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65、一切皆有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40.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当然,现实分分钟打脸,第二天上午警察到医科大来调查,生物酶他们正在通过官方途径表达自己的态度,试图以医科大职工队教练遭遇不公正待遇来获得组织上支持的时候,警察回应,这个刘豪是子虚乌有的身份,这位满脸络腮胡的眼镜教练是个假冒身份的家伙。

    喔考!

    又是个意想不到!

    如果说之前还带着激愤之类的情绪,现在居然很快对豪哥产生一种神秘的崇拜之情!

    太特么刺激了!

    身份是假的!

    居然真有这种隐姓埋名的高手就在大家身边生活了两个多月的事情!

    忽如一夜春风来,跟豪哥踢过球的都觉得巨有面子!我还跟豪哥打过牌!

    至于跟豪哥上过床打过炮的……嗯,估计会成为有些姑娘一辈子最值得回忆的传奇浪漫了,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真的一辈子都很难再遇见这么离奇的事情,过程还蛮爽的事情啊。

    怀念、纪念以及想念吧!

    再次掀起新的一波感伤发帖……

    当然生物酶他们也不是傻瓜,惊闻豪哥不知来自何方高手之后,那就迅速调整为医科大学生,附一院实习医师遭遇性骚扰,这个命题就更严重了吧,咱们不谈豪哥,只谈这位选秀赛区冠军的遭遇,有证人,亲眼目击的过程,还有……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万事万物没有偶然。

    那两位航空学院的准空姐做过海选复试培训接待,认得那位没有获得前十撕破脸的姑娘,也带着要爆料的心态,回去就找到这姑娘的信息资料发出来,于是医科大这边的学生们迅速把这个点抓住,寻找到这个选手作为亲历者协助她爆料!

    高智商的医科大学生学者们真聪明!

    这种时候都还懂得利用别人来承担一切主攻任务,不让乔莹娜搀和进来,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忍耐的受害者处理,让那个给点帮助就疯狂的落选少女来发作!

    麦姐曾经说过这种爆料的能泛起多大的涟漪来呢,可假若是一大群人在疯狂的推动,那有时候就比企业公司做公关那钱买推广还屌爆了。

    昨晚的爆料就像个铺垫,看似一群观者的情绪宣泄,今天就演变成了真正的内幕大盘点,评委怎么发短信喝咖啡,怎么喝完咖啡,又拉去卡拉OK唱歌,一直唱到凌晨说累了,要不就在旁边酒店住下吧,还一脸正经地的道貌岸然:“佛教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嘛,何必那么在意。”

    姑娘本来不愿意的,评委就点了谁谁谁的名字,那可都已经献身过了,你不愿意留下睡,没关系,你回去让你家里凑钱吧……

    疯狂的女人真是不能惹,这种时候真是什么都敢说!

    消息迅速引爆传遍了网络的每个角落,立刻攀升到各大热点头条前几位,按照信息传播学的论点,这时候丑闻、钱色交易之类的字眼已经掩盖了那个奋起砸瓶子的莽撞年轻人,所有网民都在抨击那个选秀节目!

    可能以麦姐的经验,都没想到仅仅一夜的孵化,就因为白浩南带了一群姑娘来蹭票居然能把事情闹腾到这么大!

    她还生怕乔莹娜有什么问题,跟她睡了一个房间,结果第二天一早被电视台的电话紧急叫醒起来才发现变成这样,怎么办?

    一直攥着那副眼镜的乔莹娜有点呆呆的可能也在想怎么办。

    其实这边白浩南同样在问自己怎么办。

    昨天晚上开到大半夜的才算是出了省,随便找了个县级市就下道找酒店开房间,时间都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标准间两张床分开迷迷糊糊睡到天亮,也不知道几点醒来的时候摸到身侧的香软身体,大清早的男人不都有点那啥么,以他夜夜笙歌当新郎的惯熟心态,根本不经过脑子就提枪上阵了,现在差不多完事儿哆嗦才醒悟过来,大眼瞪小眼的居然难得有些尴尬!

    这可是浩南哥御女无数多年来,极为罕见的场景。

    酒店窗帘有点厚,基本遮住了外面的光线,但从缝隙透进来的亮度就知道不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陈素芬的运动内衣已经给推到脖子上,这会儿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浩南,有种你娃终于掉老娘碗里来的悠然,哪怕光线不佳,她那健美的马甲腰还是显示出惊人的弹性活力。

    白浩南就跟条泰迪一样凝固在那,所有的瞌睡虫都飞得不知道哪里去了,嗓子眼有点干:“这……”

    陈素芬可能检讨了一下自己的态度,不能太爷们儿,也照顾下白浩南的男人脸面:“先森,你有女朋友了么?”虽然两人身体还在一起,但也尽量做出女仆雀跃的甜美表情和扭动腰肢来,对她是真不难。

    白浩南艰难抵御身体感受:“没,没有!”

    陈素芬肯定:“那好,现在你有了!”

    白浩南还企图诡辩:“有了,我在外面有女人,有马子了!”

    陈素芬还是那肯定的表情:“那好,现在你有两个马子了,不管你说你有多少女人,反正我就是n+1.”

    没学过多少数学的白浩南有点绝望:“陈素芬!不是这样的……”

    陈素芬眨巴眼睛:“我觉得还是很满意的,这些年你各方面技术都训练得还不错了,就该我来拣落地桃子,要不要再带带我这个新手?”

    白浩南想抗拒,但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个男人,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表达,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啊!

    陈素芬毕竟是刚出新手村的,多少还是有点害羞,律动中低头看了看先承认不足:“胸是不是小了点。”

    白浩南摆老资格:“这种时候不说这个……”

    新手转移方向摸摸:“那个是不是有点少……”

    白浩南更漫不经心:“没事儿,你妈不是都没有嘛?”

    陈素芬终于没能忍住一个虎啸就踹飞了白浩南,简直怒吼:“什么??!!”

    翻滚在酒店房间地毯上的白浩南,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解释:“澡堂!不是说了小时候你妈老带我去澡堂洗澡么!那时看见的!”

    陈素芬实在是对这个男人的伦理底线已经一再放低要求,都不太敢相信到底有没有底线了:“那意思是说体校大院那些阿姨和姐姐你都看过!?”

    白浩南略带缅怀的点头,陈素芬还是要验证:“说!你还看见过哪些阿姨,姐姐,都有什么特征?”

    一大早,白浩南就得回忆自己性启蒙的萌芽状态是什么,也真是够了。

    不过他堕落成今天这样,看来真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