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16、真的假的,何必较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91.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相当热情的跟这几个年轻男女见面,当然,他的魁梧健壮身材,也给了对方几人有点惊讶的感觉,有个姑娘还舔了下嘴皮,就当她是热着了吧。

    这些人都说他们是代表牵牛来接王建国的,不过白浩南问他们要马上见到牵牛,这些人就顾左右而言他了,说牵牛跟女朋友去周边游玩了,所以才委托他们来接待,先玩玩看看嘛。

    玩玩,对,白浩南不一直都抱着这种生活态度么,笑着点头跟了去,步行的。

    就凭着那袜子的细节,白浩南注意到一路上都有他们的同伙,三三两两,看似有意无意的在街角路边出现,穿着打扮很难联系上,但就是那个袜子,仿佛是个很不经意的提示,让白浩南总能注意到他们跟自己一起的这几名年轻人之间神秘兮兮的眼神交流。

    怎么形容这种对方的特点呢,就是明显是社会底层甚至边缘的气质,却还要装成于嘉理他们那样的社会精英模样,有一种强烈的扭曲错位,不会用文字表述的白浩南觉得就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所以他还是装着没看见吧,之前都根本注意不到这点的。

    这几人一路上也解释了为什么要步行,是为了给新来的朋友介绍这一片美丽的景色啊,这里是什么国家级的开发区,未来全世界都会瞩目这个经济开发的奇迹,所有到这里来的人都会感到自豪。

    白浩南的确是没怎么到海边旅游过,少数几次到海滨城市踢客场的经历都是在教练组的叮嘱下随便看看海边景点就回酒店了,更不用说这片热带海滨的景致,表情是真的新鲜。

    那几人也是在观察他的表情挑选说话,还交替开口,可能是为了相互留出思考的时间吧,反正白浩南是只对女性回话的,慢慢的也就变成那两位女性主要跟他交流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用色相勾引,年龄一大一小的两位女子五官还是不错的,三十多的那个少妇模样稍微有点俗气,年轻的那个更像刚毕业学生,还有点青涩的感觉,说话都细声细气,都是嘘寒问暖的打听王兄弟的情况,做过什么工作,赚过多少钱,有没有积蓄什么的。

    白浩南学牵牛说自己存了点钱,肯定都是留着娶媳妇的,这几人明显眼神里都亮了下,又开始交叉讨论,人生在世就应该抓住机会奋力拼搏,怎么能年纪轻轻的就光想着享受呀,总而言之就是希望王兄弟能把钱拿出来投资的,而且有个反复被他们提到的开场白就是:在你面前有座金山你也不懂得开矿……

    白浩南忽然有点好笑,这番说法,不是跟于嘉理说的人生追求有点类似嘛,真该叫这些人对着于老板说去,于老板她爸就是开矿的!

    哈哈哈,矿工去诳矿老板。

    白浩南心里带着这种态度自然不会被带了节奏,说多了就问要找牵牛,什么都要等到看见牵牛再说,于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绕着圈起码走了三四站路,跟他们走进一片临海的住宅小区,七八栋高层建筑组成的那种,崭新的楼体绿化环境还挺不错。

    又是那种感觉好多窗户可能都在偷偷观察打量的被注视感,白浩南看看下午三点左右日照明晃晃的小区绿化带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但就是有点诡异。

    上了其中一栋楼的八层,打开一套房间,让白浩南还有点小失望,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两室一厅,沙发、床铺、厨房、卫生间都很整洁,一点不像是传说中能男女混居十来个的感觉,床都只有一张嘛,有人热情的倒茶,有人开电视,少妇还介绍这里治安良好,夜不闭户,没有小偷安居乐业,总而言之就是一群人煞费苦心的想营造出来一种热情的家庭氛围。

    可白浩南就跟看傻子似的,特么一群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围着自己装家人,这不是有病么,特别是那个少妇还假装很熟稔的诧异自己手机没电了,想要借白浩南的手机打个电话,这种明摆着想找机会收手机或者检查手机的借口,让白浩南的内心非但没有紧张防备实在是觉得有点想笑,所以开始有点不耐烦的催问什么时候能看见自己的朋友了。

    感觉到他的烦躁,这帮人相互飞快的眼神交流后,留下之前最能说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陪着他,其他人全都撤了。

    要是那年轻姑娘留下来,白浩南可能还觉得有趣些,现在几乎懒得搭理,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电视,还找不到遥控板被固定在了国家新闻台上,这让准备好歹看个体育台打发时间的白浩南更有些无聊。

    对的,就是无聊。

    这个小伙子主要是跟白浩南聊国家政策,经济形势,白浩南懂个屁,更不感兴趣,连回话的雅兴都没有:“别跟我废话,早点让我看到人,才能说后面的事儿,丫再废话,信不信我揍你,看着你这屁都不懂还跟我讲大道理的模样就烦!”

    于是这一下午,起码来了三拨儿人对付顽固分子,有单独来的东北大姐,也有组团来的“公司同事”,说是牵牛已经准备在这边创业,白浩南依旧是男的说话毛都不屌一根,女的才爱理不理的回个音,所以比较好笑就被人找到了规律,晚饭时候来了仨女的,提着肉菜什么的说是来跟这边俩年轻人一起做饭体验生活。

    那身材容貌连白米饭都算不上,白浩南相当失望得想点年轻姑娘来出台了,而且他什么时候做过饭呀?

    以前在俱乐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就罢了,就算逃离江州这四五个月,走到哪里不是除了下馆子,就是有姑娘伺候啊,乔莹娜的家常菜,陈素芬那吃惯了的口味,伊莎的跑山鸡,于家的本地口味菜,白浩南从来就没捣鼓过厨房的玩意儿,叫他伺候姑娘洗个内衣什么的还行,做饭那就休想。

    所以甭管那几人怎么忙活,这货都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不挪窝。

    最后饭菜端上来,白浩南本来有点警惕对方会不会在里面下蒙汗药什么的,结果一看那土豆白菜打主力,肉沫星子都很罕见的点缀油花花就再也不提自己那什么香料、内脏、卤料不能吃的食谱习惯了,这已经近似于清水煮食物了!

    倒是蛮符合健身习惯的,所以白浩南甩开膀子大口吃菜,少少的吃饭,毕竟米饭才是最大的碳水化合物来源,并不符合健身习惯,其他四位想跟他抢饭菜,都明显跟不上多年来在球员餐厅练出功夫的白浩南,而且这家伙理直气壮的吃完了不洗碗,碗筷丢桌上就又回到看电视的懒洋洋状态,跟他聊什么都问自己的朋友到哪里去了。

    像个乌龟似的很难下口啊。

    最让白浩南失望的当然就是这一晚就他跟那年轻男人住在这里了,哪有饭馆老板说的十多个男女混居一起的盛况,哪有乱搞!

    简直骗人!

    当然他睡得挺好,直到第二天一早就被叫醒说去看风景。

    纵然没有起床气,白浩南对这种幺蛾子是不顺从的,骂句神经病又翻身继续睡,可能是看他这么大块头不敢随便动手,最后终于试着派那个年轻姑娘来软语相求,等了好久的白浩南真想跟这帮家伙说你们终于明白了!

    果然,可能觉得这络腮胡是个容易被美色击倒的家伙,这个年轻姑娘终于成了他的导游,全程陪着白浩南开始练腿!

    当然周围忽远忽近的始终有些穿着凉鞋还穿袜子的家伙在游荡监视,这时候白浩南就有点明白道理了,这些人好像进房间都是直接脱凉鞋,穿着袜子就等于换了拖鞋比较方便?

    姑且这么看笑话吧,白浩南这会儿还是有点精神跟年轻姑娘笑语晏晏了,虽然都说不上漂亮,但起码也是根爽口的脆萝卜啊,比那些皱巴巴的腌萝卜好多了。

    才早上七八点钟,白浩南本来有点纳闷儿这么早看日出又晚了点,到底喊出来干嘛,结果走上外面的沙滩,很快就发现从好多小区建筑里面都带出来这样一对一的家伙,很多人都是没有穿长袜子的!

    显然都是白浩南这种外地刚来的人,他首次对这种规模有点吃惊,怪不得这一带背着传销城市的名儿屡禁不止,确实能带来很多地方收益吧。

    人多,沙滩上再宽阔也会比较密集一点,白浩南也就能听见这些带着新人看风景的基本都是在吹嘘这里的海天一色是国家即将海量投资的重点,只要参与了这种投资,会得到一部军网电话,海那边不就是东盟嘛,还有张东盟通用的银行卡,回头这一片片的小区建筑,都可以很便宜的购买,还能拿到东盟和国内的双重护照,免费港澳通行证,那边那片建筑是正在建的东南亚色情一条街,著名香港影星刘德华成龙投资的赌场,总而言之就是把这里描绘得跟天堂一样,感觉不到这里来投资发财简直对不起党和人民,不过到这时候还几乎听不到谁在催促要投资的,看来都很有默契的在用吹牛营造氛围,不着急收网。

    白浩南一边想卧槽这种鬼话都有人说得出口,一边还是凑近了那个吹嘘要建设东南亚色情一条街的家伙,实在是有共同语言啊,摆出聚精会神还若有所思的样子在边上点头捋络腮胡,等这场晨间吹牛会结束了以后,执意要到那个色情一条街去看看!

    脆萝卜姑娘都有点哭笑不得了,特别是白浩南面对那片烂尾楼之间还看得煞有其事,估计让远远吊着的长袜子们都纳闷不已。

    然后从这时候开始,白浩南就再也没回到之前住过的那间整洁的套间了,开始被脆萝卜带着拜访不同小区,不同楼的各种朋友,逐渐故作神秘的询问白浩南知不知道什么叫1040工程,什么叫638工程,白浩南知道个屁啊,还是男的就一脸不高兴不耐烦,女的好歹说两句,中午脆萝卜陪着他在外面吃一个菜两碗饭的时候,纤瘦的身体好像都有点贫血的晕眩状,这货忽然有点怜香惜玉的多点两个菜,那姑娘却赶紧拒绝了,说这是个艰苦卓绝的工程,不能追求个人享受,要把所有的精神力量都集中到自己认定的事业上。

    白浩南反复观察这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都无法辨认她到底是在表演,还是真的已经信到骨子里去了。

    下午又带着他拜访级别一个比一个高的所谓经理老总,直到一个据说曾经是省级电信公司老总,出过家还又选择投身这个事业的高级别领袖的家里,一进屋明显装修要更豪华一点,沙发上摆着各种书,墙上有一副书法,等了一会大概来了三拨人这个高级别领袖就正式开始讲课了,诙谐幽默不失风趣,两个小时滔滔不绝的跟讲什么投资,不断地用宣传资本运作出版的书,印有这种工程的酒盒子之类来印证这是国家支持的,白浩南看脆萝卜满带崇拜的眼神认真记笔记,忍不住低声:“我给你说哦,他戴的那根金项链,下午我在第二家陈总的脖子上看见过,上午那位鞠阿姨的脖子也戴过,都是左边第三颗大粒边少了一粒小的。”

    有那么一瞬间,年轻青涩的单薄姑娘眼里是闪过了一片慌乱的,然后迅速的换成坚定:“没有!你肯定看错了,可能就是这个款式……听讲,认真听讲,你的人生起点就在这里!”

    白浩南心里在冷笑了,这姑娘压根儿就是个知道内情的演员,不管是这些人的同伙还是她逼着自己相信这是真的,反正目的就是要把人带进坑里。

    看着那干瘦的老总已经开始谈一个乞丐如何借了三万块钱最终变为亿万富翁的故事,白浩南瞟身边姑娘的笔记没之前那么认真努力,有点虚应了事的敷衍,还是对女人心软:“我交了钱,业绩算我朋友的,还是你的?”

    姑娘猛抬头看他,眼神都灿烂热烈了:“看你买几份!3200元只能投资一份,但63800元就能直接升经理,朝着大总的高收益职位努力了!”

    白浩南看着姑娘那有点营养不良的脸蛋都多了几分好看,他也有点乐不可支:“经理配秘书不?你这样儿的!”

    看着他眼里毫不掩饰的色眯眯,那姑娘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卧槽!

    这里是邀请你来建设一个造福人类的美好宏大事业,是代替党和国家挑选未来的中产阶级,不是让你来泡妞的!