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上车听白浩南很是纳闷的说到这事儿,于嘉理先吃惊的捂嘴,然后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跟她父亲的笑声有一比,而且从笑声听胸腔共鸣就觉得应该还有减肥空间。

    白浩南有耳闻:“以前好像隐约是听说过有些健身房同性恋比较多,今天总算是见识了,怪不得之前一直在我们周围打转,原来是在打我的主意?”

    于嘉理没觉得失落,笑得更厉害了,使劲的抖,阿达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可能有点吃不稳这个女人的情绪,选择小心翼翼的蜷紧点。

    白浩南都开出去好远,她才勉强收住笑:“怪不得,怪不得我看了也没那种感觉,好几个看上去都挺帅气还很健壮有男人味啊,怎么就……就……”

    司机知识面宽些:“在夜场听小姐或者别的人说,搞同性恋的大多还是很注意外表,嗯,我觉得就是今天开会有人提到的那个身材管理,你看看现在这些有头有面的男人,除了我们搞运动的,可能就是同性恋更在乎身材,他们更早注意到身材管理,嘶……以后我们的健身房不能尽是这个,想想就觉得起鸡皮疙瘩!”

    于嘉理又笑:“嗯嗯,有你在,是不是有这种倾向的,一下就试出来了!”说完又哈哈哈。

    白浩南讪讪:“送你回去吧。”

    于嘉理没忘记安排:“随便吃点东西,去酒吧看看啊,好难得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工作安排。”

    白浩南现在知道于嘉理有多忙了,看似富二代坐在家里就能家财万贯,其实从好早就开始培养工作能力,现在能正常接班父亲已经说明了她的努力,而且于德水还有点超乎寻常的早早放手,所以于嘉理不光管理公司,延续经营,拓展新的业务范畴,还得在父辈留下的基础上跟政府各界打交道,这么个年纪已经担任了六七项社会职务,平日晚间还经常商务会面跟出席各种活动,也许在航空学院准空姐们看起来五光十色的酒会就是开眼界的高级社交,在于嘉理这样的眼里就是应酬,不得不去还毫无兴趣的应酬,而且这种忙碌很少涉及到身体运动,对减肥半点帮助都没,反而会促进营养过剩。

    成功人士一个个肥头大耳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所以这些天借着健身,实际上也躲了不少晚宴之类,但好几回健身后也得匆匆忙忙的去什么场合,七八点都是正忙碌的时候。

    这可能是白浩南第一个接触较深的成功人士,和生物酶他们那些专家不同,普通人眼里比较羡慕的成功人士,真不是以前想象中那么花天酒地,起码白浩南这样的职业球员,曾经私底下都以为老板们过得都是酒池肉林的腐败生活,但显然现在看来,生活上的那点享受,于德水们早就不放在眼里了。

    而且于德水可能有享受刺激过花天酒地的阶段,但从小培养的于嘉理肯定直接跳过了这种尝试,对享受习以为常,直接到了好点差点都没关系的境界,就是挺淡定的大将之风,对神秘的夜场之类也只是好奇。

    白浩南稍微踌躇下:“你……买单就去,我这两天没钱了。”

    于嘉理啊的吃惊:“这周还有一两天,上周的钱你都花完了?”

    白浩南不脸红:“我过来看牛儿也不宽裕,拿到钱就给了他一半,然后再请所有人吃了顿,几十号人差不多吃完喝完就花光了,本来想再去嗨一把也没钱了。”

    应该从小就没有为日常花钱为难的于嘉理恍然:“怪不得你赚那么多都能变成现在这样,你这大手大脚绝无理财观念的态度确实该落到这个下场,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一开始就强调别让自个儿沾钱……”说着艰难扭身拿过后面的伯金包,顺便也看见后座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翻了钱包出来一边询问:“这辆车是你从江州开出来的,你怎么就不好好收拾下?”

    白浩南的反应依旧符合他的习性:“收拾来干嘛?泡妞这车没用,就算会漂移甩尾妞儿都会说坐得想吐,老子以前的保时捷随便猛踩油门猛刹车姑娘说都要晃到高潮啦,所以就是代个步,再说阿达经常在车上收拾了没多久又乱了,懒得弄。”

    完全没被定义在泡妞范畴的于嘉理最后选了张卡给白浩南:“自己的生活环境搞好是为了让自己舒服,明天你把这张卡拿去跟小秦备案一下,现在里面应该有开卡的十万现金在里面,算是你作为股东的工作备用金,你可以自己花,但每笔支出要记账,用完以后随时要保证补上,如果透支就从你的股东分红里面扣,能不能做到?”

    白浩南聪明:“你在训练我理财?”

    于嘉理叹口气:“你从来都没有理财的概念,也许在一个职业球员的眼里你还觉得你随时都能赚到钱,但哪怕如我爸,也会随时想到风险意识,考虑怎么统筹安排……”

    白浩南尽量耐住性子:“赚钱是为什么?就是为了能花得爽啊!有钱就海花,没钱再想法子呗,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啊!密码多少?今天晚上算我请你的了!”

    于嘉理轻轻摇头的指银行卡背面数字,但却没说什么。

    哪怕白浩南对这座省城的夜场还从未去过,但拥有敏锐的嗅觉,开着车稍微转了下还给一直若有所思的于嘉理吐槽:“你们这省城规模比蓉都差多了,好小!”

    于嘉理可能在调整自己的应对态度:“这里才七百万人口,比蓉都的一千五百万一半都不到,但哪怕是在二线省会,我们依旧能创造每年十二亿的产值,从各种行业里面获得利润回馈社会,老白,你是个聪明的男人,拥有很多可能性,也能创造出很大的价值,耐心点,虚心点学习很多你错过的东西,好么?”

    白浩南飞快的瞥副驾驶一眼:“小于,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话不投机半句多,人活一辈子不就图个快活嘛,费那么大劲干嘛!有人想赚钱发财,我就想活得自由自在,活得欢喜痛快,说这些没用!”

    于嘉理轻声:“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是个潜力很大的投资,人活一世确实可以追求享受,但也可以选择更有意义……”

    白浩南已经匆忙的找了个灯红酒绿的地儿:“行行行,女人就是爱唠叨,特别是想管着我为我好的女人,能不能别扫兴!?就这里了!”

    于嘉理抿抿自己的厚嘴唇,拎了包下车,白浩南还给她显摆阿达的功能:“只要在车上,它就不会闹,还能顺便看车!”

    于嘉理对车窗里做个拜拜的手势:“狗都知道吃一堑长一智,曾经被抛弃过,它就知道防范改进,你就不能……”

    白浩南没好气:“我也被抛弃过,所以我不愿让任何人值得我挂念!”

    于嘉理马上住嘴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还有点撇嘴使劲眨眼,可能是想忍住发热的眼睛。

    女人就是容易被感动。

    白浩南确实是行家,沿着几家酒吧走了几步就确定其中一家:“这个好,不会太闹而且环境氛围明显是最好的,待会儿高峰期到了,一定会是生意最好的。”

    于嘉理异想天开:“如果你这个判断正确的话,我们试着开家酒吧怎么样?”

    白浩南忍不住再看看夜色中的小胖妞,如果说刚认识的时候确实有点膨化食品的感觉,现在确实紧扎多了,特别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有点傻女人的风情:“你知不知道搞夜店,大多都要有道上的背景,这一行有多黑多深?”

    于嘉理撇撇嘴:“谁的背景能大过政府?这个区的区委书记昨天还一起聊过,再说我爸以前还不是有些这方面的朋友,重点是我们如果懂这个,又能跟健身中心这样有特色的运转,只要赚钱不违法的生意,都可以做。”

    白浩南纳闷:“不是我都听说做生意做生不如做熟,你怎么喜欢什么都做?”

    两人已经走进这家还没喧哗起来的酒吧,但台上已经有金发碧眼的外籍女歌手在献唱,白浩南忽然就打了个响指,正在解释的于嘉理都停下了:“我爸喜欢做固定产业,我更倾向于分散投资,各行各业都尝试点,没准儿哪一个在未来就会成为巨大盈利点,其他的能自负盈亏就算是好过银行利率……怎么?”

    白浩南确实是灵机一动:“你看,我在江州和蓉都的酒吧就很少看见老外歌手,那都得是五星级的高级酒店才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是边境省,这么个酒吧有了,显得档次就高不少!我们的健身中心也可以请外籍教练啊!”

    于嘉理就喜欢他考虑工作,欢欣但又尽量纠正:“好主意,但价格呢,如果高出太多是不是不划算呢?我记得能提供的外籍健身教练贵很多倍吧?”白浩南放手构建,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这么几天时间,就决定简单直接的找家连锁健身机构加盟,不太强势的那种,用别人的成熟经验来装修、设备、配置甚至教练人员,毕竟所有价格都是透明的,也就是多给二十万左右的品牌使用费,就买到全套专业机构的协助建立和未来的运营带上路,对于不差钱的嘉正来说,这反而是最有效率的办法,所以后两天已经进入实际操作了。

    白浩南嘿嘿的笑声鸡贼:“屁的外籍教练,退役外籍足球运动员多得很,特别是南美和非洲的,以前我们队上有几个非洲和俄罗斯的,当打的时候都很便宜,更不用说现在了,价格跟国内教练也差不多,回头我打电话问问,有个非洲佬跟我关系还很好,一下就把档次拉上去了不是?”

    于嘉理擅长鼓励:“你真棒!你看,你把心思用到工作上,效果多好?”

    白浩南只是灵光乍现,马上恢复原形:“你看那边那个妞,不错吧,我去泡她你介不介意?”

    于嘉理想拿手里的高级包包砸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