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55、兜头一盆冷水透心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30.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好女爱渣男,这道理就是白浩南说的那样儿,越是乖乖女就容易对循规蹈矩的好男人感到厌倦,因为这注定她的一生都枯燥乏味或者平淡无奇了。

    如果不知道渣男的好也就罢了,只要尝了回甜头,知道渣男才会让人面红耳赤的浪漫,才会制造惊喜制造刻骨铭心,那能够从生理和心理上都满足情感需要,说到底女人还是物质跟情感都需要的动物,哪怕嘴上说着喜欢老实有前途的男人,一旦遇到渣男,又恨不得跟渣男一起惊天动地,那多刺激啊。

    想着那点刺激就把渣男背后隐藏的无情、喜新厌旧、自私等各种恶劣结果给忘了。

    也就像乔莹娜感知的那样,渣男往往色艺俱佳,连画个眼妆都能千锤百炼,好男人哪有那么多机会练习,能抖抖索索的把眉笔拿好就不错了,还能指望画个晕染这样的高难度?

    所以哪怕接下来白浩南一个字不说,郭咲咲还是有点晕头转向,而且可能还带着点自我谴责的道德约束,仿佛我不是深爱着谁,怎么能这样呢,多对不起啊。

    站在医院电梯里,只要白浩南随便抬眼看看她,这姑娘都能革命烈士一样赶紧把头扭开。

    白浩南这泰日天多心知肚明的,看那脸颊红晕多好看啊,可惜能看不能啥,甚至还得忍住不要去撩:“郭咲咲,我们老老实实的说一下,除了你那牺牲的未婚夫,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单位上不可能没人追你吧。”

    也许是提到了那个他,郭咲咲终于深呼吸一口气,扭头看着电梯按钮群:“我们是从警察学院就开始到工作在同一单位的同学,其他同事都是他的战友,无论谁跟我在一起,都绕不开他,而且我也不想再找系统内的了,至于其他的嘛,我最烦一见面就打听我多高,然后跟看什么似的围着打量,我是个人,不是怪物。”

    白浩南看着面前这有点倔强又清瘦的女警察,真的想伸手安慰下,郭咲咲没听见回音转头对上那温柔的眼神,立刻又惊慌的闪开,完全没有面对乔莹娜时候的警察范儿,白浩南也连忙把眼神变得猥琐些,就特么几平方的电梯轿厢里,居然都能演绎出这么多感觉来。

    幸好叮一声楼层到了,郭咲咲跳出去整理没什么变化的制服,白浩南明明空着双手的,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探头进去笑骂几句,接着顺手拿了护士台上的一束花,进病房堂而皇之的当着郭咲咲自我介绍了送给她妈!

    其实郭妈妈身材跟女儿差不多,也有点瘦高,可能是第一次正式看白浩南,有点翻来覆去仔细的看的味道。

    小女警满脸都是“居然还有这种操作”表情,然后听白浩南非常自来熟的寒暄:“阿姨好,这段时间我在带队打比赛,还得陪女朋友去参加歌唱选秀,所以今天才有时间来看看郭叔。”

    坐躺在一堆仪器连接线里面的老郭警察一阵激烈的摇动,白浩南又过去好大的声音凑着耳朵拖长:“您,还,好,吗?”

    前一秒还尽量淡看这个男人胡说八道的郭咲咲,后一秒就忍不住笑了,而且是摇曳的笑那种:“拜托!我爸是胸腔骨折等伤势,不是耳朵不好!”

    白浩南恍然的不好意思:“我看见一堆管子和面罩就觉得他听不清……”

    刚才还失落的郭妈妈也惊奇的看女儿表情,郭咲咲立刻收回去严肃:“凑近点,现在他只能声带发生,不能胸腔共鸣。”

    白浩南真不是耍宝,尽量靠近老郭嘴边,果然听见老警察艰难:“不是……说你,那女朋友是假的嘛?”

    白浩南转头给伸长脖子的两位女性劝退:“我跟郭叔聊聊,你们休息下?”

    郭妈妈明显不想走,被女儿拖着出去了,白浩南随手在旁边台子上拿了个桃儿就用搁在干净纸巾上的水果刀开始削:“郭叔,不瞒您说,那会儿我真想跑了,可就是一回头看见您,才留下来救人的,实话说您那几位同事都是托您的福,因为您跟我老子长得有点,都是这种国字脸……”

    管子和面罩后面的中年伤员有点惊讶。

    却看见这货麻溜的把桃子削好,然后居然就自己开始吃:“不过我老子教育孩子是自生自灭,喝醉了不得劲就拎起来打,一般来说这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打小我就挺独立,虽然混得不好,但也起码能养活自个儿,相比之下您这女儿就有点太老实了,跟您一样老实,那就最好找个老实的男人,而不是我这种今天不知道明天活在哪的烂滚龙。”

    中年伤员艰难的动嘴,白浩南凑近听见:“什么……老实?”

    白浩南笑着把桃子核随手扔旁边垃圾桶里:“那天是个什么局长带着小郭警察去球场的,还有医科大的什么书记,据说一二十年前你们还认识,几十年过去了,别人升官发财,您还是个查酒驾的,我这话难听,但大部分人一辈子可不就是这样么,能有几个飞黄腾达的,甚至我还觉得您这样儿才算是活得踏实自在,也许再过二十年他二位还不如您呢,这就是命,老郭你是个老实命,小郭警察也是,我不是,我能把她坑死。”

    中年警察剧烈摇动连接管道,白浩南凑近了劝:“别自卑啊……”

    结果老警察是骂他:“你才屁大个娃,跟我装什么深沉!”气得都有音量了!

    白浩南赶紧帮他平复情绪:“别拉动了伤势,不值得跟我置气,真的,就是因为小郭警察有点好奇我这种不着调的男人,我才来跟您说几句,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您养好了伤再帮她张罗个厚道踏实的人……”

    老警察有敏感:“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浩南硬撑着嘿嘿嘿:“你说当足球教练的能有多大个出息?”

    老警察看着白浩南,那功力可比他女儿强多了,好几秒才开口:“年轻人,这个社会不是那么简单就分老实不老实,也没有那么绝对的对和错,你应该不是个坏得流脓的家伙,但绝对应该审查一下。”

    白浩南顿时觉得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可能真是忘了这一身病号服,头上还缠着绷带的老头是警察,当了一辈子的老警察,恐怕那些当官出名的领导都没这种老警察最熟悉业务,撩拨小郭警察也就罢了,还来跟这样的老狐狸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这不是平白无故的把自己越陷越深么,分明就是看了小郭警察的美色才会上当的!

    白浩南简直是狼狈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