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事后想来,可能就是摘墨镜这个行为过头了点。

    古人都有说士可杀不可辱,在很多少数民族里面,各种复杂的不自信心态下,格外强调这种自尊心,有点类似被羞辱的感觉真是比杀了人还难受!

    白浩南以为自己杀一儆百的镇住了场面,却发现接下来一大群男人扭曲着脸朝他更狂喊冲上来!

    哎哟喂!

    面对一个还能气定神闲的瞅准了动作,一群人混战中什么都有可能!

    这一个个的可是都拿着钢刀!

    白浩南再次让所有人都想不到,居然一丁点抵抗或者说叫嚣喊话的行为都没有,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跑,当然还记得经过花台的时候右手一把拽了伊莎,扛在肩膀上掉头狂奔!

    不是高手么,刚才那么潇洒的解决了对方,现在竟然一点骨气都没有,道路两侧的游客当地人都惊呆了,可能有些游客还以为是表演的什么节目呢,使劲鼓掌!

    而且随着白浩南掉头就跑,那些刚才还跟着他耀武扬威的同伴们,吃了一惊也下意识的跟着跑,有些骚包的还跟周围挥手,一点没有打败仗的感觉,战略撤退,不行么。

    伊莎明显也是愣了楞,想说什么却在白浩南的肩头那么一颠,什么都说不出来,然后勉力抬头却发现白浩南居然都冲出来半条街,不知怎么就忍不住笑个不停了!

    因为这货太能跑了!

    本来只能并行两部车的街道上,为了保证旅客安全,故意做了些可以移动的木箱花台,只留下中间一条车道单循环,两边就是人行道,结果现在好多游客都站在花台上看热闹,看见主演这么扛着明显的女主角过来,自然是呼啦啦的闪开让出一条道,所以前面奔跑往后看,很容易有种劈开波浪的壮观感受。

    陈素芬自然也站在花台上,哭笑不得的看白浩南走到哪里都能惹出一堆事端来,当然这会儿也没人招惹她,只看见那一群高举着钢刀的汉子从花台前呼啸而去,再远远的看白浩南摆出了专业运动员的体格,拔足狂奔!

    美丽的姑娘往往都不太重,肩上扛着这样的姑娘还有促进心理激素的好处,白浩南觉得倍儿有劲,一边跑,还一边在伊莎的袍子上顺便摸摸揩油呢!

    在白浩南的思维里,既然这事儿已经都变得这么乱七八糟了,还是先过个手瘾。

    这种大乱之下不忘偷腥的行为,换做别的女孩儿可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伊莎肯定有点大神经,笑得更是没边儿。

    但仇恨确实是结大了,哪怕白浩南冲出小镇公路了,距离也拉得越来越远,后面那些家伙还是锲而不舍的一根筋要打要杀的追赶着,还好伊莎的兄弟姐妹们也讲义气,一直追在白浩南后面没有四散躲避。

    白浩南却觉得这些家伙简直是死心眼,路上悄悄的匿了,自己不也变得目标小了很多,两个人随便找个树林山坳也能……咦,跑出镇子的白浩南顿时有点傻眼。

    荒凉的山坡,连片连片的荒山,丫的一棵树都没有,一直连绵到天边!

    拍个什么七剑下天山的万马奔腾倒是合适,藏个人嘛!

    那就是痴人说梦!

    而且回头看过去,好像后面还有人搞出摩托车来,我的个天啊,职业运动员再能跑那也是两条腿,比不过轮子啊!

    白浩南知道是白费力气跑,自然就站住了,那些气喘吁吁的兄弟姐妹跑过来一个劲对这新亲戚竖大拇指,他们累得话都说不出来,白浩南可是还扛着个姑娘,都还没有大喘气儿呢,佩服,实在是佩服!

    伊莎趴得高自然看得远,这会儿使劲拍白浩南的腰背把自己放下来,她当然是不累的,豪情万丈:“干了他们!刀呢?我的刀!”

    白浩南觉得自己找了个什么姑娘啊,活脱脱的造反兵团大队长么,暴力野猫似的,只能一把拽了她后腰上别着的刀鞘出来插上钢刀:“好好说不行么,非得喊打喊杀?”

    伊莎真有些混血的味道,眼窝深,眼角长,哪怕是斜眼抡夫君一眼,那也是带满了挑逗的嗔意和俏丽:“你抢了他老婆,能不跟你拼命?”

    白浩南长叹气:“万事好商量,可以还回去……”还没说完就被伊莎横眉大眼的作势要拔刀:“你敢!”

    哪怕长短两把刀都在白浩南单手擎着的,可周围兄弟姐妹们递上一大堆选择,难道这族就没有离婚一说么,白浩南只好伸长脖子面对现实:“谁?那倒了血霉的家伙是谁?”

    结果兄弟姐妹们七嘴八舌:“没呢,没在里面,好像他们今天打猎去了,要是回来,嘿嘿……要不要帮你找把猎枪?”

    什么?

    还有枪?

    白浩南简直要晕厥,这一炮打得太贵了!

    可能这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应该管住自己的裤裆,欲哭无泪得都要投降了:“不是吧?这是法制社会,这是二十一世纪,这是现代化网络社会啊,怎么动不动就动刀动枪……”

    但容不得他废话,后面追赶的人也气喘吁吁的过来了,当然比伊莎的兄弟姐妹们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个的也累得双手撑住膝盖猛喘,有两个甚至都跪倒在地上了,毕竟伊莎的兄弟姐妹还是年轻,对方有不少大叔,据说是那倒霉蛋的叔舅之类,中年人体力还是差很多。

    白浩南刚想到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时机,可以在对方这么艰难的时候打个措手不及,就像足球场上……

    结果一不留神,那唯一没有跑步的妞儿就从兄弟姐妹们的手中唰的抽出把钢刀,尖叫着扑上去!

    一米六几的妞儿,脚上还穿的是那种最普通常见的黑色中跟皮鞋,在这种满是荒土沙砾的山坡上,一身扯了半边的浅蓝色长袍,白浩南头痛不已!

    这个妞这么好斗?

    昨天坐在屋檐下不是笑眯眯的安静得像只猫咪么?

    原来炸毛以后这么彪悍?

    但不管怎么说,这时候他肯定还是义不容辞的跟着跳出去,口中还警告同伴:“别来!你们别来,人多太杂乱了!”

    刀啊,这放眼望去几乎人人都提着钢刀啊!

    就不能坐下来好好吃个包子聊几句么,我又不想把这妞带走……?

    白浩南猛然反应过来了,打不过就跑啊,大不了把这妞带走嘛,只要带走了,剩下的事情就没有这么复杂了,管他天翻地覆了。

    任何比赛战斗,都得先把主导思想搞清楚,这样才有战斗力。

    白浩南这会儿就觉得自己战斗力杠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