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牛儿是白浩南从少体校开始的死党了,那时陈素芬就是跟在他们一群大男孩后面的跟屁虫,只有亲密的人才会叫他牛儿,其他人都叫他牵牛。

    这当然也不是牛海生的原名,只因为就是到刚进入专业梯队那年,出了部很有名的电影里面的男主角牵牛,那几乎就是牛儿的真实写照,长得憨厚老实,永远被女孩儿欺负,最后当然没电影里的主角光环,他也就是白浩南心目中怎么都没法把妞泡到手的笨蛋,还非要孜孜以求的想泡个漂亮贤惠的姑娘当老婆,给明明是新手村级别的自己非要提出终极BOSS难度的任务,单身一辈子也是活该!

    踏上高速路,白浩南就把小县城那张电话卡扯出来扔掉了,踏进省城又换成原本的江州牌照,他不愿在这些细节上再被警察发现漏洞。

    从小卖部出来,打开水瓶一边给阿达补水,一边拨通了牵牛的手机,这边的声音有点迷瞪:“卧槽,谁啊……”

    白浩南还是如同面对陈素芬那么简单:“我,知道我出事儿了没,你那边方便嘛?”

    声音瞬间精神:“老南?!真的是你?”

    白浩南被感染得多了笑意:“是我,还一个人睡?”

    那边就开始欢快的大骂:“WCNM,你在哪,什么时候来找我,我这里啥都没有,但只要你来,我什么都能给你找来!”

    白浩南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知道我的爱好,就两样!”

    声音不得不再高亢些:“老南!我草你!”

    白浩南如同进入这个临海省份感受到的那样,阳光明媚得心里都温暖不少:“来啊!城北科技大道加油站,我已经洗干净等着你了。”

    那边简直疯得语无伦次:“卧槽!等着,等,等……”

    白浩南不得不挂了电话,因为话筒里满是各种废话,这货真是笨得可以,难道就看不出来这是张本地电话号码?

    是有点笨,起码半小时以后这货居然给白浩南打电话来说自己有点迷路了,大翻白眼的白浩南不得不找加油站的员工通过电话搞清楚方位,自己再开车过去在这片新建的开发区方格状街道中找到了牵牛。

    作为一个江州人,这个倒也不稀罕,因为江州城依山而建,没有东南西北概念的结果就是当地司机到外地遇见整齐的方格状地形就会犯迷糊,但起码来这边已经三四年的牵牛看来确实是很少出门。

    一辆中规中矩的五菱宏光七座面包车傻乎乎的停在路边,看见白浩南的小白车开过来,跳出来个微胖的家伙差点没直接扑到引擎盖上,笑得白浩南一个劲的赶紧踩刹车跳出去:“别弄我的车!说不定以后要还给芬儿的!”

    皮肤黝黑,一头纷乱长发的牵牛不由分说的扑过来一把抱住白浩南的腰使劲的掰,就像女人要把自己揉进男人身体里面那么用力跟肉麻:“卧槽!怪不得几个月都没听见的消息,真是躲到芬儿那去了!”

    白浩南好不容易才挣脱魔爪端详这张脸:“卧槽,你就不收拾下自己,搞得像个非洲挖矿的土狗一样!”

    牵牛赶紧卧槽:“说得你好像去过非洲似的!看你的胡子!还真像去了非洲!不是这车,我都不敢认你,听说你出事,我就一直等着你的消息,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那么聪明,那么鬼!”说是这么说,偌大个汉子,居然有点红眼圈。

    白浩南没心没肺的拍他肩膀:“好了,好了,老子肯定是先顾着泡妞,最后才来找你,走吧,先帮我找个落脚的地方,能长待就长待,不方便我看看你就走。”

    牵牛居然连分开开车都舍不得,要不是白浩南难得把副驾驶收拾出来,他是准备丢下自己的车,迫不及待的挤回去再说的,白浩南展示了自己的新伙伴:“阿达,已经帮我泡过一个妞了,怎么样!最近有妞没?”

    牵牛鄙视他:“老子是相信真感情的!”还是有点神采奕奕:“我有女朋友!”

    白浩南真心为他高兴:“那就好,晚上一起吃饭,我请客!”说完才想起来兜里刚才加满油以后,已经差不多山穷水尽了,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就给牵牛打电话。

    还好牵牛帮他解了围:“不在这里,回去说,走走走,那我走前面啊!我想跟你说话嘛,要不你过去坐我的车,有空调的!”

    桂西确实要比蓉都热了些,起码秋天了还是有日照温度,白浩南再次鄙视了憨厚的家伙:“你不知道把手机开个免提一路聊?”

    牵牛才恍然大悟照办,过去几年只有春节偶尔会回江州聚一下的他依旧还在这边的这家俱乐部队做助理教练,作为一个没有顶级联赛球队的省份,这个所谓的俱乐部队也就是个半职业的草台班子,连续冲了三年的乙级队都没有成功,也就是说一直连职业水准都还没到。

    白浩南自己混了二十年,对国内足球是个什么样的现状一清二楚,但随着牵牛把车开到地儿,还是有点吃惊,这特么也能叫俱乐部?

    国内职业联赛是个三级体制,最高的超级,次一等叫甲级,再下面叫乙级,只有进入这三等,才算是在足协注册的职业俱乐部,每年才会有每周一场的主客场联赛,所有想进入这个门槛之前的都算业余球队,都得参加个集中比赛的资格赛冲乙,哪怕乙级队的生存状况白浩南都知道很惨,但今天这冲乙的俱乐部模样刷新了他的认知!

    整个俱乐部就是俩板房!

    没错,就是工地上的那种板房,甚至都不是两层楼的,就是接近于两个集装箱的俩板房,教练和球员都睡在这里!

    然后板房当然在一块人工草皮场地边,这是租赁的一家民办大学运动场,而大学本身因为资金问题没建起来,鬼使神差的当初先修了运动场来剪彩整个项目骗资金的,所以这个俱乐部就在一片半工地半荒地边,需要庆幸的是这里是桂西,是热带地区,一年四季基本上都是春夏季,所以旁边还有一座几乎跟球场等长的竹棚,就是那种通常是农家乐餐厅可以看到的竹框架大棚,五六米宽,几十米长,下面半人高竹席栏杆,上面空的部分挂满了黑色防晒纱布,这就是健身房、会议室、室内训练室跟大多数时候纳凉睡觉的地方,只要不刮风下雨,球员们大多宁愿在这里睡觉。

    这就是中国足球的现状,除了超级联赛,甲级联赛,真正的底层就是这样,连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都比不上!

    还成天特么的哔哔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白浩南从下车开始就满脸的讥讽。

    操你大爷,职业联赛搞了十几年还不是这个操蛋样?!

    哪怕一丁点变化都没有!

    甚至比当年更糟。

    白浩南算是对这个现实再一次感到冰冷到心。

    这种现状还谈个屁的梦想跟前途?

    从十多年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了,自己除了足球又能干嘛?

    他不懂这是为什么,不懂是体制还是经济问题,总之二十年来看见都是这样匪夷所思的怪胎。

    所以还是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