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偌大的高级办公室里办公桌都没一张,看来老于也不是在这里处理公务的,白浩南感觉蓝风俱乐部的总经理桌上都要堆满各种文件,更何况这听起来多大的老板,但没问,对上于嘉理其实还是轻松得多,姑娘嘛,他并拢的双腿都随意的分开了,手指在大腿上弹几下开口:“老于也没说错,我就是个王八蛋,没心没肺的那种,来这里之前十天不到,我甩了仨姑娘,一个是我的发小,一个是少数民族的姑娘,还有个是给阿达治疗的护士……”

    略微意外,于嘉理没跳起来,反而表情平静:“继续说,看你是用倒叙反着说回去,还是从头儿挨着说,都行,我很乐于听听你这种有点超乎我平时接触范畴的男人经历,其实我爸表达的只是我不应该把自己浪费在你身上,但他也承认你有翻身的可能性,那你就不是按部就班的小职员了,给我讲讲你的履历,十来年赚了接近一千万是怎么回事,当然顺带也可以讲讲那些女人,没准儿我真的听恶心了,就只把这事儿当成是投资。”

    说完还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来,还别说,确实有些总经理的派头。

    白浩南就开始巴拉巴拉的讲了,这一讲就到了午饭的时间,于嘉理的脸上真看不出愤怒或者厌恶,以前略微胖乎乎的脸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减肥健身出了效果,还是她这样严肃冷峻的模样,就有点显瘦:“你还一起去吃饭吗?可能会有不少亲戚的。”

    换个稍有自尊心或者心里有点忐忑的家伙可能会知难而退了,白浩南想想:“可以啊,我还是想跟老于请教下,哪怕我当不了司机跟他学点什么他说的经验道理,哪怕我跟你这什么健身中心没得做,我也想问问他,起码我这眼前我应该干嘛。”

    于嘉理凝视他,这恐怕是认识十来天时间里,正大光明看得最久的一段时间了:“你为什么总想跟他请教。”

    白浩南不为难:“刚才我说了,我爸是个乒乓球教练,除了带队打孩子喝酒打牌,什么都没教我,一直教导我的是那个教练,但他也只教我踢球甚至教我怎么做教练,我在体校、球队、俱乐部都不需要为人,成天装着乐呵就行,我也遇见过很多有文化的人,包括你,你们给我说些什么道理,我听不懂,也不想去琢磨,费劲,但你爸也没文化,却能成功,我就觉得他说的道理我多半能懂,起码刚才他走的时候说那些我大概就能听懂,我确实没吃过苦头。”

    于嘉理都叹气了:“你从年薪几十万的职业球员,因为自己做错事,丢掉了这样的前程,这还不叫苦头?”

    白浩南乐呵:“我早就不想踢球,就想到处看看,世界那么大,多好!”

    于嘉理不得不快速翻个小白眼,其实还有点俏丽:“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如果你是我的员工,我都会点头,行行行,你尽管去看世界,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白浩南配合的小忐忑下:“你这意思是健身中心就没得做了?”

    于嘉理自嘲的笑:“可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嘛?听了你的成长经历,还有你成天干的这些破事儿。”

    白浩南假装认真:“什么心情?”

    于嘉理慢慢收起笑,毕竟那是嘲笑自己的:“我就是有点心疼,不,应该是挺心疼,我还是坚持我那个态度,你的内心依旧是美好的,你向往更美好的未来,你从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对现状无比的失望才会放纵自己,内心一直在追寻自己心里的梦想,哪怕你到现在还没找到那梦想具体是什么,也许真像我爸说的那样,你非要失败透顶撞得头破血流才会明白那些道理,这不是你的错,如果在你的世界观人生观成型的阶段,就有良好的教育跟引导,你也许不用去遭遇这些,但你都错过了,用你的方式现在跌跌撞撞,我想帮你,不光因为我有点喜欢你,也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对我的拒绝,应该是有点善良的拒绝,当然,我也确实不符合你的审美观,我知道我不漂亮,以你这么些年居然能把几百万都挥霍光的水准,那的确是阅历不浅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

    白浩南没忍住:“其实你底子还是很好的,减肥是第一步,请好点的化妆师再教一下,夜场里面那些女人都比你会化妆,我估计你是以前被打击惯了自暴自弃,或者真的不知道上了谁的当,以为可以撇开外貌和金钱,想找个真正喜欢你内心的男人,这种眼瞎的男人就算有,也是被别的女人挑剩了没得挑才找你,这叫那个什么来着……”

    于嘉理终于跳起来:“呸!好端端的话怎么你说出来就是那么难听呢,你才是小姐!你才是备胎!”

    白浩南哈哈哈:“对嘛,对嘛,那行,我先走,以后还来健身不?”

    于嘉理自己都走前面带路了:“我给你说过,这种投资项目是我自己拿主意,我希望你能借着这件事能彻底感受下事业是怎么正儿八经的开展,也许能够帮你提前明白自己该怎么做,说不定那时候我漂亮了,或者说你也不花天酒地的放纵自己了,工作之外的事情顺其自然的也许有其他变化呢?”

    白浩南敲警钟:“我那发小从小这么想,最后也跟我说她恐怕是等不到那天了,离开是最简单的。”

    于嘉理摁电梯键:“很多长线投资往往就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是个小投入大回报的事情,我们以工作关系相互了解接触,我没什么赔本的危险吧?”

    白浩南叹口气显摆:“你是没看见谈恋爱疯狂的姑娘,有个蓉都的姑娘,后来我听其他护士给我说,她小臂上全是刀划过痕迹,伤痕交错着,就像鱼骨头一样布满了整个小臂,你说这个算不算赔本?”

    于嘉理使劲睁大眼睛:“还有……这种?不过我以为那些谈恋爱歇斯底里的都是装的呢。”

    白浩南只能对这傻白胖的贫瘠感情做个偷偷的鬼脸,没想到于嘉理接着不锈钢轿厢反射看见了,居然从兜里摸出个苹果手机:“我俩自拍合个影吧?”

    白浩南很少跟女人合影留下证据,刚要拒绝,于嘉理已经娴熟的举起手机咔嚓了:“我觉得可以给我减肥做动力,你看你脸上那勉强的表情!我光是看看,今天中午就不想吃东西了!”

    说是这么说,还是在二楼下了电梯:“就是家里普通吃饭,你要问我爸自己问,没那么多规矩。”

    白浩南就问了:“那你带我来吃饭是什么心理?”

    于嘉理嘿嘿一笑:“你遇见个漂亮姑娘是不是也想带着显摆下,我就这个心态,没更多的想法。”

    白浩南摇头:“俗!怎么能以貌取人呢?”

    想起自己当初言语的于嘉理忍不住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因为是在餐厅门口,引来好多人行注目礼。

    真的是个餐厅,既然楼下的客厅都能装修得跟个缩小版酒店大堂一样,这餐厅也跟酒店餐厅差不多,好几张可以坐十多个人的巨大圆桌,中间玻璃转盘都是电动,然后菜得顺着边儿放的那种,桌椅桌布档次都跟酒店一样,比较离奇的是桌子中间都摆了个巨大的人造假花盆,坐下来能遮住正对那个人,连白浩南的审美都觉得匪夷所思。

    但白浩南顶着所有人的目光,被笑不停的于嘉理领到于德水已经坐的那桌,一看全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炒白菜、炒鸭肉、土烧鲶鱼、黄焖鱼、炒芋头之类的,一点没有卖相,完全跟餐厅桌面档次不匹配,于嘉理好不容易止住笑开始给白浩南介绍这一桌,都是直系亲属跟长辈,好几位老人带着笑正要问白浩南,于德水打断了招呼:“过来坐我这边,嘉理真是要被你骗得团团转了,着急!”

    白浩南赶紧凑上去,于德水看女儿表情平静的先去逗弄下旁边的那条泰迪犬到女眷的桌子边坐了,才满意的招呼开饭,然后大家就手脚麻利的各顾各吃饭,完全不是白浩南想象的有钱人家里应该多么讲规矩,多么富丽堂皇,他都是看有不少人边吃边聊天,才试着把自己的问题提给了于德水,机会难得嘛,听说跟成功人士吃饭还要掏钱的。

    于德水端着饭碗挟菜刨饭的模样也一点没有在外面的风度,只是一直有保姆在桌子外围转悠添饭之类的事情,他就嗤笑:“后生仔,当时我被你的回答给愣住了,回头才想清楚,我得到机会可以开始做事的时候,前面挣扎了二十几年,都在不停的受苦吃穷,拼了命的想赚钱做事,这才是赚到一百万的动力,你则是一直顺风顺水,觉得自己得到的东西已经是理所当然了,你没真正的穷过苦过,没有那种饥饿感!”

    白浩南小声争辩:“我们还是有节食的……眼前我最该怎么做?”

    于德水哭笑不得:“我是说你心态上!你呀,就是心里老子天下第一,看谁都跟傻子似的,毫无信仰,你现在最应该的是到泰国去拜在天龙法师门下当两年和尚,怎么样?看在嘉理的份上,这是我给你最好的建议!”

    白浩南大摇其头,什么都可以当,怎么能当和尚呢!

    那可是不近女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