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60、燃亮那份微温的便当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35.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乔莹娜是今天最明亮的那颗星。

    这恐怕是只有麦姐心里才会有一点征兆的大新闻,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所有的评分几乎一面倒的选择这位医科大实习女医生获得蓉都赛区十强赛冠军。

    有些人一直都在研究什么才是最当红最畅销的,他们总想像工厂流水线一样找到其中的规律来方便可以不停制造出明星,现实也的确是用炒作、包装甚至刷数据来证明了他们的研究是正确的。

    但表演艺术或者说人类一切公众范围的艺术创作,终归还是有些玄妙的艺术不确定性在其中。

    也许乔莹娜还没到每次唱歌都能如此打动人的地步,但起码今天她做到了,在各个环节都恰恰走到最好点的那几分钟里,她给所有现场观众和电视机、网络直播前面的观众都留下了深刻印象,麦姐私底下给白浩南说那一刻她其实是接到了台里面电话,要求给乔莹娜压一下成为亚军,因为这样在未来总决赛的时候更有炒作性,譬如黑幕之类的话题现在已经可以不要脸的自己拿出来用了,只要能获取关注,主办方都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但麦姐那一点点私心或者现场气氛,让她装着数据确实没法控制,这个时候让谁当冠军都太明目张胆了,所以还是顺水推舟的让乔莹娜夺冠。

    当然这番话的真假有几分值得商榷,反正麦姐给白浩南这么说的意思是急着要乔莹娜马上跟她私人的一家公司签约,未来乔莹娜就有团队帮她运作了,麦姐保证能陪着乔莹娜获得最大利益。

    白浩南其实是漫不经心的,他脑子里转悠的是把那乒乓球姑娘带到哪里去嗨皮,总不能在其他八位姑娘众目睽睽下玩车震吧:“她有自己的主意,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麦姐其实也匆忙:“跟她谈谈吧,只要涉及到合约,她都说要听你的意见,我这边非常忙,现在还有个答谢会,完成之后我还要连夜处理好后续工作,还有一系列的事情要回台里,我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离职,算是让别人出面和乔子签约,保证她这条路不会走错,毕竟选秀成功只是第一步,但秀完了留下一地鸡毛就什么都不是了,我带过两届选秀选手,这次确实是想自己带个人试试看。”

    白浩南只能给九大行星,嗯,是九位好奇的姑娘说一起去参加答谢酒会,完了再一起走,自己得去跟乔莹娜聊几句。

    姑娘们比他更兴奋,亲眼见证了自己认识的人获得胜利,据说医科大的两位姑娘是全程拿着手机拍摄直播的,还说现场来了很多医科大的学生老师,明天肯定是个爆炸性的新闻,豪哥肯定要被校长接见了。

    白浩南摸自己的络腮胡,居然没多大的心理波动,可能对他这种见过大世面,在全国顶级联赛混迹十来年的老鸟来说,这么个成名的歌手在全国还不是成百上千?比顶级联赛的替补也好不到哪里去,给陈素芬一个眼神,示意她照顾下姑娘们别被骚扰了就行。

    陈素芬这方面几乎跟他不用言语交流的点点头,准空姐带头扑进一片推杯换盏,斛光交错的高级社交场合里,如果谁能去勾搭谁那就是本事了。

    乔莹娜还有点呆呆的坐在化妆台前面,不停有选手给她打招呼贺喜,白浩南却一直靠在那个临时搭建的白篷外面看着,等到这姑娘有点如梦初醒似的站起来匆忙迈步,才悄悄的跟上,又是一路被道喜着冲进体育馆的厕所以后,白浩南才忽然一闪身跟进去,然后在乔莹娜刚推开隔间门的时候,突然推了她进去关上门!

    新科冠军都差点尖叫了,看见白浩南的脸才气得使劲几巴掌打在他肩头脸上,白浩南敏捷的抓住她双手压在隔板上,乔莹娜艰难抗议:“脏!”

    白浩南嘿嘿嘿的垂涎咬耳:“来刺激一把不,感觉你这身份不一样了,真的有点刺激!”

    乔莹娜翻白眼,也感觉从之前一直的懵懂中摆脱出来,压低声音:“你特么就不能正常点?”然后把白浩南正在往表演装里面伸的手拉住使劲掐。

    以白浩南的经验,当然能分辨什么是欲拒还迎,什么是坚决抗争,立刻就放弃了入侵,高举双手,正要说话,乔莹娜又指了个左右再指自己耳朵,然后就自己掀了裙子,蹲在马桶上开始嘘嘘,白浩南又翻白眼,对这个女人明明都没防备却不许自己上手的坚决感到郁闷,凑到她耳边:“不愿就算了,我就是来给你说一声,如果你还想唱歌,可以跟麦姐签,这女人坑了你没好处,你自己多注意点合约上的细节别吃亏就好,这个不用我教你。”

    水流击打的声音很响亮,显示出冠军憋了好一阵,直到声音渐消才低头开口:“我都这样了,你还是不能定下来跟我去看看那些……嗯,风景?”

    白浩南还愣了下:“什么风景?”

    乔莹娜扯纸收拾提裤裤起身,站在马桶边上就比白浩南还高,双手搭在他肩头,额头对额头的轻声:“那一刻我是唱给你听的,我很享受那种感觉,我想到更高的舞台去唱歌,去看更美的风景……”

    白浩南这没文化的才恍然大悟:“我说特么的只有更多黑暗肮脏,行了行了,所以我觉得麦姐也会想办法照顾你,要不找陈素芬这个婆娘去给你当保镖,你开心就好。”然后确认外面没人,拉开一条缝就跑了。

    乔莹娜没再阻止劝说这个三观都不同的男人,就那么站在公共厕所有点脏兮兮的马桶上,像个行为艺术似的呆呆好几分钟,有工作人员找到厕所来,才从丢魂落魄的状态收拾出来答应,其他人再看到她,就是在酒会上了。

    鉴于最漂亮的一串姑娘都是自己带来的,白浩南纵观所有参加酒会的女选手都没啥兴趣,甚至连礼仪小姐都比那俩准空姐差了不少水准,他就更兴致缺缺想走了。

    但显然这会儿的女人们比他感兴趣,在这座体育馆新闻发布厅改造的小宴会厅里跳舞、喝酒、吃美食,接触平时接触不到的那些老板,摩肩接踵的西式酒会场景也让大多没有参加过这种较高规格的姑娘感到兴奋。

    女人就是喜欢这种物质的场面嘛,白浩南脸上露出点不为人察觉的嘲讽表情。

    然后就听见旁边有把尖利的声音:“我不管!我就是要进决赛,说好了保证我进十强的!”

    什么人口气这么大?

    麦姐作为主办电视台派来的导演都不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