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谁能想到,白浩南走进电梯又完全变了个人样儿,双手插兜里靠在轿厢角上撤掉殷勤劲:“我是真的不会什么装修、管理,除了健身中心本身的一些做法,其他都不懂,我也没兴趣去学,这些事你叫人去办好了。”

    于嘉理能给气哭了:“唉,你这叫花子的命还有颗少爷的心……”

    白浩南执迷不悟:“答应了你要做好这个健身中心,我肯定会用心,就像答应教你健身减肥一样,但我要的是按照我的要求搞好的健身中心摆在面前,由我来管理做教练,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是我操心的了,我啥都不懂,乱参与反而会搞砸,刚才好像坐在那里都得罪了不少人,你难道不觉得我只做好自己最擅长的那一块,才叫称职对位吗?”

    球场上特别强调这个,从走上正式比赛场的第一天,任何一个儿童球员都要明白自己是前锋还是后卫,这种位置感会伴随球员一生啊。

    于嘉理靠在另一边角落,看着一两米外的男人忽然醒悟似的:“啊?好像也对!咦,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啊,有很多人确实还真躲不过这种乱伸手的欲望,你这样各尽其责的特点很好!可是……但你的思路到底是什么,你不是说了比较独特,总不能也搞成现在足球队俱乐部那样吧?太破陋了!”

    好像白浩南给了她一个借口说服自己,这姑娘立刻就欢颜了。

    白浩南还没说话,叮的一声到了地下车库,他示意先出去:“我就是叫你下来给你说这个的,其实本来我以为一早过来是到你的办公室,谁知道你一来就是开会一大堆人,所以我也不好说了,就像打比赛,这种战术意图当然不能谁都说啊。”

    于嘉理简直抱歉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考虑周全。”说完也惊讶怎么两人的关系中自己会这么卑微!

    白浩南并肩走出来,指指不远处自己的小白车:“其实我在蓉都确实跟几百台设备的健身中心厮混了几个月,带了不少人,积累不少经验,所以这次就想走这条专业健身的路子,我说我的想法给你,你看能不能用,不行的话,你现在还可以随时取消这事儿。”

    于嘉理都温柔了,轻轻嗯声左右看,有点陶醉于两个人走在这寂静无人的车库里面感觉。

    好像有人是说过停车库是很容易让女人有性幻想的地方,空旷、安静又有独处的气息,而且在一大堆各种冷冰冰机械的对比下,白浩南这帅哥格外有人味儿,她又悄悄舔了舔嘴唇。

    还好白浩南开始说正事了:“昨天看见那证上写的包括屋顶,而且挺那么方正,我就觉得要把屋顶拿下来,做两个小型人工草坪球场,这个的成本我倒是知道,便宜的大概五六十万就能全部搞定,但找谁做、怎么做,我都不懂,我只会检验最后的东西成不成。”

    于嘉理思考着点头:“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这没问题,继续。”

    白浩南打开车门把使劲摇尾巴又激动万分的阿达抱下来,循着附近的垃圾桶去:“其实刚才他们说的我也能听懂,做生意我不懂,但打球也确实是要有特色,哪怕是球员也要有自己的一招鲜才能混出个名堂,开个四平八稳跟别人一样的健身中心,想赚钱可能真的很难,我也总不能只带漂亮姑娘健身减肥吧,也就你这样眼瞎的才会鬼迷心窍跟我做生意……”

    于嘉理不但不反感白浩南这么说,还试着伸手摸摸阿达的头,她也养狗,不抗拒接触也不怕,阿达就一脸谄笑的面对,她有点惊喜:“好好笑!它会笑也!”

    反而变白浩南批评她:“我在跟你说正事啊,你怎么没个正形?!”

    于嘉理马上捂着嘴笑,是真开心啊:“说,你说,我一直在听。”

    白浩南其实也得适应这种讨论公事的局面:“肯定这套健身减肥要搞,但怎么宣传,怎么编词儿就是你找人来做的事儿了,另外就是这家健身中心我想针对足球爱好者,特别是成年足球爱好者,这段时间……嗯,就是你抱着小狗刚看见我站的那种小场地,全都是省城踢野球的爱好者聚集地,其实这两周我发现这个规模蛮大的,全市几千上万估计都不止,而且能踢球的,都不会穷到吃不起饭,本来他们已经成年定型了,身体和技术要想提高改变是非常难的,但是我在蓉都就是积累了一套短期内可以提高改变点身体状况的办法,如果我们把这批人拉过来健身,我们不按照私教的单独收费标准,就是普通价位,恐怕让健身中心的生意稳定兴旺,不会太难吧?”

    于嘉理的反应奇特:“你真是认真想了的?!”

    白浩南没好气:“我又不傻!这事如果真能做好,对我确实是个改变的机会,你说一辈子能遇见几个眼瞎,还得有钱投资愿意跟我一起做生意的,我昨天下午开着车跑了一下午,去了市内四五处野球集中地,不但给他们串联关系,也了解了……也就跟刚才开会那些人说的市场调查差不多,我有信心开业的时候就能拉来一百人以上作为客户,因为我这边不是还在做那个串串……”

    阿达的屎尿事收拾完,白浩南随手放了它在地上,让这货自己跟着爬回去。

    于嘉理本来在看它的奇特爬姿,都激动了:“你真的用心考虑了怎么做的!真的,我没有看错!你只要认真,你是个肯动脑筋的人,你看看,你看……”说到这里,她都有点情不自禁的抓了白浩南的手雀跃,哪里是刚才楼上那个冷静严肃的年轻老板,好像都有点莫名的眼泪了。

    虽然有点诧异她激动的程度,但白浩南多洞悉女人心,站定,转身,温柔而坚定的摘下小臂上的柔软白胖手,于嘉理有点意想不到的惊喜,然后都害羞红脸了,说不定以为白浩南会干什么呢,却听见他说:“你这是把我看得有多烂啊,也对,我确实是很糟糕,其他人肯定给你不少压力,但这个机会确实是太难得了,那就千万别让我管钱,也别让我来勾搭你,这两样搞不好那就坏事儿了。”

    于嘉理感觉手被放开的时候,还有想抓住,抬眼看白浩南有点喘不过气,想了好一会儿,才挤出来:“对不起!”

    白浩南不解:“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于嘉理其实完全像个热恋中的女孩子了:“对不起我刚才还怀疑你不务正业,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心里反而抱怨你没有认真的对待,现在才知道你是用最合适的方式在对待,没有因为别的情绪影响正确判断,没有因为我不计较这次投资的盈亏就乱来,没有因为可以讨好我就获利,你才是在用最职业的态度对待这件事,甚至你都清楚你不是个什么总监,你只专注于你擅长的那部分,是我错了。”

    一直以来都被各种嫌弃的白浩南,其实多么希冀有点成就感跟被认可啊,救警察那次,带着职工队打胜仗的时候,他都有种从未感受过的成功,包括这次,他确实是想把这事做好的,于嘉理可能才是用了最专业方式来认可他那个姑娘,起码陈素芬和乔莹娜都没有给过他这样准确的表扬,伊莎还处在服侍模式没意识到要切换,所以说内心没点感觉不可能,笑着伸手摸摸于嘉理的头:“没那么好,你还是太……好吧,这事儿……”

    没想到是于嘉理使劲摇头:“我还没说完,另外一个对不起,是你是全心全意的在面对我,真心实意要把这件事做好,但刚才开会,其实看了你的表现,我当时的想法是干脆用你来帮我清洗中层管理人员的,我夹杂了不少私心,这点跟你相比就有些惭愧了,对不起。”

    白浩南瞪大眼惊奇还有拖长的语气词:“哦……怎么清洗?”

    这姑娘也不是个傻白胖嘛。

    其实这会儿看起来已经少了点胖的感觉了。

    两人已经走到小白车边,于嘉理蹲下来逗阿达,轻轻拨了自己头发,一手摁住胸口衣领低声:“其实公司我接管不过两年多,好些位置还是爸的人,倒不是说这些人能力不够,而是他们有的居功自大,有些人跟不上新思维,还是老一套的经营思路,还有些已经悄悄的自己搞了些产业在当蛀虫,总之我现在做些决定不一定能完全得到支持,所以慢慢的当然要把有些人给替换掉换成我的人,这是企业管理的方式,爸肯定是支持我的,但他也不能当面把一起打拼多少年的人赶走,就当是锻炼我,我本来觉得你那种有点粗鲁的工作方式,其实可以帮我承担这些事情的。”

    鸡贼的白浩南瞬间听懂,也蹲下来笑:“这个我懂,换个教练也会把球员都尽量换成自己人,你这是想让我唱黑脸?”

    于嘉理温柔的感受阿达舔自己手指:“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你不愿来这边上班就算了,现在我知道你会用心把健身中心做好,我就会选择完全相信你,是我没有坚决的相信自己的投资,真的要给你说对不起!”

    白浩南理解:“你还是带着女人家的心思,而且这会儿就是一阵一阵的,再翻个脸又觉得我什么都不是,心是乱的,这怎么能把事儿做好呢,小同志,你这面对感情折腾的抵抗力很差啊。”

    于嘉理感觉眼圈都有点发热的嘟哝:“我有什么办法,就是看着你心里就乱得很……”

    白浩南不伸手撩妹:“那这样吧,如果你允许我带着阿达来上班,我以后每天过来上半天,帮你做这种唱黑脸的事情,你随便给点工资就好了,行不行?我这人就这样,你看惯了估计也没那么新鲜。”

    于嘉理惊喜:“真的?”

    白浩南点头:“不是跟你说了嘛,以前在俱乐部,我跟那主教练,其实也就是帮他唱花脸演戏的,别的咱不会,演个让人欢喜让人烦的家伙最擅长了。”

    蹲着的姑娘都高兴得咯咯咯笑着直接坐地上了:“好!真好!”

    白浩南叹口气:“裙子,裙子走光了,我都看见什么色了……”

    姑娘立刻又娇羞得一把捂住直筒裙的裙摆。

    她这男女之间的级数差得太多了。

    简直一路起伏波动的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