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84、生命的乐趣在于未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59.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感觉在床笫之事上,陈素芬和乔莹娜走了一条类似的道路,短暂的密集疯狂之后,就是主动的刻意远离,仿佛受过高等教育的她们清楚唯有先摆脱身体之欢,才能更加客观的看待眼前局面。

    因为白浩南实在是太没有责任心了。

    不是说他对女人不好,在面对女人的时候简直细心到甜腻。

    接下来的时间,果然就呆在了这座稍微有点偏离市区的瀑布景点,早上沿着雾气缭绕的步道跑步健身,白天到处游山玩水,吃农家菜逛山野古镇,晚上要么到市里面吃饭,要么在度假酒店里面享受性价比略低的美食。

    陈素芬基本上把自己当成个旁观者,用终于跟少女时代不一样的心态观察这个男人,重新掂量那么多年来的期待是否正确,所以每个行程都不缺席。

    白浩南也乐得当她不存在,别说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跟伊莎接吻,吃饭的时候相互喂食,经过卖花卖纪念品的地方,都毫不吝啬,绝对符合浪漫情人的标准定义,陈素芬知道如果自己给个好脸,这个男人一定敢同时对自己也献殷勤,所以怎么可能接受?

    初涉爱河的伊莎有点乐昏头,但一直在几米范围内的陈素芬看着的确有点讨厌,让她很难完全进入角色,特别是每次亲昵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对视一下,到后来都有点心理障碍了,哪怕是两人关上门在房间里亲热,也会时不时的查看周围是不是有张娃娃脸带着冷峻的眼神在观看。

    但这时候的伊莎也不要求陈素芬消失,女人之间仿佛有种神奇的第六感,她似乎感觉到这个女人即将成为过去式,起码她24小时跟白浩南腻在一起,绝对没有和陈素芬偷吃的机会,多看看可能还更有利于分开?

    所以这天在另一个景点逛完以后,伊莎照例还是建议到市里面吃饭逛街,敢于决定自己未来的她,不过五六天时间,就慢慢显现出喜欢拿主意的本性来。

    白浩南基本是无所谓,反正都是玩儿,他没有任何压力,络腮胡茬已经是黑乎乎的成型了,重新修剪了造型比以前经常泡护士的时候显得乱糟糟一点短一些,毕竟上回两个月下来就算有修剪也是一大把生须水形成的浓密胡须了,不戴眼镜戴茶色墨镜成了常态,这点反正以前当球员的时候也耍帅习惯了的,只是现在纯粹就是玩乐,短短几天时间,甚至连腰上都有点赘肉了,和之前一直泡在健身中心有很大区别,如果再待几天可能人都要发泡了。

    职业运动员只要停下系统锻炼,很容易这样突然增肥,白浩南也不例外。

    陈素芬现在观察的重点都有点移到伊莎的身上来,这姑娘绝对不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更不像是山里面啥都不懂的土鳖,什么事儿都很有主见,哪怕有时候不开口。

    所以现在坐在小白车上,都是陈素芬坐后面,阿柱阿夏坐在前面,这几天关系亲密嘛。

    但陈素芬感觉伊莎似乎对开车也很有兴趣:“想学车么?”

    伊莎不掩饰:“想!以前在镇上就想,但那就非得跟那帮人打交道,他们到处借钱买车,跑黑车拉客,带着游客绕开收费点进去,收入很高的,可惜赚的钱根本买不到几个泡儿。”还回头给陈素芬解释:“就是毒品!”

    陈素芬终于问出来那个憋了好久的问题:“你吸过没?”

    伊莎看眼白浩南:“小时候跟同学凑着吸过一次,晕乎乎的说不上什么感觉,他们后来告诉我一周内连续几次才会有感觉,飘飘然的上瘾,被阿妈知道以后打断了好几根树枝。”

    白浩南伸手摸猫咪的头:“没事儿,我爸那时也经常打我。”

    陈素芬难得跟他对话了:“你那时还是打得惨,好多时候都不为什么。”

    白浩南笑:“婆娘跟人跑了,自己工作一事无成,除了喝酒打牌,当然就只有拿我出气。”

    伊莎探身反过来摸他的头了,动作可爱得陈素芬都逗她:“汉族比较忌讳摸男人的头,因为那是男人最高的地方,女人不能随便摸。”

    伊莎瞬间秒懂:“我们没有,我们没有把男人看成多高,男人其实永远都像没长大的孩子,得照顾!”

    那不就还是管?!

    开车的白浩南做鬼脸,口口声声说不当妈的小姑娘,有些骨子里的思维改不掉。

    陈素芬叹气,她想管了二十年都没成功!

    小白车停在最繁华的商业区,伊莎也喜欢戴上墨镜了,挽住白浩南开始逛街,这两天都成了惯例,买得很少问得很多,什么店铺都喜欢走走看看,陈素芬也跟着看,有时候伊莎还会拉着问她,譬如说这种衣服首饰在蓉都怎么卖,那种帽子在江州或者蓉都这样的大城市看到多不多,因为这些事情问白浩南实在是得不到答复,他从来不关心这些,陪女人逛街只管掏钱和眼睛瞅别的美女!

    而且伊莎每次跟他谈这些他都很没兴趣,现在能不当面去给其他姑娘纸条已经算是很给伊莎面子了,当然有一定的原因也是她后腰那把硬邦邦的短刀。

    所以白浩南觉得这乡下妞可能是在那小镇子没什么逛街的机会,那都随着她,最后总是他会主动买这买那,当然两位姑娘都有,譬如说逛街第一天就给伊莎买了个现在最时髦最有范儿的苹果手机几大千,陈素芬也一视同仁,他趁着俩姑娘看橱窗的时候悄悄买的,不讲价,豪气!

    结果俩姑娘都把他骂一顿,然后拿去退货说是已经开机注册退不了了。

    陈素芬目光复杂的收下了,应该不是因为价位,以前十几万的小车她都收得心安理得的,相反伊莎发现退不了以后,表情还淡定些,娴熟的不一会儿就搞懂了使用方法,说其实在游客那里没少看见,镇上已经有小偷开始瞄上这种东西了,但镇子太小,游客闹起来警察很容易找到人。

    所以逛着逛着,白浩南往往成了背着手在后面拎包的,俩个女人相互挽着看似很友好的走前面,陈素芬是短发,背影绝对的修长诱人,特别是可能有目的的练过深蹲,屁股小翘,走起来很有韵律感,伊莎矮点,但长发披肩,高腰夹克下露出衬衫跟细腿牛仔裤的打扮绝对青春,光是看着这双背影,就很容易让男人有犯罪感,白浩南又有点大胆的想法。

    当然也就是想想,一个喜欢用刀,一个擅长折骨,同时侍候的难度有点大。

    白浩南下意识的摸摸兜里,终于没剩多少钱了。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可能兜里没钱都会觉得慌乱,又或者是想尽量把这种双美同行的幸福指数尽量拉长些,这货却是期待未知的前方,还有无穷尽的美女跟新鲜未来呢。

    再美的风景看多了也审美疲劳,特别是他这段集中审美,夜场不是经常能听到那句话么,每个让人心动神摇的美女背后都有个日得想吐的男人,他就图点心动神摇的新鲜就够了。

    常换常新才是人生魅力啊!

    这是泰迪男的人生座右铭。

    至于未雨绸缪,做点资金储备之类的思路,从来都不会出现在白浩南的计划里,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他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会山穷水尽,或者不在乎走到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