球员,满眼热切的看着他,他也很清楚这种比赛取胜以后的心情,笑着过去刚要说话,却看见郭咲咲背着手走过来,这是白浩南看见她穿的第三种警服了,可能之前那种浅蓝色衬衫的是夏季服装,后来连体服是特警工作服,现在这种全身近乎于黑色的是秋冬款?反正看起来更有制服的诱惑力,更笔挺更让人瞩目。

    当然这一切还是建立看脸这个基础上的,换个肥胖的大妈来穿这身制服怎么都不可能有诱惑的感觉,反正现在郭咲咲起身走过来,就像个冰冻熨斗,走到哪里,哪里本来在欢呼的场景都被压下去,倒不是她在镇压,而是欢呼的人多少都会去看她然后忘了欢呼。

    连球员们都感觉到了背后的声音,回头接着齐刷刷的散开,把白浩南给让出来,然后兴致勃勃的挤在他旁边倾听女警说什么。

    郭咲咲其实是和蔼的:“恭喜你们踢得很好,特别是你,八号你进那个球,过人之后再起脚的动作特别连贯,好帅……”

    换做其他姑娘这么说可能还有点雀跃的小女子感觉,女警说出来,特别是她那种身高压力说出来一点都没娇柔感,被点到的八号只能受宠若惊:“是嘛?您也会看球,谢谢谢谢,好难得……”

    郭咲咲就直接了:“我知道你们今天是第一场比赛,赢了一定很开心想庆祝下,不过我跟你们刘教练约好了有点事情,时间有点紧……”

    刚才还充满感情的球员们瞬间把白浩南卖掉,直接做鸟兽散:“啊,你们忙,你们忙,我们每场比赛都能庆祝,哈哈,今天先去庆祝下,豪哥,等你哦……”

    白浩南就被扔在郭咲咲面前,他一点摆谱的底气都没有:“是……去看你父亲吧?”

    郭咲咲点头就转身,有点傲气的那种径自走在前面,在众目睽睽下白浩南觉得自己就像个犯罪分子被抓住了,有些护士还远远的拍照,估计回头是要嘲笑他的,这让白浩南看着眼前摇曳的腰肢,难免有些哼哼哼的寻思:“不就是身虎皮嘛,剥了还不是一样……”

    可走出球场区域,刚到那片夹竹桃树荫下,女警就好似不经意的转身:“你身份证号是多少?我怎么查了一大堆刘豪,都没看见你的样子?”

    白浩南背上的冷汗一下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