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危机公关是个技术活儿,可能麦姐真是被导演这个职务耽误了的优秀经纪人。

    换做寻常人等,这时候多半都是请乔莹娜干巴巴的出来念一段声明,但乔莹娜直接回绝,她不会说任何违心的话,能保持沉默已经算是对主办方最大的善意,当然最后这句话是麦姐教她跟主办方电视台领导说的,电视台也没意识到麦姐的职能转变,她整个下午都在跟台里磋商,直到晚间才获得了对这件事的处置权。

    或者说之前她一直不过是个分赛区的导演,算是技术上的主管头头,但其他的都是外包给了各种背景的媒体公司,她还不一定能指挥动,这也是人之常情,越大的企业或者架构,连顶层高管都未见得能指挥动所有人,何况一个导演,终于有点焦头烂额的主办方最后其实是甩锅给麦姐,既然是在你的分赛区出的事情,那就你自己摆平,摆不平你来背锅,卷铺盖走人!

    她做得堪称教科书!

    四两拨千斤的那种。

    晚上七点过,在自己的认证微博上发了几张截图,涂抹了姓名的人在跟她用手机QQ对话,毫不客气的对她怒骂:“叫那个什么评委滚蛋!向当地警察机关起诉这个老鼠屎!我们台投入了几千万的资金来筹办这样的全国选秀,就因为这个XX的XX毁于一旦!叫他滚蛋!所有有勒索要挟选手行为的评委、工作人员都给我滚蛋!”

    被抹掉的XX明显是这位地位比麦姐还高的领导在骂脏话:“还有你!把所有能开除能起诉的家伙全都给我列出名单,这种赞助商一样起诉,违反了我们在赞助条约里面起码的道德规范,把这些搞定以后,你也滚回来给我收铺盖卷儿走人!”

    正气凛然得可以去上联播新闻了。

    麦姐有怯怯的回应:“我只负责台上的表演,整体事宜我没有任何责任,选人、选评委、签赞助商,我都没有发言权和管理权,老大,我无辜!”

    那边更加暴躁:“蓉都分赛区的落地公司已经被我们起诉了!所有外包公司能停止合同的全都停止了,我们台内部总要有人担责吧,那当然是你先上,平息不了我再上……王八蛋!一群王八蛋……”

    “把那个冠军带回来!我要她毫发无损的带回来,如果她再受到半点伤害,老子二十年的姐妹都没得做,起诉你!”

    几张截图里面的愤怒溢于言表。

    还有带了主办电视台公章的函件,措辞严厉的告诉麦姐她已经被停职,现在唯一的补救就是把所有涉事的评委、赞助商该起诉起诉,该停止合作的停止合作……

    还有相关职务的工作群聊天记录,其他赛区抱怨受到的巨大压力,其他岗位已经开始内部清查类似事务……

    制作这么几张图片需要多大的劲?

    甚至这些东西背后的真假都很难说清楚。

    但却用一种崭新的公关手段呈现。

    任何人看见这几张图片都会想:“哦,原来那边领导已经发怒了,原来那边也是个跟我们一样有酸甜苦辣的工作单位,也是个有吃力不讨好,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的寻常企业,哪家没有这种王八蛋呢?”

    就这么简单,用一个基层管理者的形象姿态展现主办方的委屈,而且还是非正式的,正式的是跟蓉都警方合作起诉了那个评委,因为证据确凿,已经被警方批捕了,然后对那位赞助商也正式提出了终止合同,保留诉讼权力的官方词汇。

    公关的目的是在任何突发事件面前,第一时间顺着舆论的方向结合,也就是俗称的顺毛捋。

    网上的火气可以说瞬间就泯灭了一大半,起码因为那位落选歌手带来的怒火就已经转到了评委身上,变成他的个人问题,还由警方介入了。

    剩下的就是关于乔莹娜,她的回应就是被麦姐带到一个专业录音棚,在镜头和耳麦之间重新唱了那首《约定》。

    被立刻由所有公关部门跟主办电视台掏钱送到各大视频热点上的这段演唱,彻底平息了剩下所有的网络声音,因为乔莹娜唱得好。

    还是一身普通的黑色裙装,还是之前几次露面演唱时候的小波浪长发,唯一的区别就是戴上一副木纹黑框眼镜,可能其他地方的网友都不知道这点形象改变意味着什么,但医科大周边所有知道豪哥的人都清楚,那是豪哥的眼镜。

    就如同她无数次站在酒吧演唱时候的状态,半闭着眼戴着那种录音大耳罩,非常平静却又带着明显的感情充沛唱完这首歌,最后那句:“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反复几次的时候,可以说所有看见视频的女性都有点落泪。

    那是多么深情的表述,千言万语都凝结在歌声中,希望传递到那个人的心里去,希望那个已经茫然不知所踪的男人能听见。

    谁都知道她这样的歌声和表达是什么意思。

    最后乔莹娜没有马上前往平京,而是返回医科大请假之类的手续办理,让所有关心她的人,都看见她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乔莹娜倒是很有豪哥大嫂风范的在医科大外面球队经常聚餐的餐厅包了个场,请所有职工球员和关心爱护她跟豪哥的朋友吃饭,换句话说就是邀请白浩南所有的姘头都来聚个餐,她这事儿也做得够气魄了,在席上公开感谢了大家的努力跟支持,表明自己的态度,就为了某个人,也会把这次比赛唱下去,而且以后都只会唱这一首曲目,然后再回来做自己的实习医师,希望大家能够接纳她:“很抱歉,我也确实不知道他的消息,或许他还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不得不离开这里,甚至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也没法呆在这里跟大家继续做好朋友、好队友,但我想在我心里跟他是有个小约定的,未来我会好好生活,好好工作,再好好的唱歌,我想总有一天,会再看见那个有很多缺点,但同样也磨灭不了优点的他。”

    高级知识分子们热烈鼓掌,可餐厅里差点没哭了一大片姑娘,让全程陪同的麦姐叹为观止。

    白浩南这二叔当得也太多了!

    做完嫁衣的白二叔这会儿在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