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72、到底是谁泡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47.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偌大个中国,华中华北华东华南地区可能到处都是汉族,偶尔能遇到什么少数民族分布区的也就泾渭分明的局部共存。

    可西南地区不知道是因为山高水长生存特别艰难还是因为历史上对民族驱赶的原因,反正这些高山地区的少数民族多而且分类繁复,有时候隔着一两座山就是不同的民族了,其实总数远不止公开提到的那几十个,那都是大的分类了。

    但不管什么少数民族,在陈素芬的印象中,他们对于爱情和婚姻绝对要慎重其事得多,拥有各种族群部落或者宗教信仰传承的少数民族们也许生活没有大城市里的人们来得富足现代,但他们对于传统的保护要严密得多,或者说被物欲横流社会破坏得还没那么厉害。

    白浩南这种玩世不恭的男女关系态度,简直就是异端,可以被吊起来烧死的那种吧?!

    陈素芬猛的一步跳下土坎,想过去叫喊白浩南,但旁边一堆看似在看热闹的大妈阿婆就拉住了她,于是只能高喊:“白浩南!你……”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过恐怕再借个电喇叭给陈素芬,她现在的叫嚷白浩南都听不到,色迷心窍这种状态平时就能形容他,更何况眼前这种场景?

    色令智昏的他,眼里这会儿只有伊莎。

    可能在白浩南那种日天日地的泰迪世界观中,护士妹妹搞上床肯定要尝试制服的,空姐那当然也有这个必备环节,学生妹也扮演过清纯味儿的打扮,郭咲咲要不是因为自己有把柄不敢上,换个局面绝对不会放过那种全副武装助兴的场景,而眼前可能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制服诱惑吧。

    制服都是有加成的!

    黑色上衣是侧面扣的,因为有银色镶边显得更生动,更有卷起来的白色衣袖,再搭配亚麻色拖地长裙,五彩斑斓宽腰带,跟头上那蒲团似的头巾包搭配起来,绝对没有阴森的感觉,而且黑色的领口和黑色头巾包还是最大限度的衬托出了伊莎的脸蛋。

    其实走出来是一排姑娘的,白浩南一眼就只锁定在这张脸蛋上了。

    反正后来才知道人家这种程序是一排姑娘都在寨子后面的楼上站着相互斗歌,其实姑娘们是能随时看见篝火边的小伙子啊。

    等于说白浩南一直浪翻天的舞姿是所有人姑娘都看着的!

    这就好比一群雄鸟在展示羽毛,雌鸟们再相互争夺其中最浪的那个。

    多么符合原始审美观。

    但这会儿白浩南眼里只有这个姑娘的舞姿。

    姑娘们确实是先一起成排跳舞的,手搭着前面同伴的肩,一起摆腿一起摇摆,可白浩南只看得见这姑娘的脸。

    她比几乎所有同族人脸蛋都白,陈素芬认真观察过她的脖子,好像都没有那么白,要么是涂了很多白粉,要么是只保养了脸蛋,但不管怎么说,白皙的脸蛋上搭配深眼窝高鼻梁,淡淡的蛾眉,樱桃小嘴,只是用余光看都能觉得好美,因为白浩南的视线都被那双乌溜溜的黑眼睛给吸引进去了。

    中午穿那种宝蓝色的长袍就能注意到她秀美娇小的脸蛋,却有比较挺拔的胸口,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宽腰带跟长裙的关系,屁股也很大,配上比较高挑的身形稍微摇摆起来就感觉浪得厉害。

    这会儿的眼神就是毫不掩饰的挑逗!

    跟白浩南在夜总会看到的那些挑逗相比,这个可能才是情真意切的性情流露吧,一颦一笑都能勾人心窝子的那种,直勾勾的看着毫不掩饰眼底的热烈,绝对没有大多数汉人姑娘的装模作样跟欲拒还迎,就是炙热的情感流露,恐怕煨了一下午的热情爆发出来真是太浓烈了。

    如果说以前白浩南觉得自己撩妹还行,今天他终于得承认,还是眼前这姑娘撩男人才是高手!

    摇动的舞姿,流转的眼波,背身耸动的肩部,轻轻叹息的咕咕声,交错而过时候仿佛不经意的用宽厚长裙下的屁屁碰一下!

    白浩南开始还想傻不愣登的跟着舞蹈,又是他那不堪入目的甩胯舞,结果伊莎只是随意的一个片身闪躲就到了他的身后,背靠背扭动!

    说好的跑位意识呢?

    职业球员的卡位本能呢?

    白浩南都乐成啥了,只会跟着配合扭动舞姿,那可是全身心的投入,哪里还听得到陈素芬在那边喂喂喂,当然她也总不能喊这些少数民族要害你吧。

    对白浩南来说,只要看不到迫在眉睫的危险,那就还是先嗨了再说!

    所以在周围的一片欢呼声、掌声还有叹息声中,白浩南第一回被姑娘急不可耐的挽着胳膊拖进屋里去了!

    而且还是伊莎手忙脚乱的帮他搭架子翻窗户,然后白浩南一把把姑娘从窗户拉进去的。

    多么奇特又刺激的约炮啊。

    白浩南这会儿还是这么想的,原谅他真的没有太多民族风俗意识。

    他只记得这是多么难忘的一夜,差点都想写篇小学作文了。

    实在是伊莎那种绝无仅有的狂野和生涩交织在一起,是约炮小王子白浩南在以前的夜场里面从未遇到过的。

    那种精神上的一往无前,热烈得能把男人烧成粉末,夹杂着懵懂和生疏的可爱,白浩南居然第一次有种干脆留下来过一辈子的冲动。

    艰难的从一大堆干草里探出头来剧烈呼吸,估计也是高海拔带来的副作用,白浩南都还有点如同在梦里,大脑缺氧!

    主场作战肯定很适应这种高原低氧状态的姑娘好像从水里钻出来一样,灵活而又有力的把胳膊挂在白浩南的脖子上,随口吐掉嘴角的草屑满脸欢畅:“以后你可以叫我阿古拉了。”

    白浩南还在适应这种感觉上了外国妞的称呼:“阿古拉?”

    伊莎甜美的答应一声,然后身子顺着白浩南的脖子升起来:“以后你就是我的夫君了!带我走吧?”

    啥?

    哪怕手上已经习惯性的摸上山头,白浩南又有点蠢蠢欲动的时候,听见这句话,顿时有点懵逼:“夫君?什么年代了!”

    借着外面的月光,伊莎的脸上没有小白羊被骗上床以后的惊慌失措,甚至还有点狡黠的眨眨眼:“没错,哪怕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我们族人还是有我们自己的规则,我提议你赶紧带我走,不然有大麻烦的。”

    浩南哥不是吓大的,使劲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是因为这内容,还是面前月光下露出上半身的美丽景色:“什……什么麻烦?”

    伊莎就这么伸手抱着他的头,把自己那颤颤巍巍的胸口捂在男人脸上嘻嘻笑:“我们族人女孩一般都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常用的供兄弟姐妹还有对外使用,另外一个只能夫君和长辈们喊,索洛.阿古拉,就是我后一个名儿,如果你不承认这个传统,我可是会把这给割掉的!”

    感受着突然被一把抓住的玩意儿,白浩南吓得魂飞魄散!

    这才是黑*社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