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当然没能成行,于嘉理只是同意他坐到那附近去方便她也一起观察别人的穿着打扮和妆容:“其实……就是有点性*感,没什么出奇吧?”

    白浩南就跟她分析:“关键是女人味,你看她回头看的时候,一转头一定是先把肩膀反方向扭扭,显得就很骚了不是?”

    于嘉理身为女人,都得白浩南给她指出关键点:“啊!真的是,不过这应该叫娇媚,你说得太那个了点。”她还偷偷学,忽然发现自己没人喜欢也是有原因的。

    白浩南嘿嘿:“你再继续看她,一直在左右瞄,还不是在瞄男人,看见没!看见没,第几次了?总会不由自主的伸手拉拉自己的内衣领口,无论是往上往下拉,其实她都是在发骚,希望吸引别人的注意,时不时的还这样上半身扭转,都是在加大动作范围,引起注意而已,这是个掏钱就可以上的!”

    于嘉理叹为观止:“这么明显?”

    白浩南鄙视这姑娘:“你好歹也还年轻,长得又不差,赶紧把身材收拾出来,刚才你还教育我人活一世应该怎么怎么,你怎么就没把自己给收拾出来呢?我给你打包票,这女的全脱光了卸了妆,没一样比得上你!”

    于嘉理使劲再看几眼,特别是对方的包臀裙和高跟鞋收拾出来的直长腿,自动过滤了脱光字眼,还是有点不自信:“她……屁股好翘的。”

    白浩南一如既往:“深蹲!换了健身中心,用小飞鸟跟史密斯机组合做深蹲,效果出不来,我掏钱给你去做整形!”

    于嘉理给自己鼓劲:“好!我还是要天然的……”然后也灵机一动:“我们打个赌,我一定把自己收拾出来,变得这样漂亮光彩,你也用心把健身中心给做得蒸蒸日上!”

    白浩南终于有点诡笑了:“你这不是全都便宜我么?”

    于嘉理吃不住他这种流氓劲儿,赶紧端酒杯:“我不会盲目的,我会冷静的评估一切!那我们就说定了,多久的时间为限?半年?”

    白浩南漫不经心的碰碰杯子喝了这啤酒:“我从来不想这么远的事情,我只要现而如今眼目下过得开心自在。”

    于嘉理似乎有了自己的计划,不着急逼迫,嗯嗯的又给白浩南倒点啤酒,其实就叫了半打小支的啤酒,本来她还想多叫点吃食,被白浩南一一否决,只来了盘无花果,这就算是晚餐了!

    因为白浩南发现于嘉理的食量也有点太好了,得缩小控制。

    所以一直带点饥饿感的姑娘就频频举杯,白浩南发现她酒量还行,也不劝,过了九点,这家酒吧的生意果然就兴旺密集起来,很快周围的桌子都挤得满满当当,白浩南有点蠢蠢欲动了,但于嘉理却有点离奇:“换个地方吧,去……那种夜总会?”

    白浩南吃惊:“干嘛?你要看我是不是真的会做什么?”

    喝了点酒脸蛋红扑扑的姑娘有主意:“差不多了,这里我已经体会感受得差不多了,趁着今天感觉好,到那种地方也去看看,早就更好奇了,只有你最合适陪着我去,是不是?”

    白浩南没底线的:“你要看哪种?”

    于嘉理的表情在这旖旎的酒吧环境里显得有点魅惑了,主要还是喝了酒的眼神:“就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那种,我想去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狐狸精才是最勾人的。”

    既然在这里没机会勾搭,白浩南也不留恋,反正兜里有点钱了随时来都行,点点头护着于嘉理出门,还幸好是有他这样高大威猛的身材,颇为拥挤的酒吧里于嘉理走得很宽敞,还有闲暇回头伸手要拉着他。

    走出来就是截然不同的空气质量跟耳膜感受,于嘉理长出一口气把包塞给白浩南,自己伸手束头发,咬着发卡的时候还满是笑意的给白浩南含含糊糊:“刚才……有人在说我漂亮!”

    白浩南不怕打击:“黑灯瞎火的,肯定看走了眼,何况你还穿着黑裙子呢,也就领口上有点看头。”

    于嘉理不生气纯奇怪:“之前你又鼓励我,现在又讽刺我?”

    白浩南解释:“鼓励,是因为你脸蛋五官底子真的不差,完全是因为家里关系,才胖乎乎的,所以肯定能收拾出来,讽刺是因为你现在确实还不够看,要有强烈的迫切愿望,气愤被歧视被人嘲笑,才有动力继续减肥,而不是沾沾自喜。”

    于嘉理把上班时候披散顺滑的中长发束在头顶扎起来:“老白,你在运动和健身这些喜欢的范围里,什么道理都懂,怎么就不能扩展到做人跟工作上来呢?扩大一点!”

    白浩南朝着小白车走去,装沧桑:“扩大个屁,我能负责的就是我自己,这社会啊,就跟人这一辈子差不多,到处都黑得跟这天一样,也就夜场还能找点乐子了。”

    于嘉理回头还看了看夜色中灿烂的夜场,才小跑几步跟上:“你喝了酒还要开车?”

    白浩南有把握:“没事儿,我多大酒量我知道!”

    于嘉理坚决不允许,都伸手拉拽了:“带阿达出来溜达一下,我们就在这附近找一家,大不了叫出租车或者我喊司机过来!”

    白浩南打开副驾驶的门让阿达放水时候,姑娘的手就顺势挂在那没松开了,白浩南笑眯眯的抬胳膊示意,于嘉理理所当然:“喝了点酒,晕!”

    白浩南哈哈笑:“有些人是迫不得已的出来卖,有些人是玩得起图刺激,你就不要跟我和之前那个姑娘这两种类型搀和了,你应该找个老实人。”

    于嘉理还是没松开手:“唉,人比人,气死人啊,你虽然无耻下流,但也光明磊落,而且跟你一起见识这些东西,我都是很开心的,我这工作生活已经够按部就班还压力巨大了,再找个闷葫芦或者毫无情趣的,想想也有点悲哀,好歹也找自己喜欢的吧?”

    白浩南把阿达扶上车,于嘉理还摸了摸狗子表示安慰,两人转身白浩南就随意抬头看周围,循着那种特有的暧昧灯光招牌尽量挑了家看起来高档的大楼里面会所过去:“说好啊,去玩会儿就走,你这一块儿我也没法玩高兴!”

    于嘉理已经开始预热小兴奋:“走吧走吧,我请你!”

    白浩南也没经历过这种:“居然有姑娘帮我叫小姐,嗯,也行!”

    结果整个过程都好奇怪,无论是公主少爷安排包房带路点酒点小吃,还是妈妈桑开始带着一排排花枝招展的佳丽出来备选,所有目光都会在于嘉理脸上停留,对这么个看起来一点没有外面鬼混风格的良家姑娘出现在这里觉得就那么的不协调。

    白浩南百无禁忌的随手给自己点了个胸大的,于嘉理知道可以一拨儿不满意再来一拨儿之后就一次次的换,关键是很有礼貌的每一拨儿她都选了一个姑娘,所以妈妈桑确认她是真的要一群妞,就乐得遇见冤大头。

    所以等于嘉理终于心满意足的收手以后,原本以为只有三四个人才叫的小包间里面坐得满满当当,连同专职服务的公主跟于嘉理在内,差不多有十来个姑娘,就白浩南一个男人,再次刷新浩南哥一对多的记录,虽然今天这个原因有点奇特。

    不过也没他什么事儿,本来他还能跟自己叫来的姑娘喝喝酒摸摸小手的,很快就被于嘉理趁着酒兴叫过去一起玩儿,发小费喝酒聊天打听人家是怎么化妆的!

    没错,于嘉理喊了这么多妞儿,都是挑的化妆化得挺不错的,有几个还是身材比较丰满,和她有点类似的,这姑奶奶跑风月场所来学习化妆了!

    让白浩南哭笑不得的干脆坐在旁边自己喝着唱唱歌吧,最后反而是那倒酒的公主陪着他唱了好几曲。

    这帮姑娘今天的业务算是赚得轻松了,这多人陪着喝了两打啤酒几瓶洋酒,消费金额也不错,开开心心的拿着小费恭送客人离场还能赶紧再赚一场,白浩南把学习了满满知识的姑娘给扶着下楼去:“你这好歹美容院什么的接触那么多,找个正规的化妆师教教你才多少钱,跑这里来找一堆小姐教你化妆?!”

    于嘉理打个可爱的小酒嗝,真的蛮适合她现在有点圆乎乎的模样:“主要还是要知己知彼啊,男人不都喜欢来这里嘛,我看看见识下,再说我很少相信权威的,那些化妆师什么的一个劲都为了推销自己的东西,吹得天花乱坠,还不如这么简简单单的听最直观最有用的经验。”

    白浩南嗤之以鼻:“男人来这种地方都是为了图新鲜,你看看要是每天都换个老婆,他们还来不来!”

    于嘉理尽量横眉冷对,但还是有点撒娇:“你就想!”

    没想到白浩南摇头:“我没想,从来就没先想过找老婆什么的,哪有什么天长地久!”

    于嘉理坚持:“就有!我阿公阿婆,还有我爸妈!”

    白浩南想说点什么,忍住了略奇怪:“那天吃饭坐在你旁边的是你母亲?一点看不出来家里有钱的样子!”他说得已经算很客气了,那动作神态跟农家劳作的妇女没什么区别,总之跟于老板的财富很不相衬。

    于嘉理点头:“妈妈是很传统的女性,一辈子都围绕家里辛苦,所以从小给我灌输的也是传统的东西,化妆什么的最多也就是擦点保养品,爸爸也给我讲不需要去取悦别人……但好像你说得也有道理,明明可以取悦自己的嘛。”

    崇尚取悦自己的白浩南略微不舍的回看了一眼夜场的气氛,打算把这姑娘赶紧送回去,说不定还能再来寻找猎物玩一把。

    没想到就这么点小小的希望,接下来居然一直都没能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