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93、代价,终究都有代价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68.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不是嫌人家姑娘胖,胖有胖的味道,这姑娘主要是没啥浓妆艳抹,五官还挺精致,就是一个胖字替代了所有,但看着就像一捏能出水的感觉,吃多了火辣清爽的,来片烧白其实也有肥腻的满足感,白浩南当然经历过,但这种没啥感情经验的姑娘千万别招惹,容易粘手烫。

    前些天刚气冲冲走掉的两位其实都是这种,陈素芬那是特殊情况的失误,伊莎是太会隐藏自己了,老江湖白浩南都没看出来那白脸儿狐狸的主意有多正,就喜欢玩儿个你情我愿的白浩南极少招惹这样的白纸姑娘,画了圈有时候就不好甩掉了,伤身又伤神,所以抱着手臂朝远处再走点。

    从行为心理学上来说,这种抱胸的动作就是抗拒交流了,结果那姑娘干脆抱着狗快上几步过来,倒是挺能给自己找理由:“它叫阿达?腿怎么成这样了?”

    白浩南都没转身面对,只是稍微掉头看装着若无其事的姑娘开口:“是不是有点喜欢我这种帅哥?”

    刚刚淡化下去的红霞顿时猛的在姑娘脸上绽开来似的,浓烈得像是看了染坊铺,而且只染红色的,只是那红色从脸蛋到耳根,再到鼻尖,眼睑都有不同的浓淡变化,让白浩南都想摘了墨镜欣赏,但姑娘已经颇有些羞恼的慌不择言:“流氓!神经病啊!”然后抱了泰迪犬转身就跑,动作太猛还一趔趄,白浩南好怕她摔倒,那后面就狗血了。

    反正心满意足的回头欣赏了姑娘那丰满的背影,觉得心里还真有点热腾起来,好久没泡妞……光天化日下正在想入非非,手机响起来,正是刚才那位踢球的,一口就要了小姐……啊,不,是球员,下午他们还有场比赛。

    白浩南自己给自己吹了声赞赏的口哨,这是多么愉快的操作方式啊!

    所以再接再厉的顺着这片儿踢野球的场地给好几个人传递了电话,真有两三个人进去看,后来还打电话叫了同伴去看!

    可能之前以为都是跟他们差不多的水平在玩大场没兴趣看,现在一看就知道那黄队的人水平确实高出一截来!

    又有两个人遮遮掩掩的打电话给白浩南,其中一个还要了三人,因为他那队水平实在是有点差。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白浩南就从来不用纸笔记录,怕留下罪证,溜达着回到球场边,就给牵牛传递了这活儿:“队员拿一百,队上留两百,准保老仲跟队员都欢喜!”

    牵牛吃惊白浩南的大公无私:“你……一点都不留?”

    白浩南简直眼光长远:“不着急这点,后面能赚钱的,重点是你给老仲别说是我想的法子,就说有人来问我。”

    牵牛还是有点惋惜:“肯定能行!可你好歹留点啊,你看今天就有六个人,这都快两千了。”

    白浩南拍朋友的肩膀:“给老仲说帮忙报点油费就成,你给我说哪些地方有野球场地,我去招揽生意,说不定以后我俩成天都得开车把球员送到各处去打比赛了。”

    牵牛还是没意识到这个模式跟某种原始服务项目多么类似,而且这还没有半点违法风险,纯粹就是把球队现在唯一拥有的球员资产给最大限度利用起来,对于这些年轻球员来说,拿了工资每天训练踢球就是工作,与其说在训练基地枯燥乏味的磨洋工,还不如出来串场可以放风。

    这可能是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几个坐在场下的队员听牵牛点了其中俩的名,羡慕不已。

    一般那种小场踢完也就一个半小时而已,就跟白浩南在医科大踢野球一样轻松,最多出出汗注意别受伤就行,如果可以,巴不得一天可以踢好几场,那么一个月下来可比工资还高了!

    所以对掌握了客户来源的建国哥更好评如潮,一口一个要建国哥带着装逼带着飞啊。

    白浩南靠在场边的椅背上无奈的笑,这特么就是国内踢球的现状,那些害群之马早就把这个圈子毁了,城里家庭稍有选择都不会让孩子来踢球,因为知道这一团黑没前途,只有穷人才把这当成个手艺来谋生,特别是某些曾经以习武为传统的贫困地区,现在学足球俨然也成了类似的手段,现在这队里这种年轻球员占了大半,他们穷困成长的经历,对金钱的渴望跟不嫌弃估计也是陈素芬和生物酶们没法懂的。

    可能伊莎能懂。

    白浩南不经意的想起俩姑娘来,放任自己靠躺在玻璃钢椅背上闭着眼胡思乱想,估计还是没姑娘的日子稍微长了点。

    这让白浩南觉得待会儿吃饭多少还是不挑食的泡个妹子好了,特么最近在基地里面吃伙食也吃得有点腻了,要不就在基地附近去钓个妹子吃软饭?

    毫无道德廉耻的家伙津津有味的琢磨这个到了终场。

    没什么意外的五比二击败对手,重点是中午企业方会请客吃饭,下午再打一场才算是收工,白浩南也能顺便轮流带了其中几位到外面去赚快钱,被点到的球员都很高兴,因为之前串场是没有钱的,就等于帮俱乐部出来赚钱而已,现在这可有本质区别!

    于是在那个假领队的指引下,全队颇有些兴高采烈的走进体育场旁边的餐厅,虽然档次不算很高,肯定也比基地那狗屁队医兼厨子的手艺好啊。

    为了表示自己也有资格蹭吃的,白浩南罩上那件黄色球衣,还决定趁机喝两杯,伸长脖子在大门边柜台上观察有什么啤酒,然后没注意到外面本来已经排成一溜的几部车都起步了,又掉头滑停在路边,然后一群人下车过来。

    唯一算是球队外的那位假领队也就是来买单的,隔着落地玻璃瞥见了赶紧到门边迎接,一路往外走就不停招呼:“于董来了!于董来了,好不容易今天来出席下活动,那个谁,态度好点,各位态度好点!帮个忙!”

    已经拿了瓶精装啤酒的白浩南转头找他问:“喝这种能报账不?”

    假领队就是金主企业的小职员吧,现在哪关心这个:“随便随便,都站好了……”

    白浩南心满意足的回头给柜台里得寸进尺:“那就来一箱!”结果就是这回头的动作,瞥见本来懒得注意的那群成功商人老板中间,居然露出来一点淡粉色轻衫,定睛一看不是那抱着泰迪的胖姑娘还有谁?

    这会儿泰迪都专门有个小伙子抱着了,她挽着走在最中央的那个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大老板的男人,目光颇为倨傲跟嘲讽的看着他!

    但凡这种大老板找个蜜儿都是要撑场面的,夜场低于两三千的别来,所以这姑娘不是他女儿就得是孙女!

    得罪有钱人家大小姐了!

    怪不得刚才看那泰迪身上穿的衣服都好高级。

    白浩南下意识的低头想躲避,瞥见阿达已经在桌子下捡了块排骨,心满意足的抱着在自己脚下啃,就跟自己拿了瓶好酒差不多。

    你个苟*日的这一炮得罪大了!

    白浩南也想痛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