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一个稍有头脑的老实男人,或者可靠男人,会有点长远的眼光的男人,有一万块最多花两千,剩下三千未雨绸缪,另五千用来开拓奋进赚下一个一万。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都是最正常的做法吧,最多只是个比例调整。

    但白浩南这种渣男却不。

    他往往肯为女人花天酒地的花九千,再花一千把自己捯饬得人模狗样。

    女人到底会青睐哪种男人?

    反正白浩南一直都是无往而不胜,甚至人财兼收的。

    本来伊莎是想在小别墅里面吃中午剩下的那么多打包袋,但白浩南不由分说的把她拎到烧烤桌边,上好的小羊羔烤得香酥鲜嫩,泛着油光一直往下滴,翠绿的葱花佐料挂满了全身,洋芋姑娘又忍不住满嘴的口水了,白浩南好像就是为了欣赏这副壮观景色,乐得把纸巾一个劲叠在伊莎面前的桌面上。

    陈素芬平静安稳的吃,少少的吃点,然后就坐到旁边喝羊杂汤,伊莎这才知道旁边的桌子也是自己的美食,更何况只面对白浩南,那口水就汪的一下倒出来,换个人可能有点恶心,但这么白皙漂亮个姑娘,粉嫩的唇瓣泛着水光,再微微翘起使劲咽口水,很容易让白浩南有个大胆的想法。

    白浩南主要负责帮忙撕扯架子上的肉伺候伊莎,这让一贯信奉男人要伺候的姑娘有些受宠若惊,试着把最肥美的部分奉献给他,可白浩南哪怕偶尔吃点也是只掰下最没味的大腿,剥开外面最美味的皮肉脂肪,吃里面的白肉,其他部分都拒绝了:“香料我一概不吃,陪我喝点酒不?”

    那敢情好,伊莎还能喝白酒呢,而且喝了两杯就兴高采烈的一手肉一手酒杯把脚翘在旁边椅子上唱歌!

    别的女人做来可能是粗鲁俗气,她就是充满山野气息的爽朗跟不忸怩,关键还是因为颜值高,那颇有点绕梁三尺的高唱低吟也能加分,本来这旁边就是树林的烧烤场坐在吃东西的游客不多,但好多目光都忍不住朝这边看,特别是服务员,悄悄站近点看。

    陈素芬其实也讲究,内脏基本都不吃,所以只是喝汤吃青菜,最后端着汤碗慢慢看旁边的男女,尽量把自己抽离出来,就像以前能做到旁观白浩南那些层出不穷的女人一样,看能不能慢慢找回以前的心境。

    白浩南看着这可人儿自己也是乐不可支的,但伊莎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放了酒杯找白浩南讨手机看时间,然后忙不迭的跳起来招呼服务员:“打包!打包,这些都打包!”接着拉白浩南回房间:“节目要开始了!”还没忘了抓上酒瓶,看着就像个小酒鬼!

    等坐在电视机前面白浩南才发现竟然是麦姐电视台的选秀节目到了总决赛:“你真的在看这个?”

    伊莎已经殷勤的在茶几上给摆开吃食倒上酒:“我喜欢唱歌,也喜欢那个蓉都的冠军!”

    白浩南之前没有提到蓉都发生的那些事情,更没有提到跟乔莹娜的关系,觉得有点奇妙的笑着靠在沙发上,舒坦的看电视吧,他不是很陌生这种感觉,毕竟在他看来歌手跟职业球员都一样,在电视上作秀演戏而已,退场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绝对不会产生崇拜之类的傻逼情绪。

    等陈素芬回来洗手擦脸,顺便把烟熏火燎的烧烤味都清除掉,再换上睡衣下楼来,节目前面啰里啰嗦的大量广告跟废话已经过去了,参赛歌手正在声嘶力竭的表演,她只拎了瓶纯净水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本以为是白浩南要看,结果听见伊莎对每个选手都如数家珍,终于有点笑:“你俩看来记性都好。”

    白浩南难得傲气:“她这纯粹是因为喜欢,成天守着看才熟悉的吧,换个傻子都行!”

    别的姑娘可能会翻脸,伊莎使劲点头:“对,虽然每周只有一集,但这个台每天都会把之前的节目拿来重播,我很多时候都是呆在屋里看电视,看完这个才会去看别的娱乐节目跟电视剧!”

    陈素芬又有点不理解她的生活状态:“景区哪怕是卖点烤土豆也能赚钱吧,你就成天看电视,没想过多赚点钱?”

    伊莎飞快的瞟她一眼:“你不懂!”但过了几秒还是耐住性子给白浩南解释:“首先我们那只能卖点土特产,我们没手艺开餐馆,没钱修旅馆,更不懂开酒吧,只能卖东西,养点牛羊都是卖给外地人的大餐馆赚大钱,只能种土豆,关键是外乡人经常骗我们,前两年还有人来骗我们种了好多玛卡,结果都砸在手里,隔壁有个阿妈眼睛都哭瞎了,所以我们根本不敢做别的事情,再一个就算我想办法把生意做得红火做大了,那帮混混男人一定会来抢好处的,就这样,他们三天两头都要过来要钱,我能怎么办?”

    女大学生嚅嚅了好几下,只能承认:“是有点艰难哦。”

    伊莎轻轻的笑一下,继续给白浩南撕扯白肉喂到嘴边去,还端酒杯喂,搞得白浩南要是再肥点真像商纣王的形象,而且伊莎叽叽喳喳的又开始讲那些选手的特点,特别是说到乔莹娜现在宣布后面的比赛只唱那一首《约定》,好有个性,好有特点哦。

    陈素芬没忍住:“你知不知道他跟那个乔莹娜关系很特别?而且那首歌就是唱给他的!”

    没想到伊莎先难以置信的惊喜下,回头看看白浩南却没多问,但大眼睛转得很有含义。

    反而还是白浩南伸手揽她:“没必要跟你说这个东西,是这以后跟我,跟你都没什么关系,别人是歌星了,除非你也想去唱歌,我倒是可以介绍导演经纪人给你认识,但这娱乐圈可就脏透了。”

    伊莎深以为然的点头,对现在爆发的黑幕又了若指掌,那位已经被警察机关刑拘的评委是怎么要挟索贿选手的过程手法,白浩南跟陈素芬还是听她说了才知道!

    原来这白脸姑娘还是个网瘾少女,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到隔壁的小网吧泡通宵,不过说起来那镇上确实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总不能去专门赚外地人钱的酒吧去消费吧,不过她说还是有些本地女孩在里面打工了:“来找过我,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网上一搜就知道了!”

    白浩南赶紧提醒:“回头千万别搜我的名儿,也别说认识我,真有人在追杀我。”

    伊莎风情万种的对他抛个媚眼:“就要!”终于颇有些翘着嘴角拉白浩南的手:“原来你就是那个砸了一瓶子跑掉的男人,好棒!”

    白浩南本来想傲娇的,但做出来就是装逼:“小事一桩……”

    伊莎蹦起来抱住他亲脸颊:“但以后再也不准为别的女人干这种事!”

    再淡定,陈素芬也觉得自己被撒狗粮了,赶紧打岔:“来了!乔莹娜要上台了!”

    伊莎挽着白浩南的胳膊,还挺胸欢呼,白浩南自然是喜滋滋的享受胳膊上的福利。

    而屏幕中,慢慢随着升降台出来的白色长裙衬托下,真是那戴着眼镜的乔莹娜。

    相比以前那个酒吧歌者,现在确实打上了深刻的个性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